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媳妇

第195章 被停职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不知道关领导要的是什么思想觉悟?我们夫妻两个人没有收过那样的信封信件,不知道家里面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信件。

    你要我们夫妻俩有什么思想觉悟?难道还和审查犯人一样屈打成招吗?”

    关领导忽然厉声喝道:“王秀秀同志,请你注意你自己的说话态度。

    你现在是被质疑的对象,你们家里面搜查出了那样的信件,还有钱财,你们的钱财就都是来路不明的,所以部队有权利调查你们家里面的情况,请你配合。”

    我把手轻轻的放在了桌子上面,双手交握成拳,看着在我面前吆五喝六高声威赫的关领导说道。

    “请问我哪里的态度不配合了呢?这东西不是我们家的,我当然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

    所以你们要我说出一个所以然来,我也没有办法,这东西不是我们夫妻两个人收的,就和刚才我与这些检查人员说的一样。

    我们夫妻两个人的收入足够支撑我们两个人的生活,我父母也能够给予我们更多的帮助我们。

    我家说句明白话,我家不缺钱,更加不缺几百块钱。”

    关领导轻哼了一声说,脸上有些鄙夷的说道。

    “所以部队里面才要调查你们,你们家只有李永斌一个人在工作,怎么能够赚取这么多的钱财?

    你们的生意,也是怎么回事?”

    我其实更想要绷住,可是听到这话还是笑了起来。

    看着关领导那正经严肃的模样说:“领导,您说这话还是讲点证据吧,我们夫妻两个从没认识的时候,我就在乡里面呆着。

    等到和李永斌结婚之后,李永斌甚至还没有呆过一晚上,李永斌和我哥就急忙赶回到的部队里面。

    这些调动的档案都是可以查到的,再说我家里面做生意,这期间我哥和李永兵从来没有往家里面汇过一分钱。

    都是靠我父母自己的努力才做出了一个生意的场子的,任何一单的生意都是有迹可循。

    任何的执照我们都办得齐全,你说我们的生意不清楚,那请问在老家的时候是谁给予了我们家的帮助呢?

    关领导,我知道您对我们家有意见,可是您说这些话的时候,是不是一竿子把我们老家那边的领导全部都给打死了呢?

    钱财高位谁都想要,可嫉妒羡慕也是人都有的。您无缘无故这么说我,我也可以说您是嫉妒我家李营长,不是吗?”

    “胡说八道,他一个营长,我为什么要嫉妒他?”关领导被我的话气得差点跳起来。

    我死死的掐着自己的手心,咬着牙问了回去。

    “那他一个营长,在家里面不缺钱的情况下,为什么要拿这区区的五百块钱?受贿?这五百块钱也太看不起我们家了。”

    关领导没想到,我居然在现在这样的情况都还能够和他如此的辩解,更加是把他的话全部都给堵了回去。

    旁边的审查人员也看出了关领导脸色不好,急忙上来说道。

    “那你们家想要在这里办厂,又是什么目的呢?”

    我朝着那个想要给关领导台阶下的人看得过去,眼神锐利地盯着对方看,冷声说道。

    “什么目的?我们家能有什么目的?就本本分分的赚钱,都被人这么嫉妒冤枉了。

    现在国家提倡的不就是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们家在做生意为什么不可以扩大呢?

    难道说?部队里面有规定,家属不能创业理财办公吗?

    就应该在家里面带孩子生孩子,党和组织都说了妇女撑起半边天,难道妇女的父母,都不可以工作经营生意的吗?”

    “这位同志,我没有这个意思,你不要曲解我的话。”那人急忙辩解。

    我冷笑了一声说:“既然没有这个意思的话,那请你慎重用目的这两个字。

    因为只有内心黑暗,算计别人的人才会用到目的,我父母做生意,堂堂正正的,那叫做经营,不叫做目的。”

    对方被我堵得哑口无言,想要在说什么,又怕我接着反驳下去更加没脸。

    所以,讷讷的又不敢再开口了。

    关领导更加没想到我的态度居然还这么强硬,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直接冷哼了一声说。

    “好,那你们就慢慢经营你们的生意,这次的事情一定会调查清楚的。”

    我听着关领导说着相反的话,却朝着对方却是狠狠一点头说。

    “对呀,事情肯定会去水落石出的,无缘无故总不会我家的书自己会生钱?

