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4章 沈哥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现在只有国营饭店,自营的小饭店实在太难找了。

    李永斌把东西都放在了后车厢,就开车带我到了国营饭店。

    一个炒饭一块钱,一盘炒菜七毛,一个汤五毛,虽然贵,可味道还是不错的。

    我拿着两个碗,帮李永斌把饭给盛满了,才给自己装了半碗饭。

    “不喜欢吃这个?”李永斌看着我的碗,皱着眉问我。

    我笑了笑摇摇头,说了一句:“我吃饭一直吃不多。”

    上辈子我一个女人养活吴军,为了省钱给房租,我经常饿着肚子。就是为了剩下来的钱,能给吴军买纸笔。

    等到开始有了年纪之后,我的肠胃已经彻底坏了一样。

    就算不吃饭,都已经感觉不到饿的感觉了。甚至偶尔能吃饱了,可过不了多久就会闹肚子。

    所以,我这几天吃饭都吃的很少。

    “钱你不用担心,这些都是我在部队里面的工资。我母亲说了,这些钱以后都是给你过日子的。”

    李永斌的声音还是冷冷的,不过说出来的话却是在安抚我。

    一边说着,这男人还一边用筷子,把蛋花汤里面的鸡蛋,夹到我碗里面。

    我看了看李永斌埋头吃饭,还一边给我夹菜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等会儿你跟我回去,我顺便给你量量。买了毛线,正好有空了可以给你织毛衣。”

    打毛衣我是会的,上辈子吴军的毛衣就全部都是我做的。虽然,吴军会很嫌弃。

    李永斌嗯了一声,不过我发现这男人的嘴角动了动。

    好像是在笑。

    剩下的买食品的,李永斌是直接带着我过去了食品厂。食品厂现在也是一个蛮大的规模,我们村里头来这里上班的人也有。

    不过很少,因为现在每个人都是以工人的身份为荣,所以特别的难进去。

    “这就是你小媳妇?文强的妹妹?”

    李永斌带着我一走进一间办公室,一个男人就走了进来。

    我看到对方走路高低脚的摸样,心底明了。这肯定也是受了伤的士兵,在这边上班的。

    “嗯。”李永斌伸出手,和对方我了握手,叫了声沈哥。

    “这是我和你哥哥的朋友,也是部队里面的前辈。叫做沈云腾,你跟着叫沈哥。”

    “沈哥好。”我朝着对方乖巧的笑了笑,心底是真的蛮感谢这个叫做沈哥的。

    要不是沈哥介绍我哥和李永斌认识成为好友的话,说不定我哥在战场上就要直接没命了。

    沈哥上下打量了我一下,一拳头就打在了李永斌的肩膀上,爽朗大笑道。

    “你小子可真行,这么个水灵的妹子就到手了。文强这是亏大发了啊。”

    李永斌转过头来看了看我,我被垮了,脸上也忍不住有些脸红。

    没想到李永斌还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那坦荡承认自己占便宜的摸样,看的我脸忍不住更红了。

    “好,你小子眼光好,还下手快。算是你小子有本事,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沈哥坐了下来,抽出一支烟递给李永斌。李永斌摇了摇头,开口说:“打算在这边先办酒席,请秀秀的家人亲戚。正好需要东西,就直接过来你这里买了。”

    “这个好说,有单子没,我直接让仓库的人送过来。按进货价就可以。”

    沈哥的一只腿脚不能弯曲,所以坐下来的时候姿态也显得有些异样。

    不过上辈子我连照顾残疾老人的活都干过了,现在再看到沈哥这样的,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奇怪的。

    我笑着把单子递了出去,指着上面的面粉,白糖,蜂蜜,红枣一一给沈哥看。

    沈哥站起来,走到的桌子旁边拿起电话就打了起来。

    我的眼神在这办公室里面转了转,心里却想起了别的念头来。

    之前一直担心吴军和沈秋玲的事情,倒是没有了时间想别的了。

    等到李永斌领着我吃饭的时候,我才想起来。现在可是八十年代初啊,什么都是新兴产业。

    什么都还没有,却都什么都还短缺。

    可是,慢慢的人民的生活会越来越好。吃喝拉撒什么都在升级,我要是有办法现在自己做点儿什么买卖,存点钱的话,那就算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有个周转。

    而且,单单是看我妈给我置办的排场,就可以知道我们这边的习俗嫁娶是很费钱的。

    我哥的工资是死数,攒起来费劲,还要爸妈省吃俭用的存着,才能存下来。

    可要是我带着家里人做点儿小生意……

    “太累了吗?”忽然我感觉耳朵边一热,吓了一跳。

    李永斌俯下身子在我耳边说话,说话的热气都喷在我耳朵上了。男人身上独特的汗味夹带着清爽的肥皂的味道,在我鼻子边饶来绕去的。

    我急忙摇头,想要甩掉这种莫名的羞耻感。

    “我……我没事。”

