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媳妇

第192章 帮朱丽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现在的物价可还没有后世那么的夸张,而且现在每个人就算是部队里面有等级的,大概工资也在35块左右而已。

    就我知道的,孙政委家高一点是38块。

    剩下的几个人好像都是35块的工资,李永斌每个月都把钱交给我。

    就文爱重的35块钱的工资,怎么拿得出来1万块钱的补偿费?

    而且这件事情被马冬梅闹到现在,已经影响特别大了。

    文爱重他能不能够留在部队里面还是另外一说,马冬梅现在来要1万块钱的补偿费?

    除非朱丽家肯给,除非朱丽自己愿意给这1万块,要不然的话就是让文爱重直接离开部队,文爱重也拿不出这1万块吧!

    我摇摇头,忍不住冷笑了一声说:“马冬梅这哪里是来找文爱重说条件的,她根本就是来让朱丽出钱的。”

    张嫂子也点了点头,说:“是看着朱丽家里面有钱吧?

    现在不说别的,她和文爱重在一块,又不是文爱重强迫她的,肚子里面有了孩子,这件事情的确很不好办。

    可是现在她的孩子都没了,张口就要1万块?我看朱丽饶不了她。”

    正这么说着,外面就又闹了起来,应该是朱丽和马冬梅拉起了起来。

    我皱了皱眉,心底有些不好的预感说。

    “朱丽肚子里面不是还怀孕了?”

    想到这里,我就想到了前几天朱丽来我家跟我说的吴静的事情。

    朱丽的确有自己的心思,不过朱丽这人直来直往的,不说别的,要是让他父母知道的话,就和李永斌说的一样,朱丽的父母为了利益,不会让朱丽过来说件事情。

    而会去拿这件事情威胁吴家,把这事情给摆平了。

    就算是朱丽的父母那么做了,我也没有办法动吴家任何一点点位置。

    想到朱丽前几天做的事情,所以我跟张嫂子说:“要不然咱们两个人还是出去看看吧?现在这关头了,别到时候闹得整个部队的脸上都不好看。”

    张嫂子没好气的说:“现在部队里面哪里还有什么名声?出去买菜遇到炮兵连那边的人,都对咱们这边的人指指点点。

    整个大院都,被人说着闲话。哪里还有名声了?”

    虽然张嫂子这么说的,不过还是站了起来,这就可以看出来张嫂子其实还是刀子嘴豆腐心,还是担心出事情的。

    ?算了,看在她大肚子的份上,别到时候又在你家门口闹出什么事情来。“

    我看张嫂子这么说,就是同意了。

    我笑了笑,自己牵起了张嫂子的手就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不过张嫂子很警惕地站在了我的前面,我也很有自觉的靠在了后面。

    不说别的,我自己还大着个肚子呢。

    门打开的时候,就看到马冬梅居然扯着朱丽的头发。

    朱丽正在惨叫着,文爱重想要掰开马冬梅的手,马冬梅却像是咬着牙关一样,死死扯着朱丽就是不肯放开。

    “马冬梅,你干什么呢?朱丽肚子里面还有孩子呢!”

    张嫂子直接开口呵斥,却看到马冬梅红了眼眶说:“我的孩子没了,他凭什么就一直这样子怀着个肚子,在我面前得意的?”

    我冷着脸看着马冬梅,沉声说:“马冬梅,你本来就是人家家庭里面的第三者。

    就算你曾经和文指导员有过什么关系了,在文指导员放弃了你打算和朱丽在接着一起生活的时候,你就是已经被放弃了的人了。

    你现在这样纠缠的话,只会得不到任何的东西而已。

    而且现在部队已经要开始调动了,你如果闹翻的话,到时候领导们都不管你,你觉得事情的结果会和你想的一样吗?

    还是被当成小事处理掉,或者你觉得谁会帮你出头做主?”

