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1章 这个男人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打算要了钱还不给人?呵,还真的是穷山恶水多刁民,我刚才进村子的时候就听见被人在说什么破鞋。

    现在你们家又拿了钱不给媳妇,打量着我们好欺负是不是?我刚才都听见了,你们家女儿也和别人不清不楚的……”

    砰的一声,我爸狠狠的拍了桌子站了起来,对着大声叫器的李芳华喊。

    “我看你是李同志的姑姑,一直让着你。可你要是再敢说我女儿一句闲话,你信不信我让你走不出这村子?”

    我爸经常发脾气,可是我从来没有看见过他勃然大怒的样子。额头上的情景都爆出来了,一双眼睛都是红的,鼻翼一吸一吸的,显然是气的特别的很。

    “姑姑,来的时候,我就说好了。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

    李永斌也皱了皱眉,对一脸被吓到的李芳华开口说。李芳华缓过神来,气的抬起手就打了一下李永斌的胸口。

    “没用的东西,为了个女人,你是不是还要给人做上门女婿啊?好,你自己做主是?那我不管你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也不会回去看你爹妈了,我们都死了你才好呢。”

    李芳华踩着小皮鞋,蹬蹬瞪的朝着外面跑了出去,不过一会儿外面就传来了汽车发动的声音。

    “你姑……”我有些担心的皱眉,李芳华会开车吗?能让她就这么一个人回去吗?

    “我姑会开车。”李永斌像是看穿了我的担心,声音虽然还是冷冷的,可是却先回答了我的问题。

    我一抬头,忽然对上李永斌迫人的视线,羞得就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叔,咱们接着说。”李永斌却是不肯松开我的手,反而抓着我的手,就这么带着我在椅子上又坐了下来。

    我外公外婆有些皱眉,我妈也盯着我的手看,可是,我爸却是盯着李永斌好一会儿,真的就这么坐了下来。

    “我的意思不是说悔婚。”我爸烦躁的拿出一条自己卷的烟,点了起来,狠狠的吸了一口。

    “我知道。”李永斌接话。

    “我看出来了,你们家看起来也不简单。秀秀她是我们一家子宠着养大的,虽然生在农村,可是我们家从小就没让她下过地,干过活。

    苦的累的都是我和他妈,还有他哥做了。她是真的被我们给养的很傻气,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

    要是这么嫁过去你们家,你们家里面的其他大人……”

    我爸的眉头还是紧紧的皱着,这下子连我哥都皱眉了。

    全都是为了我的婚事,为了我将来在婆家的日子担心。

    “叔,我妈一直病着,家里面就只有我一个孩子。老实说,将来长辈养老的事情,肯定都是我一肩担。我是男子,又是军人,责任这种事情我绝对不可能推卸掉。”

    李永斌的脸上非常的严肃,抓着我的大手也用了点力气。

    那血气方刚却又沉稳内敛的摸样,看的我也忍不住有些眼热。

    这男人,是真真正正的好儿郎啊。责任义务担当他全部都看的清清楚楚的,遇事也不慌张,也不会因为李芳华的话就愚孝的听之任之。

    有自己的主见,要不是脸上这样了,哪里轮得到我啊。

    “不是,孩子,你误会了。叔不是让你不养父母,叔哪里能干那样的事情?”我爸急忙解释,我妈在旁边也急忙说。

    “就是,父母大过天,我们就算疼女儿也没有让你不认自己爸妈的道理。”

    我外公外婆也点头说是,我爸看着李永斌好一会,才又叹了一口气说。

    “可秀啊,就跟你姑说的一样。除了长得精神些,读书小学,什么活也不会干,你们那还是北方,过日子的方式南辕北辙的。

    你把秀带回去了,要是你爸妈真的不满意了,你们两个的小日子也过不好啊。”

    我爸这是实实在在的把以后的日子都给想到了,我皱了皱眉,刚刚想要跟我爸说。

    再苦再累我都扛得住,因为这些都是我欠李永斌的。

    可李永斌却捏了一下我的手,我顿了一下的功夫,李永斌就先开口了。

    “我妈虽然身体不太好,可我姑在家里面,一直没有出嫁。家里面的事情,现在还不用我打理,叔你要是不放心,我可以申请随军。

    让秀秀先跟我生活一段时间,让她适应了北方的生活之后,我再带她回去。

    只要您答应婚事,其他的事情,我都可以想办法。”

    没有夸夸其谈的说全部都自己摆平,而是说想办法,可见李永斌这男人还算是踏实老实的。

    “你真的能办好?”我爸还是犹豫的,就算李永斌又点头了,我爸也还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爸,妹妹只要和永斌打了结婚报告,永斌就可以申请家属随军的。到时候,有我也在那边,你不用担心。”

