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7章 强暴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不,你放开我。”我的嗓子都喊哑了,可吴军却是手一扯我的头发,抓着我的头有往地上撞。

    碰碰两声,我的头砸在地上,感觉自己脑袋里头能听见回声。

    耳朵嗡嗡的响着,我眼睛死死的瞪大,看着整个院子都是天摇地动的在摇晃。

    我的手死死的抓着我的里衣,浑身抖得跟筛糠似的。

    “救……救命啊……”我感觉到手指一疼,吴军跟狗似的趴下来就朝着我手背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疼,钻心的疼。疼的我的手指都要发软了。

    可我一想到正在撕我衣服的人是吴军,是害了我一辈子的吴军,我眼泪顺着眼角了流了下来。

    手指却还死死的抓着我自己的衣裳,不肯让吴军把我里衣给脱下来。

    “臭娘们。”吴军站了起来,一双猩红的眼珠子跟发了情的公猪一样,脚踩着我的头。

    我疼的蜷缩成一团,吴军抬起腿就朝着我身上又狠狠的踢了两脚。

    “畜生……”我感觉我的背都疼的像是要断了似的,眼睛里面被吴军踢起来的尘土眯了眼睛。

    我的眼泪掉的更凶了,可抓着衣裳的手也更紧了。

    “你给老子老实点,要不然,我搞了你,再把你的脸给划花了。”

    吴军暴躁的又朝着我的肚子狠狠踢了一脚,从身上摸出一把信封刀来,直接就抵在我的脸上。

    冰凉凉的刀子贴着我的脸,让我冷的打了个冷颤。

    我费力的去看吴军,咬着牙朝着吴军的脸上狠狠的呸了一口唾沫。

    “你杀了我……”

    我宁愿死了,这辈子也绝对不愿意再跟吴军有任何的关系了。

    “臭"biao zi",给脸不要脸,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吴军撕开了虚伪的面具,整个人跟疯狗一模一样。

    趴下来,对着我的手臂又狠狠的咬了下去,一大口肉被这男人咬在嘴巴里面,疼的我惨叫了起来。

    可吴军还不放过我,那手朝着我的裤子就摸了过去,一只手死死的压着我,另外一只手扯着我的裤头就往下扯。

    我眼泪流的更凶了,手忽然一松,吴军的手就顺着我的衣服,直接掐住了我的胸口。

    “去死……”我松开手的一瞬间,刚才差点被吴军掰断了的手指朝着吴军的眼睛就戳了下去。

    “啊……”

    吴军惨叫了一声,门口外面的人也跟着惨叫了一声。

    砰的一声,原本就摇摇欲坠的破木门直接被踢开了。我倒在地上,喘着气看着冲进来的人,眼圈忽然就红了起来。

    “该死的。”

    沈哥拿着一根水管冲了进来,一看到院子里面的情景,整个脸都变了,黑着脸骂了一句脏话,抡着水管就朝着吴刚跑了过去。

    “呜呜……”我看到沈哥冲进来的一瞬间,眼泪再也控制不住,捂住嘴巴就哭了起来。

    身子忍得一抽一抽,被吴军打破了的额头血顺着脸开始流了下来。

    我哭的抽噎的抓着自己身上破破烂烂的衣裳,颤抖的看着沈哥一下下的抡着水管,朝着倒在地上的吴军身上抽。

    水管抽动的声音咻咻的,打在吴军的身上,吴军惨叫的跟杀猪一样。

    我抬起头朝着门口看了一眼,就看到沈秋玲站在门口,身上的衣服沾上了不少的灰土。

    一双眼睛阴测测的盯着我看着,看到我抬起头的时候,沈秋玲的神变得很慌张,然后看了一眼被打的嗷嗷惨叫的吴军,转身就跑。

    “别想跑……”我撑着身子想要站起来,可是才刚刚动一下,被吴军踢了几脚的肚子就剧烈的疼了起来。

    我忍不住又摔在了地上,沈哥听到我的喊声,转过头来看了我。

    我忽然大喊:“沈哥,小心。”

    可是吴军已经朝着沈哥的腿踢了下去,沈哥的腿原本就受伤了,现在吴军躺在地上朝着膝盖一踢,疼的脸都皱了起来。

    另外一条腿一弯,整个人直接就跪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额头冷汗淋漓。

    “我杀了你。”

    吴军就像是疯狗一样,被打的半死,一有喘气的机会,就反扑。

    沈哥单膝跪着,另外一条腿显然没有办法再用力气了。

    吴军就趁着这个时候,踉跄着站起来,直接抓着沈哥手上的水管,抢了过来朝着沈哥的头就要砸下去。

    “去死啊你。”我都不知道我哪里来的力气,站起来直接朝着吴军就扑了过去。

    吴军被我撞开了,那水管也被一撞丢开了。

    我看着被扔在旁边的砖块,喘着气抓着砖块,抖着身子硬是塞到了沈哥的手里面。

    沈哥看了一眼我,忽然快速的别开了视线,缓过来这口气之后,一抬手,再也不客气的朝着吴军的头上狠狠的拍了下去。

    整个院子,就只剩下我和沈哥的**声。

    “我……”沈哥转过头,看了我一眼,马上就又转了过去,把身上的衣服一脱,背对着我把衣服递了过来。“你快穿上。”

    我一低头,这才发现我的里衣刚才就被吴军这个畜生给撕破了,现在内衣歪歪的穿在身上,胸口大半都露在了外头。

    我吓得急忙把衣服给接过来,慌张的穿了上去。

    沈哥只穿了个白的小背心,身上的肌理线条都特别的明显,一看就是练过的。要不是他的腿是坏的,哪里会被吴军偷袭了。

    “沈哥,你的腿要紧吗?”

