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00章 好一场大戏啊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黄建国着急的说:“大哥,那事情总要让弟妹知道的。就李默男他们这么一家人,要不是因为她妹妹的话,你需要退役吗?

    现在李默男还缠着弟妹,要是弟妹说他们没关系的话,那咱们以后肯定不让他李默男再靠近这边了。

    我这不是担心弟妹误会了,才着急想要问问叔,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吗?”

    我听见黄建国的话,心底这才觉得稍微有些暖和了。

    看黄建国记得满头大汗的样子,我也看出黄建国不是真心的在逼问我爸了。

    只是,这黄知財和黄文昌就不一样了。

    我朝着这两个人看了过去,知財对上我的眼神马上就转过了头。

    黄文昌也心虚的不敢和我对视,一屋子的人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沈哥的事情,建国大哥我等会再问你。至于咱们生意上面的事情,我是打算这么做的。

    知財和文昌,你们两个人看着是有另外的心思的。你们别说没有,听我把话说完了。”

    我笑着抬起手,止住这两个人想要辩解的态度,淡定的开口说。

    “你们一个管着出货,一个管着进账。应该是最清楚这厂子里面的进入的。

    鸟嘴婶是从村子里面出来的,我们自从开始做早点生意之后,就没有回去村子里面。

    就是那天搬家的时候,才和大家伙一起回去的。所以,鸟嘴婶不可能知道我们是在哪里做生意的?

    翠华姐是在市里面,可要是想要打听咱们怎么做生意的,也没办法,对吧?

    所以肯定是有人把厂子里面的事情给说出去了,你们是当兵的,应该知道什么是侦查。

    那你们说说,我这么分析情况,对吗?”

    知財和文昌被我说的脸上一阵阵的变着颜色,知財讷讷了两声开口说:“弟妹,你也没说这件事情不能往外说……”

    我听到知財这么说,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那我问问知財大哥,你家有多少钱,你会往外说吗?这合着生意我放心的交给你们,还是我错了?”

    知財被我堵得哑口无言的,站在旁边的黄建国却是脸色沉了下来。、

    “弟妹,你说的这是怎么回事?那两个人是从咱们这里得到的消息,才来闹事的?”

    我一点头说:“没错,那两个人就是得到了消息,才有办法来刁难我的。”

    黄建国明显气着了,对着我一点头说:“那这件事情我来处理。”

    我冷笑了一下,对着黄建国点了点头。

    是人是鬼,我总要很清楚。

    既然黄建国打算给我一个交代的话,那我就看着。

    “你们谁做出这种畜生不如的事情了?”黄建国盯着身后的三个人,黄知財黄文昌都不开口说话,黄何平脸上也变换着神色。

    “说话啊,都哑巴了吗?”

    黄建国气的大吼,拿出了做大哥的架势来,在场的人全部都被吓了一跳。

    那种军人身上浓浓的煞气和气势,让在场的人都精神一凛。

    “我说。”黄何平忽然喊了一句,眼神里面挣扎之后,还是一咬牙说:“我看见文昌和知財两个人在算计弟妹了、。

    他们两个人联手了,也不知道找了哪里一个男人,说是要和他们合作。学弟妹的办法赚钱,到时候他们就是老板了,也不用给别人打工……”

    “混蛋。”黄建国没有等黄何平的话说完,直接一拳头就朝着黄知財和黄文昌那个他们抡了过去。

    黄知財挡在了前面,直接被打了一个正着。

    王文昌急忙喊:“大哥,你听我说……”

    黄建平哪里还听得进去,朝着这两个人大吼:“你们还算是人么?咱们是怎么从山里面逃出来的?怎么被大哥收留的?

    弟妹是怎么安排怎么工作的?要不是他们的话,咱们早就饿死在街头了,别说寄钱回去家里面了,咱们就连回去家里面都没办法了。

    咱们当时身上一分钱也没有,你们能去做乞丐吗?我带着你们来找连长,我就有责任带着你们好好做人。

    可是你看看你们现在做的事,什么事情?还有,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真的是你们安排,去弟妹家里面闹的吗?”

    知財偏过头没说话,王文昌脸色变了变,说:“大哥,那不是我们的主意,是那个人自己做的,不管我的事情。”

    我听完冷笑,知財和文昌两个人是知道有人要算计这铺子的,却还真的和别人联手了。

    看来,我是真的好心被当做驴肝肺了。

    我对着他们冷着脸说:“行,你们想要发财,那你们走吧,我这里庙小,容不下你们这两尊大佛。

    之前给的钱,就是这个月的工钱了,咱们也银货两讫了。以后路归路桥归桥,我不会再管你们的事情了。”

    黄文昌和皇子看到我怎么说,两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不服气的神色,他们盯着我看,那眼神里面全是愤慨。

    黄文昌直接说:“弟妹,不是我说你,你一个女人的生意,你看看来,拿货的全部都是男人,每天你都把人往屋子里面带,这样像话吗?

