笔趣阁

第6章 英勇战士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吴军长得很斯文,白白净净的。在这个每个人都在劳动的年代,吴军这样的老师,对我而言是一种仰望的存在。

    一米七五的身高,瘦瘦高高的,一双眼睛总是带着笑意,说话非常会逗人发笑。

    所以,在沈秋玲带着我去学校特意找了几次吴军之后,我对吴军可以说是崇拜的。

    “秀秀,刚才秋玲来找我,和我说了你的情况。你……是不是被逼的?”

    我想着上辈子自己懵懂的感情,没注意到吴军居然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

    再看着这张脸,我忽然觉得很恶心。

    老辈人的话果然要相信,白白净净的都是小白脸。只有李永斌和我哥那样保家卫国的男人,才有真性情。

    虽然,有可能不爱说话。可我也看得清楚,李永斌这样的人怎么样也不会和吴军一样,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

    “我没有被逼,婚事是我自愿的。吴老师,谢谢你之前的照顾。以后,你就不要来找我了。”

    我冷着脸,这河边多少来赶鸭子的。现在开放了,家家户户里面都养了一些家禽。

    我家离河边蛮近的,所以就养了鸭子。

    以前这些活计,我很少做,因为我爸妈都疼我。我每天最多就是帮着打打下手,可现在,我只想要能做一点是一点。最少,让爸妈能松一口气。

    “麻烦让让。我要去盯着我家鸭子了。”

    这是河边,有的鸭子要是吃饱了,可是会在田里面下蛋的。我可要盯紧了,别让蛋落在外头了。

    我没有再看一样吴军那僵硬难看的脸,直接越过去,肩膀撞到了吴军,我也没回头。

    手上拿着竹竿,朝着的小河里头拍着,赶着鸭子别乱跑。

    “秀秀,你,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知道你喜欢画画,我也想要把我会的全部都交给你。”

    我走了好大一段路之后,吴军忽然又追了上来。我皱着眉,不搭理吴军。

    可吴军却一点儿颜也没有,或者说,在吴军的眼里我不是这样的。

    我是好糊弄,很容易被他拿捏的,忽然这么不搭理他,吴军估计刚才是直接被气炸在了原地了。

    我冷哼了一声,就听见吴军接着口若悬河:“秀秀,现在是新时代了。咱们都是新时代的主人,咱们的灵魂是自由的,咱们的婚姻更加应该是由爱组成的。

    你不是属于任何人的,更不应该去偿还别人的恩情。你有自己的人生,你应该为了自己而活……”

    “啪。”的一声,我的竹竿狠狠打在了河里面,把一只要跑上岸的鸭子给赶回到了河道里。

    而站在旁边的吴军,也因为我的动作,身上的衣服都半边湿哒哒的。

    头上的水顺着头发滴到脸上,那油头瞬间就变成了隔夜饭一样糟糕的发型了。

    “你干什么啊?”

    吴军最重视自己的形象了,从他来到我们村开始,就一直是斯文有礼的,身上的中山装更加显得他和其他的种田人不一样。

    可现在被我一竹竿给毁了,吴军的脸上马上就怒气蓬勃了。

    我站住了脚步,也不走了,转过身就这么盯着吴军看。看着吴军这么狼狈,我心底是痛快的。

    可是,这还不够。

    “吴老师,我不知道你现在跑来跟我说这些的是什么意思。是因为我要结婚了吗?

    我要结婚了,不是好事情吗?你怎么说的我父母要把我送给黄世仁一样?

    那是我的亲生父母,养育之恩大过天,这个道理吴老师你是读书人难道不懂吗?

    李同志救了我哥哥,那就是一个天大的恩情。他们都是在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的英勇战士,他们值得人民的尊重和爱戴。

    我的灵魂既然是自由的,那我追随这样的勇士,难道不对吗?还是你和沈秋玲觉得,我这样做不对呢?”

    我没有控制自己的声音,抓着竹竿就这么站在河道边,朝着一声狼狈的吴军大声的喊出了自己心底的话。

    眼神真诚,心口火热,不愧天地。

    吴军被我这声音和眼神给吓住了,站在我的对面,脸从青到白,从白到黑,最后黑如锅底。

    两边还有田地呢,这时候也有下地除草的叔伯们。

    我的嗓门不小,这一通话放下来,吴军气的浑身都在哆嗦,可是田里面的叔伯们却喊起来了。、

    “秀啊,你说的对。人家救了你哥哥,那是重情重义的好将士。”

    “就是,人民的战士就是脸受伤了,那也是光荣的。”

    “对,秀秀啊,虽然叔没赶上好时候,没读过书。可,知恩图报,这才是个人。你要是敢对不起人家李同志,叔可第一个不答应。”

    田地上传来的声响,就好像是批斗大会一样,我站在河道边看着吴军气的牙关都咬紧了的摸样,冷笑了一声,转身就接着去追自家的鸭子了。

    等到我回头的时候,就看到吴军书都气的扔了,直接就跑回去学校了。

    我在心底琢磨,我才刚跟沈秋玲闹掰了,吴军就能够在这儿等我。

    这两人的消息,怎么传的那么快呢?

