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3章 逼死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我们正在吃饭说笑,外面的响动咣当一声,大家都吓了一跳。

    “怎么了?”

    我爸先喊了一声,我哥和沈哥两个男人也都站了起来。

    我哥先说了一句我出去看看,我走出去了。我也想跟出去看看,却被沈哥摁住了。

    “我出去看看,你和他们在屋子里面。”

    我爸的脸也不太好看,刚才那声响听着就是东西坏了的响动声,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事情。

    “我也出去。”

    我爸也说了一句,站起来就和沈哥朝着外面走。我看我妈脸有些紧张,走过去握住我妈,刚刚想要开口,忽然听到外面我哥喊了起来。

    “站住。”

    接着,就有乱糟糟的脚步声。沈哥和我爸也喊了起来,我爸还狂飙脏话。

    “你个狗崽子,看老子今天不打断你的腿。”

    这是真的出事了。

    “妈,你和几个姨接着吃饭。刚才那声响肯定是咱们放在院子里面的东西,让人给搞砸了。

    没事,我哥和我爸都去追那人了。追上了捶一顿,追不上了以后咱们再算账就成。你们接着吃,吃好了,再出来帮我一块收拾东西。”

    我看着几个工人阿姨的脸上都有些慌张,知道现在要是没办法稳住的话,这几个人回去说了什么,肯定对沈哥有影响的。

    所以,我马上笑了起来,手却抓着我妈的手摁了摁。

    “肯定是来偷吃的,你要是看见你哥,让他别打人家。”我妈也反应过来了,脸上也跟着笑了起来。

    虽然笑容有些勉强,可是也已经打破了这个慌张的局面。

    我转身走了出去,一出去就看到放在院子里面的一个架子被人踢翻了的样子。

    原本放在架子上面的四个大竹篓盘子全部翻了,刚刚出锅不久的粿品摔了一地。

    这还不是让我最生气的,最生气的是墙角跟那居然有一个马桶。

    我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艹,肚子里面就跟有火在烧一样。

    这些人,就是见不得我家有一点点好的。

    也不知道是谁,居然黑了心肝的打算来我家泼粪。应该是要动手的时候,想要观察我们家里面在做什么。

    这木架子摆放的有些高低了,那人不小心碰到了,才倒下的。

    我一边蹲着下来收拾那些粿品,出锅不久的发糕还带着一些湿气,现在摔在土地上,整个都没法看了。

    我气的咬牙,把剩下能吃的快点捡起来,用袖子口一点点擦掉上面的沙土。

    我妈出来的时候,看到发稿也是一阵的心疼。

    不过幸好只有两个大发糕脏的不能吃了,剩下的都还可以救回来。

    刚刚这么想着,门口的大门差点儿就让人给拍烂了。

    “秀他妈,你快开门啊。你家男人和儿子跟村长家打起来了……”

    我妈吓了一跳,我却是冷笑了一声。

    “我一猜就是王中平来祸害咱们家的。”我这话一说,我妈就有些明白过来了。

    “妈,你在家。我过去看看,你昨天才和赵秀华打架了,免得你出去了,村里人挖苦你。”

    “好。”我妈点头。

    从昨天的事情之后,我们一家子就明白了一个道理,这村里面的人啊,只盼着我们更惨的。

    要是我们家好一点,那就能用话埋了我们。

    我打开门,就看到鸟嘴婶一脸着急的看着我。一看到是我开门,还喘着气说。

    ‘“秀秀,你快去看看。你哥和人打成一团呢。”

    “嗯,我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我哪里看不出来,鸟嘴婶根本就是来看我和我妈着急上火的样子。刚才我把门关上,被她一个没脸,她现在给我送消息,就是来看我笑话的。

    说不定,还想要看着我妈和我着急的哭起来呢。

    “秀啊,你别哭啊。这事情虽然说是你哥不对……”

    果然,鸟嘴婶这前半句话就把我心底猜的给兑现了。这就是一个看不得别人好的,还想要看别人家出事的长舌妇。

    可是下一句话还没说完,我就直接站住了。

    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鸟嘴婶,鸟嘴婶手上还拿着一个吃空了的碗呢,一副拿着碗到别人家吃饭说闲话的摸样。

    “秀啊,你怎么这么看着婶子?怪吓人的。又不是婶子和你家打架……”

    我被气笑了,对着鸟嘴婶说:“婶子,你不打算和我家打架。怎么给我哥安罪名呢?开口就说是我哥不对,怎么了?你知道王家是怎么和我哥打起来了?你参与了这件事情了?”

