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媳妇

第263章 那又怎么样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说着,我却打断了关领导的话:“两位,刚才李永斌已经说过了,夫妻两个人的证明是无用的。

    所以,这件事情需要到第三方的证明。你们的隔壁是谁?或是当天晚上谁去了你们家没有?这才是证明,而不是互相的夫妻证明。“

    关领导的爱人脸微微一变,皱着眉朝做关领导看了一眼,接着马上大声的反驳说。

    “你们是设好了局,打算陷害我们家领导吗?”

    我冷笑了一声,看关领导的爱人,那么的激动,我却是淡定自若的开口说道。

    “如果是设局的话,我会把我哥的名誉拿这件事情?

    分明就是有人故意做的,打算陷害我哥。

    现在你们说是别人设局的,那刚才侮蔑我哥的时候,怎么没想着是别人设局了?

    谁知道你们就用这样的态度来糊弄过去,这是把这里当成什么地方了?你们家的游乐场吗?”

    我说话有些冲,上级领导看着我沉着脸说:“王秀秀,注意你的分寸。”

    我却是哧的一声就笑了,对着上级领导说:“领导我倒是想要注意分寸来着,可这又是查到了别人就说是别人犯人。

    查到我哥身上,就说我哥要必须给王玲负责。查到自己,就说是别人设局。这不是欺负人嘛?这是把我家当成傻子在欺负?”

    上级领导听到我这话,也有些皱眉朝着关领导的夫妻两个人看过去,认真说道。

    “你们拿出证明来就是了,你们家没有带孩子过来,那就找第三方证明一下自己。

    如果是被冤枉的话,那肯定会查清楚的。”

    他们夫妻两个人对视了一下,却忽然开口说到:“这件事情,我们也不知道,当天晚上我们夫妻两个人很早就睡了,并没有出门。

    而且我们家距离,护士长那边也蛮近的,要是有动静的话,护士在那边也会看到我们。”

    这一点倒是真的,部队里面的等级是按照房子的位置来规定的,就越靠近医疗站那边,因为相对来说越高级的。

    领导年纪也就会越大,靠近那边也无可厚非。

    可是他们这夫妻两个人的答案,却像是根本没说一样。

    因为我刚才就已经强调这件事情需要的是第三方的证明,而他们现在这样就像是在模糊了焦点一样。

    我轻笑了一声说:“我丈夫已经说了,这件事情需要第三方的证明,你们夫妻两个人互相证明是没用的。

    上级领导手上的那些资料,都是能够拿出第三方的证明。

    要不然左右邻居也会知道的,既然这样的话,那排查一下当天晚上你们家有没有出去过人不就知道了吗?”

    关领导的爱人却是脸一变,急忙朝着我吼道:“王秀秀,你不要太过分了。

    我们都说当天晚上我们家里面的人没有人出去,你凭什么一口咬定是我们家的人?你这根本就是恶意的陷害。”

    我冷笑了一声,说:“是不是恶意的陷害,等到查明了自然就会给你们家一个公道。

    可是你们家要是现在什么话都不说,难道别人连查一下你们家都不行了吗?

    就算你们家是上级领导,这部队里面的其他人都证明了自己的清白,刚才王玲那态度不就是怀疑你们吗?还有什么好说的?”

    关领导的爱人急忙朝着王玲看了过去,小声朝着王玲说道。

    “王玲,你可不要被王秀秀给骗了,你不要忘记了她是怎么对待你的,要是他帮你说点好话的话你还会那么难过吗?

    你以为王文强为什么跟徐瑾萱好?不就是因为徐瑾萱跟王秀秀好吗?

    徐瑾萱没有帮着王秀秀的话,王秀秀也不会在他哥面前给她说好话,王秀秀这就是故意针对你的。

    你难道就甘心这样,被他们家当猴子耍吗?

    身体都被别人占了,你难道还有什么话都不说吗?”

    听到这话,王玲原本就空洞的眼睛更加的迷糊了起来,接着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

    我看到关领导的爱人居然这么公然的煽动王玲来污蔑我们家,忍不住都目瞪口呆了。

    这女人到底有没有脑子?

