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6章 把她也变成破鞋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沈秋玲,你敢做就别怕人说。撕了我?撕了我你和吴军的事情也被大家知道了。你想踩着我往上爬,我告诉你,这辈子你都别想。”

    我早就防备着沈秋玲会动手了,沈秋玲的心眼有多少,我跟她相处了那么多年,知道的一清二楚。

    前两天我坐在车子里头被沈秋玲看见了,沈秋玲那眼睛就跟刀子一样,恨不能在我身上捅出两个血窟窿来。

    我狠狠一推,沈秋玲被我推着撞到了墙上。

    原本扭曲的脸上,忽然变得一白,肩膀颤抖着盯着我问:“你知道?”

    沈秋玲都敢堵我的路了,我也没必要给沈秋玲留着脸面,我嘲笑的扯了扯嘴角,冷笑说。

    “我知道什么?知道你早就和吴军好上了?还是知道你和吴军打算拿我当垫脚石,给你们打掩护?还是知道你之前偷偷喜欢我哥,看到我哥对我好,才那么恨我,想要害了我一辈子的?”

    我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推沈秋玲。说到最后,我几乎是咬着牙的小声吼出来。

    “你……”沈秋玲苍白的脸忽然变红,抬起手想打我。“你们兄妹算什么东西……”

    我一个反手,啪的一下就给了沈秋玲一巴掌。

    把沈秋玲给压在了墙上,小声吼沈秋玲说:“你别以为你们一家要离开村子里了,就想着再找我的麻烦。

    沈秋玲,我现在一点儿也不想要和你还有吴军有任何的关系。你们要是再想着害我的话,我就把你们的事情全部给抖出来。到时候,我看看你们家里人还怎么做人?”

    沈秋玲呜咽的哭了一声,一双眼睛却还是死死的瞪着我。

    不过,手却没有再朝着我的脸上抓了。

    我一把甩开沈秋玲,看到沈秋玲没有再撒泼了,才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土。

    直接就转身朝着村口走了出去,不用回头我都可以猜得到沈秋玲有多么狠毒的盯着我看。

    上辈子我是等到和吴军在一起之后,才听吴军一次喝醉酒,酸酸的说沈秋玲还跟我哥表白过,不过沈秋玲那时候身上可还有王中平的婚事。

    我哥自然严词拒绝了,刚才看沈秋玲的反应,是真的因为我哥拒绝了她,才恨上我们一家人。

    才会想要让我也败坏了名声,让我哥也没有办法在村子里头做人的。

    只是,这辈子我重生了,沈秋玲的算盘就算是打破了,也没用。

    我哼着歌到了村口,正好赶上有辆驴车要走,我给了两毛钱,就跟着走了上去。

    “沈哥,我打算做点儿小生意。所以想要从你这里买面粉和糖。”

    我笑着坐在沈哥的面前,结果沈哥递过来的一杯茶水。

    沈哥今天穿了一身涤卡的工人服,头发还是寸头,看到我来了脸上带着笑。

    沈哥长得很好看,一个大男人还有两个深深的酒窝,眼神也特别有神正气。

    看到我来了,也没问我怎么这么忽然,直接就带着我又到了办公室。

    “成啊。想要多少,直接来哥这里买。这边也方面,也便宜。不过,你哥和永斌肯让你出来卖东西?”

    沈哥的眼神打量了我一下,摇了摇头说:“妹子,你是文强的妹纸,还是永斌的媳妇,哥也不拿你当外人。

    虽然现在国家开放了可以自营,可你个小姑娘的,还是不能乱跑的。知道不?”

    我笑着挠了挠脸,也知道我现在自己是什么情况,摇了摇头说。

    “我是打算,在家里做了,然后让我妈或者我爸跟着我出来卖的。我也不是不懂事,就是想要赚点儿小钱。等到真的跟李同志到部队了,也能有点儿自己的事情做。”

    沈哥打量我的眼神明显更加满意了,想了想说:“成,那你试试。你是个好姑娘,会过日子,这点就很好。”

    我得到了许诺,马上高兴了起来。要知道,现在没有路子,这样精细的东西还真的不好买。

    有了沈哥这条路,我就不愁进货的问题了。

    “那我先回去了,我是跟家里人说一声就跑出来的。回去晚了,他们该担心了。”

    我站了起来,沈哥马上也跟着我站起来。

    我看着沈哥那腿,这才想起来说:“我出门前拿的药酒忘记给你拿来了,下次我得记得了。那是我外公泡的药酒,沈哥要是晚上有空,就拿着泡脚。”

    沈哥脸上的笑容僵了僵,我心底一咯噔。

    不明白,我这是说错话了吗?

