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媳妇

第122章 出门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我没有迟疑的点头,说:“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我在做生意吗?就是做早点,然后遇到事情了,沈哥帮我的出头。

    咱们去买的东西的那个商场你还记得吗?”

    李永斌点了点头,我笑了笑说:“李默男就是在商场里面做经理的。后来沈哥看着也不生气了,虽然沈哥没跟我说他和李默男怎么了。

    不过,我也听见黄建国大哥说了一声,沈哥的腿是他家弄坏的。”

    李永斌摸了摸我的头说:“大哥不愿意说,就不要追问了。那现在李默男还在南方?”

    我摇了摇头说:“他找我的麻烦,沈哥生气和他闹翻了。正巧李默男的表哥江淮南去了咱们那边,就把李默男给送回去北京了。

    沈哥现在的肉酱厂子,就是和江淮南合作的。”

    我的确李默男喜欢上我,就是在找我的麻烦。

    所以这么说的时候,我自己也没觉得尴尬,倒是李永斌听得皱眉,轻笑了一声问。

    “大哥不是没分寸的人,他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倒是你,要是打算出去找屋子的话,我跟你一起去找。别一个人出去。”

    我吃了半碗饭就饱了,有些不明白的看着李永斌说。

    “你那么忙,不用了吧?我就自己出去找找,反正定下来的时候,肯定要让你过去掌眼的。”

    李永斌却是沉了脸色说:“不行,必须和我去。我这个周末就有空,咱们周末出去看房子。”

    这男人其实还是霸道的,我想想这样也可以,就没有再问点头同意了。

    “你怎么吃那么少?”李永斌看我停了筷子,忍不住皱眉问我。“你太瘦了,要多吃点。要不然晚上抱着,都觉得没肉了。”

    我瞪了李永斌一眼,笑着说:“想要肉你晚上抱着酱肉睡觉啊,我的饭量一直不多的,吃饱了就可以。”

    上辈子把胃给饿坏了,吃东西必须的细嚼慢咽不说,还只能吃一点点胃就饱了。

    现在就算日子过得好了,我也吃不下东西了。

    李永斌听见我这么说,也笑了起来。不过也没有再劝着我吃了,就是从番茄汤里面捞出来一个鸡蛋,分了半个非要我吃下。

    我没办法只能吃下去了,李永斌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或许是李永斌的警告真的有用,也或许是文指导员跟朱丽说了什么,反正从那天之后,我和朱丽也没遇见。

    我要是有空就开始打毛衣,要不然就到张嫂子的家里面坐着。

    正好部队里面到了分东西的时候,李永斌从部队里面拿来了十斤大米和两斤面粉。

    这是一个月的分量,夫妻两个人吃少了一点点,不过我也觉得差不多了。

    不用出门买东西,我连马冬梅都没遇见。

    等到到了周末这一天,李永斌一大早就把我提溜了起来,我皱着眉瞪他。

    李永斌笑着在我还没洗脸的脸上亲了一口,把我和被子一块儿抱着。

    “还赖床?快点起来。我今天带你出去看看,顺便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房子。”

    我皱着眉说:“那昨晚你还不让我睡觉。”

    也不知道李永斌到底是什么人,就白天在部队里面那么操练,晚上回家了还要操练我。

    真的是一点儿也不累的样子,看到昨晚比我还晚睡的人现在一脸的精神,我就觉得憋气。

    “嗯,今天不这样了,啊。快点起来,我给你打水。”

    李永斌说着又摸了摸我的头发,就出去帮我打水了。

    我气的在他身后嘀咕:“昨天你也是这么说的。”

    不过到底还是起来了,想到今天两个人要去的地方肯定有吃的,我笑着跟李永斌说不吃早饭,到那边之后吃一顿当时早午饭了。

    李永斌却是一板一眼的说:“你本来就吃的少了,不能不吃。最少喝了豆浆。”

