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6章 以后只对你好

沈茜 Ctrl+D 收藏本站

    今天来我家喝喜酒的人非常的多,我舅妈也来了。还带来了我两个表弟,不过十岁出头的年纪,正是最讨人嫌好动的年纪。

    我舅妈直接去外面做酒席的那个木台子抓了两手的干果子,两个表弟直接就躲在我的屋子里面吃了起来。

    我正好是回来喝口水的,李永斌还在外头待客。

    现在的人送彩礼,没人都是三块八,五块的给,我的都装在自己的口袋里面。

    看到两个表弟吃的满脸的果渣,我有些叹气的说:“你两别吃撑了,等会儿上了酒席,再吃不下那些饭。”

    两个表弟小时候还喜欢跟着我,可是越长大越被我舅妈教的有些混不吝的。

    “姐,我妈说你嫁了个残疾,才换来这些东西的。你这是不是心疼我们吃你的东西了?”

    大表弟林生财一双小眼睛盯着我身上看,手上还不断的朝嘴里面塞东西,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觉得刺耳。

    “你刚才没看到你姐夫啊,就是脸上被伤了一点。你不是还拿了人家的糖,这么说人家,你觉得合适吗林生财。”

    我也觉得蛋疼,不过又不觉得意外。就我舅妈那嘴,就算说我是嫁给老头子都有可能。

    “你这袋子里面装的什么啊?表姐。”

    小表弟林得财一手的糖粉就朝着我裙子上面的口袋伸了过来,我眼睛一冷,啪的一下就把他的手给打开了。

    “这里面是钱,别人给的彩礼钱。一分一毫都记在账本上的,你别有多的心思。要不,我让我哥把你的手给打断。”

    大表弟还有我外公带着,可是小表弟是真的被舅妈养的废了一样。

    我记得后世,大表弟成家了就一直种地,还有打老婆的习惯。小表弟却是直接没成家,一直偷鸡摸狗的混到后来被抓去坐牢了。

    其实,这小表弟从小就喜欢偷东西。可现在家家户户能有什么好东西?来我们家就是拿了东西,我舅妈都能说是他们家自己的。

    所以,我从小就不喜欢这两个表弟。可是现在林得财盯着红包看,我还是先警告了对方。

    林得财哼了一声,混不吝的样子好像根本就不怕我的话。

    手还朝着我的裙子上抹,我直接抬起手就掐在了他的身上。

    “你找打是不是?是不是看我不敢打你啊?”

    这熊孩子,把我这裙子都给抹得全是黏糊糊的糖粉和口水,这不是故意恶心我吗?

    “啊……你敢掐我,我告诉我妈去。”林得财一转脸就狠狠的瞪着我,还朝着我吼。

    这熊孩子是真的敢跑出去就倒在地上撒泼的,要是真的让他出去了,肯定会被人笑话的。

    我看了一眼还在吃东西,一副事不关己摸样的林生财,扯着林得财的衣服就朝着林生财喊。

    “生财,你给我管着你弟弟。等到姐的事情弄完了,我给你一块钱。”

    “真的啊?”林生财听到有钱,眼睛都亮起来了。

    我狠狠的点了点头,恶人自有恶人磨,就算是我舅妈,都偏疼这个大儿子。

    所以,在林家林生财虽然还是个孩子,可比起我舅都管用。

    看到我点头了,林生财几下子就跑了过来,照着林得财的头上就狠狠的敲了一下。

    “给我老实点,要不我揍死你。”

    那一下不轻,我听见响都觉得疼。可林得财却像是被打惯了,看到林生财缩了缩脖子。

    “你帮着王秀秀,我要去告诉妈你拿了她的钱。”

    林得财话还没有说完,林生财直接啪的一下就打在林得财脸上了。抓着林得财的衣领,用作哥哥的威压吼他。

    “你要是敢跟妈说,我就打你。反正妈可舍不得打我,就算是阿公都帮着我。可你要是听话,等回去了,我去买糖条给你吃。”

    糖条就是小贩熬了一锅的麦芽糖,然后穿街过巷的卖糖。五分钱就能有一颗糖粒,一毛钱就能有一条手指粗细的糖条吃。

    “真的?”林得财眼珠子都瞪大了,林生财点了点头,朝着我伸出手说。

    “姐,给钱。”

    “等着你们走了,姐再给你。免得被你妈知道了,直接拿走了。”

    我看着大表弟这机灵劲,是真的又气又无奈。这两兄弟要是好好教,脑子是真的活络。

    可我舅妈非要把这两个孩子给教成熊孩子,果然是有熊孩子的前提就是有一个熊爸妈啊。

    “好。”

    林生财一点头,扯着自己弟弟就缩在我屋子里面的角落里面,接着吃那些干果子。

    “秀秀,出来敬酒了。”