    吴军是在学校里面住着的,那沈秀玲的家也在学校旁边。

    这两个人……

    我看着嘎嘎叫着上岸的鸭子,忽然脑袋一顿,忍不住抓紧了手里面的竹竿。

    难道这两个人现在就已经搅合在一起了吗?

    沈秋玲可是有定亲对象的啊!

    “王秀秀。”身后一声大吼,我吓了一跳。转过头一看,忽然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朝着我跑了过来。

    “你刚才说那话是什么意思?我告诉你,你被以为你哥回来了,我就不敢揍你了。你要是再敢说我家秋玲一句坏话,行不行我打掉你的牙。”

    王中平一米六出头的个子站在我跟前,只比我高出那么一点点。因为常年下地干活,浑身的肌肉硬的跟石头似的。

    这么一挥拳头,我原本就被吓到了,还真的被他比划的拳头风给吓得朝着后面退了两步。

    这河道边全是湿的,我一往后面退,脚上一滑,砰的一声就摔在了地上。

    半身衣服都毁了,全是烂泥巴。

    “王中平,你干什么啊?”我气的大吼,这才初春呢。我这一摔到烂泥里,浑身都忍不住湿哒哒的,冷的我打了一个哆嗦。

    王中平却是笑了起来,还挥着拳头朝着我说:“这就是报应。我告诉你啊王秀秀,秋玲是我没过门的媳妇,你要是再欺负她,我就揍你。”

    说着,王中平看了一眼我旁边的竹竿,上去一脚就把我的竹竿给踢飞了。

    “你》”

    我直接扑了上去,王中平到底是个男人,个字矮但是身手好,一个躲开就跑了。

    还不断回头看我,然后哈哈哈的笑出声。

    “王中平,你别让我抓住。”我气的去朝着王中平的背影骂,田埂里也有大人抬起头看了过来,然后跟着我一起骂王中平。

    可摔都摔了,我也知道,我现在冲上去抓王中平,我一个女人家哪里打得过整天干体力活的男人。

    把竹竿拿起来,我赶着鸭子,把身上的烂泥给拍了拍,气呼呼的朝家走。

    在半道上,就碰到了我哥。

    “这是怎么了?”我哥一看我裤子后面都是泥巴,马上就跑了上来。

    军装外套已经脱掉了,就一个小背心和军裤,显得特别高。

    我气呼呼的把竹竿递给我哥,咬着牙骂:“我去赶鸭子,半道上那学校的吴老师就去找我。我就说了他一顿,还说了沈秋玲。

    然后王中平趁我不注意吓了我一跳,还吓唬我。我一个咧踞就给摔到烂泥巴里头了,你看,我鞋上面都是呢。”

    现在衣服鞋子什么的,都特别的精贵。哪里跟后世一样,说买一双鞋就买一双鞋的。

    我是家里面最宠的丫头,也就才两双布鞋而已。

    像是李芳华那种小皮鞋,要到镇上才能看到。而且十个人里头有一个人穿,都算好的了。

    “我找他去。干他娘的,敢欺负你。”

    我哥说着气咻咻就要去找王中平,我却一把就抓住了他的胳膊,有些的赌气说。

    “算了,你现在就是去田里找他,也不知道他还在不在了。这件事情,以后再和他算账,你帮我把鸭子关到鸭圈里头,我去洗洗啊。”

    对上我哥,我忍不住有些小女孩的脾气。

    我哥急忙说好,一边赶鸭子一边哄我:“你去拿衣服,哥去给你烧水去。”

    “这什么天啊,就烧水洗澡。爸知道了,又要骂我资本主义了。”

    听到我哥的话,我虽然这么回他,可嘴角却忍不住上扬。

    上辈子我真的是瞎了眼,放着这么好的哥哥不管,却偏偏跟着吴军这个的王八蛋跑了。

    忽然想到吴军,我看了看左右都没人在走。朝着我哥挤了挤,我哥朝着我看过来。

    我一招手,我哥就低下身子听我说悄悄话。

    “哥,你帮我个忙。晚上啊,我有点儿事情想要到学校去。你跟我一块儿去,咱们都悄悄的,别惊动人、。”

    “你去那干嘛?”我哥皱着眉,不过还是点了头:“成,我跟你去。你晚上不是怕黑吗?我跟着你,别吓到你。”

    我笑了笑,眼底却忍不住些小坏。

    我是怕黑,可我更怕有人作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