    “没没没,我可没参与进去。我就是站在王家门口看见了,好心去给你家报信的……”

    鸟嘴婶急忙摆手,可是这话说出来,只怕是连小孩子都不相信。

    要是真的和我家要好,去给我家报信的,那怎么一开口就说是我哥不好。

    我忽然眼神沉了沉,鸟嘴婶的反应忽然提醒我了。

    王根一家是村长,都打到王根家了,说明王中平被我哥发现之后就往家里面跑。

    打架起来那看得人肯定就多了,现在又是大中午的,家家户户吃完了饭都闲的很。

    看大戏的人那么多,可因为王家是村长而帮着王家的人,那肯定也多。

    想到这里,我的脚步也快走了几步。

    才刚刚没吃大锅饭多久,村里面的人大多都是没有自主意识的。全部都是听村里面的指挥,所以村里面的人都有些怕王家。

    就好像昨天我妈和赵秀华打架,那几个要上去拉开我妈的人都没存了好心思。

    全部都是看王根的脸办事的,我哥和我爸什么东西也没拿,可别吃亏了。

    我忽然看见旁边一个大门口放着一根竹竿,直接就拿在了手上。

    “秀啊,你这厉害的。你还打算去帮着你哥打架啊?”

    鸟嘴婶就算刚才被我问的没脸了,她也不介意。现在看到我拿东西了,那脸上都是带着看好戏的神情。

    我也没回答他,才刚刚走到半道路,就看到了李永斌开着车来了。

    “怎么了?”

    李永斌直接把车子停在了路边,下了车朝着我这边大步走了过来。

    我原本想要留给李永斌的影响是,我就是一个乖巧的宝宝。

    可是,现在再看到李永斌,我忽然想要试一试这男人是真心的想要娶我,还是觉得……自己脸毁了,所以想随便娶一个女人呢?

    “有人去我家砸东西,我哥发现了。现在追到人家家里面打了,我要去帮忙。”

    说着,我还朝着李永斌笑着抬了抬手上拖着的竹竿。

    李永斌皱着眉看着我,他太高了。最少有一米八五。我只有一米六五,这么看着李永斌,感觉就像是小孩子看大人一样。

    “你别乱来。”李永斌这话一出口,我的心有些凉。

    这人还是我哥的好兄弟吗?

    “我去帮你哥,你站着看就好。”李永斌说着,直接伸出大手就把我手上的竹竿给接了过去。

    我一脸的惊喜,“我就知道我哥没看错人。”

    李永斌的嘴角动了动,好像被我这话说的哭笑不得一样。不过,那方正的脸上还是酷酷的。

    等到到王家,我就听到我爸的咒骂声,还有王根气的怒吼的声音。

    “你家的龟孙子,敢跑到我家去泼粪,王根。我是得罪了你们家什么了?还是撬了你家坟头了,让你这龟儿子这么造孽?”

    “放你娘的狗屁,谁说是我儿子弄的了?谁看见了?还是我的家文中被你家抓住了。你们父子两冲进来就对着我儿子打,报警,我现在就报警……”

    我脸一沉,这王根家的就是看重了我哥是军人的身份,要是进了警察局。

    不管对错肯定是要被组织上调查,问话,受到影响的。

    这王根就恨不能把我哥身上的军装扒下来,给王中平套上才好。

    真的是……人至贱至无敌。

    “我看见了。”我喊了一声,人群直接让开了道。刚才还跟我家有说有笑的几个婶娘,现在都避开我的眼神。

    是啊,比起沈哥一个工厂的厂长,还是王根这个现管的村长有威慑力。

    “你个女孩子家家的,跟着别人吵什么吵?就你做的那些事情,那就是有辱整个村子的风气。这要是在以前旧时代,你自己有点儿自觉都要去投河了。”

    王根看到我说话更气了,用烟杆指着我就骂。

    那副样子,就好像我被吴军欺负了,不管成没成,我都必须一死以证清白。

    “不要脸的女人,影响了咱们整个村子的名声。这让咱们村子里面的女孩子,以后还怎么议亲?啊?”

    王根越说越来劲,那阴沉的眼神就好像真的要把我绑了去沉塘一样。‘

    “艹尼玛的王根,你居然想要逼死我女儿,今天我跟你拼了。”

    我爸原本被沈哥拦着,我哥压着王中平在地上一顿暴打。可以说是完全压倒性的胜利。

    可是现在,王根的话真的是让人觉得心寒。

    一个村的村长,我出了事情不说帮忙折腾吴军这个罪犯,还想要逼死我。

    这样的人,哪里能给别人活路啊?

    沈哥手一松,我爸超着王根就扑了过去。王根早有防备了,抓着我爸就扭打了起来。

    我喘着气,接着喊:“报警,咱们家里面落下的那个桶,上面写了王家的名字。直接让警察来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