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97章 你们等着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翠华姐没有说话,朝着鸟嘴婶递了一个眼神。

    鸟嘴婶豁的站了起来,掐着那水桶腰就喊了起来:“警察同志,你听我说。

    这王秀秀原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之前就跟我们村子里面的一个老师,搞不清楚关系。

    后来那里老师果然和别人搞了破鞋,然后王家的事情,你们可不知道。

    王家的男丁,可是被着王秀秀给害惨了,现在还躺在家里面动都不能动。

    那可真是惨啊,我看了都忍不住要哭了。怎么好端端的一个小伙子,人品也不错的,居然就这么被害成了瘫痪了……”

    我冷笑了一声,对一脸同情王家的鸟嘴婶说:“鸟嘴婶,你可能不知道吧?王家和我们家到警察局里面来调解过,事情的发生经过警察局里面是有档案的。”

    鸟嘴婶还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想害了我,居然想到拿王家的事情来威胁我?

    可惜,这件事情不是她能控制的。

    我说着就看向那个帮我们记录王家事情的警察,对方点了点头说:“你说王家的事情吧?警察局里面有备案。

    你刚才说的就是胡说八道了,人家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比你还清楚。”

    鸟嘴婶没有想到我居然直接戳穿了她,脸色一阵阴一阵阳,根本就没有办法圆场了。

    我听到对方这么说话,心里有些感动。

    幸好现在还没有后世那种不.良作风,现在的人大多都淳朴,而且对于路见不平,这样的事情还是很提倡。

    特别是人民警察,对于人民的那种责任心是前所未有的高。

    我站在原地想了想说:“你们如果不能说出我奸夫的名字的话,那么你们就诽谤我。

    我好好端端的做生意,你们眼红,想要来分一杯羹也就罢了,居然还说出这样的话来。

    警察先生,我想要直接告他们诽谤。你帮我们备案吧。”

    鸟嘴婶和翠华姐一脸的懵,估计他们是没想到,我真的打算告他们,母女两个人脸色彻底的变了。

    翠华姐也没有想到,我的态度居然会这么的强硬。

    毕竟这种事情闹出来,一般人都是吃点亏。

    都不想要事情闹大的,可是我却反其道而行,甚至还想要告她们母女两个人。

    这应该是他们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情况。、

    “要告她们吗?”记录的警察也有些惊讶。

    我对着警察说:“没错,我想要告他们,你帮我走程序吧。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有人想要搞我王秀秀,那我就和对方搞到地。”

    翠华姐脸色一变,瞪着我说:“王秀秀,你不要太过分了,咱们是什么关系……”

    我打断她的话,说:“咱们是什么关系?你说,咱们是什么样的关系?咱们就是村里面的人。

    然后,你现在莫名其妙的看上我的生意了,就想要直接来抢走我的生意,打算害了我。

    然后你现在跟我说咱们是什么样的人?就因为是村里面的人,就因为我是个女人,就因为我丈夫不在我身边,所以你就敢欺负我?

    你就觉得我因为担心名声不好,我就必须作出退步,对吗?”

    我直接站起来,站在对面脸色剧变的翠花姐大声吼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了。

    可是你以前发生的事情,就让我觉得你不是一个好人。现在你再对我这么做?

    你想过我会怎么办吗?你想过我丈夫要是我听到这些谣言的话,他会怎么对我吗?你根本就没有为我想一想。

    然后你现在跟我说,我让我不要太过分,到底是谁过分?是你们母女想要让一个女人把赚钱的生意拱手让给你们,所以你们故意来陷害我的。

    过分的人是谁?谁不择手段了?”

    翠华姐听到我的话,脸色特别的难看。

    喃喃几声却说不出任何一句解释了。

    是啊。

    她根本就没有办法解释,她只是听到了我和李默男的话之后,就觉得我应该害怕她们。

    我应该害怕她们母女之后做出退让来,我应该在他们想要得到什么东西的时候,我主动地拿出来给他们,这样才算是正常的举动。

    可是我偏偏,!

    在场的人听到了我的话,脸色都难看了起来。

    特别是警察局里面的人,几个大男人都瞪着翠华姐和鸟嘴婶她们。

    有性子直率一些,直接对她们喊:“你们这么做,想过人家,家里面人的感受吗?人家军嫂有觉悟,也能够洁身自好,没有发生你们说的那种事情。

    要是真的这样的话,你们还不活活把人逼死啊?这是一条人命,你们母女两个实在太过分了。”

    “就是,哪里有这么对人的?还是一个村子里面的人,那就是看到人家做生意好,让你们学就是了,居然还想要直接吞掉人家的生意,你们算是什么东西啊!”

    翠华姐气得脸色都变了,对着他们大喊说:“你们看清楚了吗?王秀秀就这么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莫名其妙的认了一个干哥哥,能是正常的关系吗?”

    沈哥气的也跟着大吼:“你他.妈给我闭嘴,我和我妹妹认作干亲怎么了?我是直接认了我爸妈,然后才认得我妹妹的。

    我妹妹想要照顾我一个退役的军人,觉得腿我没人照顾可怜,怎么了?人家是好心。

    她是好心好意的,难道也不行吗?难道在你们眼里谁都是坏蛋吗?”

    “他.妈的,我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旁边有人听到沈哥的话,被这母女两个人气的直接站了起来。

    我一脸坚定的对他们说:“这件事情我没办法私了,咱们等着走程序吧!”

    “你……你们不能这样,王秀秀,别走,别走啊……”鸟嘴婶看自己说的话完全站不住脚,再被这么多人怒瞪着终于知道害怕了。

    可我直接站起来就朝着外面走,鸟嘴婶看我这么不留情,一脸的懵逼,想要上来抓我。

    我急忙退开,可鸟嘴婶或许是实在太着急了,直接朝着我身上扑了过来。

    我没有想过她会整个人直接扑过来,没有来得及闪躲,直接被扑了一个正着。

    我摇晃了一下,整个人朝着旁边撞了过去。

    虽然沈哥急忙扶住了我,可是我的头还是直接磕在了桌子上面。

    我急忙捂住了头,沈哥低下了头问我:“怎么样了?秀秀,怎么样了?”

    鸟嘴婶被人直接拉开了,有警察对着她怒吼:“你干什么?在警察局里面也敢动手伤人,疯了吧你。”

    “你这老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诬告的人家居然还做出这样的事情,你还要不要点脸了?”

    “怎么样,没事吧?”也有人关心的问过我。

    我一伸手摸了一下额头,就看到手心里面红了。

    我嘶了一身,抬头去看沈哥,问他:“是不是破了?”

    沈哥眼睛都瞪大了,气的说:“一道口子,流血着了,快拿,草纸过来。”

    我感觉额头一阵阵抽疼,有人递过来草纸,沈哥帮我捂住额头。

    转头瞪着缩在一旁的鸟嘴婶说:“这件事情咱们没完。”

    说着就扶起我说:“走,咱们去卫生院那边处理一下。”

    看看这件事情闹的,我转头回去看鸟嘴婶还小声嘀咕说:“我也不是故意的,是她自己站不稳……”

    我冷笑了一声:“这么多的证人,你就等着吧,我非和你打官司不可。”

    我只是真的气得狠了,哪里有这样的人?

    翠华姐吓得慌了神的喊:“秀秀,你先别走,这次竟是我妈做的不对,你先别走,咱们把事情说清楚了再说啊……”

    我才不管那么那两个人怎么样,反正,我现在这个样子她们肯定会被拘禁拘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