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7章 抓奸破鞋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大半夜,村子里头没有多少人出来走动。我带着我哥抄小道走,现在可没有后世的水泥路,小道上难走的很。

    “你这不睡觉的,到底来干什么?”

    我哥从打出门,就一直问我,我有自己的心思,就没有开口。

    紧紧抓着我哥的手,就这么一路兄妹两个人到了学校的后围墙。

    我心底也不明白。

    上辈子沈秋玲就是莫名其妙的一直凑合我和吴军在一块儿,甚至后来我和吴军私奔了,沈秋玲都一直做我的“好朋友”。

    怎么就和吴军搞在一起了呢?而且,从我醒过来沈秋玲和吴军就显得有些怪怪的。是因为我同意了婚事,这两个人都着急了吗?

    “今天吴军找了我,还在河道边那么大声的和我说什么要自由爱的。我这不是捉摸着,偷偷过来看吴军到底想要搞什么鬼吗?”

    “什么?”我哥一听我说这话,马上就炸了,眉毛都竖了起来。

    我急忙转身捂住我哥的嘴巴,着急的朝着周围看看,这道根本就没有人过来,可我哥这么喊,我也担心学校里头还有人。

    “你别喊啊,我这是打算去偷听的,要是被人发现了,咱们兄妹多丢人啊。”

    我哥眉头还是紧紧皱着,扯着我的手就拿了下来,语气严厉的说。

    “他欺负你了,哥去给你出头去。没必要去偷听,咱们走。”

    我气的一拍我哥的肩膀,小声说:“不是欺负我了,我是担心……”

    担心吴军还会和上辈子一样和我纠缠不清,害了整家人的名声吗?

    可这种话我不能说,这是上辈子发生的事情,我没凭没据的不能和我哥乱说。

    我一摆手,小声说:“那你在这里等等我,我就自己进去看看。我不做别的,我就是去看看就回来。”

    我心底骂自己糊涂,明明知道我哥比较正直,还拉他来偷听。

    我扒拉着矮墙,双手一撑,就跳了上来。

    才落地,我哥忽然就也跟着我跳下来。一只手摁着我的肩膀,脸不太好看的小声吼我。

    “怎么走?”我哥这还是放心不下我。

    我也知道偷听这事不光明,所以没吭声,指了指学校给一些老师建的小平房,我哥牵着我的手,带着我走到了墙边。

    一路这么走着,月光照的地上亮堂堂的,就算没有开灯也可以照的很清楚。

    我还是害怕的,两辈子加起来除了逃婚,我就没做过坏事。

    不过我哥很厉害,带着我走,这一路上还有看门的大爷的巡逻,都没发现我们。

    “下午他才到我家去了,还说了婚事的事情。真的要是和他在一起了,那咱们两的事情,肯定会被发现啊。”

    才刚刚走近老师的家属房,我靠近吴军的屋子,就听到里面传来了说话声。

    这声音……

    我激动的抓着我哥的手,我哥也吓了一跳。不过,我哥一把就摁着我的肩膀,不让我再朝着前面走了。

    可这也够我激动的了!

    沈秋玲大半夜的在吴军的屋子里面,还说他们两的事?

    这个的时代可没什么合作,没有什么应酬。

    一男一女说的两个人的事,那铁定就是这两个人现在就搅和在一起了。

    我哥想扯着我走,可我不同意。我哥脸有些难看了起来,就要硬抓着我走。

    “这件事情咱们之前不是商量了吗?只要王秀秀和我在一块儿了,你和王秀秀玩在一块儿。你以后来找我,就都能用王秀秀当借口了。秋玲,我是真的用我的生命在爱你,这点你一定要相信我。”

    屋子里面的两个人甜蜜蜜的,屋子外面我们两兄妹却跟被雷给劈了一样。

    我的手紧紧的抓着我哥的手,浑身都在颤抖着。

    我哥一把把我抱住了,手在我的后背顺着气。

    “你还说,今天下午王秀秀是故意当着那么多人说了咱们闲话的。

    要不然,王中平也不会忽然跑来我们家说要提亲了,还说王秀秀都要嫁人了,我的婚事也正好帮了。

    王秀秀就是故意的,自己嫁了一个毁了容的男人,就想要我也嫁的不好。呜呜……”

    屋子里面开了一个电灯泡,我看着窗户,都能看见吴军抱住了沈秋玲。

    这边的老师,就只有一个吴军是外地来的而已。所以,其他的屋子都空着。

    吴军就这么亲昵的抱着嘤嘤哭的沈秋玲,嘴里面好话不断哄着。

    “那王秀秀我一看就知道心肠坏,也就是你这么心底善良才一直和她交往。秋玲,你就是这么让我心疼的女孩……”

    我眼睛一眨,眼泪忽然不受控制的就掉了下来。

    心底就像是有一块地方腐烂了,可忽然被人用刀子给撬开了,上辈子的回忆就像是恶心的粪便一样,让我想吐。

    这对狗男女,为了自己能在一起,居然哄着我骗着我逃婚了。

    我在最无助的时候选择相信了自己的好朋友和学校最敬仰的老师,可他们就是这么看我的,拿着我的一生当挡箭牌踏脚石。

    “你躲起来,哥来想办法。”

    我的眼泪嗒嗒的掉着,心底却不觉得难过,反而有一种看透了的痛快感。

    可是我哥却不知道我为什么忽然哭了起来,一双眼睛看着窗户上印出来两个正在亲热的男女。

    我哥把我朝旁边的小树林里面带,把我安顿好了,自己转身就跑走了。

    我趁着月光,看见我哥一个利落的翻墙动作,一道黑影就这么直接消失在了学校里面。

    我着急的想站起来,不明白我哥这是打算去干什么去啊?

