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2章 臭鸡蛋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知道了吗?”李永斌看我一直低着头,忽然压低了声音在我头顶上用威严的声音喝道。

    “知道了。”我莫名的脸爆红,有一种遇到兵痞的感觉。

    这人怎么连说誓言,都像是在训人,跟逼良为娼似的。

    “我明天有事情,没办法过来,后天我带你去城里头转转,买东西。”

    李永斌听到了我的回答,脸上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因为我一直低着头,莫名的羞得不敢去看李永斌的脸。

    不过,他却牵着我的手就这么朝着前面走去。还跟我说安排时间的事情,我嗯嗯的点着头,还觉得不好意思。

    可等到李永斌说买东西的时候,我忽然皱着眉说:“其实要买的东西也不多,再说……你不是说要带我随军,我要是住在家属院里头,买那么多东西,我一个人也带不过去啊。”

    “你知道家属楼?”李永斌撇了我一样,还捏了一下我的手心。

    我忽然惊觉,这是上辈子李永斌先跟我说的话了,没想到一不留神就说漏嘴了。

    我有些着急,不过马上就接着说:“我听我哥说过,你们有家属楼。”

    “嗯,有。你哥平时不住在那,没结婚的士兵们都是住在部队里头的。”

    李永斌还开口说了一句,我急忙点头,嗯嗯说知道了。

    “秀,跟你对象去看热闹呢。”道上也不止我和李永斌在走,一个认识的婶子朝着我们打招呼道。

    我的脸忍不住又红了,感觉自己特别的没出息。

    都活了两辈子了,还这么容易脸红。可是一转念,上辈子我不要脸的跟着人跑了,等到回村子的时候,谁都对着我指指点点的。

    那时候是羞愤难堪的,这辈子却是人生第一次感觉到搞对象的紧张和害羞。

    我胡乱的嗯了一声,那婶子和其他人又笑了起来。那种善意的哄笑,比起上辈子的嘲笑要让人舒服的浑身都暖和起来了。

    “打破鞋,打。”

    等到我听到叫骂声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要出村子的这条路,今天还有一场大戏呢。

    我假装不经意的朝着高台那边看过去,那是村里头撘起来的台子。

    有什么事情,或者村里头有什么事情要宣布了,都会在这里。

    打破鞋,却是第一次的。

    我忍不住好奇的踮着脚尖朝那看了一眼,就看到吴军还裹着昨天那破被子呢,身上被绑的紧紧的,架在柱子上,被人砸了不少的烂菜叶和臭鸡蛋。

    而另外一边,沈秋玲就好一点了。

    当然,这好说的是比吴军好。因为换了一身衣服了,身上也是菜叶子,不过比吴军好的是,沈秋玲的身上还有鞋印子。

    说是破鞋,其实说到底就跟批斗大会一样。不少婶子伯娘的会上去用鞋底子抽沈秋玲,这是做给那些还没出嫁的小姑娘看的。

    别让小姑娘学坏了,让她们都看看这就是下场。

    “想看?”李永斌忽然问我,我看了一眼沈秋玲头上的臭鸡蛋,嘴角扯了扯。

    摇了摇头说:“不用,看这个也没意思。我送你出去。”

    李永斌并没有朝着那边看一眼,听到我的回答,点了点头,我们两就朝村口去了。

    送走了李永斌,我转身回去村子里头了。

    李永斌开过来的车子被李芳华开走了,估计要回去镇里头还要一段路程。

    不过我也没细问,到底人家也是姑侄两个。我说多了李芳华的话,李永斌也会觉得没意思的。

    虽然,我真的很不喜欢李芳华那看不起我还有我们一家人的样子。

    我走到半道,正好就碰上我妈了。我妈身边还有一个鸟嘴婶,一看到我就喊了起来。

    “秀啊,我可听说,你真的要嫁给那同志了啊。”

    这边正好是高台这边,鸟嘴婶这一嗓子吼的,得了,也不用我们家去送消息了,这半个村子的人都知道了。

    我有些好气又好笑的点了点头,到底是好事情,我也落落大方的。

    “哎呀,那人的脸……不过没事,过日子嘛,谁还指着脸下饭呢。”鸟嘴婶说话就喜欢这样,我嘴角扯了扯。

    忽然一转头,看到高台上面沈秋玲抬起头,朝着我这边看了过来。

    那怨恨仇敌的眼神,看的我都想问问自己,我是不是杀了沈秋玲他爹了。

    明明是沈秋玲算计我,明明是她推着吴军故意勾搭我,还打算拿我当垫脚石。

    也不是我逼着他们两搞破鞋的,现在沈秋玲这么恨我,真的是让我觉得她该去看看脑子了。

    “婶子,你说得对。做人也不能看着脸下饭,人家李同志在部队里也是营长。吃喝都不愁,还立了功。也算是给国家人民做了贡献了,咱们不能看轻了人家,对?”

