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媳妇

第205章 大快人心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我想到那个一直躲在门后面的女人,每次出事,都小心翼翼的看着,却不敢上前来的样子。

    那一副怯懦胆小的样子,在那天我请大家吃水果的时候,也抱着孩子到我家来了。

    甚至需要其他嫂子递给她,她才敢接过来给孩子吃,还要小心翼翼的朝着我看看,好像还怕我生气。

    可是,那天的确是她进去了书房里面,说要把孩子带出来的。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再睁开眼睛,眼底全部是失望。

    怎么人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呢?

    而在台上的李永斌和张指导员,却已经开始给调查人员核对起来名单了。

    一个个的名单排出下来,当看到只有孙政委有取钱的动机和时间的时候,那些调查人员的脸上都不太好看。

    众目睽睽之下,关领导忽然咳嗽了一声,开口说道:“这件事情,你们只有这个证明吗?那孙政委是向李永斌你行贿了,对吗?”

    这话根本就是一个坑,如果李永斌说,这是证明孙政委去拿了钱,这钱是孙政委的话,那就是间接承认了,李永斌收钱了?

    我听到这话,忍不住心提了起来。

    李永斌却是冷着一张脸,对上关领导的态度,却格外的强硬。

    “关领导,这件事情只能够证明,钱是孙政委家里面的。可是,如果只是单独证明这钱是谁的,也不足够证明,我和这件事情无关,你是这个意思吗?”

    关领导一点头,神色之间虽然有些不淡定,可是态度却十分强硬的说道。

    “你只能证明你和孙政委接触了这件事情,那你们两人都需要一起接受惩罚。

    而不是说,你现在说这些人不是你的,你就可以逃脱这个罪责。”

    我听到关领导的话,这才想到之前自己给了李永斌去调查钱来路的证明,根本不足够证明别的。

    只能够证明那个诬陷我家的人,是孙政委一家人。

    可是,我却没有想到,要怎么证明是孙政委诬陷我的?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有些害怕了起来。

    是因为我的大意,让李永斌错过了再调查其他事情的时间了吗?

    张嫂子急忙抓住了我的手,安抚的低声说道:“你不要紧张》”

    我怎么能过不紧张呢?

    我身体都因为紧张,而微微颤.抖了起来。

    可站在台上的李永斌却是笔直如松,神情坚毅而冷然,被关领导这么为难,脸上的神色也没有任何的动容。

    “这件事情,我可以给李永斌李营长做证明。”

    关领导锐利如刀的目光,直接看向张指导员,厉声喝道。

    “张指导员,你应该清楚这件事情的重要性。这关系到整个联营的名誉。你和李营长交好,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现在你说你能给李营长证明,你的证词怎么能够服众?”

    关领导居然当众隐晦的威胁张指导员不要插手?我忍不住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刚刚想要站起来,就听到上级领导冷声说道。

    “关领导,你太激动了。”

    关领导的神色一僵,可是下一秒,却是冷下脸一脸的正义凛然。

    “领导,这件事情不是小事。绝对不可以因为私交,就混洗了事件的真相。李永斌的事情无法证明,那就应该按照规定,将他开除。”

    开除?

    被开除了的军人,除了转业,哪里还有其他的选择机会?

    而且,以后肯定也会影响到留下来的档案?

    关领导这是要彻底毁了李永斌吗?