    这钱要是自己跑进去的到是一回事,要是别人动了什么手脚的,自然会查一个清清白白。

    我们家可不愿意背上这样的名声,为了五百块钱,呵呵……

    这是受贿还是侮辱人呢?”

    既然这些人拿着钱不放,那我就让他们看看,什么叫做财大气粗!

    关领导看我是这样的态度,气得直接站了起来,就朝着外面走。

    那两个审查的人看到关领导这么走了,其中一个对我皱了皱眉说。

    “王秀秀,这件事情不管最后查出来是怎么样,和上级领导说话都不可以这样子。”

    我没有开口在为自己辩解什么了,毕竟在他们这些人看来,钱从我家搜查了出来,我家就有脱不掉的关系。

    就算那封信上面说了没有署名,可是现在钱已经出现了,不管我和李永斌愿不愿意将事情的脏水,都泼到了我家的门口。

    我家算是干净不了了。

    除非我和李永斌把这些事情自己搞清楚,如果靠着这些调查人员还有关领导那样的态度的话,我绝对相信这件事情到死了都不会被折腾清楚的。

    直到下午的5点多,我才被从那间屋子里面领了出来。

    一出来我就看到李永斌和另外一位上级领导正站在门口,等着我。

    两个人正在说着什么,看到我出来了那领导朝着李永斌点头,李永斌快步的朝着我走了过来。

    一把握住我的手,皱眉说:“手怎么那么凉?”

    我有些无力的朝着李永彬轻笑了一下,却没有开口跟李永斌说那屋子里面湿气有多么的渗人。

    我被安排在了靠后面的位置,整个背一下午都是阴冷阴冷的,手怎么能暖和的起来?

    我朝的李永兵轻轻摇了摇头,说:“没事,你的事情怎么样了?”

    李永斌冷着脸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牵着我的手紧紧的盯着那两个调查人员看了一会儿。

    那两个人有些狼狈地躲开了李永斌锐利的目光,李永斌牵着我说。

    “咱们回家。”

    我没有再说别的,跟着李永斌朝着大院里面走进去,一路上那些原本和我打招呼的嫂子,都有些匆忙的避开了我和李永斌。

    我和李永斌没有任何的表示,直接夫妻两个人就回到了屋子里面。

    “那些人的态度你不用担心,因为现在那封信没有找到说署名是谁的,所以谁家也不敢和咱们家走近了。

    你不用担心那些人,反正接下来咱们如果分派到其他的部队的话,也不需要再和他们打交道了。”

    我知道李永彬是在安慰我,朝着李永斌点了点头,这才开口问道。

    “那你部队里面的事情怎么说?”

    李永斌抓住我的手,忽然朝着我呼出一口气说:“我被停职了,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我暂时没有在分配岗位的名额里面。

    不过你不用担心,这件事情迟早会查清楚的,我知道你不会收钱。”

    我紧紧的抓住了李永斌的手,也朝着他凝望着,轻轻朝着他温和一笑说。

    “我也知道你肯定不会收钱。”

    李永斌笑了起来,说:“这样的话,那咱们就靠着自己,这段时间顺便去医院那边照顾爸妈吧。

    部队里面的东西先放着,咱们先去城里面住着。”

    城里面当初我租房子的时候,就给自己夫妻两个人留了一间屋子。

    李永斌这样应该是怕我在部队里面,在和别人因为他的事情发生口角吧!

    想到这里,我没有迟疑的朝着李永斌一点头,夫妻两个人直接收拾了一些东西,就朝着部队外面走了出去。

    我回头的时候就看到,马冬梅不知道为什么站在楼梯口的位置,正朝着我看着。

    看到我回头,又朝着我忽然笑了起来。

    我盯着马冬梅的脸,皱了皱眉。

    李永斌轻轻地握住了我的手,低声说道:“咱们走吧!”

    我也紧紧的抓着他的手,低声说道:“咱们一定会再回来的,你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