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5章 结婚好日子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李永斌却好像真的没发现一样,我妈拿着发糕逗我们两,他还直点头。

    我实在受不了这屋子里面的人打趣的眼神了,拿着那发糕就进了厨房。

    这发糕要是有时间,其实切成小条了,晒干了就算是零嘴了。

    现在的小朋友哪里有什么零嘴啊?也只有华侨回来的时候,能带点儿饼干什么的。可现在华侨回来的次数实在是凤毛麟角。

    供销社现在连卖给大人的东西都能扬着鼻孔看人了,更不用说是去卖这些零嘴了。

    所以,分到明天那些做喜事的粿品送回去了,每家每户也就能一两个而已。

    大人们都不会舍得吃,全部都会晒干了,再切成小块给家里面的小孩子吃。目的不是这样多好吃,而是这样能让孩子吃久一点。

    想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了我出事那天去找沈哥说的事情。

    做生意现在又不犯法,只是会被许多人看不起而已。可是,我宁愿现在吃苦了,也绝对不愿意等到我的孩子长大了,还在眼巴巴的等着吃点儿零嘴。

    上辈子,我和吴军可没有孩子……

    我的眼神一顿,不自觉的看向了我自己的肚子。

    “饿了吗?”

    忽然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我吓了一跳,转头就看到是李永斌走了进来。剩下的人全部都去了大厅喝茶,这小小的厨房因为挤进来这么一个不熟悉的大男人,显得有些狭小局促了。

    “你怎么不去和我爸妈喝茶?”

    想到这人在外面那么逞凶斗狠,回到家里居然连被人打趣都还能笑的出来,我就觉得有些的亲切。

    因为,这样的品行和我哥哥有点儿雷同的地方。

    “我想和你说话。”李永斌盯着我看,眼也不眨一下。那摸样,就好像是在死死的盯着我,再配上他这刚正不阿的脸,有点儿吓人。

    不过,我却明白过来这男人是真的想要娶我了,所以笑了笑不介意他酷酷的脸。

    “好啊。你中午吃饭了吗?”

    我回头接着切发糕,一边浅笑着和李永斌说话。

    “没有,我去朋友那边买了一个行李箱,到时候你可以放东西。”

    我吓得一转身,去看李永斌,惊讶的问:“你买了?那要多少钱啊?”

    现在是八零年代初,行李箱这种东西要等到快九零的时候,才能够普及起来。

    现在不说买了,就是看见的人都少的可怜。

    “嗯,五十二块。”李永斌不会撒谎,点了点头就直接把价格给抱了出来。好像还看我着急的样子,解释了一句:“他是按照成本价给我的。”

    我气的也忍不住了,一拳头就打了李永斌的肩膀上面:“谁不知道啊?”

    现在这行李箱在市里面还没有推广,也就是在大城市里面有人拿而已。买这种东西的,说不定还需要什么凭条。

    李永斌买这个价格当然不贵,特别是现在的东西做的精细,好东西用上几十年都比那后世的牌子好。

    可……

    “现在一碗面条,一碗饺子也才五毛钱,你居然买了这么贵的东西。咱们两个人不用过日子了啊。”

    好气哦,我一点也不想要保持微笑了。

    我轻轻的喘着气,觉得那五十二块钱就跟割肉一样的疼。难怪李永斌买嫁妆那么多的东西快两百块都不心疼。

    这真的是一个很不会过日子的男人啊,居然一眨眼就花了五十二。

    “你不喜欢行李箱吗?”李永斌的脸有些难看了起来,眉头皱着,好像遇到了什么难题。

    我气的瞪这个生活白痴,想要吼他怎么这么败家,可是又怕大厅里面的人知道。

    “我喜欢,可是我更喜欢把钱握在手里好好过日子的感觉。这东西你买了就买了,我知道你是想要我好,想要我拿东西的时候轻松点。

    我也不知道你家里面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可是在我们这边,存钱过日子,把日子过好了才是父母看好的老实人。

    要是知道了才买这么贵的东西,我爸妈会担心你会不会过日子,也会担心我嫁过去会不会过的一团糟的。所以,这价格就不用跟他们说了。知道吗?”

