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5章 恶有恶报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我知道了,你也别忘记答应我的,一定要在部队里头……”

    沈哥的话没有说完,李永斌就已经点头了。

    “走,哥带你们小夫妻两吃饭去。”沈哥一声招呼,就打算带着我们出去。

    我急忙摆手,抱歉的笑:“家里面的人还等着呢,实在不能太晚回去了。要不然,我爸妈该担心了。”

    “下次。”李永斌听我说完,也跟着对沈哥摇了摇头。

    沈哥也没非要请客,带着我们找到了仓库那边。一小布袋的东西,最后才花了五十七块。

    我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了,这要是去商场里头买,肯定要贵三分之一不止。

    而且,还不一定能够全部买到。

    “看你这小丫头,就这么点东西就这么高兴了?”沈哥看我笑眯了眼,站在旁边一脸逗我玩的语气跟我说。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挠了挠脸说:“沈哥,这东西现在不太好买,我要是以后想买的话,还能到你这边买吗?”

    沈云腾笑了笑,大手一挥说没问题。

    等到李永斌扛着袋子朝着外面走,一边把打算打报告让我随军的事情说了之后,沈云腾看了看我说。

    “你回去打报告最少要两个月,你看我的腿也没人照顾,弟妹看着懂得不少。不然让她到厂里头上班,偶尔我也能问问她怎么康复?”

    沈云腾明显就是想要给我找份工作,现在工厂难进的程度,比后世考公务员还难。

    这几乎就是在给我开工资了,也是照顾我的意思。

    李永斌看着我,那刚正的脸上用眼神询问我的意思。

    我看了看李永斌拿着的袋子,还是一咬牙摇头了:“谢谢沈哥了,不过我剩下陪着我爸妈的时间不多了,我还是想要留在村子里头,陪着我爸妈。”

    沈云腾听到我的话,笑的明显更满意了。

    和沈云腾告别之后,我就和李永斌往家里头赶回去了。

    等到回到村子里头,不少人看到李永斌从车上拿东西下来,知道东西都是李永斌置办下来的,都夸我妈找了一个好女婿。

    我妈乐的一直和那些婶子说话,我看了看,转身就进去厨房了。

    我翻了翻柜子,有些惊喜的朝着在客厅里头和李永斌说话的大哥喊。

    “哥,你今天去钓虾了啊?”

    一个不锈钢大红牡丹花底的盆里面用浅浅的一层水养着十几尾虾,个头都有食指那么大了。

    “嗯,你收拾一下,永斌在这里吃了饭再走。”

    我答应了一声,嘴角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虽然饭量变得很小了,可是还是特别的喜欢吃海鲜。

    虾蟹是我最喜欢的了,我从柜子的最下面找出来我爸的白酒,把虾洗干净了,就倒了点儿白酒进去泡着。

    一点点的白酒,让整个小厨房都挥发着酒香,特别的好闻。

    家里面还是没有肉,我想了想去门口的小瓮罐里头抓出来一颗咸菜。

    这是我妈自己腌的,是用大菜直接泡水,然后再沥干了水,直接放到瓮里面,撒上大颗粒的那种粗盐,然后再上面再放一些甘草。

    然后用袋子装上沙子,直接盖在瓮上面,密封起来。放在阴凉处,等到两个月后就能吃了。

    我拿起来一看,发现有些深了,这就说明这咸菜已经很入味了。

    这种家里头的咸菜有个好处,就是可以从脆的,吃到入味有些软的。

    我切了一颗咸菜,用猪油炒起来,那咸香的味道一下子就出来了,闻得我口水都开始哗哗的出来了。

    “你炒咸菜了啊?真香。”

    我哥溜达了出来,看了一眼我正在炒的咸菜,也笑了起来。

    平时家里面没客人,咸菜都舍不得放猪油炒,自然逼不出那个咸香的味道。

    我嘿嘿笑了一声,看了看小碗里头的猪油,吐了吐舌头说。

    “妈要是看见猪油又没了,肯定骂我糟蹋东西。”

    “没事,就说哥想吃了。”我哥习惯性的就要帮我背黑锅,我忍不住被逗笑了。

    嘴巴里面猝不及防的就被塞了什么东西,我一咬,眼睛都亮了起来。

    “现在怎么有橄榄?”

    这东西我在北边已经很少吃了,而且现在都过了正月这么久了,怎么还有橄榄?

