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0章 五年有期徒刑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他爸,你真的不去村里头了?”

    一家人进了屋子,我哥还自己把门给关上了,直接让那些探头探脑的人给隔绝在了门外。

    “不过就是一个小干事,我就是看不惯王根什么好事情都偏着自己家里的人,才一直在村委会里面和他对着干。这一年到头的,我为这村里头做了多少事情。

    可现在的秀秀出了这样的事情,你看村里面的人……算了,反正以后我不管了。村委会我也不去了,他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我爸的脾气很硬,扶着我妈一边朝着的屋子里面走,一边不耐烦的说。

    我有些愧疚,毕竟我爸多看中这村里面的工作我是知道的。现在因为我的事情闹成这样,我爸的脾气又倔,以后是真的不可能再回去居委会了。

    “爸妈,你们别生气。沈家的事情我打听到了,沈刚生这是被调到别的地方去做校长了,听说是外省的。

    好像是沈刚生找到了什么亲戚,走了门路了。他们家这是破罐子破摔了,咱们家没必要和他们参合这些事情。”

    我哥拿着东西,把被子什么的拿回去我屋子里面,这才走出来擦了擦脸上的汗,一边说了刚才他去了哪里。

    我爸和我妈都吃了一惊,我爸的脸马上黑了下来,气的大喊:“就这样的人还配做校长?这不是误人子弟吗?”

    我哥也皱着眉,很明显也是对沈家恨的牙痒痒。

    “爸,他家这样的做派,就算到了外面肯定也会搞出事情来的。咱们家小门小户的,今天赵秀华被我妈走的满地打滚。

    沈刚生也被揭穿了,以后他的户籍被消除了,他都没脸说是咱们村子出来的。比起来,我虽然被欺负了,可人也没事。

    这件事情,是咱们家占了便宜,你就别生气了。”

    我看着我爸气的青筋直跳的样子,马上开口劝我爸。我妈在旁边也是一直劝着,还笑着和我爸说。

    “你没看到赵秀华那脸,这一个月她是别想着出门见人了。咱们姑娘说得对,说起来,是咱们胜利了。”

    我感觉身边的人动了动,李永斌一直扶着我的手放开了。我抬起头去看,就看到我哥对着李永斌招了招手,显然这两人有话要说。

    “爸,咱们好好休息几天,再做打算。”我心底一转就明白了过来,我哥这肯定是出去打听消息的时候,得到不好的消息了。

    这才怕我爸妈知道了担心,悄悄找李永斌去说了。

    我拉着我爸妈说闲话,我妈想要去打水,我爸马上站起来说他去打给我和我妈洗脸。

    等到我爸去了天井那边,我才笑着和我妈说。

    “要是李永斌结婚后,和我爸一样就好了。”

    “李永斌是个好孩子,不会亏待了你的。”我妈脸上也笑的很开心,显然我爸今天的举动,让我妈觉得窝心的很。

    等到回来的时候,只有我哥一个人走进来了。我和我妈正在洗脸,我头上那伤口是道口子。

    可没缝针,所以只是贴了块纱布。我妈扯着我的头发,正让我一点点擦头发上的血污呢。

    “李永斌呢?”我妈抬头没看到人,马上朝着我哥问。“这都要吃晚饭了,你怎么还让人走了呢?”

    “永斌有点儿事情,我就让他先走了。妈,你这是有了女婿就不要儿子了啊。”

    我哥笑着跟我妈说,被我妈瞪了一眼,笑着骂了每一句混小子。

    等到我爸我妈都走出去了,我才站起来对着我哥招了招手:“哥,你进来,我有话和你说。”

    我哥皱眉看了看我,还伸出手来扶我。我也没矫情,直接让我哥扶着我到了我的屋子里头。

    “是不是我的事情不太好?沈哥出来了吗?”

    我哥马上摇头,我一抬手,朝着他压了压手心说:“你和李永斌都避开爸妈说话了,肯定是事情不好了。有什么结果,你和我说,我心里也有个准备。”

    我忽然发现,在打了一顿赵秀华之后,我的心态平静了下来。

    从刚醒过来气的想要杀了吴军和沈秋玲,到现在的冷静自持,我是完全的淡定了下来。

    因为我知道,现在的法律还没有以后那么完善。

    就好像是国家在一点点的进步,法律其实也是一点点的进步。而我现在回到了这个时代,法律的空缺是存在的。

    我哥的脸和李永斌匆匆离开的摸样,都说明了这件事情出了问题。

    “秀秀……”我哥的脸上露出了愧疚的神情,原本总是对着我笑的眼睛也不敢看向我了。

    那副想要瞒着我,可是又不想对我说谎话的摸样,让我的心更加冷了下来。

    “哥,你跟我说,我守得住。我也不会告诉咱们爸妈的。”

    “沈刚生的亲戚有路子,他在你出事的那天正好就在市里面。沈秋玲跑了,估计是去找沈刚生了。所以沈哥去报警的时候,直接被一起抓进去了。”