    在场的气氛瞬间紧绷了起来,一触而发。

    张指导员却是忽然轻笑了一下,从自己的内袋里面,居然又拿出了东西来。

    “关领导不用着急,我能够给李营长证明的,自然不是几句苍白的话。

    没有实打实的证据,我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当着众人的面,张指导员直接把那东西打开,是一本小小的记账本。

    一翻开,直接翻到了有日子记录的那一页,张指导员递给上级领导,躲开了关领导想要来接那小本子的手。

    张指导员的声音没有李永斌那么威赫,可是却也带着十足十的额军人架势。

    “整个部队里面的人应该都清楚,当初原本文指导员是有机会竞选去学习的名额的。

    虽然文指导员的资历还不够,可也算是学习任务名额里面的其中一个名额。

    可是,夫妻两个人却因为吵架,文指导员文爱重被部队里面点名批评了之后,错过了这个名额。

    这件事情原本是一个小事情,可是在大院里面的人应该都记得。

    那天文指导员的爱人,朱丽同志是说自己接到了部队里面的电话,有人跟她说,文指导员和人通奸,这才赶回来的。”

    张指导员的话,让在场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只要是在大院里面的人都知道。实在是朱丽太能闹腾了,让在场的人全部都印象深刻。

    “没错,是有人打电话给我的。”

    忽然的,食堂门口响起了朱丽的声音,众人朝着门口看去,就看到文爱重带着朱丽站在食堂门口,手上还拿着一点东西。

    显然,夫妻两个人是回来拿剩下的东西的。

    朱丽的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倨傲,微微扬着下巴看着张指导员,带着傲慢开口。

    “张指导员是查出来,谁给我打电话了吗?”

    那时候文爱重可还没有和朱丽勾搭上,所以,是哪个电话根本就是虚假的。

    张指导员笑着一点头说:“没错,原本那电话你说是从部队里面打出去的。可那天的电话根本没有记录。

    为了证明,我和李营长到部队附近有电话的地方都找了一圈。最后,果然在一个地方找到了,那一天给你家里面的座机打过电话的记录。”

    “是谁?”朱丽眼睛瞪得大大的,那凶悍的样子要是现在那个打电话的人站在朱丽的面前,绝对会被朱丽打死的。

    毕竟,朱丽出的丑,可以说是从那一天开始无法收拾的。

    关领导急忙朝着上级领导的手里面的小本子看去,当看到上面的记录的时候,忽然瞳孔一缩。

    而张指导员已经轻声开口。

    “是孙政委的爱人。孙政委的爱人在李营长家被举报的某一天,也和大家带着孩子一起去了李营长家里面。

    在场的军嫂如果有印象的话,你们可以想一下,哪一天孙政委的爱人是不是进去了李营长家书房里面。”

    “对啊,那一天好像咱们大家都去了,孙政委家的爱人也去了……”

    “对,她进去了。那时候孙政委的爱人还说帮我把我家孩子也给带出来,当时就她一个人进去了……”

    李永斌的脸上瞬间露出了一抹杀伐决断的狠戾来,盯着在场众人高声说道。

    “一个可以打电话给别人,故意破坏人家夫妻关系,制造矛盾的人。

    去了我家,给我家塞上这样的东西,再举报我家。

    这样的事情,已经可以说得上是熟能生巧了。人证物证都在,现在关领导还觉得,这不能够证明我是被诬陷的吗?”

    “这……”

    李永斌的问题尖锐,让关领导的脸色瞬间黑如锅底,想要辩解,可是看着这桌子上面的所有证明,却哑口无言。

    “够了。”上级领导终于看不下去了,冷声喝道:“关中,你不要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关领导被点名,瞬间脸在一瞬间灰败了下来。

    上级领导看着李永斌,却是朝着李永斌一点头说道。

    “事情既然已经调查清楚,那李营长就是无辜的。孙政委马上调配回来,接受全面的调查。如果事情属实,诬陷他人,栽赃陷害,这件事情绝对要彻查到底。”

    我嘴角冷笑,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是时候让孙政委尝尝苦果了。

    可是,李永斌却忽然又给了我一个惊喜。

    “领导,这件事情不止这些。”

    众人都震住了,还不止这些?

    这些事情足够在部队里面掀起千层巨浪了,李永斌居然还说不止。

    李永斌眼神税利的盯着关领导,低声开口。

    “那所谓的行贿的五百块钱,现在不翼而飞了。有人……拿了这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