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3章 撒狗粮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我的手一顿,这才发现自己因为重生的,对很多事情都表现的太熟悉了。

    就像是现在这车子,在八零年代可还完全是个新鲜东西。现在五家里头有一家有自行车,都算是厉害的了。

    当然,在我们村里头,还没有五比一这个比例呢。

    我就这样系安全带,李永斌是军人,观察能力肯定比起我爸妈要好的。

    “村里头在宣传栏哪里贴过报纸,我在上面看过一眼。不过,这还是我第一次坐汽车呢。”

    我笑了笑,虽然心虚,可也只能这么糊弄过去。要不然跟别人说我自己又活了一辈子的事情,估计别人也会吓到。

    “咱们先去商城里面看看。”幸好李永斌话不多,虽然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不过也没有再纠缠这个问题了。

    我这才放下心来,嗯了一声。

    车子开出去的时候,因为村里头的土路不算特别平整,李永斌开的很慢,我的脸上也忍不住一直带着笑。

    这男人看着冷冰冰的不爱开口,可却能顾忌到我第一次坐车子,开的这么慢,也算是有心了。

    “秀啊,出门去啊。”

    有认识的人跟我打招呼,我笑着点了点头。因为开的慢,偶尔还能回别人一两句话。

    忽然我看到一个拐弯处,一个穿着涤卡外套的人站着。头发给剪得坑坑洼洼的,跟狗啃似的。

    等到车子开近了,我才看清楚这让居然是沈秋玲。

    我有些咂舌,没想到村里头的婶子们这么嫉恶如仇,居然把沈秋玲最宝贝的头发都给剪了,还剪成这个样子了。

    沈秋玲胆子也够大的,都这个样子了,还敢出门来。

    我坐在车里想着,眼神却没有直视沈秋玲。

    这样的人,只要以后她不再惹我了,我也想在离开之前,留点儿名声。

    最少,这样不会让我爸妈在村里头为难。

    当然,我也是看清楚了。就沈秋玲吴军这样的两个人,被人抓奸在床都能各顾各的,这两个人以后绝对没好下场的。

    不过,当车子开过沈秋玲面前的时候,我还是发现了,沈秋玲一直狠狠的瞪着我。

    “你想要买什么,想好了吗?”

    李永斌忽然开口,我还在一脸正经的坐着,打算用最无视的状态,从沈秋玲的面前走过。

    没想到李永斌会开口,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的从裤袋里头拿出一张纸来。

    “我都写在这上头了,我们这边要置办出嫁的东西不少。所以,我问了我妈之后,把要办的,今天都买回去。”

    我们这边虽然破除了封建迷信,不过很多礼俗却还保留了下来。

    就好像是蒸发稿,然后一家一家去派,还有煮甜汤,等到好日子那天让来客都能喝上甜汤。

    还有糕点粿类,到时候要做的东西不少。不过现在左邻右舍的关系都特别的好,特别是一个村里头的。

    只要一家人有喜事,剩下的婶子伯娘都会到我们家里头帮忙做这些,所以我妈一个人也能摆布起来。

    就是这白糖……

    我看着白纸上面写着的五斤白糖,有着咂舌。

    现在白糖不单单贵,而且还不好买。

    商场里面是限量卖着东西的,自营小贩们也还没有出现。

    “怎么了?”我看着这单子皱眉,李永斌斜着眼也看了一眼。马上就看到了上面写着特别用红笔点了的几眼东西。

    “我有朋友在这边的食品厂上面,咱们等会直接过去他那边买。”

    李永斌这话让我吓了一跳,拿着单子好奇的看着李永斌说。

    “我们这边你也有朋友?”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李永斌的老家可是东北那方面的。我们这边南的特别的南面,李永斌怎么会认知这边食品厂的人呢?

    “我和你哥会认识,也是那朋友介绍的。他当过兵,退伍了。”李永斌说。

    我点了点头,也算是合情合理。

    退伍的军人转行有岗位,也是正常的。我之前还好奇我哥怎么和李永斌有这么好的关系,原来还有人介绍的啊。

    李永斌说了食品厂,我就把心放在了肚子里面了。

    现在食品厂管的都不是特别的严格,这单子里头的东西,很多都可以从食品厂购买。

    我看着剩下的东西,心底算了一下,大约要花两百块钱了。

    这真的是个大数目,不过我爸妈也是想要帮我立个名头,别让李永斌看轻了我。

    特意要办的好看点的酒席,好让村里头的人都来给我撑场面。

    “我妈这单子里头的东西有点儿多,等会咱们看着买就好。”

    我看着上面写的不少嫁妆,都在心里给删除了。写出来也不过是让我妈放心,等回去就说一声商场里头没货了,我妈也不会真的计较的。

    开车就是快,原本要走半个多小时的路程,坐车没多久就到了。

    我看了看日头,觉得最多走了二十分钟。

    “都买,你妈肯定都想的周到。”李永斌伸出手要看单子,我也不藏着,直接递给他了。

    他看了一会儿,朝着里头走,手却一抓,直接把我递单子的手给抓住了。

    “一楼是干货区,二楼是卖衣服的,三楼是买布的。你想要想买什么?”李永斌的鞋子踩在百货大楼的地上,发出轻微的哒哒哒的声音。

    “你能不能先放开我的手,好多人在看。”

