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媳妇

第127章 要钱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你敢再说一遍?”

    李永斌忽然冷喝出声,那声音用上了训练时候的架势,原本还在拉扯着文指导员的朱丽手就是一僵。

    我看着李永斌打算出去,急忙按住了他。

    笑着说:“不用出去,这谁占理大家都看着,一目了然。靠着一张嘴活着的人,最后的下场是什么样,**已经用行动告诉咱们了。

    咱们都是正正经经的人,以势压人这不是咱们做的事情?你就算现在出去把人揍一顿了,她肯定还是那样的人。

    没关系,我就当时被吠了,我不介意。”

    我摁着李永斌不让他出去,他想要护着我,我知道。

    可是李永斌出去要是真的发生打架事件的话,那肯定会被上级知道的。

    我一个脏字也没说,就直接把朱丽的话给还回去了。

    朱丽气的转身就要骂我,张嫂子却是抢先一步开口说:“文指导员,你还不快跑。李弟妹这是在给你制造机会呢。”

    刚才文指导员出来的那么的大义凛然,就好像孩子的事情他承担了。

    可是却被朱丽这么啪.啪.啪的打脸,又被我这么羞辱了一顿,文指导员的脸上早就是一片恨不能马上离开的羞愧了。

    再被张嫂子这么一喊,旁边的几个妇女也跟着开口。

    “孩子重要,快点送过去吧。”

    “指导员,你快点过去吧……”

    这么七嘴八舌的说着,文指导员就算是想要留下来帮朱丽,瞬间也不敢开口了。

    只能抱着孩子就朝着前面跑,跪在地上的马冬梅抹着眼泪站起来说。

    “朱丽,秀秀,我知道你们两个都是好人。不要再为了我的事情吵架了,都是我的错。我自己没了依靠之后,什么事情都不敢跟别人说,。

    等到看到孩子哭不出来了,我才真的慌了神。是我不够格做一个母亲,都是我不好。”

    马冬梅哭着,整个身子都在打颤。最后脸上的神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我看着开口。

    “张嫂子,我在书上看到一句话,女子虽弱,为母则强。你要是真的担心孩子,还是别在这里哭了。

    快点跟着文指导员去你的孩子怎么样吧?你在这里,孩子要是有什么的,你哭也慢了。”

    旁边的人原本看马冬梅哭的凄厉,再加上都是军嫂,都知道男人这样军人的身份。

    谁其实都抱着有一天可能会没了的心态,看到马冬梅哭的这么惨,几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不忍心来。

    我可不愿意等会儿还看着马冬梅装腔作势的晕倒,她刚才眼睛那不肯睁开的样子,我就觉得不好。

    所以,直接断了马冬梅的后路。

    她要是晕倒了,那就是不管孩子。

    在场生过孩子的看着马冬梅都摇了摇头,至于还没生过孩子的,像是朱丽那样的人冷嘲的骂了我一句冷血。

    我直接当成没听见,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马冬梅。

    “好,我起来。我的孩子……”马冬梅擦眼泪的手一僵,接着马上就从地上站起里想要走。

    我看着不放心的说了一句:“你要是不舒服的话,也可以到指导员家里面休息一下。毕竟刚才朱丽弟妹也说了,她不是冷血的人。”

    朱丽脸色一变,哼了一声朝着我狠狠说。

    “王秀秀,你还真的是会装好人。刚才我男人在的时候,你怎么就不露出真面目呢?”

    这是在怪我刚才没有说让马冬梅休息?

    我看着朱丽和马冬梅,也不知道这里面两个人谁更蠢一点?

    “我刚才和涛子的妈说话,她抱着孩子跪下的时候,文弟妹不就出来了吗?我的面目一直就是这样,放着孩子不去看病。

    来我这里哭,我不是医生。我也没有钱可以让她带着孩子上医院,我刚才就说的很清楚了。

    文弟妹要是看着我不顺眼,你可以把这些都做了。”

    我觉得朱丽这女人其实很笨,不管马冬梅和她说了什么,她这么针对我,都应该知道。

    她说的话完全不占理。

    可朱丽偏偏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怎么能让人喜欢起来呢?

