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8章 游街示众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王中平,你找死吗?”我哥一脚直接将冲过来的王中平给踢了出去,王中平那矮矮的个子像是煤球一样的滚到了地上。

    “我妹妹就跟吴军借了一本书就不行了?怎么了?说的情书,有证据吗?就凭着沈秋玲一张嘴胡说八道,就想揍我妹妹?我看你是找死。”

    我哥没去当兵的时候,就是村里头的小霸王。我从小到底都被我哥护着,所以我在村里面的男人缘不太好。

    一是因为我脾气被养的太娇了,和容易就和别人生气。

    第二就是,和我差不多大的男人都被我哥都揍趴下过,都怕我哥,所以也不敢亲近我。

    现在我哥这么一出脚,站在我们兄妹旁边的人就更加躲的远远的了。

    “中平。”

    可跟着王中平一块儿来的人,也都都是避开的,有两兄弟急忙上去把王中平给扶了起来。

    “文强哥,你别生气。中平这是气糊涂了。”

    这两个人是王中平的堂兄弟,比起王中平来,要更加有脑子一点。

    我哥带着我冷哼了一声,一双眼睛看向躺在床上的沈秋玲和裹着被子的吴军,脸阴沉的可怕。

    “沈秋玲,你再敢托我妹妹下水,你信不信我连你一块儿揍。”

    我站在我哥旁边,听着我哥维护我的话,唇角微微一扬。

    “秋玲,下午我说的那些话,敢那么当着大家的面说你和吴老师要好,我就是想要给你提个醒。

    咱们都是女孩子家的,不管别的,咱们的名声要自己顾忌到。我没读到初中,所以我一直想着读书的事情,才跟吴老师借书的。

    可跟着你一直来找吴老师,我才越看越心惊,因为你两的关系太好了。可是我没想到,就因为我给你提了个醒,你居然能这么害我。

    你说情书,在哪里?你说我喜欢吴老师,那现在的是谁跟吴军躺在一张床上的?”

    我不傻,今天这事沈秋玲就是打算报复我,我也直接把话都说开了。

    幸好下午我留了心,在那么多人面前点了沈秋玲和吴军的事情。

    在场的人听到我的话,也都会以为沈秋玲是因为我下午说了她和吴军的事儿,才报复我的。

    “呜呜……你们都欺负我,王秀秀,你不就有个哥哥吗?就这么欺负我,我跟你没完。呜呜……”

    沈秋玲还想要说什么,可看到我哥的脸,再看看被人扶起来还在大喘气疼的满脸都是冷汗的王中平,却不敢再骂我了。

    我松了一口气,局外人一样的站在门口,盯着沈秋玲在吴军床上哭闹的样子,冷笑了一声。、

    “你早就知道,王秀秀,我没想到你心思居然这么毒,早就知道这两个破鞋搞在一起了,还故意不告诉我……”

    王中平捂着被我哥踢到的胸口,脸青白交加。可那愤恨我的眼神,却像是毒蛇一样。

    我一皱眉,没好气的开口:“我跟你说什么?我就下午骂跑了吴军,你都来找我的麻烦。还害我摔得满身的烂泥巴,你还想要我去你家大门口,跟你说你媳妇跟人睡了吗?”

    “就是,王中平。下午你可还欺负了人家王秀秀了,你这话就没道理了。”

    “对啊,下午你们不是才吵架了吗?现在就怪人家王秀秀,人家也不是专门给你送信的啊。”

    周围有人看不过眼了,王中平这话根本就是无须有的罪名。

    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王中平的脸就更难看了。

    王中锋(王中平的堂弟)看到这么多村里人对着王中平指指点点的,脸都憋红了,急忙开口。

    “各位同志,我堂哥这是被气狠了。这对狗男女这么不要脸,这是败坏咱们村里面的名声啊,我哥一个大男人,肯定生气啊。”

    王中锋的话,终于将众人的视线再次落在了沈秋玲和吴军的身上了。

    “对,这对破鞋,咱们一定要处置了。咱们村可不能出了这样的事情,叫别的村里头的人笑话了。”

    “这个吴军不是什么好东西,来咱们村里头教学,居然勾搭沈秋玲做出这种事情来,把他们都绑起来。”

    “好,绑起来,游街示众!”

