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媳妇

第105章 造谣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就在这个时候,沈哥直接带着我们就回来了。

    我爸下车的时候,整个脸都黑了,只有我和沈哥大包小包的拿着东西,在我爸身后走着。

    “我看爸是气厉害了,回去之后,妈肯定也要说你。”

    我也没想到,沈哥居然把自己在食品厂的职位给办了停职。

    就是不去上班了,工资也没了。要不是沈哥最后跟我爸解释说,停职可以半年内复职,他看了广州的发展心动之后,也想要做生意的。

    半年内如果不成功,他马上就回去食品厂上班,我爸才没当时就翻脸教训我的。

    不过我心底是相信这生意是肯定可以成功的。

    在广州我也看出来了,沈哥在谈判方面非常的有本事,他本身自己的气质又非常的卓越.

    而且很有军人锐利的那种压倒性的气场,所以,在谈机器的时候,董云芳那么真切的想要和沈哥合作,就看得出来。

    沈哥不夸夸其谈,也没有商人的那种市侩,凭的全都是一股子的气势,还有真诚,实心实意的在跟对方谈。

    故此,哪怕董云芳知道,三个机子的价钱不便宜,而且还是半年后清算货款,可是董云芳还是动心了。

    因为她看得出来沈哥会成功,我也相信沈哥会成功。

    之前在食品厂里面,沈哥应该是没有尽全力的去来一场拼搏。

    不用说,我都知道国营企业其实有很多的潜规则,沈哥肯定也只是做了份内的事情,不敢越矩。

    现在是自己在打拼,沈哥也就没有那么客气了。

    想到这里,我心里更加放心了下来。

    回到家就看到我爸正在和我妈说话,两个人的脸色都有些着急和生气。

    一看到我进来,我妈直接就喊我:“秀秀,你看看你做什么事?把你哥的工作都给搞成什么样子了?”

    沈哥急忙帮我解释。

    “干妈,这事情是我自己想要做的,你不是老是说要帮我物色个媳妇吗?那我也总得攒点老婆本吧?”

    说着沈哥就朝着我妈走了过去,伸手拍拍我妈的肩膀,我妈听到整个这么说也不好再说我什么了。

    我爸皱着眉说:“半个月的时间你们就接了三个单子,你们确定你们这么做行吗?”

    我笑了一下,说:“爸,你等着看吧,机器只要到位了,半个月的货量咱们就能给对方发出去。”

    因为董云芳那边送机器,还要找专门的车子给送下来,所以估计还要等一下。

    而厂子的订单我却是只接了半个月的,剩下的话就需要沈哥自己去谈了。

    毕竟机器到了之后,最多就是一个月的磨合期,半个月的单子我还没有增加太大的难度,只是平时工作量的两倍。

    有了机器肯定就能减少人工的麻烦,然后在增加工人的方面,到时候我去场子里面。

    盯着沈哥去找那个物流的公司帮着送货,这样一来,多多少少都可,增加货的出厂量。

    这样算起来,如果能够找到工人日夜倒班的话,肯定是能成功的。

    我爸和我妈听我都安排好了,虽然都很担心我把生意给搞砸了,可是还是一摆手说:“成,你都接下单子了,爸妈肯定卖了命的也要帮着你。”

    我看到我爸妈这么说,心里很高兴。

    半个月的时间,整个把食品厂裁掉的那几个员工都找来了,我都开始怀疑沈哥是不是早就谋划着自己办厂子了?!

