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98章 有内鬼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我脚步没有任何停顿,直接朝着外面走出去。

    沈哥扶着我,对我说:“需要我帮你找辆车子吗?头晕吗?”

    我摆了摆手说:“没事,头不晕。就是疼的,有些麻麻的。咱们过去那边卫生院清洗一下伤口就好了。”

    我也没看见伤口怎么样了,就感觉手一阵阵的抽,应该是刚才头撞到了,所以现在伤口在抽疼。

    正在这时候,忽然一辆小车停了,在我们的面前,我和沈哥没多想,就想要绕过去。

    可是车窗忽然降下来,江淮南探出头来问我们:“怎么了?出什么事情?”

    沈哥看到江淮南脸色就是一沉,接着就看到后面的车门被打开了。

    李默男也从上面走了下来,我脸色难看的说:“算了,咱们走吧。”

    我现在一点儿也不想要再节外生枝了。

    刚刚想走,李默男就拦在了我们面前:“你这头怎么了?”

    说着就伸出手来看我的伤口,我急忙一摆手,推开了李默男。

    想到刚才里面发生的事情,我没有办法平心静气的对李默男说话。

    我推开了李默男,盯着他说:“拜托你了,算是我拜托你了,你不要再给我惹麻烦了。”

    李默男手一顿,一双狭长的眸子盯着我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气的不行,摇摇头,摆了摆手,对着沈哥说:“大哥,咱们走吧。”

    李默男却是挡在了我们前面,气得眼神都变得狠辣了起来,盯着我说:“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怎么给你惹麻烦了?”

    江淮南看到李默男这么激动,急忙从车里面走了出来,对着李默男喝道:“你给我站住,不许动。”

    李默男明显是忌惮着江淮南,点了点头,说:“好,我不动。那你让她把话说清楚,王秀秀,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说:“我被人举报了,男女关系不正常。现在你就不要再给我惹麻烦了。

    我不想我辛辛苦苦做下来的生意,被人说我是跟男人睡觉睡出来的。”

    现在我看到李默男就觉得头疼。

    “谁举报你了?”李默男的脸色特别难看,朝着警察局里面看了一眼,再看看我的伤,咬牙说:“是不是他们给你找麻烦?他们打你了?”

    李默男说着就打算朝警察局里面走进去,我急忙扯着他的手,对着他说:“你能不能不要再把事情搞的更大了?”

    说着,我有些无力地推开了李默男,对沈哥说:“咱们走吧。”

    李默男想要追上来,却被江淮南给抓住了,江淮南没有让李默男跟上来。

    只是对着我们的背影喊:“要不然我开车送你们过去吧!”

    沈哥不回头,只是摆了摆手,扶着我朝着卫生院的方向走了过去。

    到了卫生院,我从镜子里面才看到我额角上面被磕出一道口子。

    大约就两指宽,一道细长的口子鲜血已经凝固住了,几点血滴在我的脸上,让我看起来更加的狼狈。

    沈哥说:“你这样回去爸妈肯定担心的。”、

    我摇了摇头说:“我要是狠不下心,总不能让他们总是顾念着村里面的情分,然后让鸟嘴婶她们母女两个人得逞?

    而且,别的不说,我和李默男要真的有什么事情,我也认了,可我和李默男根本就没有事情,那天我们两个人根本就是在吵架。

    然后翠华姐不知道怎么听到了这些话,就打算来抢我的生意。”

    沈哥皱了皱眉说:“我觉得你们村子里面的那个女人,看起来不像是那么精明的人。

    而且她让鸟嘴婶来咱们家说的话也有些夸大了,就是她们母女是怎么知道你做生意赚钱的?

    你看刚才那个翠华,说出来的话是已经完全确定了,你是怎么赚钱的。

    我觉得这件事情有点儿古怪,你赚钱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可是,她对于批发,还有拿货的事情怎么会知道那么清楚呢?”

