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媳妇

第194章 思想觉悟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我看见那几个调查人员脸上认同的神情,觉得这些事情应该还不算特别的难办。

    我又认真的说了一下我家厂子置办的地点,还有最近我父亲在医院的事情,对他们解释了一下,最近提款额比较大,是因为我爸被人打到了在医院里面。

    那几个人手上都拿着一个本子在做着记录,剩下的两个人就在屋子里面开始搜查了起来。

    我不在意的任由他们搜查,现在家家户户的东西都是有限的,反正钱我已经拿出来了别的地方,不可能再多出什么东西来。

    我就这么坐在客厅里面,这几个同志因为看到我提款的数额都比较大,所以对我的态度都比较好了起来,毕竟有时候钱多也是给人一种底气的。

    因为我拿出了那些取钱的凭证啊,所以这些人对我的态度已经改观了,剩下的人,在屋子里面找。

    我和这几位同志正在说话,我就看到有人手上拿着一个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信封走了出来。

    “找到了,这里面有五百块钱,还有一封信。”

    我整个人都有一些恍惚了,家里面怎么可能有信封里面还包着钱的?

    而且刚才他们从那屋子走出来,是李永斌放书的地方,想到这里我有些心神乱颤。

    “这不是我们家的东西。”我急忙解释道:“我的钱全部都在这里了,凭证上面的条款你可以一条一条的去查。

    我甚至可以帮罗列出我在家用给我多少钱。我爸办厂只用了多少钱。我爸住了院之后,花费的医疗费钱是多少?

    我都可以给你算清楚,但是这个信封不是属于我家里面的。”

    那些人原本身世都很放松,可是等到看到那找到的信封的时候,却全部都严肃了起来。

    “这个是在哪里找到的?”

    那领头的人直接问,找到信封的人神色冷漠,手上拿着信封里水却是紧紧的。

    冷着脸低声说道:“这个是在书本里面找到的,藏的挺严密的,我们是翻开的书本教材找到的。”

    这个意思就是说这个信封是被故意藏起来的,我脸色一黑,说。

    “这个信封不是我家的。”

    领头的人却是瞧着我,又看了一眼,低声说道。

    “这位嫂子也不用担心,如果真的不是你们家的话,也不会有人为难你们的,只是现在你要跟我们到部队里面去接受调查了。”

    我看着这几个人的架势,知道今天这事情是不可能就这么算了的。

    而且这信封是怎么出现在我家里面的?

    我想到这里,脸色特别的难看,为自己家里面辩解到。

    “这家里面最近一直在收拾东西,我都没找出来的东西,被别人找出来了?

    而且这东西还根本就不可能是我们家的,别说是从我丈夫的书本里面找出来了,就是从我丈夫的口袋里面拿出来的,我都不会相信。”

    我站了起来对他们一点头,神色冷然肃穆。

    “你们等等,我拿个外套穿上跟你们走一趟。”

    那几个人看到我还配合,虽然脸色已经凝重了起来,不过到底还是点头同意了。

    我进去屋子里面拿了一个外套穿上,就跟他们往外面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却看到朱丽站在我家门口,听我们家里面的动静。

    我朝着朱丽看的过去,这件事情难道跟朱丽有关系?

    却看到朱丽笑得有些得意地说:“王秀秀,你们家这是怎么了?怎么也有这些人过来调查你们家了?”

    看朱丽这样的说话态度,我就知道这事情肯定不是朱丽干的。

    而且我也相信朱莉的脑回路还没有到那么复杂,她要是想要侮蔑我们家的话,肯定不会拿钱出来的。

    随便说一下,我在,=外面做生意来路不正的,他就可以搅得我头疼了。

    可是朱丽没有这么做,所以说朱丽还动不到这样的心思。

    我看着朱丽那样子,点了点头说:“有人污蔑我丈夫受贿。”

    朱莉可能没有想到我居然会接她的话,而且还把事情告诉她,先是一愣之后就忍不住笑了出来说。

    “你家受贿?就你家李营长的职位,能接受贿赂?然后帮别人干什么事情?”

    我忍不住也轻笑了起来,朱丽这人虽然说话不太好听,可是说出来的也是实话。

    我朝着旁边几个调查人员看了一眼说:“是呀,我也想不明白,我家李营长那职位,难道还能给士兵减轻负担?

    那也用不着受贿,只要别人这话一出,我家营长就能自动给增加负担了,别说减负了。”

    朱莉看到我还笑的出来,她脸上倒是笑不下去了。

    朝着那几个调查的人员没好气的说:“一天就调查家长里短的,也没看到你们折腾别人家,就朝着我们部队使劲了。”

    说着朱莉直接甩了门就回去了,我身边的这几个人,原本就是调查朱莉家里面的事情,之前还跟朱莉发生过矛盾,现在被朱丽这么冷嘲热讽的,脸上更不好看了。

    我朝着那几个人点了点头,笑着说:“咱们还是走吧。”

    因为我已经发现,隔壁的门好像有动静了。

    对于孙政委家的爱人,我是真的没有什么好感。

    每次出了事只会躲在屋子里面偷听人家怎么发展的,她要是真的关心别人的话,出来说一声也没人拿她怎么样。

    她要是不想要管这事的话,直接假装听不见不就好了。

    偏偏非要一直躲在门后面偷听,这样的小家子气还真的是让人喜欢不起来。

    调查人员点了点头,我这才跟着他们走下去。

    走到楼道口的时候,遇到其他的嫂子的,我倒是没有跟朱丽一样开口解释。

    直接就对他们一点头直接就跟着,调查人员回去了部队里面。

    他们带着我是直接去了部队里面的一间房子,当然没有李永斌的办公室那么的得体。

    一个有些昏暗潮湿的屋子,里面就放了一张桌子和椅子。

    我被安排坐在了椅子的后面,剩下的两个人直接就在屋子里面盯起我来了。

    其中一个人手上拿着一个小册子,不停的问着我的话。

    我也没怯场,反复强调这东西不是我们家的,怎么来的,我也不知道。

    “因为最近在收拾屋子,来往之间,每家每户都会有人进去。

    而且在部队里面,说真的就是出门把门给关上了,不上锁的人家也有很多。”

    我把这个事情给强调了之后,那几个工作人员的态度却没有任何的软化。

    就这么一直盘问,到了中午连午饭我都没有吃上,就直接问到了下午大概两三点的时候,才有人过来敲了敲门。

    我一抬头就看到了关领导站在门口,那几个调查人员朝着关领导一点头。

    关领导直接就走了进来,眼神在我身上巡视了一番,有些高高在上的问道:“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

    几个工作人员摇了摇头说:“这位家属说她不知道那信封是怎么来的?”

    关领导的出现让我有些怀疑的在他的身上看了一眼,不过想到现在自己被人这么盯着,我还是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就这么坐在位子上面,坦坦荡荡的任由这些人打量。

    关领导咳嗽了一声,一副官腔的自己坐了下来,眼神有些逼迫的盯着我看,冷声说道。

    “王秀秀同志,这个信封是从你家搜查出来的,你做生意有钱,没错。

    可是这里面还有一封信件,哪怕你说这钱是你的,那这封信你怎么解释呢?

    里面说了因为需要重新分派职位的问题,里面的信件写了,拜托李永斌想办法,给他找一个好点的位置。

    还点名了李永斌的身后,在北京是有其他的势力能够辅助他。

    你身为军人家属可要有思想觉悟,最好老实交代了这事情的经过。”

    “思想觉悟?”我冷笑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