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99章 沈哥的腿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我一到平房那边,站在门口,就可以听到里面的说话声。

    是知財在和我爸说话。

    知財开口说:“叔,这件事情,我们不能当做不知道。

    都是一个部队里面出来的,如是王秀秀,她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永斌的事情,我们一定会打电话给永斌的。”

    “对,这件事情还是让弟妹跟我们解释一下吧,虽然弟妹的人很好,可是这件事情,既然我们做兄弟的知道了,也不能说糊里糊涂的就这么过去了,是黑是白的,总要给我们一个说法吧。”

    我站在门口冷笑直,接走了进去,看到站在平房里面都没有在干活的人,开口问:“你们想要什么说法?

    你们是我爸,还是我妈?还是是我丈夫还是我公婆?你们想要说法?呵什么说法?

    我和李默男清清白白的,李默男是在跟沈哥来往的,李默男是什么人,你们也知道,你们甚至比我还更早的认识李默男吧?

    我一个结了婚的女人,你们说说,我会跟李默男有什么关系?

    就凭着那个你们甚至都不知道的鸟嘴婶,到我家去说我几句坏话,你们就这么逼我爸妈吗?”

    这一连串的事情让我彻底的火了,我走过去,看到我爸站在墙边,靠着墙,他们几个大男人就这么围着我爸说话。

    从食品厂里面出来的几个婶子也都站着,愣着看他们说话,手上的活都不干了。

    这是都把我当成软柿子捏了。

    我冷着脸说:“我已经直接备案了,如果你们想要说法的话,那你们可以去问鸟嘴婶。

    你们想要地址,我也可以给你们地址去问她,或者是你们想要直接去警察局里面,看看他们是什么样的情况?

    非法造谣,我还是军嫂的身份,警察已经直接将她们拘留了,你们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去警察局里面问。

    你们还有什么说话的话,就直接跟我说吧,你们这么逼我爸,也是没用。

    我爸不知道我的事情,我自己也清清白白的。”

    我一双眼睛在这屋子里面一扫,他们几个大男人都不开口说话了。

    知財和文昌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

    我也不打算给他们留面子了,抱着胸说:“既然你们没话了,那咱们再来说说,你们是什么情况?

    我说把厂子交给建国大哥,然后你现在是什么情况?

    现在是在集体休息吗?那明天谁出货?还有来提货的人呢?你们都安排好了吗?货都出好了吗?

    如果做好的话单子有了吗?单据有的话给我看看。”

    我直接拦在了我爸的前面,对着他们,一连串的问话。

    黄建国被我问得脸上有些讪讪的,尴尬的说:“弟妹,不好意思,我跟知財文昌他们说过了,你肯定是清白的。可是他们就是担心……”

    我的眼神朝着知財,还有文昌他们两个人扫了过去。

    这两个人根本不敢对上我的眼神,看到我逼视的眼神扫过去,直接就转过了头。

    他们可能是没有想到我会忽然来吧,也没有想到他们逼问我爸的情况,会被我看到。

    这是打算在我爸这里套出什么话来吗?

    我冷笑了一声说:“你们想要知道的事情,我已经说了,那咱们现在就来说说咱们的事情吧!”

    黄建国看我说得有些冲,急忙开口说:“弟妹,这件事情是是我们不好,我们不该这么和叔说话,我们也只是担心出现意外而已。”

    “你们不用担心,你们估计以后也不用担心了。你们来找沈哥,我给你们工作的机会。

    我对你们是怎么样的情况,你们应该自己知道,我安排了工作给你们,我也帮你们找住的地方,我也承担了你们的住宿。

    然后现在你来跟我说,你担心出现意外?

    第一个月的工钱,咱们已经结算了,对吧?钱也会取回去给你们家里面了,对吧?

    我不是让你们白白干活,我给了工钱,你们帮我干活,银货两讫的事情你们担心我跑路吗?

    你们担心李永斌吃亏的话,你们可以直接来问我

    可是你们这么逼着我爸说话,我没有办法接受!不管怎么说,我爸是长辈吧?你们刚才的说话态度是对一个长辈的态度吗?”

    我大气也不喘一个,直接一堆的话就逼问到他们脸上。

    知財和文昌被我说得抬不起头来,还是黄知財的胆子大一些,回了我一句。

    “没错,我们是来打工的,可是我们也有知情权吧?你要是和别的男人不清不楚的话,我们不会……”

    我冷笑了一声,问道:“你们不会干什么?你们是谁?说到底就是沈哥的战友,李永斌的战友。

    然后沈哥好心收留了你们,我好心给你们安排了工作,然后现在是留着你们来逼问我的吗?

    你们什么知情权?你们是我的父母吗?是我的长辈们还是我的叔伯?

    别说我和李默男没有什么关系了,就算我和李默男有关系,那也轮不到你们来审问我吧?”

    “弟妹,你误会了,我们不是这个意思。”黄建国看我发火急忙开口解释。

    就在这个时候,沈哥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们几个人是怎么回事?秀秀好心好意的收留你们,你们就是这么回报她的吗?随便就相信外面的人的话,然后来质问我爸和妹妹?”

    黄知財刚才还敢说话,现在看到沈哥来了,彻底蔫吧了。

    低声喃喃了几句话,一直说不清楚,可是我看得出来,他还是不服气。

    沈哥朝着我走了过来,站在我身边对着他们几个人说:“你们要是觉得不好干的话,那你们就别干这活计了。

    也别委屈了自己。说要什么说法?和秀秀说的一样,你们是什么关系?秀秀就是找你们干活,你们凭什么要人家的说法?

    就是李永斌到我面前了,我这个做大哥的也一样的回他话。”

    “连长,这话不是这么说的,永斌是咱们的战友,要是她王秀秀真的和李默男有什么关系的话,那咱们不能看着永斌吃亏啊。”

    文昌抓住了沈哥,怀疑里面的漏洞,急忙,想要为自己辩解。

    “现在虽然说是妇女顶起半边天,可是也没有人跟弟妹一样,整天在外面和别人说话的,也难怪别人会说闲话。”知財也跟着辩解了一句。

    我冷笑起来说:“我和别人说话都不成了?这又不是古代,我和别的男人说话,我和他们的关系就不清不楚了?

    你们要是这么看我的话,我看你们还是另谋高就吧,我这里实在是招呼不起你们。”

    我原本是想着找几个可靠的人,然后把早点摊子给撑起来的,没想到现在居然引狼入室。

    也不用多说了,现在我也清楚了。外面的消息肯定是这几个人里面的,谁说出去的。

    我盯着黄知財和黄文昌,我猜想就是这两个人说出去的。

    可是这两个人明显看着,都有另外的想法,也不好说是谁?

    不过我也不想那么清楚了,反正现在是谁也没有关系了。

    他们既然都怀疑我的话,那我就一个也不留。

    “你们都走吧,工钱还不到一个月满,我也不想要回来了。现在你们就走吧,房租我也还到这个月的。咱们也就两清了。”

    黄建国着急了起来,满头大汗急忙说:“弟妹不是这样的,我们几个人只是担心李默男那人对付你算计你。

    你不知道,李默男之前在部队里面很猖狂。沈哥的腿,就是他妹妹给撞断的……”

    我吓了一跳,没想到,事情是这样的。

    沈哥的脸色有些难看的吼道:“黄建国,谁让你说我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