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媳妇

第132章 抓奸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就文指导员一个人在这里?朱丽回去?”

    我看到张嫂子点头,忍不住真的在心里感慨,这女人的心还真的是大。

    不过反正不关我的事情,我也就没在意。

    周末虽然手受伤了,可李永斌还是带着我去了市里面找屋子了。

    上次本来就看的差不多了,李永斌找了屋子,让我进去里面看看。

    最后想了想,我还开口问了买房子要多少钱。

    屋主倒是真的有这个打算卖掉房子娶儿媳妇,所以跟我开了价。

    三万二。

    我听到这价格,心底就觉得不贵。可是也知道,我和爸妈的钱现在加起来肯定没有这么多。

    所以,先跟屋主定了三个月,就等我爸妈来了再商量。

    只是打电话他们说要等半个月后再过来,我说了好,就跟着李永斌回家了。

    因为我的手受伤了,李永斌什么也不让我碰。

    家里面的活计什么的,都是李永斌在做。我在家里面,就用毛衣针磨磨蹭蹭的打毛衣。

    等到我好了的时候,朱丽已经回去半个月了。

    期间马冬梅是彻底没有来找我了,我猜是上次的事情让马冬梅看出我也不是老实的,所以马冬梅歇了在我这里占便宜的心思了。

    可是,我才刚刚接到我爸妈的电话说,要再过半个月才来。

    说是沈哥说安排厂子里面的事情好,然后和他们一起上来。,

    我正往回走,忽然就听到小卖部的老太太碎碎念。

    “人又不知道去了哪里,还真是的,什么都让我一个老太太做……”

    我听得出来是在说马冬梅,这小卖部是部队里面的。这老太太是老年没了儿子,所以被接到这边弄了这个小卖部。

    马冬梅也是因为这样寡.妇失业的身份,才被安排在这小卖部的。

    我把打电话的钱给了老太太,一出门就看见马冬梅正朝着楼上走。

    手里面还拿着晒好的衣服,我眼神微微眯起来,因为看见了马冬梅手里面拿着的是军装。

    她老公没了,哪里还有军装?

    我就站在小卖部的门口,因为现在是下午三点多,有孩子的在家带孩子。

    没孩子的现在也没出门,我要不是因为有电话,我也不会出门。

    我就这么看着马冬梅朝着楼上走,然后也不敲门,直接就打开了朱丽家的门。

    我心底咦了一声,看着马冬梅这是被文爱重洗衣服了?

    也是,自从文爱重指导员帮着送孩子去医院,还掏了钱之后,马冬梅就好像跟他们家要更好了一点。

    只是朱丽都离开了,马冬梅一个人这么跟文指导员接触……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心底没了声音。

    回到家里面,这件事情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起来。

    可是就被我看见这件事情之后,第三天的晚上,忽然我就听到了隔壁一阵的吵闹声。

    我是大半夜的被吓醒过来的,李永斌一把就摁住了我的身子。

    手轻轻在我的背上拍着,安抚说:“别怕,听着声音是隔壁吵架了。”

    我这才缓过来一口气,点了点头。

    重生给我带来的,不单单是吃不下太多的东西,还有就是容易受到惊吓。

    李永斌看我回身了,就把衣服开始穿上。

    因为隔壁传来的尖叫哭喊声,已经要把整层楼都给掀飞了。

    我也急忙开始穿衣服,外面听起来像是朱丽的哭闹声还有文爱重的说话声。

    断断续续的,就听见朱丽一直在咒骂不要脸什么的。

    我小声说了一句:“咱们别管的太多了。”

    我主要是怕朱丽那人根本就是个拎不清的,别到时候弄到我们家吵架,那就不好了、。

    李永斌点了点头说知道了,打开门出去的时候,外面居然已经站了不少人了。

    我有些震愣,看来我是睡得太熟了,李永斌不打算惊动我。

    是等到我被吓醒了,李永斌这才跟着起来的。

    “你个没良心的王八蛋,我哪里对不起你了,你居然找别人。说,刚才那个女人是谁啊?”

    朱丽哭喊的凄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我看到人群里面有张嫂子,就小心的走了过去。

    张嫂子朝着我小声说:“朱丽和朋友回来了,说是来抓奸。说文指导员有其他女人了,可来了之后,什么也没有。现在正在闹着呢。”

    我点了点头,忽然就想到了马冬梅。

    而屋子里面传来了文爱重气的面红耳赤的大吼声:“你到底在胡说八道什么,我一个人在这部队里面。

    哪里能有别的女人?你想要回去城里面我也不拦着你,让你回去了。你现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朱丽,这样的话你最好不要乱说,要不然会毁了整个部队的名声的。”

    我听到文爱重这么说,就听到了张指导员的劝息的声音。

    “这件事情我看你们夫妻两个人最好说清楚一点,朱丽通知,文指导员在这方面是被你抓到了什么证据了吗?

    你这大半夜的从城里面赶回来,我也不说别的了。只是,你要是拿得出证据,我们肯定会说文指导员的。

    可要是没有,就凭着这么几句话,你这大半夜的这么闹。这里是部队,不可以任由任何人在这里随意的无理取闹。”

    李永斌进去屋子里面之后,倒是一直安安静静的,没有开口。

    被张指导员这么一说,屋子里面瞬间就安静了许多。

    文爱重也能好好说话了,声音又恢复了原本的温和。

    “朱丽,我知道我选择留下来在部队里面,你觉得不舒服。可是,这里是部队机关,你不能因为任何的没有证据的事情,就这么发脾气。”

    朱丽却是一咬牙,吼道:“都有人给我打电话,说看到有女人一直半夜跑到屋子里面了,你还敢说没有。”

    朱丽这么一吼,我们这些站在屋子外面的军嫂原本还有细细碎碎的说话声,现在就彻底安静了下来。

    透过缝隙,我看到文爱重的脸色都变了。

    “胡说。我清清白白的,哪里有女人?”

    “你别不承认了,要不是被别人看见了,别人能给我打电话吗?”

    我有些惊讶,朱丽这么说,而且还这么坚定,那不管文爱重的事情是不是真的。

    这打电话的事情就肯定是真的了。

    “这件事情,凭着一个电话能说明什么?你告诉我,要是有人故意想要看咱们吵架的话,给你才打一个电话有多难。

    你看看,你回来我是不是一个人在睡觉。要是真的有女人,我根本不知道你要回来的事情,我怎么把人给藏起来?

    你就是这样的脾气,就是被人当成刀子在使了,你也还不懂我……”

    文爱重忽然捂住脸,一脸无力失望的样子,对着朱丽说。

    张指导员也只能开口看:“这件事情,一个电话还真的不能说明什么。朱丽同志,你要相信自己的丈夫。

    身为军嫂,肯定会遇到更多的困难。你如果只想要吵闹的话,那你让文指导员怎么办呢?”

    屋子里面朱丽没了声音,张嫂子却是扯了扯我的手,小声说。

    “文指导员说话,从来都非常厉害。你看他这么说,等会儿朱丽要是看到你,肯定要找你的麻烦。你先回去屋子里面吧。”

    我也跟着冷笑,是啊,文爱重那么说有人想要找他们夫妻的麻烦。

    我才和朱丽发生了矛盾多久,现在朱丽和文指导员说这样的话,所有的人肯定都想到了是我打的那个电话。

    我眼神在屋子里面看了看,转身就要走。

    的确,这样脏的事情,我可别再看了。

    可是,我想要走,却有人不想要我走。

    我看到楼梯口有几个人出现,定眼一看,就发现其中有那个关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