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媳妇

第120章 可我也是不好惹的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而且,这女人一开口就说人家病了,还这样的态度神情,还真的是让人喜欢不起来。

    我原本还以为朱丽是有什么事情,现在看到朱丽这么嚣张,我也来了火气。

    “弟妹是身体不舒服吗?”

    “你才身体不舒服呢。”朱丽一开口就直接把人给顶了回去,脸上一阵阵的恼怒。

    “弟妹没身体不舒服的话,怎么不能闻见味了呢?我这是调理身体的药,担心到了北方水土不服才吃的。

    弟妹是北方人,还是城里人,难道你们没有养生的习惯吗?还是弟妹这是怀上孩子了,我听说怀孕的人都不能闻见药味。

    你要是怀孕了,那我就把药给端了。”

    我就站在门口,也没有让朱丽进来的意思,这女人看着就来吵架的,那我就不客气了。

    朱丽没想到我话一句接着一句,再听见我说的话,嘲讽还一点儿也不掩饰,听到最后我说的话,直接就气炸了。

    “你说谁怀孕了?我朱丽怎么样没生出孩子来,也不关你一个乡下来的管。

    给你三分颜色你还开染坊了?我告诉你王秀秀,你的人怎么样,我都知道。

    在医院里面就欺负人,还不帮着军属。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不过就是找到了一个好点儿的男人吗?

    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对我伸一指头,信不信我就收拾你,让你哭都没地方哭去。”

    我笑了起来,点了点头说:“我不知道弟妹你几年没生出孩子了,我是从乡下来的没错,我是找了一个好男人没错。

    可我从来都不欺负人,除非那人给脸不要脸的找上门来,伸出来的脸,我为什么不能扇巴掌?还有,我提醒弟妹一句。

    你家爱人在你身后,已经被你气的不轻了。”

    我一听朱丽的话,就知道朱丽这肯定是听了马冬梅的话了。

    虽然不知道马冬梅是怎么搭上朱丽的,可是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朱丽根本不了解我,从马冬梅那边知道我之后,就一直找我的麻烦。

    这样的人,活着都不带脑子的。

    幸好出生在了一个好家庭,可也挡不住人自己犯蠢啊。

    我看着站在不远处的文指导员,笑着最后提醒朱丽一句。

    原本以为朱丽会害怕,没有想到朱丽一转头看了一样文指导员,居然脸色难看的朝着我一哼,直接就朝着自己家里面走了进去。

    砰地一声,就把门给摔伤了。

    这朱丽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居然能这么不顾及自己爱人的面子啊。

    我在心底摇头,脸上也收起了嘲弄的神色,打算关门。

    文指导员却是几步跑到了我屋子门口,急忙拦住我要关门的手,急切的丧说。

    “嫂子,这件事情是朱丽不对。我……我代替她向你道歉了。”

    文指导员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一个原本显得有些狡猾的男人憋得满头大汗朝着我道歉,我忍不住笑着摇头。

    “不用了,反正这件事情我也没吃亏。就是麻烦文指导员告诉一句你的爱人,虽然我是从村里面出来的,可我也不是好惹的。

    以后想要帮着别人出头,先看看对方是什么人再说吧。”

    文指导员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可还是点头说了好。我这才把门给关上了。

    刚才把朱丽给嘲讽了一顿,我这心底是一点儿火气也没有的。

    笑眯眯的把碗给端起来,闭气一口气就把药给喝下去了,才刚刚在洗碗,就听到隔壁传来响动。

    哗啦一声响,是碗筷摔在地上的声音,还有朱丽哭喊的骂声。

    “我要去告诉我爸爸,文爱重,你这个指导员别想做了。我要让我爸爸把你给赶出部队,让你回去种田去。”

