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0章 吵起来了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舅妈,人家有没有钱我不知道。可你要是这么问人家,估计我爸妈没开口,外面的人就要说你卖侄女了。”

    我也没给我舅妈客气,我舅妈比起鸟嘴婶来,差不多都是一种人。

    就是喜欢拿别人的痛处说闲话,还嫌弃人家开不起玩笑的闲人。跟这种人,是完全就没有办法的说道理的。

    “你个死丫头片子,你说啥呢。”

    我舅妈骂了我一句,又夹了一筷子粿条,瞪着我对我妈说。

    “看看,小姑,我也没说啥啊,你家姑娘说话就这么挤兑人。”

    “你还是吃粥,等会儿回去,我给你装点花生回去给两个孩子吃。”我妈几无奈的说。

    我舅妈听了我妈这话,这才没再叭叭叭的说嘴了。

    李永斌到的时候,还是开着车子的,进门的时候我看着我舅妈眼睛都是亮的。

    当然,不是对李永斌这人。是对李永斌手上拿着的东西,两眼放光。

    “这是秀她外公外婆,这是她舅和舅妈。”我爸给李永斌作介绍,李永斌打了一声招呼,就被众人招呼着坐了下来。

    “这是给长辈们的礼物。”

    李永斌把东西放在了桌子上面,我舅妈刚刚想要伸手,我就一把把东西拿了过来,站起来说。

    “我先拿过去放在厨房桌子上,免得占地方了。”

    我看了一眼,是供销社的马蹄糕,书册糕,还有栗子糕,居然还买了奶粉和一包烟丝。

    我们这边是南边,没有多少香烟卖,这边的气候也不适合种烟草,所以大家都是去供销社那边买一包包的烟丝,然后自己找了纸卷起来当烟卷抽。

    不过,李永斌买的这个香烟,一看就知道是最好的。

    “李同志家里面蛮有钱的,这些东西可都是好东西啊,我们平时也就是看看,哪里舍得买啊。”

    我舅妈看我把东西给拿走了,狠狠的瞪了我一样,就转头又盯着李永斌看了。

    “都是一些礼物。”李永斌的脸上没有任何的变化,声音里面客气却带着疏离。

    我把东西放好回来的时候,就听见李芳华在说话了。

    “这是永斌她妈交代的,这也算是传给媳妇的东西了。三点金。耳环戒指,项链。”

    我刚好进来,李芳华手上的小红布正打开着。

    我看到那三点金的时候,有些惊讶,上辈子可没这种东西。现在风波才过去多久,人人家里面都是一清二白的。

    有这种东西的人家,那都是老地主留下来的。

    果然我爸我妈的脸就不太好看了,我外公先开口了。

    “李同志救了我们文强,我们一家人是打心眼里感激。可有些事情,也还是要问清楚好一点,就是李同志家里面的成分是?”

    成分,说的就是身份。在大动荡的时候,全国上下都分成了几个等级,地主,中农,贫农。

    地主的成分是最不好的,中农也会被人白眼,只有贫农的身份是最好的。

    我家就是贫农,所以我哥才能够被选去当兵。

    “我家是地主,不过那是我爷爷一辈的事情。后来家里面把财产都捐给了人民,我父亲是教师。”

    李永斌说这话的时候,忽然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

    我以为他是担心我嫌弃他家的成分,朝着李永斌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才转开了脸。

    说真的,上辈子我活了那么久,看见整个时代在改变,哪里还会计较这个。

    难怪李永斌身上的气场和别人的不一样,按照老辈人的话,那就是龙生龙凤生凤。

    李永斌家里面的成分是不好,可要是真的被打到了的话,李永斌就不可能还参军了。

    “哎呀,地主这成分怎么可以?以后那可是要耽误孩子的。就算以后你们生了孩子,谁家肯把孩子嫁给你们啊。”

    果然,我舅妈一听这话就咋咋呼呼的喊了起来。刚才还正坐着看李永斌的,现在整个身子一拐,都侧着斜吊着眼看李永斌姑侄两个人了。

    “她小姑,我可跟你说了。家里面那两个小子以后可都是要有出席的,现在你们家要是找了这么个女婿,以后就别往来了。”

    “闭嘴。”

    我外公气的脸都变了,看着我妈也被气的发抖的摸样,朝着我舅妈吼了一声。

    “爹,这可是关系到成分问题的。不是闹着玩的,当年多少地主都被打倒了,这是血的教训。”我舅妈却忽然咋呼了起来,声音都带着得意。

    一叉腰,站起来看着李永斌和李芳华,伸出手就指着他们喊。

    “虽然说你们救了人,可你们这样的成分,咱们这样的人家可不敢要。要不然,你们还是找另外的人。别耽误了文强的前程,还害得我们这些做亲戚的也不好过。”

