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媳妇

第128章 老匠人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李永斌点了点头说:“文指导员带着人去了医院。”

    我微微挑眉,想到被马冬梅抱在怀里面的孩子,虽然我只见过几面,可是看着马冬梅那么对待孩子,我都觉得造孽。

    “情况不太好?”

    李永斌点了点头说:“军医看过了,说应该发烧挺长时间的了。温度在医疗室已经减不下去了,要送医院,看看有没有烧到神经。”

    我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这孩子也真的是命苦。”

    李永斌没说话,不过我看得出来李永斌也对于马冬梅的举动不满意。

    现在这边大院的人,就没有喜欢马冬梅的了。

    当然,除了莫名其妙仇视我朱丽。

    “文指导员的爱人,以后如果说话不客气,你也不用给她留面子。我带你来,是想照顾你的,不是想要让人欺负你。”

    李永斌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有着显而易见的不悦。

    我笑了笑说:“我也没吃亏,你不用担心我。你在部队里面不要分神,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再说了。

    要是她们真的欺负我,我知道你心疼我,可你跟女人动手不好。

    就算对方是个泼妇,我也还有张嫂子帮着我呢。你不要担心。”

    早上的事情其实想起来,我忽然觉得有点儿奇怪了。

    文指导员出来之后,怕朱丽乱答应事情,才去抱孩子的。可是抱到孩子之后,文指导员要是真的想要带着孩子走,那时候完全可以先走的。

    这样一来,朱丽也会跟着文指导员走。

    闹出来的笑话,也不会让朱丽说出那么难听的话来。

    可是文指导员这人却没有走,朱丽说出那么难听的话,他都假装听不见。

    这人是真的窝囊废。

    还是想要让李永斌生气之后,和朱丽吵架呢?

    一想到这里,我就抿唇。

    李永斌听了我的话,点了点头说:“我知道,部队里面的事情你不要操心。你看看房子要是合适,这个星期咱们再去一次市里面。、”

    我笑着点头,打算再看看朱丽夫妻两个人是怎么对待马冬梅的。

    李永斌吃过饭之后,就争着去洗碗了。

    我一个人坐在客厅里面,接着打毛衣。

    我的速度很慢,李永斌出来的时候,笑着摸摸我的头说。

    “打到冬天的时候,就差不多能穿了吧?”

    现在才夏天呢,这家伙就是故意笑话我的。

    我瞪了李永斌一眼,嗔怪的说:“你要是不想要,那我就给我大哥穿。”

    李永斌笑着在我身边坐下来,手不老实的抱着我的腰,拍了拍我说。

    “那可不成。你的东西,我可不喜欢你给别人。”

    因为李永斌到一点就要再去部队里面,所以我等到李永斌去上班了,我才去睡了午觉。

    自从开始吃中药,我就一直注意休息。

    晚上早点睡觉不说,还努力的睡午觉。这样一来,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是爆满的。

    睡到两点半起来,我就拿着买回来的布去楼上找张嫂子了。

    月牙现在已经上小学了,张嫂子一下午都会在家里面。我一道张嫂子家,张嫂子就笑着让我进来。

    我把想要做的衣服的样子给画出来,简单的几笔,张嫂子看着却说。

    “这个太难了,我还真的做不出来。不过咱们这附近有那种老裁缝,我和那老先生熟悉,我现在就带你过去。”

    我打算先做个裙子,现在听到张嫂子这么说,就笑着抱着布匹走了出去。

    出了部队里面,朝着外面走。其实这边还是有些没有人烟的,要走上漫长的一段路,才到了村子。

    张嫂子明显有空就会出来,所以跟这里的人都更加熟悉一点。

    遇到几个,还会跟张嫂子打招呼。

    “家里面有孩子,部队里面的人不够吃分的口粮的,都会来村里面买一点。

    现在好了,买东西不用粮票了。所以老乡也就把东西卖给我们这些军嫂。

    你们现在是夫妻两个人,肯定不会愁。我家是个姑娘,吃的也不多。倒是生了男孩子的,现在开始会吃的,那家里面都是一清二白的。

    要不然早上吵架的时候,马冬梅去管你说带她去医院,你说你没钱。

    那几个没生过孩子的,都不觉得怎么样。那些生了孩子的都同情你,现在谁家也没闲钱啊。”

    我点了点头说:“我也没想到马冬梅会去找我,张大哥和嫂子说了吗?

    马冬梅的孩子看着不太好,部队里面让送到医院去了。”

    张嫂子皱着眉说:“秀秀,不知道是不是嫂子太多疑了,我怎么觉得马冬梅的孩子这病的太蹊跷了。

    这土生土长的孩子,现在也不是大冬天的,怎么会发烧呢?

    那孩子也没出门,也不可能是中暑。而且,从昨天中午开始发烧,马冬梅昨天下午就想要拦着咱们。

    没成功,咱们都走了。她就应该去找别人才对啊,怎么会等到早上才来找你呢?这哪里是亲生母亲会做的事情?这不是害孩子吗?”

    听到张嫂子这么说,我的眼里闪过惊讶,可是随后就笑了起来。

    “我想的和嫂子差不多,这马冬梅一直用孩子说话,可对孩子却不好。要是她真的是那种不端正的女人,那这个孩子在她手上,真的是……”

    我话没说下去,张嫂子已经呸了一声。

    “她这是打量在咱们部队里面找?谁也不是瞎子,那些没结婚的就算是谈对象都要打报告的。

    我回去就跟你大哥说,可不能害了那些还没结过婚的小伙子。”

    我点着头,可心底却觉得,马冬梅那样的人她知道什么是利益、

    所以,那些没结婚的穷小伙子,马冬梅这么小人的人还可能看不上。

    最可怕的就是,马冬梅是奔着这些身上有职位的人来的。

    不过,现在几个有身份职位的军人都带着妻子来。应该不会让马冬梅得逞才对。

    这么想着,我和张嫂子就到了村子里面的裁缝店了。

    我把衣服怎么做说了,这裁缝是个老先生,带着眼镜。身上收拾的干干净净的,秃顶。

    看起来一副严肃的样子,我这衣服做的是掐腰的,也不算是特别出格。

    就是做的是V领子,然后中间再牵着一条带子,这样看起来,人会显得精神。

    而且因为买的布是我真心喜欢的,白色的布料上面印着蓝色的牡丹花的样子,看起来清丽干净。

    我原本还担心老先生不肯做,没想到这老先生倒是点了点头说。

    “三块钱。”

    现在一件买的连衣裙也不过五块钱,这件衣服我自己出了布还要三块钱,这就太贵了。

    “老先生,这是不是太贵了?”张嫂子怕我脸皮薄,直接就帮我开口了。

    老先生点了点头说:“我说这个钱数,就一定会把衣服做好。以前,我也是在别人家帮着做旗袍的。

    做个衣服和做个衣裳,那是不一样的。这么好的布料,要是不用好工,那你们还不如拿回去做衣服穿。”

    我听到这老先生的话,却是眼睛一亮。

    多少的老匠人都隐没在这种小店面里面,这老先生要真的有做旗袍的本事。

    那这件连衣裙做出来,不说别的,就是留到的给我的孩子看,那都是工艺品。

    虽然心疼钱,可我还是嗲nel点头。

    “成,老先生,我知道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那您给我做,我什么时候能来拿。”

    我这画的图纸样子,是做成七分袖的样子。

    要是时间太久的话,那就太让人失望了。

    “半个月。”那老先生黝黑的手在我的布料上面摸了摸,点了点头说:“我就做你这衣裳,半个月的时间,你来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