    果然下一刻,关领导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你不要胡说八道。”

    关领导的声音很严厉,而这个时候,关领导的爱人却好像才发现自己说的刚才那些话,足够让别人怀疑一样,马上就闭了嘴.巴。

    可是在场的人在,再次看向他们夫妻两个人的眼神却已经变了。

    王玲忽然抬起手一摸眼泪,对着上级领导说到。

    “这件事情一定要查个清楚,我现在可以肯定骗我的人一定不是王文强了。

    那个人是谁,我一定要找出来。”

    听到王玲的话,上级领导朝着王林点了点头说:“既然你是被欺负的,部队里面肯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王林却打断的上级领导的话,冷声说道:“我不要以后给我一个交代,我就现在给我一个交代。”

    上级领导皱着眉说:“可是,你知道对方是谁吗?”

    众人的视线瞬间又落回到了王玲的身上,毕竟如果王玲知道那个伤害她的人是谁的话,那这件事情不就好办多了吗?

    刚才那么多的排查就是为了排查掉一些会被怀疑的人,而现在王玲这样的态度是什么意思呢!

    我转头看过去,就看到王玲一脸阴沉的黑着脸,哪怕牧瞳希在旁边一直扯着王玲的手,王玲也没有搭理牧瞳希。

    而是黑着脸紧紧的盯着关领导夫妻两个人看,看了好一会儿,王玲突然抬起手指着关领导说。

    “之前我没注意,可是刚才李营长的话让我注意到了,肯定是部队里面的人骗了我。

    所以刚才出去找资料的时候我一直等着,给我证明清白,可是现在再一听,我记起来了。

    那个声音的确不是王文强的,当时我还哭着所以没有听清楚对方的声音。

    可是现在仔细一听,那个声音根本就不是王文强的,根本就是关领导的。”

    话音一落,瞬间屋子里面就像是炸开了锅一样,不等关领导回答,她的爱人就已经尖声惊叫起来。

    “这不可能,怎么可能呢?我家领导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可是王玲却是一双眼睛全是仇恨,咬着牙大神吼道:“就是他。

    他的声音我不会认错的,就是他骗我的。他说他会跟徐瑾萱分开,他故意用王文强的语气来跟我说话。

    当时我哭的脑袋都晕乎了,所以才会被他骗了,以为那个人就是王文强。

    现在想起来那个人根本就不是王文强,要不然的话,他为什么会带我去小树林?

    我最后自杀也是因为醒过来之后看不到人,所以我才怀疑自己被骗了。

    可是后来我越想越觉得是王文强,就是因为他故意说话引导我,让我以为他是王文强的。

    我真傻,我为什么会为了这种人渣自杀呢?我……我……”

    说这王玲忽然眼睛一闭,直接整个人就软倒了下去。

    幸好她的身边一直站着牧瞳希,牧瞳希急忙一把就扶住了王玲,失声尖叫。

    关领导的爱人还在喃喃地喊着说:“这不可能……”

    可是关领导的脸却变得异常的难看。

    “关领导,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呢?如果你能够证明的话,那很好你拿出,第三个人的证明你妻子的证明是无效的。

    只要你能够拿出第三个人的证明,那件事情也就是王玲冤枉了你。”李永斌冷声说。

    关领导的嘴.巴动了好几下,似乎是想要开口,可是我哥却忽然开口说。

    “第三个人的证明必须经过有其他人的证明,如果那个人在其他的地方出现,后来又跟关领导你在一起的话呢,也不过是合谋而已。”

    他们两个男人说出的话像是压垮了关领导一样,关领导忽然抬起头,狠狠的瞪着我哥,我哥却是一点儿也不畏惧,直接就瞪了回去。

    关领导忽然一咬牙,朝着我们吼道:“是我,那要怎么样?他自己撞在我身上的我,原本是想要扶住她的。

    要不是她故意勾.引我的话,我也不会说那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