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9章 奇葩舅妈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我看那沈秋玲不是什么好人,以后你别和她来往了,免得她乱说话,害了你。”

    我哥脸凝重,一边说话还一边看着我,我点了点头说知道了。

    可是这一路,我却还是感觉得到,我哥是有话想要跟我说的。

    那欲言又止的摸样,直到到了家门口,我才扯了扯我哥的手。

    “哥,你到底想问我什么?看你急的头上都出汗了,还不快点问了,明天可还有事情呢。”

    “秀秀,你和那个吴军,真的没什么?”

    我哥这话一出,我的脸就微微变了。

    “你真的和吴军有关系?”我哥是什么人?当兵出身的,一看我的脸马上就明白了过来。

    我心底狂跳,可是却也知道,再不开口我哥可能会更担心,所以摆了摆手说。

    “不是,我就是之前被沈秋玲带着一直去找吴军,所以……”

    我吞了口口水,我哥的脸特别的难看,可我也不想要瞒着我哥一辈子。

    “以前你没回来,我和沈秋玲玩得最好,她一直带我去找吴军,还跟我说好话。就跟咱们晚上听到的一样,沈秋玲一直撮合我和吴军。

    所以,我真的给吴军写了诗歌,不过哥你放心,那上面没写了我的名字。我也只是因为吴军是老师的身份,所以特别崇拜他。现在我明白过来,这两个人都是在骗我的,我以后一定好好看人,再也不瞎了眼的相信别人了。”

    我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起来。

    一伸手抓住我哥的袖子,憋着气说:“哥,我真的想明白了。我以后一定好好的,你说什么话我都听你的。

    现在我最想要做的就是照顾好咱们爸妈,再给你找个媳妇。你说李永斌好,我就跟他好好过日子。只要你们都不嫌弃我这个妹妹,我以后肯定的再也不敢乱来了。”

    我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下来,不是觉得自己委屈。

    是觉得上辈子太委屈家人了,看看今晚沈秋玲被王中平逼的惨叫的样子,我几乎可以想象得到别人上辈子指着我爸妈唾弃的场景。

    还有我哥,我哥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思,可上辈子却什么也没做,任由我随着自己的心意跟着吴军跑了。

    一家人给我付出了那么多,那么多……

    “别哭,你自己想明白了就好。秀啊,就算你不愿意嫁给李永斌了,哥也没有其他的话。可你要看清楚,吴军是个什么样的人渣。”

    “我知道,我知道。”

    门忽然被打开了,我和我哥都吓了一跳,我爸黑着脸站在门口,身上还披着衣服。

    我哥一咕噜,直接就把我藏在他身后面了。

    “爸,你怎么起来了?”

    “还不快带你妹妹进来,站在门口说话,也不怕着凉。”

    我爸的声音有些僵硬,可是一侧身子,却是瞪了我哥和我一眼。

    我鼻子更酸了,我爸刚才肯定的听到我们说的话了,他还原谅我了。

    “爸。”

    “爸什么爸,你个死丫头,我就跟你骂说了,多看着你点。差点让人骗了?还不快进来。剩下的事情,你都别管了,要是真有人敢欺负到咱们家头上了,还有你爸呢。”

    “知道了,爸。你也快点去睡觉,明天李永斌就来了。”

    我哥说着,就把我朝着屋子里面推了进去,我捂着脸,觉得耳朵都是红的。

    进了屋子的时候,我还可以听到我爸骂我哥的说话声。

    “就带着你妹胡闹,都是让你和你妈宠坏了,还不快滚去睡觉去。去……”

    我整个人钻到被窝里面,眼睛闭上,忽然觉得自己重生回来,终于可以睡个安心觉了。

    只要家人都相信我,我就有胆子干翻那些人渣。

    那些欠了我的,我会一点点的讨回来。

    早上我早早的就被我妈叫起来了,因为我爸和我哥的态度,昨晚我睡得特别的安心,我妈喊了我好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

    “你快点起来,李家等会儿就要过来了。咱们先收拾了东西,你舅舅和外公外婆也过来,等会儿要是你舅妈说什么不好听的,你别管。

    还有,我早上去田里头才听说了。沈家那丫头,和学校的老师好上了啊?我怎么还听说昨晚你们兄妹两个也去了呢?”

    我坐了起来,把放在床尾的衣服拿过来穿上。站起来朝着镜子里面看看,红白相间的大格子衣服,下面是一条涤卡的裤子。

    现在我的衣服不太多,而却都很土。宽宽松松的,看起来就像是套了布袋似的。

    幸好我家就我这么一个姑娘,我哥也经常给我寄东西。

    我从柜子里面找出一条腰带来,系在了裤头上,再拿了一条小毛巾给拧出一个布花的样子来,找出卡子给别在衣服上。

    头发再梳成两根麻花辫,白白净净的脸上看着很整齐很精神。

    “昨晚的事情,是王中平发现的。我们就是看到有人在走,就跟过去看热闹的。”我回我妈说。

    我妈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当初沈家在咱们村里面落户,就和王根媳妇处的好。孩子还没生出来,就定下了婚事来。按摸样来说,那王家小子的确是配不上沈家丫头的。可这沈家丫头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是真的没想好了。”

    我冷笑了一下,沈秋玲可不是觉得王中平配不上自己,才一个劲的折腾吗?

