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媳妇

第110章 这男人怎么了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我看见马冬梅拿着个菜篮子走出来,之前青黄的脸上现在露出了一些好颜色来。

    原本消瘦的脸上,现在因为多了一些肉,整个人虽然看起来虽然还是有些土里土气的,不过比起之前那段开始认识的时候,现在已经看起来好了很多了。

    马冬梅身上穿着蓝色的衣服,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的,脚上一双新新的布鞋,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头很好。

    我看到马冬梅的时候愣了一下,不过我很快就恢复了过来,之前马冬梅一直盯着李永斌还要过去医院那边处理事情的指导员,应该就是打着这样的心思。

    在部队里面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活计?!

    看着马冬梅身上穿着的衣服,我都能够猜的出来,马东梅肯定是在这边的部队里面找到了什么工作。

    现在的人在乡下,如果家里面不算好的话,那真的是过的日子会非常的苦可以说是吃糠咽菜的日子。

    特别是家里面有了小孩之后,日子会变得更加的难过。

    不过,在部队里面有一个男人的话,单单是部队里面开的工资,就应该还可以。

    可是当初我在火车上面看到马冬梅的时候,马冬梅明显看起来就是过得很艰难的样子。

    孩子看起来也瘦瘦小小的,母子两个人显得非常的土里土气面黄肌瘦。

    估计是在乡下那边过得不太好,所以,男人出事了之后,才会拼命的抓着部队。

    想要从部队里面得到更多的好处,和我闹,还有孩子生病抱着孩子在医院的护士台那边跟人家要钱,都看得出来马冬梅是一个挺有心眼的人。

    我笑笑,喊了一声:“嫂子。”

    马冬梅愣了一下,看了看我身边的李永兵,还有我哥,脸上也扯出一抹笑来说。

    “弟妹来啦?”

    我点了点头:“嗯,永斌把部队里面的事情都安排好了,我就过来这边了,嫂子也是在这边干活吗?”

    马秀梅的眼睛转了转,对着我点点头说:“对啊,我也是在这边的。

    之前男人出了事之后部队里面,给我找了一个活计,让我在这边的小卖部里面干活。”

    我点了点头,虽然觉得马冬梅对着我的反应有些奇怪,不过我刚刚来也不知道马冬梅这是怎么了,没多想就说。

    “那我们先上去收拾东西了,嫂子去忙吧。”

    马冬梅看了看我哥和李永斌手上拿着的东西,扯了扯嘴角说:“那我有空就去你家里面做客,先走了啊。”

    我没答应,这人心眼看起来太多了,我可不想要找事。

    不过,我也没直接拒绝,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马冬梅的男人不是别的部队里面的战士吗?怎么人被安排到你们这边了?”

    我一边跟着李永斌朝着的部队里面走,一边好奇的问。

    当初李永斌和指导员看起来都很同情马冬梅,难道是因为这两个人动了恻隐之心,收留了马冬梅?

    李永斌轻轻摇了摇头说:“这是张指导员安排的,也才来几天。”

    我点了点头,以为李永斌这话就是在解释,这人是张指导员看着可怜收留的。

    也是,这么孤儿寡母的回去乡下那日子肯定难过。

    “哟,李营长,这是带媳妇来了?”这部队里面建的是楼房,很简单的水泥房。

    有三层,看起来蛮多人一起居住的样子。我正跟着李永斌和我哥朝着楼上走,忽然就听到有人喊了起来。

    我一抬头,就看到一个女人正抱着衣服朝着楼下走,看到我们一行人就站住了打招呼。

    “这是张嫂子,张指导员的爱人。”李永斌马上给我介绍,我想到张指导员那爽快的性子,再看看眼前这个快一米七的大高个女人,这两个人还真的是蛮般配的。

    看起来都是典型北方人的爽朗大气,显得人特别的精神。

    “张嫂子好,我叫王秀秀。”我笑着和对方打招呼,张嫂子的眼神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我好一会儿,忽然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我说弟妹,你几岁来着?看着比我家姑娘还真的是大不了多少的样子。李营长,你这是骗婚了吧?”