    就在这个时候,我爸妈忽然冲那进来,我妈一看到我坐在椅子上面,眼圈就红了。

    “你怎么样了?我听人说你来卫生院了,还说满脸的血,我急忙和你爸过来了。”

    我吓了一跳,没想到居然会被我爸妈知道我来卫生院的事情。

    我原本想要处理好之后直接回去就行了。

    看到我爸皱着眉的样子,我把刚才在警察局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我爸叹了一口气说:“成,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爸也不说什么了。”

    我听到我爸这么说,心里这才松了,要是他们真的一直想要说回到村子里面,然后一直想让我退步的话,这样的话我也会特别的难做。

    看来是鸟嘴婶伤了我的事情,让我爸狠下心来了。

    我就知道,我这么一撞,我爸妈肯定会退步的。

    虽然这样会让我受伤,可想到能收拾掉那母女两个人,我宁愿痛一次。

    我妈也忍不住说:“她们母女这也太过分了,想要东西或者想要咱们帮他们一把,乡里乡亲的。我和你爸也不能看着翠华在市里面饿死了,能帮的咱们家肯定都会帮。

    可是他们怎么能动手呢?”

    我叹了一口气说:“她们那不是想要一些钱,他们是直接想要咱们的生意。”

    我爸皱眉站起来说:“可是这翠华怎么会知道咱们,做批发的事情?”

    我爸这么一问我就想到了刚才沈哥跟我的问题。

    是啊,翠华姐怎么会那么清楚的知道,我们家是怎么批发的,而且是有人来拿货的?

    我朝着沈哥看了过去,沈哥想了想说:“这几天我盯着平房那边,我觉得可能是平房里面有人说了什么,或者是去外面告诉了别人铺子里面的事情,才会被人盯上的?”

    我点了点头,说:“好,那件事情就麻烦大哥了。”

    沈哥笑了一下说:“我是你哥,你还怕麻烦我?”

    一家人回去了之后我直接被我爸妈拉回了家里面,我妈非要让我休息,我也觉得有一点头晕,就没有多说什么。

    躺了一下午,等到晚上的时候看到我妈还在家里面,我忍不住惊讶说。

    “妈,你怎么一个人在家里面?我爸呢?”

    现在应该是在做东西的时间,一般我妈都会在平房那边帮忙,到晚上才回来的。

    我妈朝着我看了一眼,然后低下头说:“没事,你休息了之后怎么样?你爸说他一个人在那边就好了,让我回来。”

    我看到我妈脸上有的神色有些古怪,一边走过去一边问:“是不是做什么事情?”

    我妈顿了一下,抬起头看了我一眼说:“你爸不让我跟你说的,可是我觉得这件事情,你还是去跟他们解释一下比较好。”

    “解释?”我不明白的说:“跟谁解释?”

    我妈抬起头看我,叹了一口气说:“早上建国他们不是也来了吗?他们现在在厂子那边,因为鸟嘴婶在家里面说的那些话,现在他们都在问你爸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看他们是在怀疑鸟嘴婶说的话是不是真的?担心你对不起永斌。”

    我顿了一下,朝着我妈问:“黄建国这么说的?”

    如果真的是黄建国这么说的话,那还真的是让我挺心寒的。

    不说别的,我和黄建国接触是最多的,我和黄建国一起处理事情的时候,我为人做事的态度,黄建国应该都看在眼里面。

    之前还说的好好的,现在要是怀疑我,反咬我一口的话,那还真的是东郭先生与狼了。

    我妈摇了摇头说:“建国倒是还没有说什么,知財他们脸色不太好看。

    知財他们现在都说,不敢相信你了。他们觉得你是不是真的和李默男有什么?”

    我对我妈说:“那我现在过去看看,他们到底是想要怎么样?是想要拿着钱走人,还是怎么说?”

    我冷笑了一下说:“他们好像也没办法拿着钱走人,上个月的工资这个月就做到尽头了。”

    我一边说着一边就朝着外面走,其实我心里清楚,这肯定不是说因为我的为人处事怎么样,这才说出那些话。

    看来,沈哥的担心不无道理,翠华姐是怎么得到厂子里面的消息?这件事情还要再确认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