    我一转头,笑呵呵的和鸟嘴婶打招呼。

    “秀,你这么想就对了。那李同志看着就是个好的,还是参加战斗受伤的,咱们可要照顾好这些子弟兵们。”

    原本在那边打破鞋的人,听到了鸟嘴婶和我的话,转身就朝着我走了过来。

    我笑着都说了好,也注意到了沈秋玲看我的眼神越来越狠了。

    不过,我也不怕。

    我没做亏心事,我没必要怕他们。

    该怕的,是她和吴军这样做了亏心事的人!

    我妈扯着我就回家了,一路上看见人,也都说了日子,让人到时候到家里头喝喜酒。

    等到了家,我才小声问我妈:“咱们家里头有没有钱?”

    说真的,我对这个家的贡献真的非常的少。因为我爸的关系,我不用去干活。

    又因为之前一直被宠着,也没有去找工作,所以一直呆在家里头、

    刚才看到我妈招呼人来家里面喝喜酒,才想起来这也是一笔开支。我爸倔,不肯拿李永斌的彩礼钱。

    可家里面也才这几年好过了点,这请人花的钱可不少。

    “有,你哥之前的工资都给家里了。都是些村里人和亲戚,到时候杀了鸡,再杀一头猪,也就差不多了。”

    我妈点着头说,脸上的笑就一直没下去过。

    看得出来,我妈是真的因为我要结婚了,在高兴。

    我却是皱了皱眉说:“那钱是要给哥娶媳妇的。”

    我可打算,尽快给我哥选个媳妇。最好是选个最最贴心的,能够和我哥一直好好过日子的。

    至于鸟嘴婶的那个亲戚,还是有多远离我家多远。

    “这个不用你操心。你哥的事情有我呢,你就安安心心的代嫁就成了。哎,没想到一眨眼,你和你哥都这么大了。

    要是你哥再快点给我娶了媳妇,让我抱上孙子,我就是死了也甘心了。”我妈满脸都是满足,一边就开始收拾饭菜了。

    我皱着眉说:“我可打算给你们养老呢,别说这样的话。”

    “我不用你,我有你哥呢。”我妈笑着朝着我眨眨眼,要是上辈子我听见了,肯定要吃醋。

    可是现在我已经体会到父母给我想的够多了,我妈这话也是真心实意的想要让我放心出嫁。

    “知道啦,你有了儿子,就不要我这个女儿了。”

    我也笑着和我妈说笑,等到我爸我哥回来了,我才知道沈秋玲和吴军事情的后续。

    “村长就同意退婚?”我妈忍不住惊讶,我也有些讶异。

    要知道,这村里头读书最高的女孩子,就是沈秋玲。而王中平什么条件,还真的就是明摆着的。

    现在闹成这个样子,王中平的影响的确是三个人里面最小的。可是以后想要找到跟沈秋玲一样好摸样好家世还读书好的女孩子,那是真的没可能了。

    我爸点了点头,吃着番薯粥说:“听说,是那沈家要调回去了。”

    这话一出,答案就浮出水面了。

    沈家是外来户,以前刚刚到村里头,屋子都是被分在村口最外头的。沈家甚至舍得用孩子的婚事来做拉拢关系的砝码,就是因为想要在村子里头站住脚。

    而村长家,看上的是沈家沈刚生的读书好本事。所以,也就半推半就的答应了娃娃亲。

    可现在沈家要走了,王根一个村长对沈家而言,就可有可无了。

    想着沈家这有奶就是娘,没奶就踢开的做事手法,我忍不住哼了一声。

    “王中平就咽得下这口气?”

    那可是个炮仗,一点就炸的。

    “听说沈家昨晚有人去市里头了,这连夜估计是去想办法的。既然能出去了,那这婚事解了也好。”

    我爸是村里头的干事,自然知道的事情多。

    现在跟我们说这些事,眼睛还看着我和我哥,其实也有警告我们不许再胡闹的意思了。

    我哥不说话,我小声的哼了哼。

    不过,我没想到的是,沈秋玲和吴军到后来能做出那种丧尽天良的事情来。

    几乎是为了毁了我,这两个人是豁出去了。

    当然,这是后话了。

    现在我在家等着,等到隔天李永斌来带着我,一块儿上了县城。

    出门的时候,我还听到我哥问李永斌。

    “你姑姑呢?”

    “回去了。”

    我有些咂舌,这李芳华的脾气是真的大啊,说不管李永斌的事情,真的一甩手就回去了。

    不过我出去的时候,这两男人就都不说下去了。

    我哥招呼了一声,李永斌跟我爸妈打了招呼,就带着我上了车。

    “你坐过汽车?”

    李永斌看着我系安全带,忽然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