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2章 自己打嘴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嗯,我哥的朋友带了人来帮忙了。”

    我一边说着,就一边把粿品都翻个个,免得等会的粘住了。我哥和沈哥正好走出来了,两个人也都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我哥还不知道我妈早上去喊人的事情,所以还朝着站在门口的几个婶子问好。

    我抬头看一眼,就看到鸟嘴婶正对着其他的几个人使眼,朝着沈哥的腿上看呢。

    我气的手上的篓子朝着地上狠狠一放,咬着牙笑:“几个婶子看什么呢?不是说没空吗?怎么现在站着了?

    还是你们想看什么?来,我把门打开,你们进来看。”

    这些女人,闲的专门盯着别人家里面看,真的是闲得蛋疼了。、

    “哎呀,你这孩子。性子就是这么着急,我看你都要结婚了。这以后要是还这么一言不合的就呛呛起来,你男人还不得半夜被你赶下床啊。”

    鸟嘴婶嘴巴却厉害,我走过去开门的时候,剩下的几个人脸上都讪讪的。

    可是听到鸟嘴婶这种带着黄的笑话,却都哄笑了起来。

    我也不是真的大姑娘了,可是听到鸟嘴婶当着我哥和沈哥面前这么说,脸还是忍不住气的红起来了。

    “秀秀。”我哥在后面喊住了我,和沈哥两人走到了我跟前。

    “咱们回去。沈哥带来的工人又做好一些了,你来看看锅里头的红桃粿熟了没?”

    我明白我哥这是不想要让我搭理她们,我深呼吸,转身走人。

    “哎呀,什么工人啊?现在可不是以前了啊,文强你还是军人呢?要是跟地主时候一样雇短工,那可是要出事的啊。”

    鸟嘴婶咋咋呼呼的,手上还捧着瓜子呢,斜着眼睛朝着我哥和沈哥身上打量,还用手肘撞了撞自己身边的其他婶子。

    我气的转身就要去和鸟嘴婶吵架,这人的嘴巴里面就没好话。

    居然还说我哥要出事?

    可是沈哥却是一把就摁住了我的肩膀,推着我朝着前面走。

    “没事,你哥应付得了。”

    “鸟嘴婶,你说的对。现在不比以前了,哪里能雇佣工人。这不是要做粿品了,我妈说找不到人。我朋友沈云腾正好在市里面的食品厂上班,所以就带着几个人过来帮把手了。毕竟,我就秀秀这么一个妹妹,肯定要风风光光的把她嫁出去的。”

    我被推着朝着前面走,就听到我哥的客客气气的回答了鸟嘴婶的问题。

    我嘴角忍不住弯了起来,眼睛里面都透着坏笑。

    沈哥看我不发脾气了,这才慢慢的把手给松开了,脸上也笑出了两个酒窝来。

    “食品厂?哎呀,那可是个大厂子呢。”

    “就是这人是食品厂的啊?文强啊,你朋友在食品厂里面干什么的啊?居然能说带人出来就带人出来了啊。”

    我站在台阶边弄篓子,竖着耳朵听我哥用无所谓的语气说:“就是厂长,也不是什么有身份的。”

    “哎呀,厂长了还说不是有身份的了。现在那食品厂可难进了,我娘家的表兄弟就在里面,说里面可好了呢,工资也高。”

    现在人们对于工人的身份是非常向往的,所以能去做工人的年轻人,一般都能找到特别好的亲事。

    沈哥是食品厂的厂长,那地位可不比一个村子的村长差。

    我悄悄的靠近了沈哥,朝着门口那些咋咋呼呼的女人看了一眼,笑着跟沈哥说:“沈哥,你现在可是香饽饽了。”

    沈哥看了看我,笑了一下说:“她们刚才看我的腿,可都觉得我是个发霉的馒头。”

    我扑哧一下就笑了出来,没想到沈哥居然这么逗比。

    “怎么了?”我哥站在门口听到我蹩笑的声音,转过来问我。

    “没事,沈哥逗我玩呢。”我笑的肩膀都是颤抖的,因为那几个老婆娘居然眼神都紧紧的盯在沈哥的身上。

    那眼神,就跟看到了一块会走的猪肉一样,就差流口水了。

    “哎呀,我从小看着秀秀长大,哪里能不来帮忙啊。我这不是早上起来的时候,想下地去帮忙吗?刚好你叔把菜地都弄好了。来,要做什么,婶子来。”

    站在鸟嘴婶身边的一个婶子眼珠子一转,笑着就把袖子给挽起来,推开挡在门口的我哥,直接就朝着我家里头喊。

    “秀他妈,你那个发糕做了没啊?我过来给你搭把手。”

    这人这是盯上了沈哥厂长的身份,铁定等会儿要问我妈食品厂的事。

    “我也来搭把手,正好离做饭还早着呢。”

    “我也来。”

