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媳妇

第265章 大快人心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我也一把上去握住徐瑾萱的手,如果徐瑾萱再冲动的话,这些事情说不定到最后会被别人反咬一口。

    没必要,现在人赃俱获了。

    为了那样的家人,没必要摊上自己的麻烦。

    徐瑾萱却还很冲动,想要往前面扑我扯住她的手就先低声说道,。

    “你等着看,这事情不会就这样算了的。讲这样的话,咱们没必要觉得难为情,难为情不堪的应该是别人。”

    徐瑾萱听到我这么说,抬起头朝着还一脸木呆呆的关领导的爱人看了过去,冷哼了一声,直接就回到了我的身边。

    我和徐瑾萱站在旁边看着,领导紧紧的按着眉头,沉吟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

    “事情并不会就这么算了,这毕竟关乎到一个女同志的清白,我会向上级反映,至于调查出来是什么结果的话,件事情还需要另当商量。毕竟……”

    说着,我就发现上级领导还盯着李永斌看,好像是在问李永斌的意见,。

    原本我以为李永斌答应下来的,毕竟这件事情弄到这样的地步,已经不是他需要插手的。

    关领导本身就,行为检点,哪怕送到哪里,别人都只会认为关领导不对,而不关我们家的事情。

    像是牧瞳希这样想的人肯定很少,不关我们家的事,却因为关领导说我们家的话,就让又必须让我哥负责亡灵的一辈子?

    不可能。

    所以事情搅到现在,这样的地步已经没有必要再牵扯下去了。

    我就等着李永斌点头说好,却没想到李永斌却忽然开口说。

    “还有一件事情,之前我们一直在调查既然,现在人也控制住了,那我们也说一下吧。”

    说着李永斌就朝着,我哥看了过去。

    我哥正在安抚着还很暴躁的徐瑾萱,听到李永斌的话,微微抬起头朝着关领导看了过去,满脸的嘲讽低声说道。

    “这件事情,我们之前一直在调查,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们也一直没有跟部队里面的人汇报。

    只因为我们知道部队里面的人,肯定还会收到风声的,所以我们并没有提前通知什么事情给上级领导做准备。”

    我看到上级领导的脸色难看的无法形容,毕竟这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也足够让上级领导抽的。

    我也有些疑惑,难道他们要说的是他们最近一直压抑着自己在沉默里面显得诡异的事情吗?

    想到这里,我也打起了精神朝着他们看得过去。

    毕竟如果牵扯到了关领导的事情那这件事情多多少少肯定我也参与过,众人的视线都落在了我哥和李永斌的身上。

    李永斌轻轻一点头说:“这事情原本我也只是一个意外所得知的,便是当初的孙政委为何会栽赃嫁祸给我。

    出了那件事情,我以为真的是孙政委说的那样,是因为他不甘心,只说是厌恶,所以做出来的事情。

    可是后来我调查之后发现,孙政委的家里面收到了一笔款项,孙政委虽然被开除了。

    而且现在也被惩罚了,可是我总觉得这事情有些怪怪的,莫不成是有人觉得孙政委做的对,所以给孙政委的家里面送去了钱。

    我顺着这条线查下去……“

    李永斌的话顿了一下,而站在那边的,关领导的爱人却已经脸色巨变了。

    关领导的脸上却全是震惊,接着急急吼道。

    “那钱是我给孙政委的,因为当初孙政委上来的时候,我看她他是个不错的人才,所以我才偶尔会照顾他的,这里面有爱才之心。

    等到看到孙政委那么落魄的时候,我不忍心让她们家的人,处于窘迫,所以我才给他钱的。”

    李永斌轻轻一点头,看着激动的关领导,轻声说道。

    “你不用着急,如果按照你说的,只是因为关心的话,那有必要每次汇款都是大额度的几千块钱吗?

    你总共给孙政委家里面汇过了五千多块钱,这些钱不是一个小数目,不说别的。

    您说那是您家庭的累积,我相信。

    可是您和孙政委只是上下领导级的关系,哪怕是爱才之心为需要汇款到如此多的数目吗?”

    “你调查我?”关领导不甘心的问。

    孙政委的事情就好像已经成为了过往,他的事情在后来根本就没有人提起。

    毕竟部队的来来往往,他根本就像是一个友情的考验场。

    或许多多少少战友情,让人觉得非常的澎湃。

    可是这样的,偶尔存在然后马上消失的人也不是没有过。

    却没有想到李永斌居然顺着孙政委锒铛入狱之后的事情来调查,这个男人还真的是出乎意料。

    毕竟一般的人得到了孙政委的答复,说是因为忌妒他厌恶我们家之后,怎么可能还接着调查呢?

    而李永斌却做到了。

    想到这里我唇畔微微一笑,而站在关领导身边的她的爱人却是脸色苍白地大声说道。

    “那些钱都是我的,不关我们家男人的事情,那些钱都是我娘家的,我不忍心看着她们家落魄,所以我给她汇款过去的,怎么了?难道我还不能大发善心了吗?”

    关理她的爱人说的底气十足,可是看她那脸上闪闪烁烁的眼神,却根本就让人相信不起来。

    如果真的如她所说的话,她为什么要恐慌呢!

    “这事情你们有证据吗?”上级领导黑着脸问向李永斌,李永斌和我哥都一点头。

    “我们拿到了一些证据,是关于说上次污蔑我家的时候,那钱财为何会走动,还有我也查到了。

    我原本不是调配到这个岗位的,却是因为有人给上面送消息,改动了我的意志之后,我才来到这里的。

    原本我也不想追究,毕竟我只是想要在部队里面呆着,我愿意跟着党的领导指挥走。

    可是现在,我才发现好像是有人故意想要看我们家的麻烦,所以才把我安排到了这个位置上面的。

    要不然的话,我的妻子为什么一再的为难呢?我的妹妹怎么会北京找过来这边?

    如果没有确切的消息的话,她们没有办法找到我的具体位置。

    毕竟我一直没往北京那边送过消息。“

    上级领导看向李永斌的眼神就更加的满意了,毕竟,靠着自己而不是靠着家里面的关系一步步走到现在的李永斌,的确是可以让人认同的。

    上级领导朝着关领导看的过去,冷声说道:“你有什么话想说吗?”

    关领导嘴唇动了动,却是忽然颓败的垂下头,她的妻子却不甘心的喊道。

    “这真的不关我们家的事,肯定是有人设局陷害的。”

    我忍不住打断了这女人的话:“如果说是设局陷害的话,也是你们家陷害我。”

    关领导不甘心的抬起头,狠狠的瞪着我们,可是他却再也说不出话了,因为上级领导已经直接喊了外面的人进来,直接就将关领导要带走了。

    这次的这场风波之中,关领导想要再挣扎出来绝对是不可能了。

    关领导的爱人哭着喊着也被带了出去,毕竟刚才关领导的爱人可是说了。

    那些钱都是她给孙家汇过去的,既然这些钱数都那么大,那这又关系的关领导之前和孙政委的事情,她必定也会需要被调查了。

    想到这里,我就等着,等看看关领导的爱人和关领导到底在那天晚上是怎么想的?

    王玲出事的那天晚上,这两个人明显口供是不一致的,或许说这夫妻两个人当天晚上的确不是在一起的?

    想到这里,我心畅快的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

    只觉得一直堵在心头抑郁的,心情终于随着关领导被带走,大快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