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媳妇

第261章 查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什么办法?”上级领导急忙发问,一双眼睛盯着李永斌看。

    李永斌朝着关领导看了一眼,我悄悄的关注了一下,发现关领导莫名的好像特别的紧张。

    特别是听到李永斌说他自己有方法的时候,关领导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刚才跑出去的王玲衣服被牧瞳希劝回来的样子,因为牧瞳希还在不断的拍着王玲的肩膀,好像是在给王玲鼓励一样往里进来。

    看到我哥和李永斌,王玲眼圈又红了起来。

    关领导的爱人急忙走上去,一把就扶住了王玲,一脸关切慈爱的对着王玲说道。

    “你放心这件事情,既然是有人欺负你,部队肯定会给你伸张正义的,现在可不是什么流.氓时代,那些想要靠着关系来摆平这件事情的人想都不要想。”

    我听着关领导的爱人说话,都忍不住想冷笑。

    是谁一直在搞关系的?关领导的爱人要是不仗着关领导是领导的身份,能这么说我们家里李永斌吗?

    想到这里,我也一把揽住了李永斌,虽然,觉得说这样和关领导的爱人计较显得很幼稚,可是我就是忍不住,看到别人欺负我家男人,我就是没办法让我直接袖手旁观。

    我挽住了李永斌的手,说到:“对,这件事情要是有人欺负咱们的话,就像刚才你被打了一样,我也一定会狠狠的打上去的。

    那些不知所谓的人,以为自己是假道士吗?站在制高点指指点点别人的时候,也不看看自家做什么。

    上次的事情我可还记着呢。”

    我也没说是什么事情,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说了一句,关领导的爱人却是脸色微微变了。

    这夫妻两个人是学变脸出生的吗?有本事就别落了把柄在别人手里面阿。

    落了把柄在别人手里面,偏偏还这么的喜欢挑事情,真的是作死没够的。

    想到这里,我就对李永斌说:“有什么办法,你说吧。”

    王玲听到我这么说,红着眼圈也朝着两边看了过去,我哥看到王玲那哭得红肿的眼睛,皱着眉对着王玲说到。

    “王玲,这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不过既然你说那个人是我,那我只能证明自己不是那个人了。”

    李永斌也跟着点头看向王玲,神情并没有过多的嫌弃,虽然王玲之前一直做的事情让人觉得无厘头。

    可是现在,既然她也被人陷害了,那我们就没有理由针对她。

    我们家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家,王玲哽咽了一声,捂住了自己嘴.巴差点哭出声。

    不过她到底不比牧瞳希那种无理取闹的女人,她看着我哥,还有李永斌,缓和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

    “什么办法,你说。只要能够证明你不是那个占了我便宜的人,这件事情我就算了。”

    王玲这话却是让跟在王玲身边的牧瞳希急忙轻拍了一下王玲,对着王玲低声说道:“你不要胡说八道什么,这种事情怎么可以算了。

    既然他敢做,就一定要让他负责任。”

    说这牧瞳希还朝着我哥身边的徐瑾萱看了过去,一脸的得意说。

    “哪怕他真的就是玩玩,你必须让他付出代价,要不然就滚出部队,部队里面容不下这样的渣男。

    要不然的话,让他对你负责任,让别人滚。”

    我看着牧瞳希这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嘲讽的笑了一声,说。

    “牧瞳希,你要是真的是把王玲当成好朋友的话,这样伤害女人名誉的事情,你不是应该要更加的帮着王玲保护起来吗?

    你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直让王玲把事情闹大,你是什么意思?

    不管这个人是谁?将来王玲都不会和他在一起了。

    既然这样的话,你这样不是在逼死王玲吗?“

    王玲听了我的话,脸上也露出了委屈的神色,还试图把自己的手从牧瞳希的手上冲出来。

    我看得出来王玲其实根本就不想要把事情闹大,不管是她觉得丢脸,还是说她真的喜欢我哥,觉得那个人就是我哥,所以不想把事情闹大。

    王玲一直表现出来的,就是很抗拒。

    牧瞳希嘲讽的对着我嗤了一下嘴角,没好气的说道:“对方是你哥哥,你当然这么说。”

    我认真一点头说:“那我哥证明不是他,不就是我在主持公道了,那你算什么,丑角唱大戏吗?在这件事情里面,最活跃的人不就是你吗?

    这件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出那个人,而不是一味的争吵。“

    我转过头朝着上级领导说道:“这件事情,既然永斌和我哥有办法的话,那就彻查。

    还有他们能够证明当时他们并不在现场,所以这件事情那如果查清楚了之后,部队里面需要发出一个声明,证明他们两个人是无辜的。

    要不然的话以后谁还敢证明事情呢!现在这项的事情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对于荣誉在身的军人来说,可以说是一个打击。”

    上级领导原本头疼的听着我们说话,看到我终于把话头给转回来了,朝着我一点头说。

    “如果这事情你哥和王玲真的没有关系,证明得了他们两个人之间是清白的话,那部队里面肯定会严惩,也会发出公告的。”

    我听到上级领导这么说,这才松了一口气。

    要是等着关领导去发公告的话,那不知道还要等到何年何月。

    上级领导这么说的,我倒是相信他的为人并不会偏袒任何一个人。

    李永斌永斌终于开口了,冷声说道:“王静她们那边出入的,门口是没有看守的人员的。

    但是如果想要通过那个入口的话,普通的士兵,如果没有在生活区进入的话,那就没有记录的档案。

    可如果普通的士兵是从生活区到达医疗站那边的几个房子的话,就一定有记录的出入。

    不管是那个人主动的,或者是被动的,只要是他从生活区这边跨越过去,那就说明这一个人是部队里面的战士。

    而只要有档案,就可以查出那天晚上是谁进入了生活区。“

    牧瞳希却在这个时候打断了李永斌的话说:“可如果对方是你们生活区那边的人呢?生活区那边的人和我们医疗站这边的人,可是不需要做档案记录的。”

    李永斌没有看向牧瞳希,依旧冷着一张俊脸,对着上级领导说道。

    “如果是生活圈这边的人,那便更容易排查。那天晚上,只要让这部队生活区里面的人作出相对的证明,证明自己那天晚上是在哪里。

    而这个证明必须有一人提供另外相同的凭证,比如说他如果在家里面面的话,不需要排查妻子,只需要排查孩童。

    这样一来就不需要说证明谁是谁非,还有一点的就是,比如我和文强,我们两个人是当时去小卖部购买的东西。

    在短时间内我们不可能从生活区跨越到医疗站那边,如果过去的话必定会惊动其他的人,而当天晚上我们是直接在家里面的。

    我妻子和徐同志的凭证不能,可是小卖部能够证明我们当时是在买东西的。

    所以小卖部能够证明当天晚上并非我和王文强过去的。“

    上级领导听了这话,原本紧张的眉头忽然亮了起来,对着,站立在旁边的小战士说。

    “去拿文件档案。”

    而一直默不作声的关领导却在这个时候开口说道:“档案也不能够证明什么?这件事情既然女同志开口了,肯定就是被欺负了,还需要证明什么呢?”

    我发现关领导好像忽然之间特别的紧张,而之前王玲是没有怎么见过光领导的。

    除了那次在碰见过而已,剩下的时间王玲应该不比牧瞳希这样活跃的分子来说。

    王玲并不常接触,可是现在王玲却是紧紧的盯着关领导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