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媳妇

第208章 认罪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你不知道,可以。就和李营长不知道自己家为什么会被忽然陷害一样,孙政委,只要你证明你真的不知道。

    那么,这一切的事情,就是女人做的。要不然的话,这次的事情涉嫌到了泄露的部分同志的家庭电话。

    甚至,还眼中的影响到了李营长的清白。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就这样含糊过去了。”

    孙政委的话,不等上级领导给偏颇,张指导员就已经先声夺人了。

    看着孙政委那难看的脸色,张指导员的脸上和李永斌一样没有任何的同情和怜悯。

    而剩下的人,却全部都是迟疑。

    我在心底觉得有些无奈,原本以为现在这个时代,人们的心思都是好的。

    每个人都在学雷锋做好事,可现在看来,其实还是一样的。

    现在我们就像是扶了老奶奶的路人,却被诬陷了一样。

    孙政委家里面的条件,能够让很多人都觉得她家可怜。特别是孙政委的爱人,现在这么抱着孩子在地上嚎啕大哭,那哭的肝肠寸断,哭的孩子歇斯底里的摸样,真的很容易让人心软。

    可难道就因为他们家可怜,我们家就应该被吃了的干果还要笑嘻嘻的?

    就因为他家女人抱着孩子哭的凄惨,我们家就应该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

    那太的让人活的讶异了。

    的特别是其他人那种小心翼翼想要我们家算了的眼神,太让人憋屈了。

    “俺都说了,这件事情都是俺做的,你们就冲着俺来就好了。不要为难俺男人……”

    孙政委的沉默,让他的爱人脸上都是凄惶的神色,而比起刚才进来的那种破罐子破摔的气势。

    这次,孙政委的爱人终于露出了害怕的神情了。

    哭哭啼啼的居然就跪了起来,居然朝着李永斌的方向开始抱着孩子给李永斌磕头。

    “算是俺求你了,李营长,是俺猪油蒙了心,瞎了眼招惹了你们一家人。是俺小气,因为生气就做了那些事情。

    你看在俺糊涂的份上,你对付俺就好。真的不关俺男人的事情,他什么都不知道的。”

    整个食堂已经没有了议论声,就剩下孙政委的爱人那哭喊的声音。

    我憋不住了,她一个女人求李永斌一个大男人,要是李永斌真的心软了的话,那我不就让我自己的男人吃亏了吗?

    我对着张嫂子轻轻一点头,张嫂子也朝着我点了点头,我们两个人直接就朝着外面台边走了过去。

    而原本正抱胸看好戏的朱丽看到我和张嫂子朝着这边走,也急忙跟着走了上来。

    我听到朱丽那皮鞋的声音,也不在意的让她跟着。

    当我们三个女人走到前面的时候,我冷着脸直接站在了李永斌的前面。

    孙政委的爱人脸色微微一僵,接着就紧紧的抱着孩子,不动弹了。

    我看着孙政委的爱人那脸色,都可以猜测的出来。、

    她就是知道李永斌一个大男人会下不来台,所以才刚跪着李永斌的。

    可是她恨我,或者说她从心底觉得我应该和她一样,躲在屋子里面不敢出来,因为学历不高,因为是乡下来的,就应该什么都和她一样。

    甚至,我都不能比她吃的更好。

    要不然的话,我就是在欺负她。、

    所以,在看到我站出来的时候,这女人终于求不下去了。

    因为,从那双眼神里面透露出来的信息,就是她对我的不服气。

    我被李永斌接过手扶住了,我盯着一脸泪痕的孙政委爱人,冷静的我了到。

    “你就告诉我,你是怎么得到连里面的信封信纸的?你是找谁写的信件就好。

    只要你说出来了,我听着编的还像样子,不说别的。

    冲着你抱着的孩子,他就这么看着自己父母说出来的话,你们不觉得没了良心,我都忍了。

    这件事情,别说我们夫妻两个人了,就是在场的人都会相信你们。

    我不为难你,你只要想出一个合理的理由来就好。”

    孙政委的脸色特别的难看,抬起头快速的看了我一眼,那一眼满是阴鸷阴狠,哪里有军人的阳光大气。

    可是,我却死毫不退缩的对上他的眼神。

    孙政委的爱人听到我的话,还有些无动于衷。

    可是当听到我说道孩子的时候,她的眼圈却马上红了起来。

    朱丽站在旁边,顺着我的话,也跟着说下去说。

    “对,你是怎么知道我家电话的,你也说个明白。要不然的话,你的孩子可还眼睁睁的看着你呢。”

    朱丽这句话说的让人觉得狠毒,我就知道,这家伙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

    果然下一刻,孙政委就先开口了。

    “不用总是拿我们家的孩子说事情,我说过了,这件事情我一个人承担了。”

    上级领导皱着眉说:“你们这些女同志克制一下,这是证明大会,不是你们吵架的地方。”

    张嫂子现在也顾不得讨厌朱丽了,直接上去就抓住了朱丽的手。

    小声不耐烦的吼道:“你能不能先不要说话了。”

    朱丽也发现自己说过头了,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难堪,却也跟着张嫂子一样不再开口了。

    “领导,我们只想要一个清白的证明而已。这信件,这钱,都是哪里来的。而这钱接下来的下落,又去了哪里?

    这些都需要一个交代,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虎头蛇尾,对吧?”

    我冷静的发问,言辞之间却已经全部平息了下来。

    上级领导看着我一个女人,想要开口说话,却又知道我不是好欺负的。

    可关领导,却是微微有些着急的开口。

    “孙政委,你把事情说个清楚吧。总不能,就这么一直耽误大家在这里等着。”

    我听到关领导的话,察觉到了李永斌带着我朝着后面轻轻退了一步。

    而刚才一直阴鸷着一张脸的孙政委,在听到了关领导这话之后,却猛地抬头朝着关领导看了过去、

    关领导的脸色却是放松的,刚才那种紧张全部都不见了。

    他的手在自己的脖子后面摸了摸,好像在等着孙政委说什么话一样。

    孙政委原本黑如锅底的脸色,却忽然白了下来,因为站得近,我甚至可以看到,孙政委的牙根都死死的咬紧了,侧脸都是紧绷的。

    “这件事情,是我做的。信件是我拿的,钱是我攒下来的。包括朱丽家的电话,都是我让我爱人去打的。

    因为我知道,文爱重靠着他岳父的关系,很有可能越过我,去参加那个任务。

    张指导员却因为上一次在战场立功了,所以一个名额肯定有他的份。所以,我就想出了那个办法,让他去不成。

    李营长是因为也立功了,部队里面调动他肯定也有会优先选择权,我担心他去了我想要去的地方,所以就出手了。”

    孙政委的声音很低哑,可是他一字一句说出来的话,却清晰无比。

    那种条理清晰,忽然不在狡辩的样子,让大家都先是一愣。

    刚才还在负偶顽抗的人,忽然就投降了,我的心底一阵的疑惑。

    “孩子他爸,你不要这个样子,这事情是俺做的啊……”孙政委的爱人却是在一瞬间崩溃,哭着抱住了孙政委的大.腿哭着吼道。

    “你要是不当兵了,回去俺们一家子都要饿死的啊,娃子还这么小,你要让俺们怎么办啊,这事情明明……”

    “够了。”孙政委忽然的厉声喝了一句,他爱人的眼泪一瞬间就停了下来。

    孙政委抬起头,眉宇之间的罪恶却像是将他给压垮了。

    他忽然伸出手,对着我们夫妻两个人的方向,紧紧的抿着唇,才吐出三个字。

    “抓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