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02章 股份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我看着做馒头的几个阿姨脸上露出那种开心的笑容,心底更加有了想法.

    反正不管别人怎么说,我是绝对要把事情给做好的.

    这生意我是绝对不会因为,就这样被别人打压而退缩的.

    我也知道现在的社会启其实还未完全的开放。

    所以,说的男女平等肯定也是还做不到真的平等的。

    在男女方面肯定男的有力气,特别是之前农业社那个时候,因为男人干的活比女人多,男的在家里面的地位远远还是高过女人的。

    甚至是不管是在家里面还是在家外面,属于男人的优待,肯定都是有的。

    毕竟男人是除了更多的力气,而女人大多方面是在其他方面更加的细心一点。

    可是我现在要是直接放弃的话,估计我爸妈也会同意。

    然而,这样的话我跟着李永斌去部队里面,我爸妈怎么办?

    而且我哥的事情怎么办?

    这些事情都没有处理好的话,我重生的意义在哪里?

    我都跟李永斌在一起了,以后肯定会好好过日子,。

    可是生意之间没有办法做起来,那我和钱上辈子还是一样的,一事无成,庸庸碌碌。

    我想到这里,心里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大家好好干,你们的努力我看在了眼里面,将来我绝对不会亏待大家的。”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诚心诚意,就算被任何人质疑,我也绝对不会放弃的。

    把平房做馒头的事情给安排好了,我带着黄建国黄何平沈哥和我爸都走出了平房。

    我看了看平房,点了点头说:“咱们还是回去家里面说吧。”

    这事情最少,要说一个清楚,要不然的话就算黄建国他们真的是诚心诚意的,想要跟在我的身边帮助我一起干。

    可是,如果事情不说清楚的话,我心里面也会存疑。

    不如直接说清楚了。

    而且我相信黄建国和黄知財他们不一样。

    黄知財黄文昌他们从一开始,找上沈哥的时候就一直闷不作声着。

    或者在他们看来他们去找沈哥是丢脸了,所以他们心里是不服气的。

    现在沈哥帮了他们还被他们记恨,说不让他们住在平房?!

    真的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平房那边不说别的,他们知道我要和李默男避开男女有别。

    自己一个大男人的却还想住在平房那边,真的是莫名其妙的无理取闹。

    黄建国他们不一样,黄建国从一开始我就觉得这个人身上有一种能够管住别人的特性。

    可是因为黄建国的性格太过于为别人着想了,所以我把厂子里面的事情都安排给了黄建国作安排。

    却不敢把进货和出货的事情,交给黄建国来管。

    就是因为黄见过这个人很容易听别人的话,太容易心软了。

    黄文昌那样的劝说,想让黄建国跟着他一起走,黄建国不肯。

    那是因为黄建国的心里面是有道德底线的,可如果是进货或者是出货的人,苦苦哀求黄建国什么事情的话。

    只要不犯大原则性的问题,黄建国这样的人是绝对会给别人敞开方便大门的。

    这样的话对于整个铺面的打理是很不容易的,也很容易造成更多的麻烦。

    看来黄志财和黄文昌走了,我应该再找其他人了。

    就这么想着,几个人就到了家里面,我妈看到我回来了,急忙迎了上来。

    看到我爸的脸色还是很难看,我妈担心地问:“怎么样了?知財和文昌呢?怎么没有回来?”

    黄何平有些尴尬,讷讷着没有办法作出解释的话来。

    黄建国却是冷着脸说:“婶子,这件事情是我做的不好。我没有看出那两个人居然有这样的心思,被人挑拨了几句,居然就这么瞎了眼的跟着别人走了。

    还对弟妹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真的是我识人不清,我给大家造成麻烦了。

    钱我也没有办法要了,今天我就把钱给弟妹要回来。

    我上个月的工钱是二十块,这个月我会让家里面打回来。弟妹你放心,就算是白干,我也肯定帮你把场子给撑起来。”

    我听到黄建国怎么表示,心底是一阵阵的温暖,相对比起黄知財他们,黄建国真的是很有仁义道德。

    可是就是因为黄建国有时候太过意气用事了,又让我很担心,说把厂子交给他,到底他能不能摆平?

    想到这里我点了点头说:“咱们进去说,别站在院子说了。省的被街坊邻居听到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家又出了什么事……”

    说到这里,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沈哥和黄建国马上跟了上来。

    “弟妹,要不然的话,我再去找一下黄知財他们。让他们来给街坊说个清楚?”