    几个原本看我家热闹的婶子都跑了进来,脸上的笑别说多热情了。

    特别是看到沈哥的时候,那笑的更热情了。

    我哥想要拦着,我小跑过去抓住了他的手,让这些神娘们都走进去了。

    门口就一个鸟嘴婶站着,毫不尴尬。

    “婶子,吃瓜子呢?那你先慢慢吃啊。”

    我说着,就把门直接给关上了。我哥扯着我的手,想拦着我,我笑着把他推开了,砰的一声就上了杠。

    “你干嘛呢?这么下婶子的脸,小心她找你麻烦。”

    “嘿嘿。”我真的是憋不住的坏笑了起来,头靠在我哥手臂上,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怕什么,你没看这些人。自己打自己嘴巴子都麻溜的呢,你还担心麻烦?”

    这些人看到我家出事了,哪怕明知我和我们家都是受委屈了,都这么远着我们家。

    还拿着我们家的事情说闲话,现在知道沈哥的身份了,就能打了自己的嘴巴凑上来打算占便宜。

    那我干嘛拦着?

    “秀秀说的对,再说了,就这些东西做好了。明天秀秀出嫁也需要来人,我厂长的名头有用,就用着。”

    沈哥也走了过来,脸上一派的大气阔气。

    一点儿也不介意我哥说了他是厂长的事情。

    “那沈哥,我可就扯着你的虎皮做大旗了啊、”

    我也发现了,沈哥这人是真的没话说。除了对自己的腿狠了点,不听劝之外,剩下的人品性格都是没话说的。

    “哎,你也跟着秀秀闹。最少让鸟嘴婶进来啊,她在外面等会儿估计满村子的人都要知道了。”

    我哥有些发愁,不过说出来的话却是大实话。

    鸟嘴婶这嘴巴啊,跟村里面的广播的确是差不多的。

    “那咱们就把门打开,免得等会儿还有来帮忙的人。”我却是眼珠子一转,笑着就又把门给打开了。

    我哥被我气笑了,伸出手就点着我的额头骂:“机灵鬼。”

    我哼了一声,直接跑回小厨房去看火了。

    不过,我真的是小看了沈哥这个招牌了,不过半个小时,我们村里面三分之一的婶子都到了我们家。

    我妈早上去叫的几个婶子,全部都来了。

    看到我妈的时候,有的人脸上都是讪笑。可还是跟着别人一块儿走了进来,我妈脾气太好,根本不计较早上的事情、

    别人来了说帮忙,我妈都笑着说谢谢。

    原本要做一整天的东西,做了一上午就做好了。村里面的婶子们全回去了,剩下沈哥和那五个女工人却是要在我家吃饭的。

    我和我妈去菜地里把现在能吃的菜全部都掐了一些,我妈给我钱,让我去村口买豆腐。

    我拿了钱,就去了买豆腐的家里面。

    那人媳妇非不收钱,还一个劲的问我沈哥的事情,还叫了她家女儿出来喊我姐姐。

    我肠子都快笑痛了,可还憋着,不敢笑出声。

    她不要钱,我可不能不给。直接把钱放下,我端着豆腐就朝着家里跑。

    不跑都不行,路上被人拦住了就是一阵盘问。女人们都还好对付,我装傻就成。

    可有和我爸交往的叔伯们都在问,我就不能瞎说了。

    这一路上我就差过关斩将才回的家,肠子也没时间痛了。

    等到回家,我妈和人在天井那边收拾剩下的面粉和糖,这些都是精细东西,可要收拾好了。

    我看着东西,做了一个葱花焖豆腐,炒白菜,花生芝麻百合,还有一个的菠菜汤。

    想了想,我觉得今天这几个来帮忙的姨真的是下了心在做。

    所以去跟我妈拿了一点面粉,自己在厨房里面揉了面,弄成一小条一小条的,拿出猪油来,直接炸起小油条来。

    怕这样吃着太寡淡了,我还狠了下心,炸出来之后在上面粘白糖。

    等到东西都端出去的时候,沈哥笑着说:“这可比去国营饭店要好多了。”

    “过门是客,你们今天还帮了大忙了。没办法做精细了,可东西要管饱。大家随便吃啊。”

    我爸看到我安排的这些东西,都是用大海碗盛出来的。满满当当的都快要溢出来了,笑的嘴都合不拢。

    我正好端着另外一叠凉拌咸菜芝麻出来,对上了沈哥看着我的眼神。

    我朝着他笑了笑,把菜递过去说。

    “我爸说得对,今天的事情多亏你们了。好好吃,我锅里头还在煮甜汤呢。”

    沈哥忽然笑了起来,盯着我说:“永斌娶到你这个小媳妇,是真的有福气。”

    我脸一红,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幸好我哥出去买酒回来了,扯开了话题。大家这才坐下来吃饭,正吃着,忽然外面咣的一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