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媳妇

第126章 乡巴佬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看到的李永斌又教训我,我笑着点了点头说。

    “知道了,我以后都不乱吃东西了。”

    等到半个小时之后,我就说好多了,几个人这才朝着家里面走去。

    可能是因为骗人的关系,到了家里面之后,我还真的感觉到了肚子一阵不舒服。

    跑了两趟厕所之后,这才觉得好点儿了。

    “要不要去挂水?”李永斌在旁边皱着眉问我,现在在自家的家里面了,李永斌也没那么冷冰冰的了。

    脸上露出了担心的神情来,摸着我的脸劝我说。

    “要不我带你上医院查查吧?你这样看起来是脾胃太虚弱了。也怪我,你没吃过那冷面,我就带你去吃了。”

    我摇了摇头说:“是我没口福呢。没事,等我好了你再带我吃别的。”

    李永斌点了点头说:“你最近要吃一段时间的白粥清清肠道了。”

    我笑了笑,点点头这个倒是没意见。

    李永斌心疼的摸着我,又知道我爱干净,帮我烧了热水让我洗澡之后,这才吃过白粥,他就抱着我睡起来。

    等到隔天,我就彻底好起来了。李永斌这才没有再说我什么,倒是一大早的就有人来敲门了。

    我猜想这是谁呢,一打开门就看到马冬梅站在了我家门口。

    原本养出来的几分好颜色倒是没了,脸上全是着急的抱着孩子朝着我说。

    “弟妹,李营长在吗?我家涛子病了,发高烧了,我想要让李营长看看能不能开车帮我去医院?”

    我看着马冬梅这紧张不像是假的,再看马冬梅怀里面的孩子的确是满脸通红,连哭都不知道哭了。

    “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烧的?看着孩子都烧的昏过去了。”

    我没马上开口,盯着马冬梅冷声问。

    马冬梅抱着孩子,支支吾吾的才说:“从昨天中午……”

    我眼神一冷,从昨天中午孩子就开始发烧了,我不相信马冬梅会不知道这部队里面会没有医疗室。

    可是马冬梅居然抱着孩子,就能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站在部队门口吹风。

    就为了等我和张嫂子回来,看这样子,昨天要是我和张嫂子没有避开。

    马冬梅这是打算让张指导员或者是李永斌这两个人随便谁带她去医院吧?

    “现在孩子都昏过去了,去医院要多久,走,去医务室。”

    我冷着脸,虽然觉得马冬梅这人心思太狠毒了,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舍得这么利用,可我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孩子在我面前病死。

    屋子里面的李永斌听到门口的声音也出来了,刚才李永斌就是进去穿军装的,走到门口看到我脸色不好,就小声问我。

    “怎么了?”

    马冬梅还不知道,我已经让李永斌去问张指导员那天的事情,这两个男人已经知道马冬梅这人不简单了。

    所以看到李永斌出来了,马冬梅眼圈一红,膝盖一软就朝着地上跪了下去。

    “弟妹,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在医院发生的事情我已经道歉了,可现在孩子都这样了,我求求你让李营长送我的孩子去医院吧。”

    说着,马冬梅居然呜呜的就哭了起来。

    这么一哭,这楼上楼下的肯定就都听见了。

    我脸色难看,可也没被马冬梅给拿捏住。就马冬梅这几句话,就打算坑我吗?

    “涛子他.妈,我是个做弟妹的。可我也想要说一句,你让部队里面给安排工作了,可是孩子病的都昏过去了。

    从昨天中午发烧到现在,你都不肯送医务室。你这是不相信部队不相信这里的军医,那你又为什么非要在部队里面呢?

    现在送过去,孩子肯定还要排队等检查。我开口劝你先在部队里面降温了,你不放心再去大医院检查,怎么就成了我狠心呢?

    你要是这么说,我还真的不敢扶起你了。免得等会儿你晕倒了,都要算在我头上。”

    隔壁的朱丽在马冬梅跪在地上说话的时候,就出来了。

    听到我的话,冷笑了一声说:“你这算什么?就欺负人家寡.妇失业,没有人帮着吗?人家就这么一个孩子了,想要去大医院怎么了?”