    我被李永斌带着朝着前面走,低着头看到周围的人都盯着我们看,觉得很不好意思。

    现在的风气可没那么开放,就算是夫妻,也没有这么牵着手走路的。

    “你不认识路,我带你走。”

    这理由找的很好,可我认识路啊。

    “我来过,不会走丢的。你快放开我。”

    在我的坚持下,李永斌终于松开手了。高高的大个子忽然回头,吓了我一跳。

    我忍不住摁住了胸口,看着李永斌问。

    “怎么了?”

    李永斌的眼神在我身上一扫,眸子动了动,忽然退开了一步说。

    “你走前面,我跟着你。”

    这还是担心我走丢了吗?我觉得有些好笑,就算我比这男人小,可也没必要把我当成笨蛋来对待?

    “走就走。”我有些带笑的先朝着前面走,李永斌真的亦步亦趋就这么跟在我身后走着。

    哪怕不回头看,我都能知道,李永斌的眼神肯定一直盯着我看。

    我打算先上三楼买,这样买的东西才不用拿上拿下的。

    三楼是卖布卖毛线,我看了一下,现在的布其实价格都不算贵。只是大家都是土地找吃的,根本就没闲钱买东西。

    所以,百货大楼才被看成了不能随便乱进的地方。

    我走过去看了看,发现很多料子的做工都特别的好,就是花真的好土。

    大红的牡丹,瓜果的图案,还有那密密麻麻的囍字大红布,真的是怎么土怎么来。

    怎么喜庆怎么染,让我连其他选择的余地都没有。

    “你好,同志。把这块布拿给我看看。”

    我看中了一块麻胚布,素的水。没任何的图案,不过看着料子就不错,厚实而且阵脚密度刚好。

    因为我今天来穿的整齐,身边跟着的李永斌看着也有气势,所以售货员也没多话,直接把布从玻璃柜里面拿出来给我看了。

    我摸了摸,发现料子真的不错。我不会做衣服,可村里头可有会做衣服的婶子,拿回去找人做了,也比现在买的好看。

    “这块多少钱?多长?”

    “这有两米三,一米是六块钱。”售货员说。

    我听了有些惊讶:“这么贵啊?”

    现在一个人的工钱,工人的也才一个月三十块。这块布就要十二块,那可真的是贵的很。

    “这是混的棉,料子好,穿不久。而且,这料子你看阵脚,可是六十四针的,这么穿都不会走棉。”售货员有点儿不耐烦了,直接一甩手就把拎着的布料卷了起来。

    我看着那料子,想了想也没说什么。

    可是李永斌却忽然站在我背后开口:“你喜欢就买。”

    售货员看了我一眼,接着卷自己的布料。

    我嘴巴抿了一下,看着那布料还是摇了摇头:“这太贵了,这也就够我做一身衣裳的。剩下的也做不了别的,太可惜了。不划算。”

    李永斌的胸口忽然震动了一下,因为靠的太近,我马上就察觉到了。

    这家伙在笑我?

    我刚想要转头,李永斌就摁住了我的肩膀说:“你好,帮我把东西包起来,我们要了。”

    “不要。”我记得喊了起来,手肘有些不耐烦的往后撞了一下李永斌,没好气的说:“会不会过日子啊?这都能买多少其他布了?”

    “没事。”李永斌说着,胸口又震了一下。

    那售货员不耐烦的朝着我们吼:“到底买不买啊?”

    “买。”李永斌比我先开口,我想要再说别的,看着那布料是真的喜欢。

    比起大红大紫的,我真的觉得这布料是鹤立鸡群啊。

    我一咬牙,心底打定了主意。那就买了,听这男人的。其他的东西,再省点儿就是了。

    可等到买鞋了,我才发现李永斌有多败家。

    “咱们刚才买布了,回去自己做鞋子就成。这皮鞋太贵了,不行。”

    这是我第一次,记得先握了李永斌的手,扯着他就要往外走。

    嘴里面还忍不住说:“我不喜欢皮鞋,你不能再给我买了。要不然,我真的翻脸了啊。”

    这男人根本就不是出来买东西的,感觉就是在人家售货员面前撒狗粮的。

    根本不心疼钱的给我买东西,我不心疼狗粮,可我心疼那四个人头的大钞。

    等到逛了三楼下来,到了二楼的时候,我才这下坚定的摇头了。

    “布我都自己买了,衣服我就不要了。”看着李永斌还打算开口说话,我急忙伸手说。

    “你要是真有钱,就等着我过去部队那边了,咱们再买。现在都买了,我带不过去的。”

    李永斌的眼神火热了些,看着我这才点头。

    “那我先带你吃饭。”

    我有些累的一点头,劝了一上午的冰山男人,我的腮帮子都觉得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