    “以后你就别去她家了,知道吗?”

    我听到我妈的话,应了一声,就跟我妈出去外面洗脸了。

    早餐一家人都吃的很快,我爸在饭桌上说:“今天外面乱糟糟的,都别处去走动了。”

    这说的,肯定就是沈秋玲和吴军的事情。

    我和我哥对视一眼,都不做声。我妈一边收拾碗筷,一边没好气的说。

    “秀都要谈亲事了,谁还去参合那种事情。等秀的事情弄好了,文强你也再等等,妈让每人给你相看个,要是能定下来,我和你爸才能安心。”

    “妈,我只跟队伍里面批了半个月的假期,秀的事情弄好了,我都要赶回去了。”我哥皱着眉说,耳朵有点儿红。

    我在旁边偷笑,我妈瞪了我一眼,我忍不住笑的更大声了。

    “吃着呢?”门口忽然有响动,我一回头,就看到外公外婆还有舅舅舅妈走了进来。

    我和我哥马上站了起来叫人,外公身材中等,笑起来跟个弥勒佛一样和气。我外婆比较矮,整个人瘦瘦小小的,人特别老实内向,可看到我哥和我,还是朝着我们笑了笑。

    “哎呀,我们还以为能赶得上吃早饭呢?这田里面的活计一收拾完了的,就赶过来了。都是为了秀的亲事啊,秀,你以后要是好了,可要记得你表弟们。”

    我舅妈穿着一声大红的衣裳,头发有些乱糟糟的扎着,一看到我妈在收拾碗筷,那叫喊声就更大了。

    我朝着我舅看了看,就看到我舅扯着我舅妈的袖子,让她闭嘴。

    “给备着呢。她妈,快去拿碗。”我爸招呼了一声,我妈站起来看了我舅妈一眼,就转身去厨房拿碗筷了。

    “不用,不用。咱们就看看秀的对象,就回去。田里头还有事情呢,两个孩子也还在家。”

    “坐下,你姐夫让你吃,你就吃。”我妈有些赌气的说,我看了一眼,我妈还拿了一盘粿条出来。

    上面淋了猪油和萝卜脯,一看就咸香咸香的,特别下饭。

    外公就我舅和我妈两个孩子,我舅跟我外婆似的老实,我妈是嫁出门的小姑,平常遇到我舅妈也都是忍着气。

    现在更加不愿意和我舅妈因为吃的吵起来,早早就准备了东西等他们过来。

    最后我哥劝着我外公外婆,两个老人才跟着坐下来吃。

    “秀啊,听说你那男人脸是破相了的。真的不?还是你哥的战友,是哪里的人?”

    我舅妈一边吸溜喝着粥,一筷子下去,那盘子粿条差点就去了一半。

    我妈的脸更黑了,我舅低头吃着粥,瞬间场面就尴尬了下来。

    “嗯,李同志是为了救文强,脸受伤了。不过也不严重,没外头说的那么夸张。”

    我爸看不下去,先开口接了话。

    这一接话,我舅妈就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摆了摆手说:“妹夫,你还瞒爹娘呢。外面的人都说了,那人跟丑八怪似的,一看就是命硬的。

    不过也是,要是没人家救了文强的话,你们家可就绝户了。我以前就说了,你们再疼秀啊,她到底是个姑娘。现在多好,把她送给人家,还能报恩咧。”

    “舅妈,我们家没打算送秀出去受苦。”我哥脸铁青,压着怒气开口。

    我舅妈还笑着说:“知道啦文强,舅妈又不是那睁眼瞎。现在啊,你出息了。不过你们家这没关系的,你能一直呆在部队里?有秀嫁出去啊,你以后肯定就能好好在部队里面呆着了……”

    “吃饭还堵不上你的嘴。”我外公把碗一放,脸也沉了下来。

    舅妈的声音戛然而止,我舅使劲的给她使眼,她才嘟嘟喃喃的不再说我的婚事了。

    我淡定的听着我舅妈的话,毕竟这些话上辈子我就一直听到了。

    现在再听一遍,我又知道了我爸和我哥是为了我好,所以根本就当成了耳旁风。

    “舅妈,这种话你当着咱们一家人的面说说闲话,我们也不能怎么样。可李同志等会儿带了一个姑妈来谈婚事,我看那姑妈蛮厉害的,你就当是可怜我,就别再给我婚事上添乱了,成不?”

    我的话一说完,舅妈眼睛就转溜了起来。

    “秀啊,那家人有没有钱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