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媳妇

第262章 还有人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王玲盯着关领导看的眼神,让我注意到了不一样。

    王玲好像一直皱着眉,然后盯着关领导。

    关领导始终都没有对上王玲的眼睛,只是,关领导的爱人一直朝着王玲使眼,就好像在让王玲要做什么事情一样。

    可惜王玲现在根本就没有看关领导的爱人,看到眼神突然产生的疑惑。怎么王玲盯着关领导看的眼神好像有些奇怪。

    没有人说话,关领导又说道:“既然要抄档案的话,那就拿来。

    只是要是档案里面证明不了什么的话,那怎么办?”

    “所有的人都只有在场的证明呢!”李永斌轻笑了一声,他很少笑,所以忽然这么一笑,在场的人全部都盯着看。

    李永斌点了点头说:“如果查不出问题的话,那就说明这个人是生活区里面的人,刚才我不是说过了吗?

    最后去里面的人需要自我证明,如果没有做亏心事的话,那次证明又有什么害怕的呢!”

    关领导却是嘲讽的笑了一声,说:“那别人要是没有做这个事情,现在却被你们冤枉了,需要自我证明,你觉得她们肯同意吗?”

    关领导说这话的时候朝着站在旁边的小战士看了一眼,沉声说道。

    “这件事情如果一再的闹大,到最后难看的肯定是部队。李永斌,你不要为了一己之私,就让整个部队陷于之前的那种尴尬。

    别忘记了,之前的部队是因为什么才会被调派走的,你不要忘记了这个事情。”

    我听到关领导居然这么说李永斌脸都气的白了几分,手指尾端都在隐隐的颤.抖。

    别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可不相信关领导会不知道,明明关领导就串通了孙政委陷害李永斌。

    要不然的话在证明会上面的话,关领导怎么会那么不遗余力的要将罪名安装在李永斌的身上?

    现在居然说部队是因为李永斌才解散这么过分的话,估计也只有关领导说的出来了。

    只是关领导的话却是让上级领导沉下了脸,冷声说道。

    “这件事情影响是不太好,如果是部队里面的小战士,因为有进出的档案能够直接让别人认罪的话还好说。

    可要只是一个猜测,最好弄到人人都要自卫的话,那这个事情就闹大了。”

    我听到上级领导这么说,也明白他们烦了,可是如果不这么证明的话,那我哥怎么能够洗脱这个冤屈呢?

    想到这里我就有些着急了,不过我却看到李永斌朝着我转过头来,轻轻点了一下头。

    我原本担忧的心情,就忍不住缓和了下来。

    看来李永斌还有其她的办法。

    果然就听到李永斌淡定一点头说:“哪里需要那么费劲的弄到人尽皆知?我们不需要把王玲同志的事情宣扬出去,这毕竟关系到一个女孩子的名声,我觉得还是谨慎为好。

    只是这件事情咱们可以将做立案调查,只是调查的方向不一样,不需要说明任何的原因,只需要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众人说出来只要有其她的证明。

    证明不在场的证据就可以了,而并不需要弄到关领导说得人尽皆知的地步。”

    李永斌这话关领导冷笑了一声,说:“你说不弄得人尽皆知,就不弄得人尽皆知,多少人都盯着部队看多少的。

    纪律都需要记录在档案里面,你这么闹了一手以后对部队的名声可不太好。”

    我看着关领导那死咬着不肯松口的摸样,却是站起来打断了关领导的话说:“那关领导是想让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吗?还是觉得让我哥认罪是最好的办法呢?”

    关领导朝着我看来,冷着脸说:“这件事情既然有女同志告发了,自然要在女同志的意愿下处置。”

    我冷笑了一声,说:“那女同志不就是比男同志高了吗?推翻了那种封建思想,就是想要大家都平等。

    还是在关领导的看来女同志比男同志原本就高贵?难怪那之前关领导那么帮着吴静朱丽了,我还以为是因为和吴静认识,吴静家里面有有权机关领导才帮。真的误会关领导了。”

    关领导脸微微一变,急忙解释道:“你不要胡说八道。”

    我打算了关领导的话吗、因为我知道,如果再让这个男人纠.缠下去的话,事情就会更加纷乱,甚至重点都会被带偏。

    我冷着脸开口说:“既然关领导说我是胡说,那我要证明这件事情,关领导为什么又不让呢?”

    关领导一阵哑然,上级领导看了之后终于觉得不耐烦地说。

    “按照李永斌说的去做,让大家都自我证明一下,不需要说明理由,这事情不可以闹大影响到了他人。”

    小战士点头就出去了,这样的事情其实调查起来也方便,每个人说明自己当时在哪里就可以了,并不需要说过多的纠.缠。

    更不需要纠.缠说认真比较,这件事情需要的是第三方的证明,而不是说夫妻两个人的证明。

    而大多数的人都可以找隔壁人家证明自己没有出过门,毕竟现在如果出门的话,动静隔壁门都是可以听到的。

    小战士很快就回来了,手上拿着一大摞的资料,明显就是自我证明那些人的证据。

    “怎么样了?”牧瞳希紧张的问道,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我和李永斌看,就好像是在等着看我们的笑话一样。

    我觉得这人真是幼稚,直接给了她一个冷脸,就转过头继续盯着上级领导在翻看资料了。

    只是当上级领导把所有的资料多方查完之后,脸却是有些黑沉。

    “这答案上面并没有在那天晚上外派进来的人员,也没有进出人员的记录。

    生活区这边所有的人都能够找到第三方证明,那天我看上面记录的情况是因为天气好,所以还真的有不少人,聚在一起的,现在这些人都是我证明了。”

    关领导冷笑了一声说:“既然这个办法行不通的话,那这个罪名谁认呢?”

    我和李永彬脸都有些难看,因为在我们想来这件事情一定是,那个人翻墙进来。

    这毕竟是部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进来的地方,可是为什么这两个单都会查找不到人呢?

    按照道理来说,那人应该得和我哥差不多,王玲才会分辨不出来的呀……

    而就在这个时候,刚才一直在哭着沉默不说话的王玲却是幽幽开口说道。

    “不是所有的人都在这里。”

    上级领导朝着王玲看的过去,我也朝着那边看过去。

    发现王玲的脸上终于没有流眼泪了。

    刚才我也没有一直留意王玲,现在才发现王玲那眼睛空洞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看着上级领导拿着的资料。

    王玲开口说道:“不是还有人没有证明自己吗?”

    我看到王玲这样的态度,急忙轻声开口说道:“王玲,我哥和李永斌有小卖部可以证明的,而且当时她们两个都是在一起的。

    我哥不可能单独行动,李永斌也……“

    王玲忽然打断我的话,那态度居然有些阴深深的,王玲盯着那些资料不断的看着。

    忽然嘴角冷笑了一声说:“不是李永斌,也不是文强,这屋子里面不是还有没有证明的人吗?”

    说着王玲朝着关领导就看得过去,我吓了一跳。

    接着关领导急忙站起来说:“王玲,你这个意思是怀疑我吗?我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啊?”

    可是王玲的态度却忽然变得很坚定说:“那关领导就说一下,那天晚上你在干嘛!”

    关领导的脸微微一变,皱着眉说:“如果,我说了的话是不是就证明了自己?

    可如果我证明了自己的话,那是不是就是说明你说的话也有道理了我是嫌疑人,我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了?”

    关领导的爱人先是一愣,接着急忙站起来说:“对啊,我家领导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那天晚上他就在我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