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媳妇

第207章 道德绑架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我知道我为什么被接过来的,也知道领导们打算问什么。”

    我看着孙政委那镇定自若的态度,隐隐的感觉到了一点不同。

    这人,怎么这么镇定?

    正这么想着,就听到张嫂子小声跟我说了一句:“这人看起来怎么怪怪的?”

    我点了点头,正常来说,人做了那样的红.唇轻,不管有多好的心理素质,现在肯定多多少少都会慌了神。

    就好像现在的关领导一样,会紧张,会给自己辩解,可是孙政委怎么这个样子?

    上级领导看着孙政委的眼神,也变得审查和怀疑,眼神在孙政委的身上看了几下,这才冷声开口。

    “那栽赃李营长家的事情,是你做的吗?”

    孙政委脸上却是忽然露出了愧疚的神,接着低下头来,沉默着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是我没想到的。可是,的确是我做的。”

    孙政委的头低的很低,我坐在位置上面,根本看不到他的神情是怎么样的?

    可是,站在孙政委身后的孙政委的爱人,刘芸,我却看到了她的表情。

    “这件事情,是俺做的,不关俺家男人的事情。你们如果要算账的话,就算在俺一个人头上就好了。”

    刘芸抱着孩子,忽然像是憋气到了极限之后,再也忍不住的大吼了起来。

    在场的人原本都看着他们夫妻两个人,在看到孙政委那态度的时候,众人还以为,孙政委是能够为自己辩解的。

    可是,在看到孙政委的直接承认了这件事情之后,众人却都是一片哗然。

    再看着刘芸哭着喊了起来,不单单是其他人,就算是我,都忍不住好奇了起来。

    别说刘芸了,就算是孙政委在这部队里面,也根本就不合其他人来往。

    总是独来独往的不说,有什么事情,也从来都不参与。

    听说,在整个部队里面,能够随军的家庭里面也是他家的家庭条件最差。

    可是,为什么会恨上我们家呢?

    这是我不明白的地方。

    “刘芸同志,你说事情是你做的?那孙政委是不是也参与其中呢?还是说,整件事情都是你做的?”

    管领导的话,就像是开了一个闸门,瞬间刘芸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她的手上还抱着一个孩子,这么一哭,的的那孩子也跟着哭了起来。

    “是俺给朱丽打的电话,也是俺把信件藏到的李营长家里面去的,也是俺去举报的。

    明明都是从山里面出来的,她王秀秀凭什么比我好咧?她有什么好的?

    明明一开始,俺和她都是被朱丽看不起的。可是后来她来了之后,大家都跟她好。

    俺和孩子都要饿坏了,家里面的钱都要寄回去给老人大伯,可他家还在做吃的。

    她王秀秀做了什么东西,都端着去给别人家送吃的。可她从来都不管俺家。

    有一次俺家孩子饿的不行,吃了她一个放在走道上面晒的果干,俺都道歉了,可她都什么也不说,就不要那个果干了。

    俺家是穷,可凭什么都这么对俺?朱丽那样子对俺,她王秀秀也这么对俺,俺为什么不会还回去?

    这件事情你们要是想处理人,就处理俺。俺去坐牢,俺去偿命。呜呜呜……”

    我的眉头紧紧的皱着,听着孙政委家的爱人刘芸吼着说出这句话之后,就抱着孩子直接大哭起来的样子,脸不愉。

    而旁边的一个嫂子,居然还开口问我。

    “弟妹,你真的给过孙政家的爱人脸看?”

    这人刚才还没有证明我家李永斌是清白的时候,还跟着我隔着两个位置,现在听到这样的八卦,就凑上来?

    我斜睨了那嫂子一样,那嫂子看到我脸难看,却是嘿嘿笑着退开了。

    “这件事情是我没有注意到的,让我妻子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很抱歉,我接受任何的处分。,:”

    孙政委的态度,一下子就让食堂里面议论了起来。、

    “人家孩子饿也是正常的,吃个东西,不愿意算了,怎么还给人家脸看啊?”

    “是啊,不过是个果干,她刚才都说那么赚钱了,怎么还那么小气啊?”

    我听着左右传来的闲话,手轻轻的放在肚子上面,忍着心口的怒火,站了起来。

    我伸出手一举,朝着缓和下来脸的上级领导喊道。

    “领导,我能说话不?”

    上级领导看到我举手,脸又变得凝重了起来。

    我当然知道,他这是不乐意的。

    李永斌冷声说道的:“那孙政委为什么去农业社取钱?按照我们调查到的情况,你家父母老迈,家里面的大哥是残疾人。

    你每次发工资,都是直接汇款给家里面的。这五百块钱不是小数目,请问孙政委你是哪里来的这个钱?

    还有,这个钱你拿出来之后,被你妻子用来诬陷他人?你说你完全不知道?”

    李永斌这话问的一阵见血,刚才还一直低着头的孙政委慢慢抬起头来,朝着李永斌看了过去。

    李永斌却是没有任何的动摇,坚定不移的对上孙政委的目光,坦荡而磊落。

    我看到上级领导那神,再听着李永斌的话,轻笑了一声。

    环顾周围说我闲话的嫂子弟妹,带着笑意说道。

    “我想要问问,是不是她穷,她就有理了?”

    这话一出口,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

    我刚才说出家里面赚钱的时候,我就知道,肯定招惹非议。

    再听到孙政委那爱人的话,我都可以用头保证。、

    要是没有人悄悄的去给孙政委通风报信了,我都不叫王秀秀。

    既然别人想要做初一,那我就直接把十五也给圆上。

    “我如果是小气的人的话,在场的嫂子敢说一句,没吃过我的东西吗?”

    在场都安静了下来,因为我还真的不是小气的人。

    上次为了在大院里面打听消息,每次下去,我甚至都会带着干果干货下去。

    所以,这整个大院的人,就没有人没吃过我的东西。

    “我放在外面晒着的东西,一打开门,看到别人不问我就直接把孩子放在旁边,然后往孩子嘴.巴里面塞东西吃,我连不高兴都不可以吗?”

    在场又是一片安静,可是孙政委的爱人刘芸却是哭了起来。

    “俺孩子饿的受不了了,他还是个娃子啊……”

    “那就是个皇子,吃别人的东西,不问自取,也不对。既然孙政委的爱人你这么说了,那我就告诉你,我为什么做东西了给别人吃,而你家没有。”

    孙政委的脸上闪过恼怒,忍不住吼道。

    “够了,你拿了别人的东西,难道别人还不能说了吗?”

    我看到孙政委打算再把事情往女人身上引,直接冷笑了一声说。

    “对,那是别人的东西。也就是说,那是我的东西。我喜欢给谁就给谁。

    你从来不和我打招呼,每次大家说话,你都躲开。我为什么要非给你送东西?

    我又不打算贿赂你,也没有必要巴结你。你不想要和我来往,却想要我的东西?这位嫂子,是我错了,还是你错了?

    还有,你写匿名信,那你能把那匿名信再说一遍吗?总不可能,这次你们夫妻还说,那匿名信是你出去找人写的?那是谁,你也说出来。

    这次的事情要是不查一个清楚,那还真不行了。”

    我说道最后,几乎是咬着牙的说出来的。

    这家人,太会道德绑架了。

    孙政委脸微微一沉,刚刚想要开口说话,李永斌却先声夺人。

    “和我妻子说的一样,这匿名信是谁写的?是孙政委你的爱人吗?你不知道这些事情,那你的爱人是怎么知道朱丽同志家里面的电话的?”

    “我也不知道。”孙政委终于露出了裂缝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