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媳妇

第112章 痞气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喜欢。”李永斌说着,手在我的胸口放了下来,像是要感受我的心跳一样,他温热的手心就这么贴着我心脏的位置。

    “媳妇,我喜欢你。”

    李永斌朝着我压了下来,另外一只手扶着我的头,不让我躲开,鼻子轻轻的在我的鼻尖碰了碰。

    轻轻的撩拨就像是拨弄我心底的那根琴弦一样,我原本觉得安逸舒服的感觉,被李永斌这么一撩,忍不住弯起嘴角,笑了起来。

    “痒,别闹……”

    李永斌的手在我的胸口作怪,让我忍不住圈成一团,笑着扭动想要躲开李永斌的手。

    “哪儿痒?”李永斌看着我,脸上的神色也放松了下来,手一滑,直接就在我的肚子上面挠起来。

    我在床上被欺负的惨叫起来,拍着李永斌的肩膀又笑又哭的求饶。

    “怎么了?”李永斌忽然不动了,我喘着气眼睛里面全是泪花的问。

    李永斌伸出手把我扶起来,在外面总是冷酷着一张脸的人,笑着凑近我的脸上,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

    “你哥来了,你在屋子里面收拾收拾。刚才张嫂子家的孩子都过来喊人了。你刚刚来,家里面也没有什么,咱们今天直接过去张指导员那边吃去。”

    我被李永斌扶起来,身上还被欺负的有些发软。

    斜睨了李永斌一眼,忍不住小声嘀咕:“那你还欺负人?”

    我把被弄乱的头发拆掉,用手当梳子,一下下的梳理头发。我的头发非常的黑,就是太多了。

    梳理起来有时候会有些笨重,不过看起来整个人会更加的有精神头。

    李永斌扯了扯我的衣服,把我的衣服给我扯正了,脸上带着点儿痞气。

    “我本来就应该欺负你,难道你不乐意我欺负?”

    “开门去,别让我哥等着了。”

    我被李永斌说的满脸通红,急忙让他出去。李永斌又朝着我坏笑了一下,这才转身走出了房门。

    我这身上的衣服肯定是没办法穿了,都皱巴巴的了。

    要不是现在时间不早了,我都想要再洗了澡再出门了。没办法,只能找出一身干净的衣服换上了,又把头发给变成那种韩式的蜈蚣辫。

    这种辫子看起来更加的成熟一点,我知道我看起来年纪小。

    其实能够随军过来的,大多都是带着孩子一起过来的。

    我年纪本来就小,要是举动打扮再不注意,不单单我被别人看轻了,就是别人都会说李永斌的闲话。

    收拾好了,我一打开房门,我哥豁的一下就从椅子上面站起来了。、

    “你身体怎么样了?可不许瞒着哥。”

    我看我哥紧张的样子,笑着朝着李永斌看了过去,李永斌在外人面前还是比较端着的。

    点了点头说:“我跟他说了,文强不太相信。”

    我忍不住笑起来,可能是关心则乱,我哥这样子也是担心我。

    我笑着朝我哥说:“哥,你不用担心。要是我真的有问题的话,爸妈能让我自己出门吗?”

    我哥听到这句话,这才舒展了眉头,可盯着被他们打开了放在椅子上面的背包,我哥却还是不放心的问我。

    “哪你吃药干嘛?”

    “我调理身体啊,北方这边气候也不一样,我带着也能预防水土不服的。”

    我找了一个比较正经的理由说了一下,要我跟我哥说我宫寒的事情,看李永斌的理解能力,我就能想到我哥肯定也是一脸的懵逼。

    这两个男人关心我的程度,绝对比我爸妈还厉害。

    所以,还是不要说的太详细好了。

    要不是李永斌这家伙太霸道,一言不合就要把我朝着医院带,我肯定不说出来。

    我哥听到我这么说,这才彻底的放心下来。

    “吓了我一跳,我看到那药的时候,都……算了。你没事就好。我刚才已经给爸妈打电话了,你放心吧。”

