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媳妇

第201章 钱怎么来的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我有些惊讶的看着张大哥说:“你没有看到那信封里面的五百块钱吗?说是李永斌受贿的钱,信封里面五百块钱没有了吗?”

    张大哥摇摇头说:“没有,我过去看的时候那只有一个信封信件,我拿出信件来看而已。”

    “不对,那里面明明有五百块钱的,要是没有钱的话,怎么会被举报?受贿还没收钱,要是当时没钱,我也不可能跟着那些调查人员走啊。”

    我笃定的说道,当时拿出来的时候,我的确看到了百元大钞的一个角,肯定那里面是有钱的。

    现在,钱怎么会没有了呢?

    李永斌的脸色有些难看,沉声说道:“五百块钱不是一个小数目,这些事情他们说是明天就下定论了。

    要是别人先把钱拿走了的话,那到时候打得注意应该是不用充公了吧。”

    我听到这话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说:“要是真的给你定了罪名,那500块钱全部都要充公吗?”

    李永斌一点头说:“对,部队里面有规定,如果犯了原则性错误的钱财方面的问题,所有的资金一律充公,不计入个人收入。

    主动上缴的钱财,能够减轻处罚的力度,当然这也是看态度和事件。”

    我心里面原本是想要说,看看那些钱还在哪里。

    现在不是每家每户都有那么多的现金,要是能够查出那些钱,是整数或者是齐全的新钱,那就应该是从农业社里面拿出来的。

    要是老钱,就说明这个人原本手上是有钱才能拿出来那么多钱。

    部队里面有钱的人寥寥无几,十个手指头都可以数的过来。

    如果那些钱是曾经使用过的老钱的话,那就说明,诬陷李永斌的人手上是有一定的财力的,才可以拿出五百块钱的现金来污蔑李永斌。

    要是那些全是新钱的话,那就应该是从农业社会只是存款与银行之类的地方拿出来的。

    我们只要按照最近部队里面,谁去了农业社那边提钱的记录查找,或者是问小士兵说谁去了市里面,然后回来了。

    就可以,大概有一个方向,谁在污蔑李永斌?

    我在脑袋里面转了几圈,虽然现在钱不见了,可我还是把我自己这个想法跟李永斌还有张指导员说了。

    张指导员眼睛一亮说:“这个想法好,我原本还想着查看部队里面人员的调动在慢慢来查。

    可是现在有时间非常的紧凑,弟妹你这个想法很好。

    咱们只要查出了这钱是谁的,那不就知道这是谁在污蔑永斌了吗?”

    李永斌的脸色也缓和了一些,不过他随即皱眉说道。

    “我没有看到那钱,我是在部队里面直接被带走的。”

    李永斌和张指导员的眼神都朝着我看了过来,我忍不住有些无奈的笑了一声,说。

    “我也没有看到钱,当时我虽然在家里面,可是我在和其他的调查人员坐在大厅里面,剩下的两个人进去屋子里面搜查。”

    我皱着眉说:“我甚至,连他们是不是真的从书本里面翻出来的钱和信封我都不知道!”

    张指导员看到我还在疑惑,对我冷静的分析说。

    “那些调查人员你倒是可以放心,这些人是市委下派下来的,和咱们这边并没有多大的利益关系。

    也没有说和咱们这边的人很相熟,应该不会说存在故意,隐瞒或者是栽赃的情况。”

    李永斌也跟着安抚的朝着我开口说道:“秀秀,你不用担心这件事情。

    既然已经有了眉目,那我和章大哥现在就出去调查,你还是不要先回家了家里面。

    等着我回来收拾东西,你在嫂子这边呆着就可以了。也免得有其他人,动其他的歪心思。”

