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媳妇

第187章 流产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我点了点头说:“只要咱们两个都好好的,怎么样也不算是累的。

    现在你姑姑还有你.妈,已经知道了咱们两个人在这边安定了下来,应该不会再发生其他的事情了……”

    我话音还没落下,外面听到了一声尖锐的吵杂声,马冬梅的声音差穿破云霄了。

    “我不会去做流产了,你死了这条心。

    当初你是怎么跟我说的,你说朱丽霸道不讲理,你说朱莉蛮横,刁蛮,无理取闹。

    你说我照顾你,让你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感觉,你说你喜欢的人是我,可是现在呢!

    现在我肚子里面都怀着你的孩子了,你居然还这么对我?文重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

    我被这声音吓了一跳,不是因为说马冬梅的话怎么了,也不是说我胆子小,主要是这声音突如其来的,刚才一点儿预兆也没有,忽然的出现了一个尖锐的女声。

    我这才刚刚在平复心情,打算和自家老公谈论一下以后要如何和亲戚交往呢,听到这话马冬梅的声音,能不吓一跳才怪?!

    我朝着门口看过去,李永斌直接把我的手扶了一把,把我整个人护起来,对我说。

    “先回家,别掺合他们之间的烂事了。”

    在没人的时候,李永斌跟我说话,其实挺毒舌的。

    他看起来方方正正的人可是说起话来,却总是一针见血的。

    我听到李永斌这么说,也没有其他的话,直接跟着李永斌要朝着外面走。

    李永斌和文指导员的办公室,不是在一个楼层的,所以我们朝着楼梯口那边走过去的时候,完全没有惊动其他的人。

    可是当我们走到楼梯口的时候,我站在楼梯间却是,脚步一顿,想了想说。

    “我刚才是不是还拿了一个小包过来?”

    李永斌听到这话,这才点头说:“对了,你刚才还拿了一个包过来,你们拿什么?我回去拿,你在这边等着我一下。”

    我拿了一些坚果,还有一些糖果在里面,主要是现在我正餐吃不下,所以只能在这些东西上面补充一些营养,怕营养不够。

    所以,我现在随身都带几个小包,在家里面走到哪里带到哪里,去张嫂子家也是这样。

    刚才是因为李永斌扶着我站了起来,我又想着刚才马冬梅说的话,所以没有特别的注意,现在才注意到自己的小包没带。

    因为我听到楼上两个人还在小声的吵架,想让李永斌回去拿东西了,李永斌的速度很快,拿着东西朝我走了过来。

    我看那小包才点了点头,夫妻两个人扶着正打算下楼呢!

    忽然的听到楼上传来了脚步声,接着是马冬梅不同意的喊话声。

    “你别想让我去把孩子给做了,你跟朱丽怎么说我不管,反正这孩子我是要生下来。

    到时候你不想娶我,可以。你给我孩子抚养费,其他的事情我不会再找你的。”

    说这马冬梅都委屈的哭了起来,我听到文重不耐烦的说道。

    “现在的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如果我跟朱丽真的离婚的话,你以为这部队里面我还待的下去吗?

    到时候我拿给你的钱,你听我的,先把孩子给打掉了,剩下的补偿费我会给你想办法的,到时候我一定会让朱丽找钱,然后给你一笔补偿款的。”

    “你想用那些钱把我打发了,想都不要想,我不会去把孩子打掉了,朱丽要是再逼我的话,你看我能不能拿到她爸的单位去。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现在朱丽的爸爸可是焦头烂额的,你们别把我逼急了,要不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文重咬着牙说:“你不要太得寸进尺了,现在什么关头了,你还敢拿这种事情胡闹?

    朱丽的家里面要是真的不行了,你一分钱都别想拿到。”

    我听着楼上传来的说话声,怎么那么生气呢。

    我低声朝着李永斌说:“咱们还是快点走。”

    李永斌的脸也不太好看的,对我点了点头。

    我急忙朝着楼下走,不是我们害怕了他们,而是这一对奇葩真的是最好别沾惹上。

    只是当我们走到楼下的时候,却忽然听到楼上传来了声响。

    我们一回头,马冬梅居然从楼梯上面滚了下来,整个人像是个皮球一样直接咕咚咕咚地摔到了一楼的平台那边。

    我整张脸都黑了下来,这t算什么事儿呀?

    我忍不住在心里咒骂,我们都下了楼梯了,她还追下来?而且还是用这样的方式?

    我深呼吸之后,才对着李永斌说:“你把人喊下来,别再跑了。”

    我在这边站着说这话的时候,我脸上肯定没有任何一丝的表情

    李永斌上去看了一眼马冬梅,才朝着楼上喊:“文重,你下来。”

    文重不等李永斌喊话,已经直接都跑到楼下了看到,我和李永彬脸微微一变,急忙说道。

    “不是我推她的,是她自己一不小心踩错了台阶摔下来的。”

    我深呼吸了一下,朝着文重说:“不管是什么原因,文指导员,你现在最应该做的都是把马冬梅送医院,她还大着一个肚子呢!”

    文重朝着马冬梅看了一眼,马冬梅早昏死过去了,从这么两楼的台阶摔下来,不摔晕过去才怪呢。

    文重这才急忙和李永斌去找人了,我站在原地看着晕倒过去的马冬梅,皱了皱眉,这事情到时候肯定会掺和进去。

    真的是,不知道怎么说了……

    等到人把马冬梅送到医疗室先进去了,我才跟着李永斌回了家,到了傍晚的时候,有人来喊我和李永斌了。

    李永斌带着我去了上级领导的办公室,幸好只接待的人不是关领导。

    我一进来看到是上次把吴静给赶走的那个领导,这才松了一口气走了进来,坐在位子上面看着那领导说。

    “领导,这件事情我们,没有直接的目击到事情的经过,真相还是要等马冬梅醒过来之后你问她。”

    上级领导点了点头,脸上也有些为难说:“这件事情影响很大,马冬梅已经流产了,孩子没有保住。

    现在文指导员已经在部队里面被停职了,这件事情因为只有你们夫妻两个人看到了。

    所以你们的口供,对事情很有影响,你们也不用紧张,只需要把知道的看到的事情说出来好。”

    李永斌皱着眉说:“我和我的人正从我的办公室里面出来,您可以查找一下办公室里面的通话记录,当时我们出来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只是刚刚开始发生争执而已。

    等到我们走到楼下的时候,回过身的时候,马冬梅已经从楼梯口摔下来了。

    至于是怎么摔下来的,我和我的人并没有亲眼看到,我们回过头的时候嘛,马冬梅已经在地上了。

    文指导员还在楼梯上面站着,我吼了一声之后文指导员,这才下来,接着把人又送到医务室那边去了。”

    上级领导点了点头说:“既然这样的话,那件事情到时候又有,特派的人员下来调查你们再把这件事跟他们说一下。”

    我惊讶道:“还会有人来调查吗?”

    上级领导为难的点了点头,说:“这件事情的影响很不好,特别是之前这事情被强制的压了下去。

    现在因为马冬梅流产,已经直接爆发了出来,上面已经说了要派人下来调查。”

    我忍不住轻声地问了一句:“那会影响到整个部队吗?”

    上级领导估计没想到我会这么问,看了我一眼,才轻轻地点了点头说。

    “应该会的。”

    我忍不住有些暴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