    我的话很冷血,也很无情。

    主要我更怕的是朱丽在我家门口闹出什么事情了。

    更何况,普天之下的小三如果都这么强势的话,那就太没有道理了。

    马冬梅肚子里面的孩子已经没有了,现在文爱重看起来对朱丽肚子里面的孩子也很在意。

    要是到时候在我家门口闹出事什么事情来,不说别的,我自己都觉得不吉利,这一个两个的就会搞事情。

    我的话很冷血,却也很一针见血。

    马冬梅手上的动作马上就停止了下来,朱丽直接朝着马冬梅狠狠一推,文爱重也终于找到了空隙,把两个女人给隔开了。

    朱丽的头发都被扯乱了,我看马冬梅的手上还抓着几根头发,忍不住觉得头皮疼。

    马冬梅这次真的是狠了心的来找他们夫妻两个人的啊,看起来就像要把朱丽给拆了一样。

    朱丽眼眶都红了,不过对着马冬梅却还是不肯示弱,朝着马冬梅大声喊道。

    “你别想要从我这里拿到一分钱,一分一毫都别想。

    我告诉你你孩子没了,那是你自己活该。

    你想要威胁我家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你要是再敢给我爸妈打电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说着,朱丽就狠狠的扯住了文爱重文的手,直接把门给打开了,砰的一声,带着文爱重就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面。

    我和张嫂子对视了一眼,对马冬梅更加觉得嫌恶了。

    马冬梅居然还去找了朱丽的父母,难怪朱丽气的那个样子。

    马冬梅眼眶红红的,看到我和张嫂子就哭了起来,对着我们两个就说。

    “我孩子都没了,她还这么对我……”

    张嫂子的脸色不太好看的说道:“这是你和文指导员的事情,只是你们别在这部队里面闹了,还不嫌弃丢人的吗?

    做人都被人指指点点的,这部队里面的其他人还想做人呢。”

    张嫂子一直都有那种大姐范,这一刺,马冬梅脸上就挂不住了。

    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呐呐的说道:“嫂子,我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

    我冷笑了一声,说:“没办法的人多了去了,马冬梅,你收起你那点心思。

    如果你真的是一个正直的人的话,你就不会跟文指导员搞在了一起,既然你们已经有了关系了,你要赔偿,这很正常。

    部队里面的领导都会帮着你,可你如果很过分的想要更多的话,我觉得朱丽不是那种好欺负的人。”

    说完话,我抓住了张嫂子的袖子,带着张嫂子退后了一步,我们俩这才把门又给关上了。

    只剩下马冬梅一个人,在门口外面懵逼。

    可能她也没有想到我们开门之后,居然是帮着朱丽的。

    张嫂子也有些疑惑的说:“你刚才怎么还帮着朱丽说话?”

    我摇了摇头说:“朱丽这人除了发脾气,什么都不会,你看看刚才那话,要是被其他人听到的话,最后肯定就是朱丽的不对。

    可那个1万元的确太夸张了,我就是见不惯马冬梅不要人只要钱的样子。

    之前在办公室那边。我就听到了马冬梅逼着文爱重跟朱丽离婚算起来。

    朱丽才是文爱重的妻子,马冬梅那么有心计,可也没有。她有什么权利逼走朱丽吗?”

    听到我这话,张嫂子也跟着点头说:“没想到她还有这种心思。也是。马冬梅有事没这个心思,也不能和文爱重鬼搞到一起。

    也就是朱丽才会被文爱中还捏在手心里面。”

    我点了点头,也觉得朱丽这个人真的是笨到不行了。

    ,等到中午回来的时候,李永斌就跟我说起部队里面发布了命令,这个连解散,他们会安排到其他的连过去。

    家属的话到时候会跟着一起过去,我原本以为李永斌的心情不会太好。

    毕竟,他在这边发展的确实挺好的,却没有想到李永斌的脸上总是带着笑。

    我歪着头问他:“你这怎么还挺开心的样子?”

    李永斌笑笑的跟我说了实话,一脸的神清气爽。

    “这部队里面的事情太多了,我又不是这部队里面的指导员,没事,还需要被人调解什么的责任。

    咱们直接换个地方,我总不会让你吃亏就行了。到了新地方,你就能安心的生孩子了,省的还有隔壁的朱丽一家子。”

    我听到李永斌是因为朱丽的事情,而高兴的起来,忍不住觉得有些好笑。

    这男人在外面看着大气,回到家里面就显得有些幼稚了。

    不过搬家却是迫在眉睫的,可我没有想到,这居然又引出了一件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