    有朱丽开口了,赶过来的其他人家也都到了,马冬梅的哭声就更大了。

    我看着朱丽,笑眯眯的说:“文弟妹,我家永斌是营长,可也不能把部队里面的车子当成自己的吧。

    再说了,我和涛子的妈也不熟。她倒是一天到头的会到弟妹家里面串门,弟妹不是说你家在市里面有关系吗?

    既然你能帮着涛子的妈出头,那你们的关系肯定更好。不如你送涛子去医院?

    不过还是那句话,最好先在部队里面的医疗室把孩子的体温降下来。

    毕竟孩子涛子的妈可说了,是从昨天中午就开始发烧。我昨天下午回来可还看见涛子被抱着站在部队门口吹风。

    烧到现在,你看看文弟妹你说话都这么大声了,孩子都没哭一声。

    我是个外人,就算心疼孩子,也没用。孩子的妈都舍得抱着孩子在我这里哭,也不肯送去医务室。

    就是昨晚发烧,要是我自己的孩子,我走着都抱着走到市里面了。我可不敢拿孩子的性命开玩笑?”

    说到最后,我忽然看到马冬梅的脸色变了。

    我心底一咯噔,不会马冬梅这女人是真的不想要这个孩子吧?

    这个念头在我脑海里面一闪而过,可是我马上就否定了。

    不可能吧,马冬梅就这么一个孩子,怎么能够!

    可是想到马冬梅勾.引张指导员的事情,我却忽然想明白了。

    是啊,马冬梅是个寡.妇,可却是个不老实的寡.妇。她要是还想要勾搭男人,然后改嫁的话,这孩子对马冬梅来说只会是累赘。

    “是啊,还是快点送去医务室吧》”

    “孩子都病成这样了,你在这里哭也没用啊。人家李营长家爱人说的也没错,这车子也不是说喊来就喊来的。”

    “我孩子病了也在医务室看的……”

    旁边几个有孩子的女人看不下去了,都开始劝马冬梅。

    “我没钱……”马冬梅却是讷讷的开口为自己辩解了一句。

    我看向马冬梅的眼神更加的冷了:“嫂子,到了部队谁都知道这里的医疗室家属看病是不用花钱的。

    你来找我们,然后却说没钱要上医院,难道这钱要我们夫妻两个人出吗?可是咱们也不是那样熟稔的关系啊。

    这算什么事情?你拖着孩子不去看病,反倒到我家门口跪着哭求,难道是想要做什么吗?”

    “自己狠心还说人家,人家是做母亲的,看到孩子病了只会比你这个外人更着急。”

    朱丽被我刚才的一顿话说的气的眼睛都瞪直了,不等马冬梅回我的话,马上就帮着马冬梅开口。

    我冷笑了一声:“文弟妹,我是还没生孩子。可看看其他嫂子带孩子也知道,谁家会放着孩子发烧不管的。

    我是外人,那怎么到我家要钱带着去医院?我看弟妹倒是着急,你带着上医院啊》”

    朱丽想要一口答应下来,可是屋子里面忽然走出来了文指导员。

    文指导员看着跪在地上的马冬梅,皱着眉说:“把孩子给我吧,李营长爱人说的没错,现在先送医务室。”

    我看着文指导员这幅样子,冷笑了一声。

    这是怕朱丽应承下来了惹麻烦,文指导员才从家里面出来的吧!

    可是我却故意朝着朱丽笑着扬了扬下巴,朱丽这也算是被自己男人打脸了。

    马冬梅却是半抬起头,小心翼翼的盯着文指导员看了一眼,就把孩子递过去了。

    “谢谢。”

    “你给我放开。”果然不出我所料,朱丽直接上去就朝着文指导员怒吼。“你这是在帮着别人下我的面子呢?有你这么做丈夫的吗?帮着一个不知道从哪个乡下出来的乡巴佬?你是不是看见她有点儿姿色,有别的心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