    我摇了摇头说:“这种事情是说不清楚的,这件事情刚才我说的一样,我也有责任。

    建国大哥,你不要再担心了。这件事情以后也算是给我长了一个教训,在和别的人接触,我也会留个心眼,也绝对不会让人再抓住我的小把柄了。”

    我说着朝着黄和平的脸上看的过去,就看到黄和平的脸上全是尴尬,没有其他的,。

    我在心里点了点头,黄何平这人我一直也没有深入接触。

    可是刚才他能够站出来说出立场来,现在我这么说话,他的脸上也没有露出认同或者是感慨的神色,这是看着,这个人的胆子比起另外的三个人来说,真的要小很多。

    胆子小也有小的人的好处,之前是因为黄何平一直不出声,所以在出货和进货的时候,我也没有想到黄何平。

    只想到他好像做事蛮认真的,却是不爱开口的,想到这里,我心里有另外一番打算。

    带着他们走到屋子里面,我妈急忙忙的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知財和文昌都没了?”

    我沉默了一下,看着我妈那担心的眼神说:“吗,这件事情我等会再和你说一下。

    我先和建国大哥还有何平大哥先说一下事情。”

    沈哥也开口帮我说:“妈,你不用担心秀秀,秀秀处理的很好。我和秀秀跟建国他们进去说话,你不用担心。”

    说着沈哥就把我和黄建国他们带着朝着自己的屋子那边走了过去,我爸要跟过去,沈哥转过头直接对我爸说。

    “爸,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

    我爸这才停住了脚步,担心的看着我们,可是听到沈哥的话,他也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说:“那你们好好说。”

    我跟着沈哥走了进去,黄建国直接站在了屋子里面,脸色凝重的对着我说。

    “弟妹,你放心,我一定会负责任的……”

    我摆了摆手说:“建国大哥,我不是要你负责任,这事情也不是你的错,是知財和文昌他们见财起意。

    而且他们如果不害我的话,其实也是为了家里面。

    我只是不能原谅他们而已,可是我并不会记恨你们,你们和这件事情没有其他的关系。

    而且你们还打算留下来帮我,这件事情,我需要谢谢你们。”

    一边说着,我一边盯着何平看,黄何平急忙摆手说:“弟妹,你别这么说,你这么说我们真的是无地自容了。”

    说着,黄何平的头都快低到脖子里面去了。

    我看到黄何平是真的不爱说话,这才对黄建国说:“建国大哥,你能这样帮我,我很高兴,厂子的事情我会另外找人来帮你们搭把手。

    然后事情咱们生意咱们单子照做,如果你们不嫌弃我是个女人,在做生意的话,我会把事情都处理好的,也不会亏待你们的。”

    就现在铺子的规模已经起来了,其实我也在暗暗的联系其他的人来批发早点。

    只是之前早点铺子做不太出来货,所以我打算再找几个工人来做馒头,才没有马上接单的。

    现在既然黄知財和黄文昌都走了,那剩下的生意单子,我也正好用来填补这个空缺。

    “我处理的时间可能不会特别的长,不过我们呆在这边的时间,也不会特别长了。

    大概就是等到随军的事情安排好了,我和我爸妈就会先后离开,可能我会先过去永斌那边,等到我把房子的事情安排好了,我再把我爸妈接过去。

    这早点铺子我是这个铺子的合法人,你们可以成为我的伙伴,也可以成为我的合作人,。

    钱,现在你们是没有,所以我可以把场子交给你们,到时候赚钱了,你们是按业绩抽成绩的。

    就是按照业绩来算钱,你们觉得这样个方法你们能接受吗?”

    “弟妹,不用,我们就是想要报答你,你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帮了我们兄弟两个。

    我们不能跟知財和文昌他们一样无情无义,直接走了,我知道你对这个生意投入了多少的心思。

    李默男的事情……”说着,黄建国朝着沈哥的方向看了看,沈哥马上眼睛一瞪。

    黄建国急忙转移话题:“我只是担心你被他欺负了,既然你们没有事情的话,那这样好了,我们也能放下心来好好,安排厂子那边的事情。”

    我却是一摇头说:“场子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之后的股份我会给你们看我写出来的协议书,如果同意的话,咱们就签合同。

    那现在来说说李默男的事情,我和他的关系我已经给你们解释清楚了。

    然后沈哥一直不肯告诉我,他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你们来告诉我李默男和李默男的家人还有沈哥的腿到底是怎么了?

    今天要是不把话说清楚的话,大家就都别出这个屋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