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媳妇

第172章 他说什么了吗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夜里,李永斌直接把我抱在怀里面,手轻轻在我的脸上摸了摸,我靠在李永斌的胸口上面,对着李永斌的胸口轻轻捶了一下说。

    “你最近有没有时间?如果有的话,咱们还是去拜访一下你.妈妈吧!”

    结婚之前恶是不知道李永斌的父母的情况的,在我家那边结婚之后,李永斌就说,等我随军以后,就会跟我介绍家里面的情况。

    只是没有想到李永兵忽然的受伤了,我还没有随军就直接见到了吴静。

    吴静也算是婆家人,只是这个婆家人的情况特别特殊。

    谁家也没有听说过小姑子,霸占着自己大哥的?

    所以,我把吴静直接从我原本婆家名单里面,就给剔除了。

    剩下的人也就剩下,姑姑李芳华,还有李永斌的妈妈而已了。

    李永斌的妈妈听说身体不太好,所以我心里面也想着,还是找时间过去看看吧,不能就这么拖着。

    李永斌点了点头说:“这次任务做了总结之后,应该会给我一些时间休假,到时候我陪你去北京,再陪你在北京好好玩玩。”

    想到上次在北京,我只逛了一天就和李永斌分开,各自回到了各自的轨迹上面,根本没有在北京好好玩玩。

    我笑了一笑,说:“好呀,只要到时候,你别让吴静再给我捣乱就好。”

    床上已经被我换上了新的床单,幸好我因为手里面有钱,之前预备着的客房的床单我就预备了两套。

    我是想要备着给我哥过来这边的时候,能短暂的休息。

    只是我哥和李永斌分开了部队之后,那边好像不能在外面留宿。

    估计是因为我哥还没有成家的原因,在部队里面也有自己的屋子。

    现在我哥也升到了营长的职位,所以,我哥到这边来,一般都是吃过了晚饭之后就回去了。

    而我爸妈到了城里面之后,我哥倒是在那边住过两个晚上。

    至于我安排的客房现在还是空着的,幸好还有多余的床单,我把那套旧的扔掉最好,直接就铺上了新的了。

    李永斌听到我说到吴静,脸上闪过了一抹尴尬,接着就嘿嘿笑了一下说。

    “回去我就让咱妈,给吴静找个对象,别整天想这些有的没的。”

    我可不相信吴静是因为李永斌单单小时候的一句话,就能够从小就等着李永斌的。

    吴静的身边肯定有其他人给他暗示,说李永斌是个不错的男人,所以吴静才想要紧紧的抓住李永斌这个人。

    有可能是李永斌的妈妈,也有可能是李永斌的继父,或只是吴静的爷爷奶奶。

    反正肯定是有长辈同意了,吴静才会如此的执着。

    就是不知道之前同意了吴静喜欢李永斌,现在在李永斌结了婚的情况下,那些原本给吴静支持的人,是不是还这么支持着吴静了?

    如果是的话,那那样的家庭也没有必要更深入的交往了。

    “你自己看着办吧,这件事情是你和吴静的事,反正别再找我麻烦就好。”

    我有些嗔怪地瞪了李永斌一眼,这个罪魁祸首笑一笑,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在手心里面轻轻的挠着,低声说道。

    “吴静的事情倒是好说,我回去之后,跟妈说一声。吴静既然影响到,咱们的生活了,我就不会让她再接着掺合进来的。

    但是我走的这段时间,不在部队里面,怎么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我想了想,我还是把文爱重做的事情给说了出来,特别是张嫂子发生的事情。

    因为被害的发水痘,一直高烧退不下去差点病死,部队里面还没有给张指导员送消息的事情。

    李永斌忽然惊坐起来,脸上全是气愤。

    “这部队里面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了?”

    我其实跟李永斌说的时候,我就知道,李永斌肯定会生气的。

    刚才屋子里面,因为挠手心而产生的暧.昧,瞬间被李永斌的怒火给取代了。

    我有些无奈的抿了抿唇说:“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去了医院,张嫂子清醒过来,就算是再想要调查什么,我们两个也都知道晚了。

    而且男人不在家,我们女人去找上级领导说这么人命关天的事情,谁会相信呢?

    就单单是张指导员没有收到消息回来,就可以看的出来,文爱重不止是做了这么一手的准备,他肯定还跟关领导做好了准备。

    所以,我和张嫂子等到张大哥回来了,都还没有吭声。只是张大哥也是个厉害的,自己就去找了上级领导。

    申请重新再去学习,我刚才看到文爱重那脸色,都可以猜得出来,他回去自己里面之后要怎么锤胸口了。”

    我笑的身心舒张,没办法,因为只要一想到文爱重就因为奇差一步,机关算尽最后却还成了一个大笑话。

    怎么都让人忍不住想要发笑啊。

    特别是我之前在医务室里面,就看到文爱重那卑微的求着朱丽的样子。

    这样一个放得下男人的身段,也对别人下得了狠心的人,却吃了这么大一个亏,真是善恶有报。

    “这件事情,张大哥怎么没和我说?”

    李永斌有些皱眉,脸上忍不住露出了的疑惑的神情来。

    “肯定是有打算的,不过这到底是张嫂子和张大哥的事情。我偶尔想想,要不是因为我爸妈来了这边,我要在这边照顾他们,去了城里面的话。

    说不定,我会和张嫂子一样中招了。我身边,可是连月牙都没有。”

    说着,我的肩膀轻轻的抖了一下。

    在医院里面照顾张嫂子的时候,我几次看着张嫂子烧的浑浑噩噩的样子,我都想到这个问题。

    “别怕,我看这件事情我去和张大哥说一下。如果不行的话,那我们就处理一下。”

    李永斌察觉到了我的害怕,伸出手将我轻轻的抱在了怀里面。

    我靠在李永斌的怀里面,小声跟李永斌说着部队里面最近的变化。

    的原本因为再次相聚而刚才燃烧起来的小激.情,瞬间因为闲话,而慢慢的安逸的睡着了。

    我是等到早上李永斌来喊我起床的时候,我才发现天都亮了。

    我有些惊讶的朝着窗户又看了一眼,揉着眼睛说:“怎么这么晚才叫我起床?”

    现在居然都是中午了。

    李永斌笑了笑说:“我早上起来的时候,看天色还早就没叫你。你昨晚就是说话说的太晚了。”

    李永斌帮我把衣服递给了我,轻声说。‘

    “咱们中午出去吃,然后就去爸妈哪里。我早上去部队里面处理了事情之后,就跟部队请假了。顺便让我看看,我的小媳妇做生意做的怎么样了。”

    “请假了?真的吗?”

    想到李永斌休息就想到去城里面我爸妈那边,听到他特意请假,我的脸上忍不住笑了起来。

    虽然我两辈子的年纪加起来已经比李永斌都大了,可是没办法、。

    我上辈子就像是老妈子一样,嘴笨说不过吴军,被当做奴才欺负欺压。

    这辈子遇到李永斌,他只要在我的身边,就会像是照顾小孩子一样的照顾我,让我忍不住的总是想要依靠着他。

    果然啊,被人.宠.着的人,不管什么样的年纪都会是小孩子。

    李永斌转身去帮我拧好了毛巾,递过来给我说:“别着急,咱们现在过去差不多的。”

    我想到带李永斌去那边,有些小小的兴奋。

    想了想说:“你帮我把柜子里面,我新做的裙子拿出来吧。”

    李永斌听话的转身去给我那衣服了,等到我把衣服给换上了,才发现李永斌正一双眼睛幽幽的盯着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