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媳妇

第118章 刺人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我笑着刚刚想要出去打个招呼,就看到张嫂子带着张指导员和月牙来了。

    月牙的脸上全是笑,换了一件红色带小白花的连衣裙,看起来特别的好看。

    “嫂子大哥来了,快进来。月牙,想不想吃糖?”

    不用说大人了,就是我在看到月牙脸上的笑的时候,就知道这件事情张嫂子肯定处理好了。

    月牙不是没心没肺的孩子,要不然父母吵架,她不会的捂住嘴.巴不敢哭出声。

    这孩子心思细腻,还机灵,现在笑的这么开心,显然张嫂子是把我的话听进去了,或者说也是她自己想明白了。

    “阿姨好。”月牙蛮高挑的了,被张嫂子牵在身边,一看到我就点头问好。

    “真乖,难怪你爸妈这么疼你。来,阿姨给你拿糖。”

    我笑着摸了摸月牙的肩膀,月牙更高兴了。

    “你进去找永斌吧,我帮着弟妹收拾吃的。”张嫂子看见我的举动笑了笑,推了推身边的男人说。

    张指导员笑着点头,急忙就朝着屋子里面走了进去。

    我带着张嫂子进了厨房,转身拿出一个罐子,是我刚才在楼下的小卖部买的芝麻糖。

    递给月牙一个,月牙笑着拿着吃了。

    “我帮你吧,这来的人有多少,你算了没?”

    张嫂子特别干练的挽起袖子,我笑了笑说:“永斌说这部队是重新组建的,也就认识几家人而已。

    我也不知道,反正菜多买一些,要是不行等会儿就吃火锅。”

    其实吃火锅也可以,就是现在是夏天,最好还是做菜能更加看出东西来。

    张嫂子点了点头,说:“这大院你还不熟悉,再过几天就好了。这队是重新组建的,分到这边的也就五家是之前认识的。

    你我都占了两家了,还有你们隔壁的,楼下还有两家。楼下两家都客客气气的,就是你们家隔壁的孙家妹子看着性子有些胆怯。”

    胆怯?

    到部队里面还胆怯?我一想到刚才那女人抱着孩子一脸慌张的看着我和马冬梅的样子,就忍不住觉得好笑。

    “刚才遇见了,我看到她抱着孩子看见我,那神情像是我长得像是吃人的妖怪。”

    张嫂子没忍住扑哧一下笑了出来,一边帮我摘菜,一边笑着瞪我。

    “看着你就知道你是个孩子,怎么能这么说自己的。”

    我看到张嫂子神情上面是真的没郁郁了,这才小声笑着说。

    “也不是被我吓到了,是被马冬梅给吓到了。”我这么说的时候,张嫂子脸上的笑容就满满的淡下去了。

    “马冬梅想要来一块儿热闹,我给婉拒了。隔壁家的一打开门就看到马冬梅站在我对面一脸的委屈,可不把我当成吃人的妖怪了?”

    说着,我自己都笑了起来。

    就马冬梅那喜欢做戏的样子,反正我以后是不会和她来往的。

    张嫂子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我看张嫂子的神情就才出来,她这是在问我怎么也讨厌马冬梅。

    “在医院的时候,是张指导员去处理他家男人的事情。估计是赔偿的金额不够理想,她拉着我,自己唱了一场大戏。”

    我看张嫂子是明白人,也不想要以后被马冬梅给算计了,没人知道真情的。

    所以,就漏了一些话给张嫂子。

    张嫂子眼神闪了闪,嗤笑了一声说:“是啊,谁能看出来这人那么会做戏呢。幸好你提醒我了,要不然按照我的脾气,还真的要折腾起来。”

    我笑着说:“折腾不起来,我看得出来嫂子是个嘴硬心软的。要不然,哪里需要吵架?女人只要心寒了,带着孩子就能走。”