    我哥真的感觉很信任李永斌,都开口帮李永斌说好话了。

    “何工啊,我看这件婚事可以。到底是救了文强的同志,虽然这样秀秀回到外省去,可有她哥看着,你也能放心的。”

    我外公忽然开口,对着我爸说,一双眼睛看着李永斌身上的军装。

    我忽然觉得有点儿想笑,现在的人对于这些可爱的人民公仆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满目崇拜感。

    我外公以前还念叨过,鬼子进村的时候,就是八路军子弟兵帮着赶跑鬼子的。

    今天李永斌穿了一身军装过来提亲,我外公肯定是恨不能我现在就嫁给李永斌。

    “他爸,我看李同志这孩子不错,你看……”我妈盯着我和李永斌牵在一起的手,也跟着开口。

    我爸环顾了一圈,最后才狠狠吸了一口烟,点了头。

    “婚事可以,在这边摆一桌请亲戚朋友也可以。不过,这钱你拿回去。我们家不是卖女儿的,家里面没办法给秀添上什么嫁妆,可也不能再让她被为难了。”

    “好。”李永斌二话不说,居然真的上去就把钱给拿了起来。不过,却把三点金给留下了,对着我爸说:“叔,这是我奶奶留下来,说给我媳妇的。”

    “这个留下来,就当时聘礼了。等到摆酒那天,给秀戴上就成。”

    我爸一摆手,也没有再让李永斌为难了。

    “好,那我看看日子,选个好日子,咱们就摆酒。”我妈估计是这屋子里头最高兴的人了,急忙就要去翻日子。

    现在破除了封建迷信那套了,可这土生土长的农民家里面有婚丧嫁娶的,还是会看日子。

    “妈,你选个最近的。我们的假都不多,下个月头就要赶回去。”我哥看我妈那兴冲冲的样子,马上就提醒了一句。

    现在都二十三号了,也就是剩下的日子,只有一个星期了。

    我妈听了之后,脸上的欢喜劲就小了点,我知道她这肯定是舍不得了。

    “他们都是军人,都是有觉悟的。你别婆婆妈妈的扯后腿,要让孩子们都放心家里面。快选个日子,等会儿我就去喊人。”

    还是我爸这个一家之主发话了,我妈才反应过来。

    最后选了最后一天,没办法,可以选择的时间太短了。差不多就是结了婚之后,李永斌和我哥就要先去部队里面。

    我被我妈推着说送一送李永斌,两个人这次是单独出了家门口了。

    “你怨我吗?”两个人一直沉默走着,忽然李永斌开口。

    我有些不明白的抬头,对上李永斌紧盯人的视线,马上又低头了。

    这人看着冷冰冰的,怎么看人的时候跟流氓似的啊。

    “我怨你什么?”我吞了一口口水,觉得莫名的脸上一阵发烫。

    “时间太短了,我不能陪着你。到时候去部队,我也不能过来接你。”李永斌的声音天生就有一股领导人的力量。

    特别是他现在这个调调,就好像教导主任在安抚学生一样。

    其实只有越安抚越害怕的,不过我也不好意思拆穿李永斌。

    眨巴了一下眼,我看着脚下的黄土地,笑了笑说。

    “我没出过门,到时候,你到车站接我就好了。”

    说不害怕是假的,这辈子活过来之后的事情,全部都让我给改变了。当然,除了吴军和沈秋玲这对破鞋还紧紧的黏糊在一块儿。

    剩下的事情,全部都偏离了轨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我是彻底的不知道了。

    可我就是凭着一口气,就是想要把日子过得红火起来。

    现在真的要和李永斌结婚了,想到要离开我爸妈,其实我还是很舍不得也很害怕的。

    “好,我去接你。”李永斌的手忽然又抓住了我的手,这次我反应快了。

    急忙就把手给收了回来,害怕的左右看了看,紧张的瞪了一眼李永斌。

    “规矩点,让人看见了不好。”

    “你是我媳妇了,没什么不好。”没想到,李永斌这让还挺强势的,说着就又牵着我的手了。

    我脸砰的一下就红透了,气的朝着李永斌小声喊:“你不是还没打报告呢吗?还不作数呢。”

    李永斌忽然一顿,点了点头,可手还紧紧的抓着我的手,低沉的声音开口。

    “等到报告出来,你就是我名正言顺的媳妇了。王秀秀同志,你要记住,军婚是受国家保护的。所以,以后你的名字就会一直和我的名字呆在结婚证上面,知道吗?”

    李永斌忽然严肃的宣誓,让我的心也忍不住跟着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这个男人……好像有点儿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