    她难道没发现,周围的军嫂们都没站在她的旁边吗?

    “做就做。”

    朱丽看我说话毫不留情的,脸色一边直接开口。

    走上去扯着马冬梅说:“走,我还不相信了。人心真的就那么黑。”

    我笑了笑:“文弟妹是有钱人,我就不陪你们了。”

    “哼。”

    朱丽扯着马冬梅就走了,马冬梅的落魄和朱丽那时尚的连衣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张嫂子嗤笑了一声:“现在谁家有钱?朱丽这是打算带着马冬梅母子两个人直接去医院吗?”

    刚才还在我身上打量的眼神,听到张嫂子说到钱的时候,都朝着朱丽看了过去。

    我刚才那说话毫不留情,不带着脏字骂人的样子,让那几个还没生孩子的军嫂都看着。

    可能都觉得我太厉害了吧。

    可现在听到张嫂子的话,众人看向朱丽都带着叹息了。

    “就是,现在谁家有钱了?”

    “大家不都在医疗室看病的吗?怎么就非要上医院了呢。”

    “都散了吧,我也跟上去看看。”

    李永斌到底还是一个军人,虽然觉得刚才走的那两个人实在是太能折腾了。

    可还是对着我轻声开口,我笑着点了点头说。

    “到了部队你看看有没有别的吃的吧。你刚才肯定还没吃。”

    李永斌点了点头,进去拿个外套就直接朝着外面走了。

    等到在场唯一的男人走了,马上就有人的八卦的问我:“李弟妹,你和那马冬梅认识吗?”

    我轻轻笑了笑说:“当初我爱人也是受伤在医院的,后来是张指导员过去处理马冬梅爱人的事情。

    那时候就是在医院打了招呼,因为他爱人过世了,我丈夫心底不忍心战友情。

    就让我送过去礼钱了,又在出院的时候,她的孩子也病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地方差异,每次我看到那孩子生病,马冬梅都喜欢抱着孩子出来吹风。

    那次我爱人也不忍心看着孩子受苦,就又给了钱。

    可能是这样,让马冬梅觉得我家很有钱,这才来找我的吧。”

    那人的脸上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张嫂子在旁边叹了一口气说。

    “你以后管管永斌,这看着可怜。可不会带孩子,让孩子一直遭罪,然后让旁人出钱,这算是什么道理、。

    我昨天扶着你去医务室,就看到她抱着孩子站在大门口那边了。这人,都不知道怎么做母亲的。”

    张嫂子帮着我说话,其余的人也都摇了摇头。

    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发烧还带着孩子出去,再听听我刚才的话。

    就都想要了马冬梅刚才说没钱,可却来找我的样子了、

    这人就是想要钱。

    这是马冬梅剩下给所有人的影响,如果没有我家给的两次钱的事情,现在还真的显得我冷酷无情了。

    大家又站在我家门口说了几句,就都散了。

    我笑了笑回到屋子里面,就开始收拾屋子。刚才李永斌的碗里面只剩下半碗粥。

    我直接倒掉了,就开始洗碗。

    又洗了衣服,等到中午的时候,我想着也不能一直吃白粥。

    我受得了,李永斌一个大男人可受不了。

    所以做了面汤,再下个番茄。在北面,番茄倒是没有南边那么贵。

    男人拳头那么大一个,要四个才两毛钱。

    到了时间,李永斌就回来了。朝着厨房看了我一眼,我笑着说。

    “咱们吃面。”

    李永斌点了点头,把自己的外套脱,就进来厨房说。

    “你拿碗筷,我拿这个。”

    我也没和李永斌争,让他把面汤直接端出去了,我跟在后面问。

    “事情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