    可这位置距离吴军的屋子不远,要是我一个人再乱跑的话,说不定会被吴军沈秋玲他们发现。

    想了想,我还是相信我哥不会害我,整个人缩成一团就这么躲起来了。

    我蹲在这小树林后头,当看到学校里面出现别的人的时候,我是真的害怕了。

    不单单是因为我这么黑灯瞎火的在学校里面说不清楚是为什么?

    更重要的是,李永斌的姑姑李芳华真的不是个吃素的,要是知道我在这节骨眼闹出事情来了,肯定能抓住理由使劲的踩着我爸妈的脸面。

    可当看到那些赶着跑出来的人直接就奔着吴军屋子的时候,我忽然明白了过来。

    “起来,哥带你过去。”

    我身后忽然被人一拍,我哥直接就把我给带了起来,几个拐着弯走,直接就来到了人群里头。

    我这才发现,到这儿的人还真是多。

    走在前面的赫然就是王中平,王中平神很紧张,可是更多的是愤怒。

    我和我哥刚好走过去的时候,王中平砰的一声狠狠的就把门给踢开了。

    “啊……”屋子里头传来沈秋玲的惨叫声,我激动的挤着人,直接冲到了门口。

    屋门被踢开了,电灯泡还亮着,将慌张扯着被子遮身子的沈秋玲和吴军给照了一个清清楚楚。

    “这怎么回事啊?不是抓贼吗?”

    “这不是沈秋玲吗?咦,这是学校的吴老师啊。他们两这是……”

    站在门口的人忽然像是炸了锅一样,而踢开门的王中平却是整个人呆呆的站在了大门口。

    我也跟着站在门口,看到沈秋玲的衣服都掉在了地上,这屋子里面的一男一女干了什么好事不言而喻了。

    “我打死你们这对破鞋!”

    王中平忽然大吼了一声,矮矮的身子抄起放在旁边的扁担,就朝着床上还完全没有穿衣服的沈秋玲吴军打了下去。

    沈秋玲抱着被子正哭着呢,看到王中平的时候,沈秋玲更加吓得瑟瑟发抖。

    可是,当王中平一扁担打下来的时候,沈秋玲却尖叫了起来。

    因为,吴军要躲开那扁担,居然扯着被子就往旁边躲。这一扯,沈秋玲的身子都露了出来了。

    “不要打,不要打啊……”沈秋玲哭着喊,抓着枕头就挡在自己身上。原本漂亮的脸上被打的乌青了一块,鼻涕眼泪流在了一块儿。

    吴军也没好到哪里去,这屋子就这么大,王中平这愣头青是杀红了眼了。

    堵着门口朝着里面就是一顿乱锤乱打,他力气又大,吴军就算裹着被子,也被揍的浑身的伤。

    “揍死他们……”

    “狗男女,搞破鞋,这种人就应该拖出来,开会批斗。”

    农村的人都朴实,碰到这样抓奸的场景,每个人都是一头的热血。我被我哥护着,看着沈秋玲和吴军惨叫的摸样,呼吸急促。

    可是,心却暖的不行。

    这是,我哥在给我报仇。

    沈秋玲和吴军是存了心的要害我,我哥这是以牙还牙了。

    “啊……”沈秋玲被揍得一直眼睛都高高肿起来了,听到外面村里头人的叫喊声,忽然一个转头,看到我的时候,分贝忽然拔尖。

    “王秀秀,快救我。呜呜,你不是才和吴军是一对吗?你都给吴军写情书了,你快救我啊……”

    沈秋玲这话一出口,原本站在我旁边的几个男女,都退开了。

    我的脸也一黑,心底愤然,脸上却知道要稳住。

    “沈秋玲,你不要胡说。我只是跟吴军借书去看而已。

    学校里面的其他老师都没有美术老师这么有空,这话也是你跟我说的,也是你带我来跟吴军借书的,现在你们都被抓到在床上了,你还想诬赖我吗?”

    “你放屁,就是你和吴军好了的。你之前还给吴军写了情书,还一直让我和你来找吴军。你们才是一对的,我……我是被你害了的。”沈秋玲眼角都带着血,可是脸却拧巴的像是要咬我一口一样的凶狠。

    王中平忽然转身,充血的眼睛盯着我看,手上的扁担朝着我就砸了下来。

    “原来你个死"biao zi"才是媒婆和通奸的人,今天我连你一起打死了。”

    “啊!”看着王中平这混不吝的凶狠德行,我吓得尖叫了起来。

    这王中平,根本就是个睁眼瞎。可这样的人,我根本没办法讲道理,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扁担朝着我的头砸下来。

    “砰”一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