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媳妇

第131章 回城里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对不起,朱丽她一向都是小孩子的性格。所以说话直率了一些……”

    我看着文爱重那副样子,忽然明白为什么朱丽能够和文指导员在一起了。

    就这样一个能伸能缩的人,刚才就冷眼旁观着看朱丽和我们闹。

    甚至在李永斌冲上去的时候,文爱重表现的都是很愧疚的任由李永斌揍他。

    可如果文爱重真的有那么温和的话,他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小动作。

    “不好意思,文指导员。我问一下,直率适合用在这里吗?我无缘无故被骂,的确是张嫂子先抓住朱丽的。

    可是却是朱丽先动手推开张嫂子的,这样的人可以用上直率这两个字吗?”

    文指导员愣了一下,张嫂子在旁边冷哼了一声,嗤笑说。

    “文指导员,你偏袒的也太过头了吧?你们家朱丽是城里面来的没错,可在部队里面我们这些乡下来的军嫂也不能任由人欺负吧?”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实在是抱歉了,两位嫂子。我回去就跟朱丽好好的谈谈,如果她还这么任性的话,我就和她离婚。”

    文指导员的脸上全是愧疚的神色,可是最后一句话却说的在场的人脸色都难看了起来。

    “好了,都别说了。”关领导看不下去,冷声喝道。

    我抓住张嫂子,让她不要说话了。

    果然文指导员不是吃素的,居然以进为退。

    要是我们和朱丽的矛盾在前面,而文爱重回去之后真的和朱丽离婚了,那我和张嫂子肯定要被人指指点点,说害了人家的家庭。

    关领导的眼神在我的身上看了一下,沉着脸说:“文爱重,你给这两位军嫂再道个歉。回去之后,好好和自己爱人说。

    军婚不是儿戏,不是任由你们这些年轻人闹着玩的,知道吗?”

    文爱重的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神情来,朝着关领导看了看说:“是的,我知道了。”

    一瞬间,我就感觉到了关领导看着文爱重脸上的疼惜了。

    是啊,刚才朱丽那样的脾气,文爱重露出这样的神情来是长辈的都会觉得文爱重被朱丽逼得太为难了。

    文爱重又认认真真的给我和张嫂子道歉,我们一点头,的李永斌这才带着我朝着外面走。

    和张嫂子道别之后,我和李永斌就朝着楼上走。

    等到到了屋子里面,我急忙跟李永斌说:“你下次就算生气,也别再冲动了。

    我知道你是想要护着我,可咱们好好的,比什么都强。”

    李永斌抓着我的手,一双浓眉紧紧的皱着,一脸不悦:“我才说了要好好保护你,你就受伤了。”

    我笑了一下,伸出手摸了摸李永斌担心的脸说:“那也不是你伤害我的啊。朱丽这人的性格实在是太坏了,就因为别人夸我,她就讨厌我?

    那我要是再长得漂亮点,她还不得毁了我的容。”

    说着,我想到朱丽那端着架子的样子,终于明白朱丽为什么从一开始就听信了马冬梅的话了。

    从对一个人有开始的讨厌的情绪,人就会不自觉的把更多的不好的事情往这个人的身上套。

    想到这里,我都觉得朱丽是个被.宠.坏的孩子了。

    “要是不行,你就先搬出去住。”

    李永斌听我说朱丽这样的话,脸上的神色变得更加不好了。

    我正想要说什么,忽然就听到有人在敲门。李永斌摁住了我,站起来自己朝着门口的方向走了过去。

    “我今天休假,怎么在大门口就听到有人在说秀秀和人打架了?”

    我哥站在门口,看着开门的李永斌问。

    我笑着朝着我哥喊:“哥,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

    可是我哥已经看到了我抱着纱布的手,脸色一沉就走了过来,冷着脸问我怎么了。

    我也没什么可以隐瞒的,就把朱丽的事情都说了。

    我哥的脸上露出了恼怒的神色,气的就站起来说:“这是欺负你没人出头还是怎么样?