    而且,你每天赚那么多的钱,不说别的,我和文昌都算了,你每天最少赚个几十块钱的。

    可是你看看,我们一个月的工资才那么少,我们也有家人要养活,我们也想过上好日子,难道这也错了吗?

    大哥,你听我说,我没有想过要把你和何平留在这里的

    我和那人都说好了,我们自己开场子,我们不做别的、我们也不偷不抢啊,我们就是接着做馒头啊!

    那些拿货的人也说了,同意到我那边去拿馒头。

    大哥你想清楚了,你家里面可还有两个孩子,你还想回去过那种苦日子吗?你还想让孩子接着跟咱们一起过苦日子吗?我办不到啊。”

    黄文昌说着,脸上露出了苦大仇深的表情了。

    我冷冷一笑,嘲讽地说:“你想要赚钱没错,我给你机会了,你不想要做这个机会,你也可以不做。

    可你找凭什么找别人来算计我的名声?

    你别说的自己那么惨,现在谁家不是这么过来的?

    我自己想到的点子,我自己做生意难道不可以吗?我和别人到办公室里面谈生意,我爸妈难道没在办公室里面吗?

    你们没进去办公室里面吗?我是关门了还是关窗了?你现在在做这样,你是歧视妇女吗?你配得上你当初身上的军装吗?”

    黄文昌对我一摆手,说:“什么都不用说了,你的工作我也不干了,你自己赚钱,钱揣在兜里面,就分给我们每个人一个月才二十块钱?

    对,我们是住你的,吃你的。可是你每天赚几十块钱,一个月就多少钱了,你这次把我们当牛羊在使唤吗?

    现在也不是旧社会了,你当你自己是地主吗?”

    说着,黄文昌就直接把身上的围裙给甩在了地上。

    黄知財也直接把身上的围巾脱了下来,朝着我的面前一甩,说:“弟妹,做人要讲良心,你赚了那么多的钱,可是每个月才给我们这么一点工资,我们家里面也等着用钱,我没有办法在这里给你当长工了。”

    我冷笑了起来说:“你们想走,我绝对不拦着,现在就走吧。平房那边我自己会去处理,你们别想再在那边住了。”

    这些人别想要再从我的身上得到任何一点点的便宜。

    黄知財脸上有些难堪,朝着我吼说:“好,不住就不住。你那破房子,自己住那么好的平房,让我们自己四个大男人挤在一起?

    你知道我们起床,都会互相撞到吗?还说对我们好,如果对我们好的话,为什么不给我们找一个好一点的房子?”

    我真的是被气笑了。

    果然不可理喻的人,就算我对他再好,他也只看得见钱而已。

    忽然的,我身边闪过两道身影,我直接被撞了一下,我爸急忙扶住我。

    我刚刚才站稳脚步就听到前面一阵,慌乱的撞击声。

    我一抬头,沈哥和王建国两个人直接冲了上去,对着之财和文昌两个人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的。

    沈哥的腿虽然受伤了,可是最近已经养好了,现在因为生气,他直接拿脚去踢黄文昌他们。

    我急得大喊:“大哥,你别为我了,伤到了自己。”

    黄建国气的大喊起来:“连长,你让开,让我教训这几个不是人的东西。弟妹对我们已经这么好了,他们居然还不感恩。”

    黄建国是真的没有手下留情,一拳头一拳头朝着黄知財他们的身上砸。

    黄知財他们被打的嗷嗷直叫,黄文昌急忙大吼:“建国哥,我没有想过要对你不好,我打算带你走的……”

    黄建国直接甩了一巴掌过去,啪的一声狠狠的打在了黄文昌的脸上,怒吼一声。

    “你这样做人,就算去就想带我去做皇帝,我也不稀罕。

    文昌,知財,我真的没有想过你们两个人会变成这个样子。

    好,你们找到了生意是吧?那你们现在就走,滚出这里,这里铺子的生意,你们也不许祸害。

    以后咱们桥归桥路归路,我就当没有你们两个兄弟了,我把你们从老家拉拔出来。

    出了山里面那样的事情,我一直对你们愧疚,我知道你们两个人的脑筋转得比我和何平快。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看你们两个人以后也可以自力更生了。

    你们欠了弟妹的恩情,我来换,就当时我瞎了眼,害了弟妹。”

    黄何平站在黄建国的身边说:“大哥,我帮你还。

    这件事情他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我是绝对不会走的,弟妹对我们这么好,你们真的是坏了良心了。”

    我看着这两个人,心底也跟着一阵阵的不是滋味。

    忽然,平房的门被打开了,一个人拍着巴掌走了进来,大笑着说:“真是一场好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