    我妈喊我,我急忙走了出去。今天可以说村子里面和亲戚朋友都来了,农村没那么多讲究。

    全是大盘菜,不精致不算美味,可是管饱。

    大家都坐席了,我爸带着我和李永斌一桌桌的敬酒,来的人都拿我和李永斌取笑,我被笑的满脸通红,可心底却还是甜的不行。

    等到一轮敬酒下来,我是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可是现在的化妆品全都是全天然爱掉妆。

    我要是一吃,这脸上非花了不可。

    “吃点。”李永斌忽然把自己的碗递给我,我看了一下,是一碗热汤。

    朝着李永斌笑了笑,接过这碗就喝干了。

    实在是太饿了,这结婚根本是看得人觉得,跑全场的人累的不行啊。

    忽然,我哥从外面走了进来,我这才发现刚才我哥居然出去了。

    “哥,你干什么去了?”

    我哥是妻舅,自然要坐在首席,就坐在我旁边,李永斌的旁边是我的外公外婆,然后才是我爸妈,还有我舅舅舅妈。

    “秀……”

    我哥的脸有些不太好看,喊了一声我的名字,就顿住了。

    李永斌也放下了筷子,朝着我哥看了过来。我外公就坐在李永斌的旁边,看到我哥的脸也跟着问,。

    “文强,怎么了?”

    这下子,这一桌子的人除了我舅妈还在呼啦呼啦的吃着,全部都停了筷子看着我哥。

    “部队里面发了电报,让我和永斌马上走。”我哥最后开始开口了。

    只是说出来的消息,果然不是什么棒棒哒的消息。

    “不能明天吗?不是说明天下午再走的吗?”我妈一下子就着急了,我爸却是摁住了我妈。

    “他们是军人,身上有着责任和义务。部队让他们回去,肯定是有部队自己的道理的。没事,你和永斌收拾收拾,家里面有我和你妈。”

    我妈眼圈都红了起来,看着我一副想哭的样子。

    我心底也不好受,这大喜的日子,李永斌才刚刚敬酒了,连一个晚上都没过就要走。

    这事情说出去,肯定让别人笑话。

    新婚洞房,我独守空房?明天这村里面的长舌妇就能笑话死我。

    可是,我自从重生了过来,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要嫁给谁之后,我已经做了最坏的准备了。

    连吴军和沈秋玲我都不怕,我还有什么好失去的。

    “没事,哥,永斌,你们都不用担心我。既然我选择了做一名军嫂,我肯定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我去给你们拿衣服,再收拾点吃的给你们路上吃。”

    “不用了,把衣服拿上就好,车子已经在村口等着了。”

    我哥看着表情有些不落忍,可是却还是把大实话给说了出来。

    我还是站起来,点了点头就朝着屋子里面走了进去。

    身后有脚步声,我知道李永斌跟着我走了进来了。一到了屋子,我原本也想控制住自己的,可是眼泪就这么掉了下来。

    “别哭。”李永斌的手摁着我的肩膀,在身后轻轻的拍着我,低声说:“回去我就打报告,咱们很快就能见面的。”

    我猛地转身,一把抱住了身后这个高大的男人,眼泪顺着眼角一直流下来,根本就控制不住。

    “我知道,我知道的。我不是伤心,我就是舍不得你。我都要嫁给你了,可你马上就要走了。我……”

    我有些语无伦次的,原本清醒的理智现在也不能用了。

    心里头就只有一个念头,这个男人就要走了。我和他的好日子还没过完一天,他就要走了。

    这剩下的日子里,我都见不到他了。

    我只能在这个小村子里面一天天的等着他,等着他打报告,上级批准了我才能去找他,去看看属于我的男人。

    “秀秀,你别哭。”李永斌带着茧子的手帮我擦眼泪,擦得我脸都疼了。

    可是我看得见,李永斌也舍不得我。

    他舍不得我这个小媳妇的是不是?他也是喜欢我的是不是?

    我忽然心口颤抖了一下,原来我这短短的时间里面,就已经喜欢上了李永斌了吗?

    我忽然捧住李永斌的脸看,上面的伤口还是看的清清楚楚的,让这个男人显得有些诡异的冷然。

    可是,我却不害怕。

    我忽然踮起脚尖,直接就抱着李永斌的脸,对着他的薄唇就亲了下去。

    “你一定要快点把我接过去,我等你……”

    话还没有说完,李永斌已经抱紧我,直接把我的唇舌给吞没了。

    霸道的不行的一个吻,我觉得呼吸都快要被李永斌给夺走了,李永斌才慢慢的放开了我。

    牙齿轻轻的咬着我的嘴唇,低声开口:“我会的,我会快点把你接过去的。以后,我一定对你好。只对你好。”

    我把眼泪一擦,拍着李永斌的胸口说:“快拿衣服出去。”

    李永斌这才带着我走了出来,外面……...“”,。