    我笑着点了点头,看着这几袋子的行李。想了想说:“咱们既然去别人家做客,那我也带点东西吧。

    这次来,我给你们带了一些肉酱。是沈哥的厂子弄出来的,永斌,你打开那个包裹,对,中间那个袋子,拿两包肉酱出来。”

    我有转身去拿另外一个小袋子,从里面拿出一瓶包裹的结结实实的酒来。

    “这个是爸说给你们带的,说北边这太冷的时候,可以喝。我看直接带过去,你们喝了就好。”

    我笑的眼睛弯弯的,看着这两个男人盯着我手上的酒看。

    “这个好。”我哥笑着把我手上的酒接了过去,这个是我们老家那边自己酿制的药酒,味道药香浓厚,回味还醇厚。

    我哥自然高兴,李永斌也点了点头说:“可以。”

    看到把随手礼准备妥当了,我就和这两个大男人朝着楼下走。

    张指导员家是在二楼,李永斌敲门,门马上就被打开了。

    “李营长叔叔,王营长叔叔。”开门的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看到熟悉的人马上就打招呼。

    一双眼睛一转,就落在了我的身上。

    “月牙,这是你的阿姨。你李营长叔叔的爱人,快叫人。”

    厨房正在靠门的位置,张指导员的爱人张嫂子一听到响动,马上就开了门,看到自己女儿好奇的打量人,马上就开始介绍。

    “阿姨好。”月牙看起来有些难得的白净,头发扎成马尾,看起来活泼可爱还机灵。

    我看到月牙有些惊讶,张指导员夫妻两个人看起来也就三十多岁,这孩子都这么大了,看来这夫妻两个人是很小就结婚了啊。

    不过我脸上没露出神色来,对着月牙笑了笑,打招呼说。

    “小妹妹,你好啊。、”

    “我还没见过这么好看的阿姨,阿姨快进来。”月牙看起来很活泼,朝着我们急急摆手。

    张嫂子也站在门口,围着围裙笑着说:“对,快进来坐着。你们张大哥正在屋子里面呢。老张,永斌文强他们来了,你还抱着你的书呢。”

    张嫂子这调侃的话,让屋子里面的张指导员马上就出来了。

    一出来就笑着说:“知道了,夫人。我这不是来了吗?快进来坐。要不然,你们嫂子该说我了。”

    张指导员夫妻两个人都互相拌嘴,屋子里面的气氛一下子就火.热了起来。

    “这是秀秀这次过来带的东西,张指导员,这个咱们今晚就把它干了。”

    我哥先开口,抱着酒对着张指导员就开口说道。

    张指导员看到酒,眼睛也亮了起来,几个男人的瞬间就聊了起来。

    “阿姨,你看起来真漂亮。”张月牙年纪看着小小的,张嫂子在厨房里面做饭,她居然就能招待我。

    我笑着说:“你也很漂亮。”

    张月牙笑弯了眼睛,露出两个小虎牙,看起来虎头虎脑的特别精神。

    “阿姨,你是哪儿来的?”张月牙问我。

    “我是从广东那边过来的,就是沿海地区,我是地地道道的南方人。所以我个子不高,你看起来像你爸爸妈妈,将来肯定很高挑。”

    张月牙现在十来岁的年纪,就已经显得很高挑修长了。

    这摸样,将来肯定能有一米七左右。

    张月牙笑眯眯的点头,和我说悄悄话:“我也想要高点,这样就能摁着别的同学的头说话了,嘿嘿……”

    这还是个喜欢捣蛋的丫头,我却觉得很喜欢。

    “张嫂子,在吗?你要的盐和糖我给你送过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门口有人喊张嫂子。张月牙蹦跳着去开门,一打开门,我就看到的马冬梅正用一个塑料盆子拿着东西上来。

    身上穿着的已经不是今天下午的衣裳了,连头发都重新梳理了,拿着东西就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