    张嫂子听了我的话,居然还认真的点了点头。

    我又笑着说起月牙身上的衣服真好看,张嫂子就跟我说起她家有个缝纫机,让我有需要到她家去。

    我正点头呢,就看到厨房门口忽然站着一个人。

    因为要洗菜,所以我是找了一个塑料盆子放在地上洗菜的。

    我和张嫂子都蹲着,忽然这么窜出来一个人,冷不丁的我还真的吓了一跳。

    “文弟妹怎么站着?”还是张嫂子提醒了一句,我才恍惚记起来,这是早上看到的文指导员家的妻子。

    “他们在说话呢,我过来看看需不需要帮忙?”虽然说是帮忙,可是这文指导员的妻子脸色却不太好看。

    我有些讶异这人怎么一副鼻孔看人的样子,不过还是很快反应过来说。

    “不用,我和张嫂子收拾就可以。弟妹去坐着吧。”

    虽然这女人看着我比大,可李永斌年纪不小,排起男人的岁数,我还真的要管她叫弟妹。

    “嗯。”这女人又朝着厨房扫了一眼,抱胸就转身走了回去。

    “这人叫朱丽,是城里人。听说父母都是有职位的,也是组队之后,才跟着文指导员一起来的。不是咱们这一派系的,你也别太在意》”

    张嫂子估计是担心我生气,毕竟朱丽这人刚才打量的态度,就好像在问我家能不能给她吃上饭一样的质疑。

    请人还被人怀疑,别说我还真的有些生气。

    不过看到张嫂子这么紧张,我笑了笑就开口:“没事,我本来就是乡下来的。而且,我也准备的吃的,等会儿有吃的就好。”

    张嫂子看到我还能笑着说,脸上也放心了下来。

    期间又来了人,我都出去打个招呼就进来。张嫂子提醒我的孙家,我也看到带着早上的母子两个人来了。

    有其他人也想要进来帮忙,不过我想着刚才都拒绝了朱丽,也就都拒绝了。

    张嫂子手脚快,我手脚也不慢。

    我把猪肉下水,直接给煮熟了,再捞起来,切成一片片的,摆盘也摆的密密麻麻的。

    再在中间放上自己带来的豆酱,这就算是一道菜了。

    又把白菜给放到猪肉汤里面煮,下了带来的腐竹,虽然腐竹因为上车已经被压得断了。

    不过也不影响吃,我就直接给放下去了。

    又把鸡给炒起来,顾忌着这里大多都是北方人,我还放了黄豆酱和酱油,下足了辣椒蒜。

    张嫂子在旁边帮我把熬好的白菜羹给舀起来,笑着说:“没看出来弟妹年纪不大,这手脚倒是老练。”

    我笑了笑,没说话,又把酱肉给倒出来,整上。

    因为想着打开成两个桌子,我把菜都分成了两份,又想着不能太少了。

    这来的人最少有要二十个,我又抄了两个菜,这才凑起来有六个菜了,又煮了大菜汤还放了带来的虾米。

    等到把菜端上桌子了,其他人脸上都笑着打趣李永斌。

    “好啊永斌,你这还真找了个田螺姑娘了。”

    我笑着说:“都是张嫂子帮我的。”

    我只是想着的来了这么多人,吃的不够会让人看了笑话。被人这么一打趣,倒是想起来这样会不会太打眼了。

    果然一抬头,就看到朱丽正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哪里都有捧高踩低的人,我看到朱丽这样子,朝着她灿烂一笑,看到朱丽愣住了之后,我才接着回去厨房。

    等到坐下来了,张指导员带了一直白酒过来,文指导员估计有些门路,居然带了一直洋酒过来。

    现在可不比后世,现在带得出洋酒的人,都是有路子的。

    朱丽的脸上一阵的得意,在我们女人孩子这一桌的,还笑着问:“你们有谁喝醉吗?我也帮你们倒一点洋酒吧?”

    “不用了,我不会喝。嫂子要吗?”

    我转过头问张嫂子,朱丽明显是在得瑟。这样子,我都不知道是该笑话她,还是该崇拜她了。

    张嫂子笑着说:“咱们女人家的,就不喝酒了。”

    “也是,那酒的度数蛮高的,你们估计也喝不习惯洋酒。”我没想到朱丽居然一转口就笑着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