    “你说什么话呢?我们家什么成分,关你什么事?娶的又不是你的女儿,王秀秀她爱嫁不嫁的,关你一个舅妈什么事?人家爸妈还没开口呢,轮得到你嫌弃我侄子吗?”李芳华也是一点就炸的炮仗,这一站起来,满屋子就只剩下我舅妈和李芳华的声音了。

    我都想要捂住耳朵了,果然预料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她王秀秀一个小学毕业的,诗歌朗读都不知道会不会,我侄子肯娶她,那也是她的造化。现在他们正经的还没说报恩的事情,倒是你这个舅妈在这里张罗了?怎么了?这是新社会,**都说了人人平等。

    还耽误前程呢?有你这样见识浅薄的妈,我看也没有什么前程了。我告诉你,今天这王秀秀,我们李家还就娶定了。”

    李芳华口才特别了得,直接把我舅妈堵得说不出话来,眨巴眼睛憋得脸都红了。

    “都够了。”我外公怒吼了一声,我舅妈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好,这婚事你们自己看的好就办。以后别求到我们跟前,他爸,走。”

    我舅妈一扯,就把坐在椅子上面的舅舅给扯了起来。推搡着就非逼着我舅舅跟他一块儿走,我外公气的脸都变了,可我舅左右这么看着,还是跟着我舅妈走了。

    态度也摆明了,就是他也不同意这婚事。

    “这是一千块钱,这是三点金。这件婚事就这么定下来,王秀秀离家里头太远了,你们要是同意,就摆个酒席,就算是在这边定下来了。人过几天,我们就直接带走。”

    李芳华拿着个小皮包,一反手就从包里面拿出来了另外一个信封。

    直接把钱给放在了桌子上面,那一语定乾坤的魄力,真的跟个女暴君似的。

    “这……”我妈听到一千块钱,吓得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刚才吵成这个样子,现在李芳华把钱拿出来了,跟打脸似的。

    只是,打的不单单是我舅妈的脸,还有我们一家人的脸。

    “这件事情不是这么个说道,我们家不是卖女儿。今天谈的是婚事,您要是还想要好好谈,就坐下,咱们慢慢说。要是您觉得不合适了……”

    我爸黝黑的脸上带着阴沉,可话也直接给说明白了。

    我忽然感觉身边有人一动,我的手就被人给抓住了。李永斌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我身边了,一把牵着我的手就走到了桌子前。

    “叔,婚事是我自己愿意的。如果你放心我的话,这钱你留下。这是彩礼钱,我知道这不算多,我也不打算现在就带走秀秀。

    只是,我家的成分的确不太好。可你们村子里肯定也有人议论了这件事情,这对王秀秀同志的名声有影响。

    您要是觉得我不合适,我现在就走。这钱,就当时给你们赔礼道歉了。我姑说话比较冲,我给你们赔不是了。”

    我有些震愣,没想到看着冷冰冰的一个大男人,说起话来居然这么有条理。

    可是……

    这位李永斌通知,你要是真的觉得咱们不成的话,现在这么牵着我的手,是不是有些太霸道了?

    我的脸忍不住红了起来,因为李永斌是两条道都给我爸说出来了,让我爸自己选了。

    连把钱留下来当道歉的礼钱都说的出来,这是一千块啊,现在一人一天打工也才能赚两块钱而已。

    这整整一千块可以说是天文数字了,特别是对在地里刨食的农民来说。

    “永斌。”李芳华还想要说什么,可李永斌却就这么站在我爸跟前。

    我哥也没开口,眉头紧紧皱着。外公外婆脸上全是对我的担心,特别是外婆,刚才吵起来的时候,她都忍不住哭了。

    “她爸,你看……”我妈看着李永斌又看了看我,连话都不敢多说了。

    我试图把手从李永斌的手里面拿出来,可才发现这男人抓得太紧了,我根本就挣扎不开。

    “爸,这婚事我同意。”我也不挣扎了,只是看着我爸皱眉的样子,笑着说。

    一家人全都看着我,李芳华也皱眉盯着我看。

    “都说嫁人不嫁田,李同志看起来是个有担当的。就算成分不好,以后好好努力,说不定有别的福报。可咱们家欠了他的,他还能帮着我的婚事着想,这样的人敞亮。我同意这婚事。”

    我爸看着我,又看看高个子的李永斌,忽然一点头。

    “好,可有句话我需要先说了。这钱,你拿回去。人,你不能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