    我心底一震,看来朱丽的父亲还真的是看起来有点儿本事。

    可是朱丽都和文指导员结婚了,就算和刚才朱丽说的一样,文指导员乡下来的。

    可是朱丽这么三番四次的折辱这么一个男人,也难怪文指导员回家之后吵架了。

    不过刚才可没听到文指导员的声音。

    我摇了摇头,不打算去打听隔壁发生的事情。、

    不过倒是隔壁的孙政委家里面的爱人,刚才我和朱丽可是直接在门口吵架,人不可能听不见。

    看来,还真的是个胆子小的很的。

    想了想,别人吵架我坐在屋子里面听着也没意思,我拿起一件薄外套穿上,就直接朝着楼上张嫂子家里面走。

    一到张嫂子家,就看到张月牙正在做练习册。

    看到我来了,张嫂子笑着把张月牙送到屋子里面去写字,我笑着说。

    “一个人在屋子里面怪无聊的,就来找嫂子说话了。嫂子要忙吗?要的话,我可以自己和月牙玩。”

    我笑嘻嘻的,张嫂子却是瞪了一眼,有些嗔怪的说。

    “说你是个小孩子,你还真的是小孩。刚才我可都听见了,朱丽那女人去找你了吧?要不是听见你回嘴了,当时我就下去了。”

    张嫂子的脸上带着笑,一点儿也没藏着掖着说:“我刚才正巧拿着东西在走廊上面收拾,听见朱丽的话了。

    你是无心的,不过还真的是踩到了朱丽的尾巴了。她啊,我都不稀罕说她。

    结婚四年了,一直压着文指导员。你别看文指导员是个大男人,可家里面的事情全部都是他收拾的。

    部队组建到现在快三个月了,我就没看过朱丽洗过一次东西。”

    我听得有些儿愣住了,这男人到底是要多疼一个女人,才能什么都不让这人碰啊。

    我这么想着,也就忍不住说了出来。

    “那文指导员是真的心疼朱丽啊。”

    “嫂子是看你乖巧,也知道你这丫头是好的。昨天我和你大哥吵架的事情都让你撞见了,你能那么跟嫂子说,嫂子也谢你。

    不过,嫂子也需要提醒你一句。朱丽家里面倒是真的有些本事,家里面就她这么一个女儿,所以文指导员的出生不太好,可也这么快的时间就到了指导员的位置了。

    你看我家老张和文指导员,这最少差着八岁呢。所以啊,你听见他们吵架,就别管。

    朱丽那人看不起人,咱们不搭理她就是。”

    我听见张嫂子这么说,这才明白过来。

    原来文指导员算是一个吃软饭的,靠着朱丽父亲的关系,才上升的那么快的。

    难怪昨天吃饭,我看着李永斌几个人都不太喜欢和文指导员搭话。

    看来,也都知道这件事情。

    我点了点头,谢过了张嫂子。想着要不要把朱丽和马冬梅有关系的事情说一句,可有觉得这样是在说别人的坏话。

    张嫂子是好心提点我,才说了朱丽和文指导员的情况。

    我要是这么说了,倒显得我和张嫂子不磊落了。

    想了想,我也就转移了话题。

    等到看时间差不多了,李永斌也要回来了,就下楼去。、

    正巧在楼梯口就看到要上来找我的李永斌,张嫂子笑着打趣了李永斌一句。

    “这是担心我把你的小媳妇给欺负了?”

    “嫂子说笑了,秀秀跟着嫂子,我放心。”

    李永斌朝着的张嫂子说这话,脸上却还是冰冷如山的。幸好张嫂子也知道李永斌的性格,笑着让我们快回家。

    打算进家门的时候,正巧隔壁开门了。

    想到李永斌牵着我的手,我就马上想要抽回来。现在都在大院了,我也要注意点。

    却没有想到文指导员的手上拿着簸箕,里面是刚才壮烈牺牲了的碗筷。

    看到我和李永斌站在门口,文指导员尴尬的笑了笑。

    李永斌朝着他一点头,又抓住我的手,直接把我拢在怀里面,把我推到屋子里面去了。

    “我和指导员说话,你先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