    少男少女在一块儿,看到这样不公的事情最是义愤填膺了。

    我被人推着站到了一旁,几个女的就朝着沈秋玲去了,几个力气大的男人上去就将吴军给打倒在了地上。

    沈秋玲吓得尖叫,那声音跟被割喉的母鸡似的,尖锐难听。

    “不许碰我,都不许碰我。呜呜……秀秀,你快去给我家里送信啊。秀秀……”

    我忍不住想叹气,我以前到底是有多傻,才会被沈秋玲这么理直气壮的指使着。

    “不用去,这不关咱们的事情。”

    我哥摁着我的肩膀,对着我小声说。我笑了笑,一点头。

    只是心底也明白,这件事情没完。

    刚刚这么想着,忽然外面就传来了呵斥声。

    “这都是闹什么呢?”

    “都让来,村长来了,校长来了,快都让开。”

    我嘴角微微一弯,朝着我哥眨了眨眼睛,小声说:“看,天兵天将来了。”

    我哥脸有些黑,不过还是护着我站在了墙边,免得被人挤到了。

    “这是干什么?快把人都放开。”沈秋玲的爸爸沈刚生最先进来了,一看到沈秋玲被几个女同志压在床上,马上就着急的跑了上去。

    “爸,爸,你救我啊。”沈秋玲哭的涕泪横流的,鼻涕都黏糊到头发上去了,身上的衣服歪七扭八的,还被人趁乱用鞋底子在脸上拍了个鞋印。

    几个女同志看到沈刚生,都有些怕他,毕竟是校长。

    马上就松开了手,退着站到一边去了。可吴军就没这么幸运了,脸都被打肿了,男同志都秉着出气的心里,衣服都没给吴军穿,就这么让他裹着被子就绑起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村长王根也走了进来,手上还拿着一根烟杆。一进来,就朝着王中平看了过去,看的眉头直皱,语气不好的问:“中平,你怎么了?”

    “爸,王文强打我了。”

    所以我看不起王中平,真不是嫌弃他别的。就现在他未过门的媳妇和别人搞在一起了,他还有心思告状,这人的脑子就真的是拎不清的。

    “怎么回事?”王根转过头来看向我们兄妹,那眼神看着我哥都带着嫌弃。

    当初王根是打算让王中平去参军的,可王中平指数根本不达标,最后村里头就我哥去了。

    所以,虽然是同宗,可王根这个村长可一直都不待见我们家任何一个人。

    “叔,是这样的。沈秋玲通知和吴军同志,被王中平发现在一个被窝里头睡觉。大家都看见了,王中平说我是沈秋玲的朋友,没有去给他报信,所以他要揍我。我哥不让他揍我,就把他踢开了。”

    我没有说情书的事情,王根都来了,要是再提起情书的事情,说不定会被拿成正事说道,那时候我就一身烂泥说不清了。

    “大伯,是这样的。其实这件事情不关人家文强兄妹的事情,就是中平哥被气狠了……”

    王中锋也跟着开口,有了王中锋的话,王根这才慢慢收回那迫人的视线。

    “这是怎么回事?”王根转头,又去问沈秋玲。

    沈秋玲哭的抽抽噎噎的,可却不敢抬头去看别人了,就这么抓着沈刚生的袖子,缩在床上哭。

    “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沈刚生的脸特别的难看,可维护沈秋玲的态度却很直接。

    “这都被抓奸在床了,还有什么误会的?”

    “就是,村长校长,咱们村里头可从来没这样的事情。这要是出去了,还不得被人笑话是啊。”

    “对,他们做出这种事情,一定要游街示众,警告其他坏心思的人。”

    现在不比以前那动荡的时候,随便抓到就要批斗。

    可也不是后世那么的开放,乱搞男女关系最多就是离婚。

    现在这个时代,有着最规律的名声,还有着人人真诚朴实的三观心态。

    自扫门前雪不是这个时代的现象,每个人的心头都是热的,都有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团结精神。

    “爸,爸救我。”沈秋玲被门口叫喊的吓得脸发青,死死的抓着沈刚生的衣服。

    沈刚生皱着眉,朝着王根看了过去。可是王根也没开口,王中平却忽然大吼。

    “对,他们敢搞破鞋,一定要游街示众。”

    “对,游街示众。”

    “打破鞋,这个为人师表的畜生,也要好好教训。”

    在场的人激动万分,叫喊声非常的高亢,人人的眼睛都瞪大了,就等着王根给个说法。

    “村长,这件事情毕竟关系到两个孩子的未来,应该要妥当处理啊。这样,明天开大会,大家都来。一定会给个交代的,现在天也晚了,再闹下去,明天小的们都不用上学了吗?”

    沈刚生到底是做校长的,一开口,就说的冠冕堂皇的,还一个劲的看着王根村长。

    直到王根点了点头,众人才都散了。

    我被我哥牵着手,趁着月光往回走,笑着说:“哥,明天可就有大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