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媳妇

第209章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刚才还那么信誓旦旦否认,甚至推出自己的妻子出来做替死鬼的孙政委,就这么被关领导这么一句提醒,居然就认罪了?

    居然就这么大方的承认了,连挣扎和否定都没有,就因为关领导的一句话,就幡然醒悟了?

    我不相信这其中没有任何猫腻,可是我却联想不出来这其中到底是有什么问题。

    根本就不交好的关领导和孙政委到底有什么样的关系,能够让孙政委因为光领导的一句话,就直接承认了自己做过的事情?

    刚才他甚至不顾妻儿,就是死不认错。

    可现在这样就认错了,太轻易了!

    轻易到我甚至不得不怀疑,这件事情的真相真的是李永斌和张指导员调查的那样吗?

    李永斌和张指导员也皱起了眉,李永斌冷声问道:“那所谓的五百块钱也是你拿走的?你什么时候拿走的?跟哪位调查人员拿走的?”

    孙政委眼睛也不眨,直直的盯着李永兵说。

    “钱是我拿走的,那五百块钱对我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

    我做的这些把戏之后,现在要是不把那五百块钱收回来,等到充公了,那钱就不是我的了。

    我是趁着他们屋子里面没人的时候,直接进去拿走的,还留了一张纸条说。

    这钱来路不正,部队先行收走了,等到调查清楚之后,再打报告给上级领导批复审核。”

    李永斌朝着调查人员看了过去调查人员,点头说。

    “没错,我们是在办公室的桌子上面发现了那么一张纸,因为是你们部队的信件,我们倒是没有怀疑,后续没有在调查这五百块钱是谁拿走的了,所以一直以为是你们部队先行拿走的。”

    我微微皱眉,这样看来钱真的是孙政委拿走的。

    可我为什么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件事情还有哪里不对劲呢!

    但是现在让我再说出来哪里不对劲,我却想不起来了。

    只觉得整件事情都透着一个诡异,诡异到出奇的跌宕起伏。

    甚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时候,却又转瞬之间风平浪静了。

    就在孙政委将事情全部承认之后,这种事情还能再调查下去吗?

    我刚刚想要再问什么,却被李永斌捏了一下手心。

    转头就看到上级领导正紧紧皱着眉盯着我们夫妻两个人看,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子。

    哪怕知道了这里面有古怪,可是当你说不上来的时候,如果你再纠缠下去,整件事情就会变成是,原本的受害者在无理取闹。

    李永斌的提醒很明显,我也不想要让李永斌再接着为难了。

    毕竟上级领导对李永彬的态度一直都是非常好的,如果说有什么不满的话,也是针对关领导的而已,其他的几个领导从来都不偏不移的。

    想到这里,我也没有再开口了。

    毕竟凡事留一面,日后好相见。

    现在孙政委已经承认了这件事情是他做的,而李永斌他们出去调查也是都是孙政委一个人做的。

    这件事情那么透着古怪,可是孙政委如果夫妻两个人真的能够做这件事情的阴谋,原因理由也已经找到了。

    我再过多的纠.缠的话,真的会让整个部队,甚至是重点点名我们家,会受到的名声的损害。

    我没有再说什么了,朱丽却是不满意的说。

    “你们家做出这样的事情,根本就是唯恐天下不乱,这样扰乱军心的人就应该直接被开除。”

    朱丽这话一说出口,关领导的脸色就会变,而孙政委的脸色却更加的苍白,死死地咬着,却没有反驳朱莉的话,。

    一双眼睛盯着地面的孙政委,和他的爱人整个人已经像是傻了一样。

    抱着孩子在地上瑟瑟发抖,死死地抱着孙政委的一条腿,却是现在连哭都不敢哭了。

    一双眼睛有些呆滞的看向我和张嫂子的方向,眼泪啪嗒啪嗒的开始往下掉,不像刚才那种嚎啕大哭一样,却是小声的啜泣了起来。

    如果真的离开部队的话,那对于孙政委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可是如果这件事情没有李永斌自证清白的话,按照关领导和那些所谓的调查人员说出来的结果,那李永斌也绝对是离开部队这一条路而已。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微微闭上眼睛,已经转过了头,不去看她们母子两个人在地上那狼狈的样子。

    就像是朱丽这个女人喜欢在外面做出来的事情,多少都会影响到文爱重一样。

    男人在外面做出来的事情,也会影响到整个家庭。

    孙政委做了这样的坏事就必须得到惩罚,就是不然的话,以德报怨,何以抱德呢?

    “这件事情我们会调查之后打报告的,这件事情严重的影响到了整个连了。

    虽然不是全部,但也有其中这方面的缘由考虑,我们会打报告的,至于将来如何通知各位,自然会有说明出来。”

    上级领导紧紧的皱着眉,伸出手捏住自己的眉心,长长呼出一口气之后,冷声说道。

    “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如果谁还不满意的话,先拿出证据来再说话。

    至于孙政委,你们一家人就去之前的屋子里面住着吧。结果应该很快会下来的,剩下的其他人,你们也都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了。

    之前下达的命令依旧有效,你们去哪里,需要保密。

    而李营长,你因为之前还在被调查,还没有调配的命令下来。既然你是被冤枉的,我会亲自打电话跟领导说明情况。

    你需要再稍等一些时间,好了,事情就这样,都散了。”:

    我看着上级领导紧紧走着的眉心,再看看开始散去的人群,有些担心的皱了皱眉。

    “咱们收拾东西,我找一辆车子来把东西都送走。咱们不在部队里面,咱们回去市里面。”

    李永斌的眼神落在了我的肚子上面,我正还有些出神的盯着孙政委的爱人和孩子看,就听到李永斌的话。

    一转过头,就看到李永斌那冷硬的脸色上面,眼神却全部都是对我的担心。

    我忽然心头一紧,直接朝着李永斌伸出手。

    李永斌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手,瞬间皱眉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吗?”

    我原本有些高高提起来的心,因为李永斌不需要我的任何解释,就能够明白我的情绪的心意相通,而慢慢回暖。

    “嗯,有一点点。”

    当上级领导说散去的时候,我的心忽然咯噔了一下。

    看着跪在地上凄惶无助的孙政委的爱人,我忽然想到了上辈子做错了的自己。

    其实如果当时我没有被害死的话,我会回去老家吧。

    哪怕日子不好过,可我也会尽一切的力量去让哥哥过的更好一点。

    可现在的孙政委夫妻两两个人,却都是一种天塌了的样子。

    这让我忽然觉得有些物伤其类的感觉,有种看到上辈子错了之后想要回头,却回不去的自己。

    可是当李永斌的声音响起,看到李永斌那紧张的眼神的时候,我却有忽然佘怀了。、

    我和他们,是不一样的。

    最少,我没有一错再错。

    我的话让张嫂子和李永斌都紧张了起来,张嫂子护着我,高声说。

    “那先到我家去。”

    我因为刚才一瞬间的揪心,现在肚子的确有些隐隐的不舒服,李永斌没有二话,就直接将我抱了起来。

    走到食堂门口的时候,上级领导还没有走,看到李永斌抱着我,急忙问道。、

    “怎么了?”

    李永斌冷着脸说:“我爱人肚子有些不舒服。”

    “那还不快送医务室。”上级领导急忙喊道,李永斌这才想起来,这部队里面也是有医务室的。

    我的确有些不舒服了,所以也没有拦着李永斌抱着我朝着医务室走。

    当看到医生皱着眉给我做检查的时候,我忽然看到牧瞳希拿着针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