    我的手忍不住一紧,抓住了身下坐着的被子。

    “所以吴刚和沈秋玲都没事?”现在的社会风气很严谨,可是这是在没有人管,只有村子的人自己管自己的情况下。

    官官相护,要是真的到了这一步的话,我们家还真的就只能咽下这个哑巴亏。

    我哥的身份是军人,闹大了的话,我的事情解决了,可我哥的前途说不定就要被人毁了。

    我的指甲死死的掐着自己的手心,深呼吸了好几次,才把那想要杀人的冲动给压下去。

    “不是。”我哥松了一口气,看我冷静的摸样,脸也缓和了下来:“吴军被抓进去了,哥发现不对就去找了战友。现在吴军在监狱里面,自然有人会收拾他。只是沈秋玲跑了,人没抓到,我再去警察局问的时候,人家就说的模糊了。

    不过你放心,哥会让吴军开口的,一定把沈秋玲给抓回来。”

    我沉默了下来,心底的思虑乱成了一锅粥,觉得剪不断理还乱。

    上辈子我被骗了,直接就被吴军带着跑路了。成了整个村子人唾弃咒骂的破鞋,可是到底我走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是根本不知道了。

    但是现在,我好好的和李永斌要结婚了。可是吴军和沈秋玲的事情却被人发现了,而且王中平家里面居然没收拾了沈家。

    看来,从沈秋玲出事的时候开始,沈刚生就已经找到了离开村子里头的路子了。

    想到这一点,我抬起手摸了摸自己额头上面的伤口,问我哥。

    “李永斌现在去做什么?”

    “李永斌去找人,先把沈哥放出来再说。”

    我点了点头,是这个道理。沈哥救了我,却还被抓进去关起来,他的腿都还受伤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治疗。

    以后,我一定帮着沈哥努力把腿给弄好了。毕竟救了我清白这个恩情,真的是太大了。

    “那咱们就等消息。”

    现在的结果快,吴军又抓到了,只要等到警察局给出一个结果,就可以直接宣判了。

    只是,等到第二天李永斌带着沈哥到家里面的时候,却是直接带来了结果。

    “吴军说这件事情不关沈秋玲的事情,是他自己太冲动了。警察局的人也说沈秋玲没参与,所以,吴军被判了五年有期徒刑,沈秋玲没事。”

    李永斌坐在我的身边,说这话的时候,看都不敢看我一眼。

    沈哥抬起头,有些愧疚的把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头:“妹子,这件事情是哥没想到。被那些人压着,成了这个样子。”

    我忽然笑了起来,轻轻的摇了摇头。

    李永斌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警察局的人已经结案了。沈秋玲没事,沈哥才能放出来。

    因为沈哥还有一个伤人的罪名,所以沈哥不算做人证了。

    沈刚生到底是找到了什么样的靠山,居然能压着警察局就这么把黑锅全让吴军背了?

    “吴军自己承认的?”我笑着问了这么一句,我妈一下子就抓着了我的手,眼圈都红了。

    “秀秀,你这怎么还笑了呢?要是真的难受,就哭。”

    “这件事情没完,市里面的警察局不管,咱们就到省里面去告,我就不信沈家这家祸害人的老鼠窝能没事。”我爸气的大骂。

    我却拍了拍我妈的手,条理清晰的开口:“妈,爸,不用告了。这件事情既然沈家能让吴军认下这个罪名,就肯定是沈秋玲去找吴军说的。

    关个五年,甚至表现好的话还不用五年。我到底没有出事,沈哥和我哥却都被人盯上了。现在咱们挣个鱼死网破,沈哥肯定会被吴军告。

    我哥说不定也会被喊去说话,到时候沈家就算真的倒了,咱们也伤了。”

    “秀秀……”

    “秀……”

    沈哥和我哥都开口了,脸上的神情都很震惊,可能他们都没想到,我一个小姑娘会懂这么多。

    可我毕竟是活了一辈子的人,我冷笑了一声说。

    “沈秋玲害了吴军一辈子,可是我却没事好好的。”我转过头去看李永斌,笑着说:“我还要结婚了,人也没事。就受了点伤,可这两个人都成了丧家之犬,以后都只能夹着尾巴做人了。

    这么算起来,吴军等到出来了,沈秋玲还要接受一个坐过牢的丈夫,到时候闹起来的人可就是他们沈家。

    所以,这件事情他们会付出代价的。自己种下的果子自己吃。咱们家只要把日子过得好起来了,到时候就等着看沈家怎么收拾烂摊子就好了。”

    我的笑容不达眼底,咬着牙把话都给我爸妈说清楚了。却没有注意到,这屋子里面的三个男人看着我的眼神都变了。

    “对,骑驴看场本,咱们走着瞧。”我爸一拍桌子,脸上也露出了笑摸样了。

    “秀他妈,后天就是两个孩子结婚的日子了,你快点把东西都收拾好了。咱们喜喜庆庆热热闹闹的嫁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