    我自然不会让李永斌过度的担心,现在的时间已经非常的紧凑了,之前我们夫妻两个人离开部队里面就是担心再起波澜。

    因为李永兵被调查的事情,现在之前和李永斌交好的那些兄弟,也不敢更加靠近李永斌了。

    我也明白,这不是说大家良心浅薄,而是那受贿的信件来路不正,又没有署名,说是谁的。

    谁要是沾染上这个事情,都会影响到自己分配部队的事情的。

    所以大家都避开这点,我和李永斌都很够理解。

    只是也明白了这件事情之后,这些人只怕都再难恢复到以前的那种关系了。

    幸好部队里面还有张指导员帮着周旋,既然张指导员能够看到那信件的话,那再去询问那些调查人员一些小事情。

    不说别的,因为这件事情已经耽搁了这么久,之前那些调查人员的严谨态度肯定也会松懈下来。

    不管部队里面调查出来的是什么样的结果,现在李永斌和张指导员在去询问那些人,那些人应该都已经知道了明天要公布的结果了。

    应该不会再过多的为难,李永斌和张指导员了。

    只是这期间我也非常清楚明白的知道,绝对不能够再出现其他的问题了。

    要不然的话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李永斌说不定前程真的会因为这件事情而耽误了。

    想到部队里面因为要争取更好的调配名额,而出现这样的利益交锋,我就觉得有些隐隐的头疼。

    不过做军人是李永斌一辈子都在做的事情,上辈子是这样,我也希望他这辈子也能按照自己的意愿觉得做下去。

    张嫂子看到两个大男人出去了,我手上有饭盒。

    接过来就帮我热了起来,因为张嫂子他们已经吃过饭了,所以张嫂子帮我热了一个饭盒之后,就让我一个人吃着。

    张嫂子和月牙在旁边。跟我说着最近部队里面发生的事情。

    “马冬梅的事情闹大了,朱丽两口子,现在不说和你家李永斌一样,却是差不多直接停职了。

    你家李永斌还是被冤枉的,还能查清楚事情。

    我看文爱重这个事情估计是悬了,以后想要再进部队估计有些难了。

    现在朱丽又怀孕了,我看她娘家之前那么硬气,不过等到朱丽夫妻两个人离开的时候,还是派了辆车来接他们。

    就没有赢得过,儿女的父母。

    我看朱丽的爸妈要是真的没事儿的话,肯定还会想办法在帮着文爱重的。

    就算不看在朱莉的份上,现在也要看外孙的份上了。”

    张嫂子没好气的说,显然是对朱丽这样子威胁父母来帮着自己丈夫,很不喜欢。

    我吃下去一口饭,这才好奇的问道:“那马冬梅就没闹?”

    张嫂子冷笑了一声道:“哪里能没有,马冬梅居然直接就硬是给挤进去来接朱丽的那辆车上。

    不过文爱重现在可不客气了,直接就把马冬梅给赶下去了。

    你可不知道那时候马冬梅在大院门口哭得有多惨,不少人都出去围观了、

    可是朱丽和文爱重现在都要离开部队了,也都不管什么,直接把马冬梅丢下就跑了,东西也是叫别人来拿的。”

    我吃着饭听着张嫂子这么说,忍不住好奇的问道:“那马冬梅现在怎么样了?”

    张嫂子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人跑不见了,倒是把他那个大儿子给扔下了。

    可怜见的,人跑了,我听到楼下那老太太喊才知道,说是把小卖部的钱都拿走了。

    还留下一个孩子给那老太太,不过我看那老太太倒是真的有想法,想要养那个孩子。

    反正老太太现在老家也是完全没有人了,要是真能养着那孩子长大,将来给老太太养老还是可以的。”

    我听到这话忍不住也要皱眉,说:“马冬梅这事情估计没完,她铁定能够缠着朱家给她补偿的。

    不说别的,钱的话朱家还真拿的出来,就看文爱重怎么办这个事情了。”

    张嫂子也有些恶心的说:“就希望分到部队,以后别再和这家人有在一起了,要不全是糟心的事。”

    我听到这话点了点头,刚才把饭给吃完了,就看到李永斌和张大哥回来了。

    张嫂子急忙又热另外一个饭盒,李永斌和张指导员一坐下来,因为我刚才说的话,现在这两个人说话都是没有避开我了,一点头就说。

    “我们两去问了,那些调查人员说钱是新的百元大头,看样子应该是刚刚拿出来的。”

    我忍不住咧嘴一笑说:“那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