    我抓着衣服,感觉这衣服还有食品厂里面的味道。

    心底真的很庆幸,幸好沈哥救了我。

    我再看看倒在地上跟死人一样的吴军,如果我现在手里面有刀子的话,一定会杀了这个畜生的。

    “我没事。我送你走的时候,看到有个女的一直跟在你后头,后来回去想想觉得那女的看你的眼神不对劲,我就跟了上来。没想到……”

    我马上明白,这人肯定就是沈秋玲了。

    是沈秋玲肯定是和吴军商量好了,要害死我。

    “刚才那个女的是我们村里的女的,这人是下乡的知青。因为他们两个的关系不正当被发现了,所以被批斗了。没想到,那女的恨上了我。这男的之前想和我交往,我没答应。所以,他们是故意要害了我的……”

    我喘着气,说完这些话之后,感觉胸口和肚子越来越疼了。

    “那我带你去报警。”

    我听着沈哥这话,刚想要点头,就感觉发晕,整个院子又开始转动了起来。

    我疼的打颤,手一软直接倒在了地上。

    “秀秀,你怎么样了?”沈哥听见动静,转过头来看我。看到我晕倒在地上,拖着腿,急忙就挪到了我的身边。

    沈哥的手很热,一搭在我的手上,我本能的颤抖了一下。

    身体忽然开始发冷,打颤,眼前一阵阵的发晕。

    感觉沈哥试图抱着我,可是他才刚刚把我扶正了,我没忍住,哇的一声就趴在沈哥的手臂上,吐了出来。

    “你别担心,我这就背你出去。”沈哥的声音很着急,抓着我就把我朝着他的背上扯。

    我浑身软绵绵的,是真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你的腿……”我费力的说了这么一句,就又感觉头一阵阵的晕。

    “你别动,别说话。快趴好。我背你出去,你会没事的。别怕,有我在。”

    沈哥明明腿也受伤了,可手上力气却一点儿也不小,扯着我的身子,一口气真的把我给背了起来。

    我软绵绵的趴在沈哥的背上,头晕乎乎的看着他一脚一挪动的把我背着走出去。

    “有人吗?”小巷里头,沈哥一边走一边喊。

    我还是发晕,特别是额头上那个破了的口子,还在突突的跳,血一直往下流。

    “同志,你们这是怎么了?”

    当我听到有人跑过来的时候,我连抬头的力气都没了。

    我听到沈哥喘着气说:“有个流氓在那院子里头,被我打晕了。我妹妹受伤了,现在要赶紧送医院。麻烦你们帮帮忙了……”

    “我去找警察,你快点去找个驴车,送他们去医院。”

    当我听到这话的时候,我真的再也撑不住了,眼睛一闭,直接晕了过去。

    晕过去之前,我还听到沈哥着急的喊着我的名字。

    “秀秀,秀秀,你快醒醒啊……”

    有人在摇着我的手臂,我一睁开眼,就看到我妈眼睛肿的跟烂桃子一样的在我跟前掉眼泪。

    “妈……”我想要让我妈别哭,可是一开口,才发现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嗓子应该是喊坏了。

    “秀啊,你真的是吓死妈了啊。”

    我妈看到我醒了,哭着拍着我的手,眼泪掉的更凶了。

    “我去叫医生。”旁边也传来了声音,我一转头,就看到了李永斌站起来,眼睛看着我,里面全是担心。

    我忽然眼圈一红,看着李永斌就这么站在我面前,眼泪就顺着眼角掉了下来。

    “你别哭。”李永斌原本站得笔直,脸上都是冷酷的。可是看到我一掉眼泪,急的一下子就弯下身,抓着我的手就紧紧的握着。

    “是我没保护好你,对不起。”

    我鼻子更酸了,可是却哭着摇了摇头。

    我不是觉李永斌没保护好我,我是忽然想到吴军,要是吴军真的强暴了我的话,那我和这个男人就真的又要错过一辈子了。

    我怎么能带着脏了的身子嫁给李永斌?!

    看着李永斌愧疚的样子,我哑着嗓子问:“吴军呢?”

    这个人渣,现在怎么样了?

    我妈呜咽了一声说:“你还说这个人做什么?现在沈云腾和他都在派出所里面了。”

    “什么?”

    沈哥和吴军都进去了?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