    我觉得我现在有一种还没生孩子就开始教孩子的无力感,李永斌好像真的在大事情上面,心思特别的细腻。

    可是在生活,特别是物价方面特别的着急啊。

    李永斌的脸缓和了下来,对着我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我知道说这些话可能会打击到人家的自尊心,毕竟任何人买东西都是想要买了之后别人夸奖的、

    我转头拿了一条发糕,递到李永斌面前。

    “吃,这个是我们这边的糕点,别的地方可没有。”

    李永斌看到我的举动,脸这才彻底的恢复了平常。用手把糕点接过去了,才吃起来。

    我笑了笑,只觉得窝心。

    现在男女谈恋爱可没有后世那种什么喂食啊,牵手啊,抱一抱什么的举动。

    要不是我胆子大了,现在就算和李永斌对上了眼神,我都需要害羞的转开。

    “以后,咱们家里面的钱你管着。”

    李永斌吃东西很认真,也很好看。张开口咬了一口,然后慢慢吃着,明明是吃带点儿甜味面香的发糕而已,可是李永斌就是能吃的很仔细。

    等到东西吃完了,李永斌忽然开口冒出来这么一句。

    “到时候再说,你快点去和他们喝茶。”我的脸忍不住有些红了起来,可是心底却觉得李永斌识相。

    这男人不会说什么情话,可撩妹却还真的是一把好手啊。

    看看这话说的,比买什么东西都管用。

    李永斌被我推出去的时候,正巧沈哥带着人走了出来。

    “我先回去了,你们先忙着,明天我可过来吃喜酒啊。”

    沈哥开朗的大笑起来,还伸手在李永斌的身上拍了拍。李永斌点了点头,转头对我爸妈说。

    “那我也先回去,明天就过来。”

    我爸妈点头,我微微挑眉。李永斌这还是有事情要和沈哥说的摸样啊?

    不过,这是男人之间的事情,我也没有多问了。

    送走了那两个人,就跟着我爸妈回家了。一家人随便吃了点儿晚饭,就都躺下了。

    当我躺下的时候,我以为我会紧张的睡不着,可是看着被李永斌放到我床尾的那个棕的老式行李箱,我却忽然安心了下来。

    铜扣在夜里面有些闪闪发亮,上面的皮打着腊,也显得特别的好看。

    想着上辈子的我,再想想明天即将要和李永斌结婚了,我忽然一把扯起被子来,在被窝里面嘿嘿嘿的偷笑了起来。

    这样的好事情真的让我碰上了,那我就绝对不会再放手了。

    眼睛一闭,以为能一夜好梦的。可还不到三点,我就被我妈给提溜了起来。

    “你几个婶子到了,快点起来。等会儿,你文婶子给你梳头,别误了时间了。”

    我几乎是半眯着眼就被我妈给弄起来的,等到看到客厅里面来的几个婶子,朝着对方笑了笑。

    “哎呀,新娘子还不快打扮起来。等会儿,新郎官可就来了。”

    “秀秀好看,等会儿穿上嫁衣肯定更好看。”

    几个人七嘴八舌的说着,我也笑的客气。转身去天井那边打水洗脸了,因为温度有些低,所以井水有些温温的。

    我洗了一个清醒,回头去看大厅里面的人,轻轻的摇了摇头。

    这些人啊,昨天要是王根家把我们家给压下去了,这些人今天肯定不会来了。

    可因为昨天我们家压着王家给我们道歉了,今天还来的特别早。

    上辈子我一直觉得是我做错了,我爸才那么生气的赶我走。看来,也是有让我离开了这里,别被这村子里面的人欺负了的道理。

    要是我真的和吴军回到这里生活,别人两天三头的骂我们,日子肯定过的寒心。

    其实说起来,这结婚就跟打战一样。我几乎是洗脸好了,就被摁着坐下了。

    帮我梳头的文婶子来了,这个婶子是个全福人。

    就是爸妈,公婆全部都在世,家里面也过的可以,也生了男孩女孩了。

    所以,村子里面嫁女儿的,大多是都让文婶子梳头的。

    我的头发全部都抓了起来,弄成了一个髻,黑亮的头发上面抹上了百合花头油,显得更加发黑发凉了。

    穿上我妈之前就帮我定做的小凤仙,红艳艳的嫁衣将我整张脸都给承托的粉红了起来。

    上妆,画眉,涂口红,抹胭脂。

    一点点的的被人安排着,我却慢慢的感觉到了紧张了。

    “新郎官来了。”

    忽然有人喊了一句,我们家大厅里面也已经全部都坐着人了。

    我感觉事情就像是快进了一样,几乎还没有反应过来,我已经给收拾好了坐在椅子上面等着李永斌了。

    当那个高大的身影走进来的时候,我的眼眶忽然有些红了。

    转头去看我爸妈,就看到我妈也红了眼眶。其他的婶子笑着夸我妈找到了一个好女婿,将来肯定会享福的。

    李永斌站在我面前就这么盯着我看,我忽然一笑,眼泪顺着眼角就掉了下来。

    “我以后一定好好照顾你。”李永斌开口对我说。

    我狠狠的点了一下头,却没有想到,我和李永斌的事情都没有办法办好,就有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