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媳妇

第134章 名额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有这么一声大吼,在场的人总算全部都安静了下来。

    “好。那我等明天结果。”

    李永斌被张指导员不断使眼色,也知道今天的事情不可能再任由自己处理下去了,一把就把文爱重给推开了。

    我也松开了朱丽,朱丽哭着就朝着屋子里面跑了进去,脸上全是着急的低声问文爱重。

    “爱重,你没事吧?”

    我站在门口,就看着朱丽担心文爱重那样子,忍不住冷笑。

    朱丽这人还真的不知道要说她是有脑子还是没脑子。

    “这件事情,明天开会。军属们也全部到场,文爱重朱丽,你们夫妻那两个人的事情自己处理了。

    剩下的人,全部都散了。别在这里看着了,都回家带孩子去。”

    其中一位领导开口,站在旁边的关领导脸色有些难看的朝着文爱重和朱丽看了看,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情来。

    李永斌和张指导员毫不迟疑的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我抬起手被李永斌带着。

    李永斌刚正的脸上还是一阵冷酷,可是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个人开口说李永斌刚才不能动手的。

    毕竟就朱丽这么咒骂我,李永斌要是真的不维护我,那才被人看不起。

    我朝着张嫂子点了点头,就跟着李永斌一起进了屋子。

    “没受伤吧?”

    李永斌一到屋子里面,就的急忙问我。

    我忍不住轻轻笑着说:“受伤的是你吧,我看看脸上的伤?倒是没想到,文指导员看起来不像是能打架的人。”

    刚才李永斌打文爱重,文爱重和上次可不一样了,直接和李永斌扭打起来。

    这一拳拳的下来,可不单单文爱重受伤了,李永斌的身上也挨了不少下。

    就是上去栏架的张指导员和孙政委,他们都被打了好几下。

    “我没事。”李永斌伸出手在自己脸上轻轻捧了捧,带着我朝着屋子里面走。

    “明天我和你一起去,不用害怕。”

    我被李永斌带着上了床,听到李永斌的话,知道他是担心我害怕。

    我嗯了一声,靠在了李永斌的胸口,小声询问。

    “这件事情不会对你有影响吧?”

    其实我也觉得麻烦,怎么我到了部队之后,出了这么多的事情呢?

    李永斌没说话,刚才睡下来的时候,李永斌就把灯给关了,黑暗之中我看不清楚李永斌的脸色,却可以感觉到。

    李永斌的心情不是很好。

    我要是真的只有十几岁,或许现在我就不会开口询问。

    可是,我两辈子加起来的年纪也不小了,看到李永斌沉默不语的样子,我就知道肯定是有事情。

    “你要是相信我,就把话告诉我吧。我这么一次次的被人当枪使,还不就是看我是新来的。什么也不知道,才这么对我的。”

    李永斌对我的态度很.宠.溺,可以说被不管是在外面还是在家里,只要看见的人都知道李永斌有多么的在乎我。

    而李永斌想要护着我,想要把我保护起来的心思也很明显。

    我之前觉得这是李永斌的态度,想要呵护我的心思让我觉得很甜蜜。

    可是这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的,就让我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我不是傻子,我是对部队里面的情况不了解。可我也不能傻兮兮的站着有人别人出招啊。

    我的手朝着李永斌的胸口拍了拍,小声的哼了一声。

    李永斌才慢慢的呼出一口气,一只手抱住我的腰,另外一只手摁住我的哦后脑勺,让我靠在他的胸膛上面。

    “这次部队重新编排,原本熟悉的战友都不在身边了。而且分配过来的,什么样的人都有。

    你没来之前,上面就有了一个指示,说要派那两个人去学习。

    这个机会很难的,也非常的珍贵。最近这个样子,估计是不少人都有了想法了。

    张指导员是在这里面年纪资历最大的,他的位置是早早的就定下来了。

    他是实至名归的一名人员,剩下的就只剩下另外一个名额。

    所以,最近的事情,应该是因为这样出现的。”

    我听到这里,脸色忍不住沉了下来。

    小声说:“这和我想的队部根本不一样,我原本以为,大家都是团结一心的。怎么还有这么多的小心思?

    我和朱丽吵架,还有有人给朱丽打电话,肯定都是想着让我和朱丽闹起来吧。

    这样一来,你和文指导员动手了,去学习的机会就不在你们身上选了,对吧?”

    难怪了,难怪朱丽那么相信电话是我打的。

    肯定是打电话的人多多少少模范了我的说话,才让朱丽想到是我。

    也难怪之前在医务室,文爱重能够被李永斌打着不还手。

    文爱重应该是还觉得,这件事情他还有机会。

    可是今晚被朱丽这么一闹腾,文爱重和李永斌动手,那就是说文爱重也知道。

    他已经失去竞争这个名额的机会了吧?

    “我原本就不在这个名单上面,我还需要参加另外一项秘密的士兵训练。根本就没有竞争的机会和条件,估计对方是不知道。

    所以,才一直把矛头朝你的身上引。早知道,就不让你来了。害得你出了这么多的事情,让你受委屈了。”

    黑暗之中,我感觉到李永斌在我的额头上面轻轻的亲.吻了一下。

    那种心疼的感觉,从这个刚毅的男人身上散发出来,显得很.宠.溺。

    我却是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趴在李永斌的胸口说:“既然咱们没有损失,那咱们怕什么?

    说起来,朱丽的父亲在城里,这个学习的名额原本应该是文指导员的吧。

    现在这么一闹起来,等到名额确定下来另外一个人是谁,不就可以知道,是谁在这里挑拨吗?”

    李永斌轻轻的朝着我的头顶呼出一口热气,也被我逗笑了。

    我被呼呼的有些痒痒的,在李永斌的怀里面扭动了一下。

    “干嘛呢?”

    李永斌的手却是顺着我的背心朝着衣服里面就摸了进去,低沉一笑。

    “听你的,咱们就看看到时候是谁得利了。”

    说着,李永斌就朝着我身上一压,带着坏笑说。

    “今天晚上的事情你肯定害怕了,我安慰安慰你。”

    黑暗之中,一晚春.色无边。

    隔天一大早,我和额李永斌就早早起来了,张嫂子和张大哥吃过早饭也到了我们家。

    男人们到了书房去说话,我被张嫂子拉着也在说悄悄话。

    “昨晚我看,朱丽是把他家的男人彻底给惹毛了。什么时候朱丽给了好脸色给文爱重了?

    昨晚上去问文爱重的时候,文爱重都不愿意搭理朱丽。”

    我点了点头,这个昨晚我也看到了。

    想到昨晚李永斌跟我说的话,我就忍不住觉得背后那人还真的是心机深沉。

    明明知道朱丽是这样的脾气,还和我不对付。

    还专门做出打电话让朱丽大半夜回来的举动,这样一来,这件事情只怕有不少人都知道了。

    就朱丽的父亲再厉害,也不能现在偏帮着文爱重了。

    “不过昨晚,我好像没有看到孙政委家的爱人。这人也真的是内向,都来大院那么久了,就没有和谁好好的说说话的。

    不管是什么事情,她都抱着孩子在家里面。上次在楼道里面遇见了,我和她打招呼,他家的孩子都吓哭了。”

    张嫂子感慨的说了一句,我想到隔壁家,也忍不住觉得摇头。

    原本从村里面到部队,我还一直想着能够生活的简单点,现在看来,是事情更加的复杂了。

    张指导员和李永斌从书房里面谈话出来了,我们四人这才一起朝着部队里面的食堂走了过去。

    一到食堂,就看到这大院另外一边的炮兵连的人,也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