    我拿照片给战友看,你还要被人欺负,这是什么道理?我过去找他家男人去。”

    我急忙就要去抓我哥的手,李永斌却快我一步的摁住了我哥。

    然后把文爱重最后那句话给说了,我哥的脸色变得特别的难看,冷嘲了一声说。

    “这么说,咱们要是再找她的麻烦,他们夫妻就要离婚,然后这事情就怪咱们?这还真的是无理取闹的一对。”

    李永斌点了点头说:“这件事情,牵扯到了楼上的张嫂子。我想着,这件事情我也动手打人了。要是再纠.缠下去,我不怕。

    可张嫂子是护着秀秀才出事的,咱们不能牵扯到她。”

    我急忙点头说:“对对,张嫂子是无辜的。哥你不要冲动,这件事情咱们就这样算了。可以她要是还欺负我,那咱们就新帐旧账一起算。”

    好不容易把我哥的脾气给压下去了,李永斌这才去做饭。

    倒是因为我的手受伤了,等到晚上只剩下夫妻两个人的时候,我就犯难了。

    我看着李永斌端到我面前的水,我是真的想要洗澡。

    在村子那边,根本就不缺水。沿海的确,什么时候水资源都是不会断的。

    可是因为这边很北边,所以用水都需要拿水桶去提水。

    李永斌知道我喜欢干净,特意煮热水到我的面前,我要是能自己洗澡,是肯定高兴的。

    可听到李永斌的话,我就觉得高兴不起来了。

    “我另外一只手还能洗澡啊,为什么要你帮我洗?”我的脸上一片红,没办法,李永斌已经把军装给脱了。

    现在就穿着一个白色的背心站在我面前,那卉起的肌肉显得很强壮。

    我都可以想到每天晚上我是怎么被这家伙的大手翻来覆去的,可那是在被窝里面。

    这好端端的让我脱光了衣服被他洗澡,我只觉得脸上一阵阵的火.热。

    “你不能洗,我来。”李永斌说着,就直接朝着我走了过来开始脱我的衣服。

    挣扎到了最后,我还是被这家伙给放到了水盆里面。

    一开始李永斌还帮我认真洗澡,可是到最后,这家伙的手就开始不老实了起来。

    (一切以和谐为主,想要看肉就进群。)

    我早上一起来,就迷迷糊糊的朝着旁边看了过去,李永斌已经起床不在了。

    我把衣服穿上,一走出客厅就看到客厅上面还有昨天胡闹弄得地上湿哒哒的水泽。

    “这个凑流.氓。”

    我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一转头,却看到我和李永斌的衣服都洗好放在了窗台上晾着。

    连我的内.衣裤,李永斌都洗好了。

    一下子我的脸又红了起来,心底又骂了一句李永斌,可是脸上却忍不住露出甜甜的笑容。

    因为手受伤了,我只能简单的吃了饭之后,连碗都没办法洗。

    张嫂子这几天一直过来我家和我聊天,也跟我说了马冬梅已经从医院回来的事情。

    在听到马冬梅的孩子没事的时候,我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那是一个无辜的孩子,在马冬梅那么能折腾的情况下都没事,就知道是个命硬的了。

    不过,当我听到朱丽扬言要回去城里面的时候,倒是真的惊讶了。

    “文指导员也要一起回去?”

    文爱重原本就是在城里面的,只是这次重新大洗牌,所以他又被派到了这边而已。

    张嫂子摇了摇头,对我说:“朱丽是要自己回去。听说是家里面的人知道她受委屈了,就让她回去城里面上班。”

    “那文指导员呢?”

    我有些惊讶,就这样的距离,朱丽都不打算随军跟在男人身边吗?

    张嫂子嗤笑了一声:“这就看出来朱丽是个连丈夫都不管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