    “秀啊,你说,我的腿真能好?”沈哥忽然问我,刚正不阿的脸上忽然露出一抹苦笑和不确定来。

    那种彷徨若失的表情,我上辈子在我哥的脸上看到过。

    那是离开了部队之后的落寞和不知所以。

    “沈哥,你要是信我。我给你拿药酒来,然后再告诉你怎么按摩腿。你这腿,肯定能越来越好的。我哥也跟我说了,把你当自己亲哥对,以后啊,你的腿就包在我身上。”

    我几乎是冲动的,把站在我跟前的沈哥和上辈子落魄的大哥重叠在了一块儿。

    脑袋还没想清楚,口里面已经应承的给了保证。

    话一说完,我的脸忽然一下就红了。都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底气说这样的话。

    “好。那我先谢谢你了。走,哥送你出去。”

    我有些窘迫的低着头,沈哥的声音却是忍不住高兴了起来。

    一听到沈哥高兴的话,我的心忽然也跟着沉稳了下来。这辈子我哥一定要好好的,至于沈哥,就当做是在帮我上辈子的哥哥。

    想到这里,我是真的打算以后都好好帮着沈哥康复了。

    出了工厂里头,沈哥站在门口就和我摆手道别了。我自己一个人朝着回去的大道上走,觉得做生意这件事情敲定了下来,心底有些美美的。

    现在帮着我爸妈攒钱,就算等到我和李永斌走了,我爸妈也不用一直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攒钱了。

    做点小生意,他们就能更快的帮我哥物媳妇了。

    而且,一做生意就能有活钱,那样我爸妈想吃点什么,也不会舍不得了。

    一想到未来的小日子,我的脚步都忍不住轻快了起来,嘴角也跟着上扬,开心的笑起来朝着家里面赶。

    可忽然的,一只大手从背后直接捂住了我的脖子。

    我的眼睛瞪大,想要去抓对方的手,却忽然感觉脑袋一疼。

    一块砖块直接就拍在了我脑袋上面,我眼睛一闭,直接晕了过去。

    而抓我的人是谁,我在晕倒之前都还没有看到对方的脸。

    我感觉脑袋额头前面一阵阵的抽疼,眼睛想要睁开,都疼的厉害。可我还记得我被打晕了的事情,挣扎着硬是睁开了眼睛,就看到地面一晃一晃的。

    我这是被人扛在肩膀上,扛着我的人正在跑呢。

    “你谁啊?”

    我看到对方穿着的鞋子,只觉得眼熟。可被打到的头一阵阵的晕,让我连看清楚都没办法。

    “你谁啊?想要干什么?救命啊,救命啊……”

    我慌了神,没想到自己出门居然会遇到这样的事情。背着我的人一直不出声,我看着越来越深入的巷子,却是害怕的叫喊了出来。

    可这边好像根本就没有人,我喊得嗓子都哑了,都没有人出现。

    对方踢开了一间破院子的门,自己就把我给丢在了地上。

    我被摔在地上,脊梁骨嗑到了硬邦邦的地上,疼的我直皱眉。

    “吴军?”

    看到把门关上,转过来的人,我忽然喊了起来。

    吴军和沈秋玲一样被批斗,可沈秋玲有一个好爸,护着沈秋玲没有出事。

    吴军可不一样。

    吴军就是个下乡的知青,还做出了搞破鞋这样的事情,村里头的人根本不可能再让他留下来,当天就把他给赶跑了。

    我以为吴军是回去自己老家了,没想到我进城来,居然会和吴军遇上。

    而且,吴军还敢绑架我?

    “你想要干什么?”我看着吴军蜡黄的脸,一双原本总是笑吟吟的眼睛现在浑浊的很,脸上新长出来的胡须,让他看起来跟个流浪汉一样。

    “是你和王文强把人给引来的,对不对?”吴军忽然朝着我吼,那脸上疯狂的神很癫狂。

    我一听这话,就知道吴军和沈秋玲肯定见面商量过了。

    我梗着脖子,看着吴军说:“是你们先打算害了我的。”

    吴军啊的大吼了一声,冲上来朝着我的肚子就狠狠的踢了一脚。那蒲扇一样的手直接扯住了我的头发,另外一只手朝着我的脸上狠狠的就扇了下去。

    “贱人,臭"biao zi",是你害了我的人生。你他妈的找死,是不是,是不是……”

    吴军疯了,一边大吼大叫着,一边抓着我的头就朝着地上嗑。

    我的头刚才就被吴军给开瓢了,现在被吴军这么扯着撞地上,疼的我眼睛都睁不开,连喊救命的力气都没了、。

    “吴军,你把王秀秀给上了,她就是也破鞋一只了。”

    忽然有一道声音在院子外头喊了一句,我听得清清楚楚的,是沈秋玲的身影。

    我呲目欲裂的喊道:“沈秋玲,你不得好死。”

    可吴军却像是真的入魔了一样,忽然一把扯开我的衣襟,撕拉一声,我的上面被吴军狠狠一扯,直接就撕坏了。

    “老子"gan si ni",看你个死"biao zi"还怎么嫁人!”

    “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