    我哥看到我开心的样子,也跟着点头说。

    “我今天出去,别人送的。我记得你喜欢吃,就给你带回来了。”

    “以后你别对我这么好了。”我看着我哥笑的宠溺的样子,忍不住觉得有些心酸。

    我上辈子真的是糟蹋了家人太多的真情了,却还捧着狗屎当宝贝。

    “没事,我就你这么一个妹妹,肯定要好好疼的。不过,永斌跟我说了沈哥的事情。秀,哥有事想摆脱你。”

    我哥说着,眉头就皱了起来。

    我好奇的看着我哥,等着我哥说下去。不过一边也手脚麻利的把咸菜给盛到盘子里,然后又放春菜下去抄。

    “沈哥的腿算是我和永斌的心结了,你既然看书懂得怎么护理,能不能你在家的时候,有空就过去看看沈哥。

    沈哥是个孤儿,家里人都被祸害没了。就剩下他一个,腿那样说不定这辈子都娶不上媳妇了。要是腿能慢慢好起来的话,说不定还可以摆脱咱妈帮着看看亲事。”

    “这个……”我有些皱眉,小声说:“他一个大男人的,我过去看他的腿,别人会不会说闲话啊?”

    我上辈子吃够了闲话的苦,这辈子还真的有点儿害怕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现在心里面的阴影面积可不小啊。

    我哥也迟疑了起来,显然也想起来不妥当了。这要是伤在手上还好说,这伤到了整个腿,我是不介意的。

    毕竟我护理过病人,可男女之间要是举动太亲密了,就算我是好心,肯定也会有闲话的。

    “那要不哥再想想办法。”我哥抓了抓头,那刚刚长出来的寸头显得毛躁了起来。

    “不过,我是打算整蛊点小生意来做的。也会去市里面跟沈哥买东西,偶尔的看一次,是还可以的。”

    我想了想,觉得对我哥没什么好隐瞒的。就开口说了我自己的打算,说:“我打算做点儿糕点出去卖。我今天去市里面看了,不少人上班之后,都没地方吃饭。

    国营饭店太贵了,根本就没办法每天吃。好多人都是拿了干粿在啃,肯定吃的不好。我要是做点儿松软的糕点去卖,就在大道上卖,肯定卖得出去。”

    “你这是投机取巧。”我的话刚说完,我哥马上就反对了起来。

    我听到我哥的话,却是笑弯了眼睛,拍了拍我哥的肩膀说:“王同志,我这叫顺应时代。小平同志都说了,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嘛。

    虽然不知道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可我这样能赚点钱,还能在家里呆着陪爸妈,都好啊。”

    我说着,更加满意的扬了扬我的下巴。

    我哥一下子就捏住了我的下巴,警告的盯着我说:“没门,你要是需要钱就跟哥说,哥想办法。不许你出去自己乱来,知道吗?”

    我哼了一声,外面传来我妈喊我哥的声音,我哥这才出去了。

    不过我心底却有自己的想法,反正我不甘心为人后。

    既然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那为什么不可以是我呢?不可以是我们家呢?

    李永斌吃过晚饭就回去了,单子上面的东西都买齐了。总共花了一百七十八,我跟我妈说这个数的时候,我爸骂了我妈。

    “你这不是胡闹吗?那里有这么花钱的?这些钱明天你拿出来,给李同志。这做粿品都是送给咱们自己村里人的,你花人家钱干嘛?”

    我妈气的说:“这不是给咱们闺女撑腰吗?现在谁家娶媳妇不花个百八十块的。你以为我贪心呢,等到他们要走了,我肯定把钱给他们小两口补上的……”

    老夫妻两个人又绊了会儿嘴,我妈才气鼓鼓的去收拾东西了。

    我笑着躲回去自己屋子里头了,从小柜子里头翻出一块手帕来,一面面的打开,拿出里面藏了的二十块钱。

    第二天一家人开始打扫家里头,李永斌好像有事情,昨天就说了这两天不能过来帮忙了。

    累了一整天,我倒下就谁。

    隔天我早早起来了,跟我妈打了招呼,说去我外婆家就朝着外头走。

    想着口袋里面的二十块钱,我算计着到了那边,能跟沈哥说买多少的东西先定下来。

    一边想着我一边就朝着村口走,忽然一个人撞了我一下,我这才抬头去看。

    “王秀秀,你现在是不是特别的得意?连看到我,都用头顶对着我?你是故意在羞辱我吗?”

    沈秋玲忽然冒头,就这么站在我跟前。不过才三天的功夫,原本圆润的沈秋玲居然瘦的脸颊都凹进去了。

    一双眼睛阴狠的盯着我看,像是要把我给生吞活剥了。

    “我没看到你,也没注意到你。至于你说的羞辱……”我笑了一下,拍了拍自己被撞到的肩膀,眼神也紧紧的凝视着沈秋玲。

    死前的那种怨恨再次涌上心头,我咬着牙,一字一顿说。

    “我不用羞辱你,你们这叫做恶有恶报,自己种的苦果自己尝。”

    沈秋玲的脸忽然一变,抬起手就朝着我的脸上挠了过来。

    “我撕了你的脸,看你还怎么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