    因为他找回来的裁掉的员工,都非常的有本事,在食品厂里面也算是骨干了。

    可却是因为国营企业的,经济萧条被裁员了。

    现在整个找他们回来接着干这个,他们都非常的乐意,除了场地太小,我发愁了一会儿,不过现在也没有经济实力再扩充厂扩充平房了,我只能先把这半个月的单子给做起来了再说。

    半个月的时间,说起来慢,可是过起来非常的快。

    广州那边的机器,大约四五天就到了。

    到了之后,沈哥找了一辆车子过去车站那边把东西给拉过来。

    一到了平房里面,沈哥就开始盯着食品厂里面的员工学。

    毕竟是食品厂里面出来的,没有见过这种机器,可是都很好奇。

    而且食品厂里面的工人眼色都非常的好,不过看了整个操作了几遍就能全部学会了。

    这样一来,让我特别的省心。

    我只是盯着每天做出来的数量,然后安排批发商拿走了之后,再把剩下的都集合了起来。

    机器到了之后,我就开始让两个工人安排专门的真空压缩。

    馒头这种东西其实哪里都可以生产,可是问题是我,签下来的单子是应该运到别的地方去卖的。

    所以真空包装当时我和沈哥都是拿着招牌在打的,现在做食品真空包装的地方还非常的少,听到我们能做到自己真空包装的要求,其实有蛮多的公司都有意向和我们签约的。

    是因为我和沈哥都打算拿这半个月当练习,所以只拿了三个单子,日夜兼程的做避免出现。

    为了避免其他工人因为加班而抱怨的麻烦,我直接和他们说这半个月会加钱,只是加了这半个月,然后让他们赶工赶点的把东西给我做出来。

    因为有奖金,人都变得更加的积极了。

    我爸妈也拼了命的帮我盯着场子,这半个月的时间,幸好家里面已经没有再多开伙食了。

    我让那些新招进来的工人都回去自己的家里面吃,至于黄建国还有黄何平,这两个人增加的饭里也不是特别多了,我妈做起来还不是特别的累。

    直到出了货,我才真正的松下了一口气,沈哥也连夜跟着车子一起又上了广州。

    说是去签单子,我这边的工作也不敢停了,接着和他们和他们商量说日夜倒班的事情。

    每天安排两个工人做,日夜倒班的伙计,然后再安排两个人做馒头,这样一来,新招进来的人就分配好了,大家也都没有意见。

    原本的工资都涨了两块钱,相对来说每个月22块钱真的算是蛮高的了,所以厂子里面的每一个人,做得特别的开心。

    我正在办公室里面对账目呢,忽然就看到我妈有些愁眉苦脸的走了进来。

    我一皱眉问:“妈,出了什么事情吗?”

    现在这个时间我妈应该是在家里面开始准备做午饭,忽然过来是怎么了?

    我妈走进来说:“秀秀,你那个货款拿回来了吗?”

    我有些怔愣,因为我妈相对来说不是特别的会问我生意上面的事情,她会提醒我工作上面要多注意,可是不会告诉问我到这么详细的事情。

    这些事情一般都是我爸在问的,我摇了摇头说:“你问的是哪一批?如果是批发商的,拿回来了。

    咱们都是给钱了才能拿货的的啊。”

    我妈摇了摇头说:“批发商的钱,我知道他们给了。我是说你接的那三个单子他们给钱了吗??”

    “没有,合同签的时候说好,接单子是下个月才给钱的。”

    我心里有些觉得蹊跷,我妈怎么忽然问我这个事情?

    我妈急忙走过来,笑声跟我说:“妈在市场那边听到了一些人说,你赔钱了是吗?”

    我忍不住一愣:“这是什么话?我怎么会赔钱?

    单子接的时候咱们就和对方签了合同啊,只要下个月他们就会给钱了,他们也是沈哥的朋友介绍的,不会赔钱啊。”

    我妈听了这话,还是皱着眉说:“可是我听他们说,咱们这个生意是收不到钱的。

    我是听另外几个卖馒头的说的,应该是你们之前说的那个王安石另外办个场子找的批发商他们说的。”

    王安石开厂子的事情我也知道了,就是我们上广州的那几天,王安石的场子也风风火火的办了起来。

    注册了的一个名字和我家的铺子名字很类似,我家的名字注册的是我爸的名字,何记牌的商标。

    王安石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要恶心人,注册了一个和记的商标。

    我听了之后也是笑笑,没有去追究这事情,毕竟现在的牌子注册的他们故意模仿的,我也没必要计较。

    以后出现的各种山寨才更多的,我还不如好好的做生意。

    特别是当时嗯,我刚刚接了单子还在努力的做工作呢,哪里有时间去搭理那些人?

    不说别的,那些人是蛇鼠一窝,有的是狗咬狗的日子。

    现在听老妈这么说,我问了一下:“是他们开始散布谣言了?”

    我妈点了点头说:“是啊,早上过来给咱们拿馒头的那几个批发,都皱着眉问我呢。看起来他们好像也担心你赔钱了,咱们的生意就不做了。”

    我笑了一下说:“不会的,咱们的生意不会不做的。下次他们问你的时候你直接跟他们说,不用担心就好。

    如果真的担心,也可以不用再咱们这里拿货。”

    王安石那边被拉走的几个批发商,都是没回来的,但是来我家这边做批发的是越来越多了。

    而且,越来越有远的人了,我其实还有别的规划,所以,现在只等着沈哥回来,我们再规划一下而已。

    就这么说着,外面突然有人走了进来说:“秀秀,有人找你。”

    我点了点头,跟着就带着我妈走出去,正跟我妈小声说,以后怎么和批发商说话呢,忽然一抬头就看到站在门口的人将是江淮南。

    江淮南不是跟着李默男离开这个事了吗?怎么还在这里?

    难道是李默男那边有什么问题了?

    我心底一烦躁,脸上的神色就不太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