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媳妇

第130章 你想要被处分吗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关叔叔,你是知道的,我难道回去为难别人吗?”

    朱丽一脸担心委屈的看着脏啊搂在门口的关领导,我也冷着脸不说话了。

    “这件事情是谁先动手的。”那名关领导皱着眉朝着的屋子里面看了一圈,我扯着张嫂子的手就被张嫂子硬是拿下来了。

    “是我。我上去跟朱丽说,我和王秀秀没钱,是乡下来的。

    这没错,可凭什么马冬梅的孩子生病了,要让王秀秀李永斌夫妻两个人出钱?他们和马冬梅根本就没有关系。

    难道不出钱,还是他们不讲道理了吗?特别是她骂王秀秀是狐狸精,勾.引别人的男人。

    我就不明白了,难道军嫂到部队里面被欺负了,还不能说理了吗?我抓着她就要她说清楚。

    她推了我一把,我和她还有王秀秀都摔在了地上。这件事情要是关领导你觉得是朱丽占理了,那这个处罚我受着。

    不管李营长的爱人什么事情,直接冲着我来。”

    张嫂子快人快语的,几句话就直接把事情给说了一个清楚明白。

    甚至因为激动,张嫂子都快站到那关领导的面前了。刚才还有些偏帮着朱丽的关领导,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

    张指导员上去扶着张嫂子,拍了拍张嫂子的后背说。

    “这件事情你不要生气,要是这样还说是你们欺负人,那这个的处分我来受。”

    “这件事情你们先不要冲动,我还没说什么呢。”关领导拿出上级的威压,朝着张指导员夫妻两个人喝道。

    李永斌把纱布绑好了,轻轻牵着我的手站了起来。

    “这件事情并不是第一次发生,之前文指导员的妻子对我妻子就进行过刁难。

    我妻子到部队还不到半个月,我相信她的为人,不是那种轻狂的人。”

    说这话的时候,李永斌的手一直紧紧抓着我另外一只没有受伤的手,我可以感觉得到李永斌的怒气。

    李永斌话锋一转,冷声说:“今天这样的事情关系到男女问题,如果文指导员夫妻两个人不能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会往上面打报告。”

    这就是威胁了。

    那关领导和文指导员夫妻两个人的脸色都变了,特别是朱丽,估计她这辈子都没这么被人压过一头,气的直接站起来。

    手上的伤口还没有处理好,她直接举着手朝着李永斌喊。

    “我的手都被她们两个人害成这个样子了,你居然还说王秀秀不是轻狂的人。

    王秀秀在医院里面就找了医院的麻烦,还在医院里面就和小姑子吵架,你说王秀秀不是轻狂的人,那她怎么敢怂恿张嫂子对我动手呢?”

    我眼睛朝着朱丽轻轻看了一眼,唇角勾了勾说:“第一,我在医院吵架,是因为有小.护.士说我的闲话,还有说跳楼身亡的战士的闲话。

    我是军嫂,那是战士。可是小.护.士却能够拿我说笑,取笑那跳楼的战士的胆子。

    这样的事情,我为什么不能找医院?而且,当时也不是我先争吵起来的。

    第二,我和我家小姑子的关系是什么样子的?请问你清楚吗?清官难断家务事,你难道还想要到我们家帮我和小姑子解决矛盾?

    既然你不是打算帮我们解决矛盾,那我们家的架势关你什么事情呢?

    第三,你说我是狐狸精,我刚刚到大院,我还真的不知道我做了什么事情成了狐狸精了?张嫂子路见不平,难道还不能帮着我说两句公道话?

    张嫂子是先抓住你说要见领导的,可是却是你狠狠推了张嫂子,你才会摔倒的。

    这件事情要是算在张嫂子张大哥的头上,那我倒是要出去问问别人,道理这两个字怎么写了?朱丽你不是说我们是乡下来的乡巴佬吗》?

    那你告诉我,这道理两个字是不是你家管辖的?”