    这么说着,可是我可以感觉得到我的脸更红了,甚至连耳朵都开始红了起来。

    我忍不住抓住自己的指尖,头低的更低了。

    “哎哎,干嘛呢?在我这办公室就这么调戏人家妹子,李永斌,文强是我兄弟。这可也算是我妹子啊,你要是欺负他,小心我和文强揍你。”

    沈哥刚好挂了电话,看到我和李永斌凑得那么近,我还满脸通红的,马上就笑着喊起来。

    一听这话就是调笑我和李永斌的,我忍不住觉得更加臊得慌了。

    特别是李永斌身上的味道,还一直在我周围绕,我的心口忍不住砰砰直跳。

    “都好了吗?”沈哥坐了回来,李永斌终于退开了一点身子,和沈哥说话了。

    沈哥嗯了一声,笑着问我:“秀秀是?你哥以前就经常提起你,还给我们看你的照片。没想到,照片上面的小丫头长大了,居然还变得这么好看。

    永斌这人不错,虽然脸受伤了,可这不影响他在部队里面的。你们两个人只要好好过日子,将来肯定能过的更好的。”

    沈哥这话说的真心实意的,特别是说到部队两个字的时候,沈哥看了看自己的腿,嘴角的笑容都有些勉强了。

    我也顺着沈哥的目光去看他的腿,虽然觉得这话不好接,不过还是觉得有些奇怪。

    “您的腿也是做任务受伤的吗?”

    “嗯。没直接断了就算是命大了,不过,现在是能直不能弯,还高了一点。哈哈哈……”

    或许是我的表情有些小心翼翼的,沈哥笑着拿自己的腿打趣。

    那开朗的样子,好像丝毫没有被残废这两个字给打倒了。

    我想了想,觉得沈哥这人不错,这腿看着比我护理过的病人都还好。

    应该是现在的医疗还没有那么好,再加上沈哥看着还是一个人过日子的,才会弄成这个样子?

    “您是不是下雨天的时候,膝盖这块会疼?”

    “你怎么知道?”沈哥有些惊讶,笑着推了推自己那条废了腿说:“这腿自从受伤了,感觉就跟老人的腿似的。只要一要下雨,就跟针扎似的。幸好我是被分配到了南边了,要是北边下雪,那估计更够呛的。”

    我皱着眉,咬了咬唇,才开口说:“您这腿要是好好护理,还是能好起来的。不能说跑跳蹦,可不会这么硬。您是不是没按摩血路?也被做康复治疗?”

    “康复治疗是什么?”李永斌皱眉问我,脸上的神情认真了起来。

    我顿了顿,觉得自己要是说的太多了,肯定会被人怀疑。

    可我要是不说出来,沈哥也算是间接帮过我哥,现在这东西还是他帮着找人弄的,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腿坏死,我的良心根本就过不去。

    “这是我在书上看到过的,就是说这腿受伤了的。如果治疗之后,没有每天按摩,疏通血管,帮着肌肉恢复力量的话,那也不会完全康复。

    所以,腿脚会越来越硬,最后会变硬。日积月累下去,腿还会直接坏死。如果还存在伤口的话,到最后还有可能要截肢。”

    我这话一出口,两个男人的脸就全部都变了。

    “沈哥,你的腿之前在部队医院里头,还可以弯曲的。现在是不是真的和秀秀说的一样?”

    沈哥的脸上有些尴尬,讪笑着说:“我这一辈子就这样了,还管这腿做什么?”

    这话有些赌气,不过我也明白了过来。

    沈哥说到部队的时候,那眼睛里面的光彩是那么的明显。

    军人都会把部队看成自己的家,上辈子我被赶出家门的时候,也是觉得天塌了。

    所以,沈哥这是赌气不想要管自己的腿,情况才越来越糟糕的。

    “秀秀,这个康复治疗是怎么回事?”

    李永斌盯着沈哥看了一会,两个男人之间有一种沉痛的情绪在发酵。

    沈哥先撑不住李永斌的目光,转开了视线,低了头。而李永斌却是转过头,对着我问。

    我想了想以前在医院里面学的照顾病人的方式,跟李永斌和沈哥简单的说了一下。

    其实很简单,就是一开始这腿是肯定不能弯的了。要每天按摩,还要泡药水。

    然后等到血气开始走了,再每天走一段时间的路。

    记得一定要弯着腿,忍着疼走,这样才能避免肌肉坏死硬化。

    “秀秀说的,你每天都照做。沈哥,如果你再这么下去的话,我就直接退伍来这边陪着你。”

    李永斌这话一出口,沈哥脸上的神情就变了。

    我有些咂舌,没想到这两个大男人的感情居然这么好。

    那……我要是找沈哥帮忙,不知道可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