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媳妇

第199章 案子下来了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沈家能够依靠的实在是太有限了,一个朱家一个吴静,就是他们全部的底牌了。

    之前,沈刚生来我爸病房的时候,那么的耀武扬昌。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觉得吴静不会放弃他们,在他们看来,只要他们紧紧地抓住了吴静,就不会有错。

    我可以肯定吴静是有给沈家的人一些钱财的,要不然沈家不会像是现在这样不断给我家送医药费,想要平息这件事情,

    然而李永斌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断了吴静和沈家联系的方法,这样一来,沈家可以依靠的实在就太少了。

    现在这个紧要的关头,朱家是不会再管沈家的事情了。

    朱丽的态度就可以看得出来,朱家就朱丽那么一个女儿,只要朱丽坚定了自己的立场,沈家还真的是没有办法。

    李永斌又把沈刚生的职位给掳了,难怪沈家会直接慌了神。

    沈秋玲母女两个人应该是看出来现在再去求主家也没有出头之日了,所以来,医院想要求我和我妈!

    看沈秋玲那愤恨的样子,我可是知道朱丽对待沈刚生一家子可没有那么的重视。

    而沈家,对于沈秋玲的话,更加不会重视。

    要不然的话之前在村里头的时候,沈家不会丢下沈秋玲一个女孩子,一家几口都跑了。

    后来要不是我跟王根家一直在做对,沈家也不会找到机会,把沈秋玲给带走了。

    这一点就可以看得出来,现在不管是什么家庭,重男轻女的情况还是一样存在的。

    当初沈哥和我爸可是亲眼看到,就因为王根一家抓住了沈世凯,沈家唯一的儿子,沈刚生夫妻两个人可就把沈秋玲交给了王根的。

    沈秋玲是和沈仕凯一起谋算的,然后才去袭击我爸,现在沈世凯被直接抓到警察局,里面关起来了。

    沈秋玲在家里面的日子应该也很不好过?

    毕竟沈家可就只有沈世凯那么一个儿子。

    我坐在位子上面,笑嘻嘻的朝着李永斌伸出手,李永斌也握住了我的手。

    我笑眯眯的对着李永斌笑说:“干的漂亮。”

    李永斌看到我这么满意,朝着我笑着点了点头说:“你开心就好。”

    我哥在旁边看到李永斌这么对我,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我妈伸出手在李永兵的肩膀上拍了拍,也低声说道:“这件事情还真的是麻烦你了,永斌。”

    李永斌的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对着我妈摇摇头说。

    “妈,那件事情本来就是因为我而起的,要不是吴静那么不懂事的话,爸也不会受伤了。”

    我妈我爸都是摇了摇头,我爸直接开口说道:“这件事情不是你愿意看到的。

    我也知道你这孩子的心思,只是你那到底是继父的家里面的妹妹,你可能不能说的那么严厉。

    这事情就揭过,沈家的话,你们年轻人看着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和你.妈都老了。

    一棒子下去,我是真的差点没了命,幸好我还能活下来。”

    我听到我爸这么说,心疼的朝着我爸看了过去说:“爸,你不要说这样的话,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这一世我对父母的那种亏欠,让我这辈子做什么。

    我想要让他们好好的安度晚年,一辈子都过上好日子。

    我爸轻轻地笑了一声说:“看到你不会被人欺负,爸就放心了,等到你大哥娶媳妇了,就算是闭眼了也能瞑目。”

    我的脸微微一变,我妈急忙拍了我爸一下说:“不要乱说话,看把女儿吓得,她肚子里面可还有咱们的外孙子呢!”

    我这才缓和下来脸,只是没有再说话了。

    我妈转过头,缓解气氛的朝着我哥说道:“文强,你听到你爸说的了?