    张嫂子说话的声音很大声,爽朗的开着玩笑。

    李永斌朝着我看了看,脸上居然少见的露出了尴尬来,我和李永斌四目相对也觉得有些好笑。

    “张嫂子,秀秀不小了,十七八了。她就是南方人,看起来小了点。”李永斌硬着头皮解释道。

    我哥在旁边听得偷笑,不过还是开口帮了李永斌一句。

    “张嫂子,我这做哥哥的在这里,不会把我妹子送人的。”

    “哈哈,你们这两小子我一直看着就觉得你们两要好,没想到还真的成了亲戚了。秀秀是吧?我比你大不少,你管我叫嫂子,我还是喊你的名字吧。

    刚刚到肯定累了,等会儿把东西放下,都到嫂子家去吃饭去。”

    我笑了笑,心底对张嫂子亲近了几分,这人真是爽朗。说话做事看起来都很利落,不管这话是客气还是真的打算请人,最少让人是很舒服的。

    “嫂子,还需要收拾东西呢。而且是我刚刚过来,也应该是我请你们过来帮我们暖屋才是啊。”

    我们这边有个习俗,就是刚刚到一个新屋子打算入住的时候,最好请朋友亲戚过来帮着聚聚人气。

    我也的确是这么打算的,不过是打算明天。

    没办法,坐了这么长时间的车,我是真的累得不行。

    李永斌看着我,眉头轻轻皱了皱说:“很累吗?”

    这男人,真是的。当着张嫂子的面这么问我,这不是让人笑话吗?

    “成,不过还是等明天吧。今天你们三人就到家里面吃饭,明天我们再给你们请。就这么说了啊,我先下去晒衣服去。”

    说着,张嫂子就爽朗的笑了起来,我发现其他屋子的人也开始走出来了。

    要是再这么磨磨蹭蹭下去的话,等会儿说不定就要一直在这里跟人打招呼。

    “那好,张嫂子,那我们今天就打扰了。我们先把东西给规整归真。”

    李永斌的像是感觉到了我的紧张,马上抓着我的手,带着我就给张嫂子让了路。

    张嫂子的笑了笑点头,这才朝着下面走。

    李永斌带着我,快速的朝着楼上走,一边走一边扶着我。

    “你先去躺着,我和你哥把东西规整起来就可以了。”

    李永斌打开门,这是三楼的第二间屋子,位置很不错。一打开门,我看到这屋子里面干干净净的,一看就是有人打扫过的。

    听到李永斌的话,我点了点头说:“我这实在是太累了,有热水吗?我想洗洗脸再睡觉。”

    这里一个是我男人,一个是我哥,我也没有端着了。

    李永斌点头说有,转身到厨房里面拿出一个装满了热水的热水壶出来,倒在脸盆里面,我从包裹里面拿出自己的毛巾,洗了个脸这才舒服了。

    “东西你们也别收拾了,收拾我等会也不知道被你们放在那里了,还是别动,等我自己来吧。

    你们要是还有事情,就先去忙,我就睡一下。”

    “知道了,你快点去睡觉吧。”我哥也有些心疼的看着我,朝着我摆摆手说:“看你那眼睛困得睁不开的样子,快点去睡觉。”

    我也没磨磨蹭蹭,直接倒下就睡觉。

    恍惚还感觉在火车上一样,整个人摇摇晃晃的不说,还担心东西被人偷了,我的手紧紧的抓着被子。

    等到我一觉醒过来的时候,睁开眼睛就看到外面的天已经暗下来了。

    屋子里面有人,我吓了一跳,就听到对方急忙开口。

    “媳妇,是我。”

    是李永斌。

    我这才缓过来一口气,小声问:“你怎么在屋子里面?”

    李永斌是坐在桌子前面的,这屋子不算小,还放下下一张床和一张书桌椅子。

    李永斌就坐在椅子上面跟个痴汉一样的盯着我看,要不然我也不能吓到。

    “我开灯。”李永斌的声音有些沙哑,我嗯了一声,他才走过去拉电白绳。

    屋子里面一个电灯泡就亮了起来,我迷迷糊糊的摸了一把脸问:“现在什么时间了?”

    “五点多了,你有哪里不舒服的吗?”

    李永斌走到我身后,大手在我的脸上摸了摸,又在我的额头摸了摸,皱着眉问我。

    “你是不是发烧了?怎么那么烫?”

    我有些迷瞪的摸了摸自己,摇了摇头说:“没呢,我应该是睡的有些热了,不是发烧的。”

    要是发烧的话,我现在肯定不舒服。不过这一觉起来,我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我歪着头看着紧张兮兮的李永斌,浅笑了一声问。

    “你怎么了?怎么那么紧张?”

    “我……”李永斌顿了顿,脸上露出了犹豫的神情来,我心底更加疑惑了。

    这男人今天是怎么了?什么时候居然变得犹犹豫豫起来了?

    我正这么想着,李永斌忽然一下子抱住我,我被他摁在怀里面,感觉到他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