    “你没勾.引人?你没有勾.引人,还没来就有那么多的人知道你长的漂亮?你就是狐狸精,难道还不许人说了。”

    朱丽看我一句句的把她的话都给堵回去了,而且一点面子也不给她留,气的指着我大吼。

    我眼神一冷,厉声喝道:“这部队是重新组建的,我哥和我爱人的战友都在。我以前我给我哥寄过照片,难道这也犯法了吗?”

    这女人,居然是因为从别人的口中知道我漂亮,就觉得我是狐狸精?

    这样的嫉妒心还真的是少见。

    朱丽眼睛一瞪,咬着牙朝着我喊:“我没想到,你除了会勾.引人,居然还这么的牙尖嘴利。”

    我刚刚想要回嘴,李永斌却是把我朝着张嫂子的方向轻轻一推。

    “站好。”

    我只听到这两个字,就看到李永斌直接朝着朱丽的方向冲了过去。

    我吓得咬着嘴唇,张嫂子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

    “文爱重,我让你管好你老婆的嘴.巴。你没听见吗?”

    朱丽看到李永斌冲过去,吓得尖叫,可是下一刻,李永斌却是抓住了一直默不作声的文指导员。

    直接揪住对方的衣服,朝着文指导员的脸上狠狠的揍了下去。

    “啊,你干什么啊?快放开。”

    朱丽看到自己男人被打了,终于吓坏了,一转身就要去抓开李永斌。

    可是她的手上还受着伤,一碰到李永斌,就直接疼的惨叫了起来。

    “关叔叔,你快让李永斌住手。呜呜……”

    朱丽就像是被.宠.坏的孩子一样,站在原地哭着朝着关领导求救。

    关领导的脸色已经黑成锅底了,气的朝着李永斌大吼:“李永斌,你要是想要被记过,你就打下去。

    我说了让你们夫妻两个人吃亏了吗?你眼里面还有没有我这个领导了?”

    我听见关领导这么说,知道再打下去的话,到时候被太多人看见了,说不定李永斌真的会被处分。

    为了这对夫妻,根本没必要。

    “永斌,我手疼。你别打了,回来吧。”

    我站在原地朝着李永斌喊,文指导员被李永斌打的摔在了地上,嘴角都出血了。

    李永斌听到我和关领导的话,砰地一声就把文指导员给甩开了。

    文指导员直接撞到了椅子,整个人摔得一个四脚朝天。

    “怎么样?要不要打一个破伤风?”

    李永斌几步就回到了我的身边,抓着我的手皱眉问我。

    我点了点头说:“估计是药效开始发作了,现在一阵阵吃疼的。”

    我也没瞒着,李永斌听到之后,看向文指导员的眼神变得更加的狠戾。

    “你们这对流.氓夫妻,居然动手打人?我要去举报你们……”

    朱丽哭着喊道,李永斌冷笑了一声。

    在场的人张指导员和张嫂子,还有站在墙边的军医脸上也都露出了鄙夷的神情俩。

    “行了。朱丽。”关领导的脸色难看的开口说::“这件事情是你先开口的,就算现在摔成这个样子,也是你们互相的矛盾。

    你给这两位嫂子道歉,听到没有??”

    朱丽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忽然哭着喊:“你们欺负人,不就是看我和文爱重现在下调了吗?就都欺负我们夫妻两个人。”

    说着,朱丽居然呜呜的捂着脸哭着跑了出去。

    关领导都直接被朱丽给撞开了,气的眼睛直瞪。

    文爱重把嘴角的血给擦了,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脸色,关领导看到朱丽跑了。

    这是当众不给自己面子,对着文爱重说话就更加不客气了。

    “文指导员,你身为一个军人,应该知道部队里面是哪里需要你们,就会调往哪里的。如果你和妻子都觉得委屈,可以打报告给上级。”

    “对不起,领导。这件事情是我妻子冲动了。李营长李嫂子,张指导员张嫂子,我给你们道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