    快点娶媳妇,也和秀秀一样给我们添孙子,让我们两个老人有事情做,我看你爸就能不知道他那厂子的事情了。

    幸好之前的,准备都做够了,你大哥又送人过来场子才能接着运营下去。

    要是中途的话,说不定咱们现在都要卖厂子卖机器来,维持你爸的医疗费了。”

    我妈有些感慨地叹了一口气说:“幸好你妹之前坚持说要做生意,家里面还有存下一些钱。

    要是跟以前一样在村子里面种地的话,你爸这一病,咱们就是倾家荡产也治不起呀!”

    我听到我妈这话,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是啊,现在还没有国家医保什么的,看病吃药全部都要自己花钱,医院里面动辄都是上千块钱的检查费,怎么能够不让老百姓觉得有压力呢!

    我妈欣慰的表情,我忍不住偷笑说:“那以后你给我带孩子,我出去赚钱,来给你们养老。”

    我妈瞪了我一眼说:“你只要乖乖带孩子,养老我有一个儿子和女婿,我怕什么?”

    李永斌在旁边也轻轻笑了一声说:“妈,你放心,将来我一定会把你们当自己的父母一样来给你们养老的。”

    听到李永斌的话,我爸妈都笑了起来,看得出来他们对于这个会来事的女婿是非常满意的。

    在医院里面和我爸妈说起这件事情轻松,可是等到我和我哥李永斌三个人聚在一起的时候,李永斌却是郑重的朝着我说。

    “我的确是找了人,把沈刚生的职位给录了下来。

    只是出现了一点问题就是,因为当时打咱爸的人,的确是有两个人。

    那个小混混也承认了自己是有动手的,还有其他的人作为人证,所以相对来说省事慨叹,刑法应该不会说那么的重。

    这事情你们自己要有心理准备,我预算这大约也就是个判个五六年的时间,最多多而已。

    如果沈家在在法庭上主动承认错误,愿意赔偿金额的话,大概也就是三四年的功夫。”

    我听到李永斌的话,虽然有些和预料的不一样,不过我还是在法律上有点儿意识的。

    这样的过失伤人,的确不会算是特别严重的,还不像是后世那种监控满天下都有的情况,我也不能从头看当初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当时我爸和沈世凯发生矛盾,是两方都起了冲突的,所以我爸也有一定的责任。

    我点了点头,对李永斌说:“这件事情交给你,我放心。”

    李永斌看到我这么说,这才松了一口气,严肃的脸上这才露出一点笑意来。

    “我先跟你说,就是担心你到时候又着急。你这性子,实在是太爱着急了,现在又怀着个孕,一大一小的就让我担心。”

    我忍不住朝着李永斌瞪了一眼,有些嗔怪。

    我哥却是忍不住就笑了起来,我哥一拍李永斌的肩膀说。

    “她这性格,从小就这样,我又不是没有跟你说过。你可别说我是我这个大舅子骗了你的。”

    李永斌朝着我哥看了一下,轻轻一笑说:“能娶到这个媳妇,我算是知足了,哪里还敢说是你骗了我的?”

    我哥对于我们两个人在部队里面被举报收受贿赂的事情,是持着很淡定的态度的。

    按照我哥的话说,就是这件事情迟早能查清楚,五百块钱不是一个小数目。

    别人既然做了这个局,就是等着我和李永斌进套的,现在只差等人来帮助我们调查清楚了。

    我看到我哥那么信心满满的,其实很想要跟我哥说。

    这件事情被关领导接手了,就不可能再那么简单了。

    不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实在是关领导这个人,我怎么看怎么都不算是君子?

    知道案子出庭的那一天,才真正有个定论,李永斌猜测的差不多。

    沈世凯判了五年,因为沈家承担了全部的医疗费,可以该判成为了四年。

    我爸妈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没说什么,只是我没有想到,这个消息宣判下来之后。

    隔天就看到了,站在我屋只门口前面的吴静。

    我看着吴静,就差要把我家大门给拍坏的样子,冷着脸说。

    “你有什么事情,去找李永斌说。”

    我的手轻轻地放在我的肚子上面,吴静看到了我的肚子,脸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