    没办法,现在李永斌是看着我吃得少,就使劲的想要让我少食多餐。

    夫妻两个人晚上没事呆在屋子里面,我打毛衣李永斌看书,等到看到了九点多,李永斌就能去煮白粥,非要我跟着一起吃。

    现在早餐不吃,这家伙果然就不同意了。

    我只能把豆浆给喝了,这才被李永斌牵着手朝着外面走。

    一下楼,就看到了张嫂子一家人也正朝着外面走。我笑着喊了一声嫂子,他们一家人这才停住了。

    现在和张嫂子越来越熟悉,我就越觉得张嫂子利落爽快,一看到张嫂子我就朝着她那边跑。

    还是李永斌抓着我的手,我才没直接跑过去的。

    张嫂子看到我被李永斌抓着,笑着打趣李永斌说:“这是怕嫂子和你抢媳妇呢?抓那么紧干嘛?”

    我被打趣的不好意思,也是和张嫂子习惯了,知道她就是喜欢这么逗人。

    李永斌轻轻点了点头,也没说是不是真的害怕我跑了。

    可是他这幅冷冰冰的摸样,倒是让张嫂子笑的更加开心了、

    我红着脸走进张嫂子,心底埋怨李永斌,这家伙就是霸道的不行。

    “嫂子,你们也出门吗?”

    张嫂子疼爱的摸了摸张月牙的头发说:“是啊,月牙的衣服短了,我带她到商场去买布去。正巧你大哥没事,我就让他帮我拿东西了。”

    我点了点头说:“我们也打算去那边,不过是去找房子。我哥也在这边了,我想要让我爸妈过来,也好一家人在一起。

    现在反正他们是在市里面做小生意,就算到这边,应该也是可以的。”

    张嫂子笑着点了点头说:“那是好事情。找屋子这个要看准了。老人最好别找楼层的,找平房离市场近的就很好。”

    我点了点头,所以我才想要在商场附近的菜市场找,这样买什么东西都方便。

    正这么说着,两家人就超着部队门口走。

    部队门口的前面一点,正好就是小卖部。我看着张嫂子的神情,就知道张嫂子是真的把张指导员的事情给处理好了。

    也的确是好事情。

    只要夫妻同心,害怕别人用阴谋诡计吗?

    正这么想着,小卖部里面马冬梅抱着孩子就走了出来。看到我们两家人脸上带着笑说:“几位是要出门?”

    张嫂子率先开口说:“是呢。涛他.妈这是也要出门吗?”

    从弟妹到涛他.妈,这样的称呼还真的是……

    就差直接提醒马冬梅,她是嫁过人的寡.妇了。

    可要是真的叫起真来,张嫂子这么称呼马冬梅又没什么错。

    我在旁边也笑着喊了一声:“涛子这是刚醒吧?”

    马冬梅怀里面的孩子还一脸的睡眼惺忪的,眼角的眼屎和脸上的口水印子都没洗呢。

    马冬梅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却还是点头说:“我们手头不宽裕,孩子倒是没什么衣服穿了,可我手上没钱,也不敢出门的。嫂子和弟妹快去吧,我就是带着孩子出来晒晒太阳。”

    我觉得这不像,倒像是是看到我们出来,急忙跑出来和我们说话的。

    我和张嫂子对视了一眼,张嫂子笑着说:“那我们就先走了。”

    马冬梅朝着张指导员和李永斌的身上看了看,看到这两个男人都没有开口,这才点了点头。

    “快去吧,别赶不上车子。”

    我忍不住在心底冷笑,马冬梅是以为自己说的那些话,会让张指导员和李永斌同情,然后带她一起去市里面?

    就算部队里面照顾牺牲了的军人家属,可马冬梅这是什么意思?

    想要别人分担她家里面的开销?这就搞笑了。

    我和张嫂子心知肚明马冬梅的想法,可就是不知道这两个男人知不知道。

    等到上车了,张嫂子就扯着我的手说:“你和你大哥坐一块,我带着弟妹坐。”

    李永斌有些不乐意,不过还是松开了我的手。

    看着张嫂子打趣的眼神,我忍不住脸红,跟着张嫂子到了后面一点的位置坐了下来,张嫂子就扯着我的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